财经视线汇总
财经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财经首页 | 滚动新闻| 专题 | 沙龙 | 国内 | 国际 | 产经 | 金融证券 | 经管 | 理财消费 | 在线兴业 | 互动商务 | 道琼斯 | 酒城 |会展
财 经 聚 焦
  责任——以历史的责任感为国家经济的振兴奉献青春和智慧;

  声音——关注财经热点,倾听百姓心声;

  反思——对过去的反思意味着清醒、提高和进步,成功需要反思的烙印。

   征稿启事

专 栏 作 家
仲大军 张国庆
魏海田 马方业
一叶秋 王英霞

精 彩 回 顾

一个灰色交易市场被激活。“叫卖”北京户口已堂而皇之地走进大学校园…

继中行、建行、工行、南方证券等等之后,国家还要为多少金融企业买单…

重磅砸向中美贸易这根敏感而脆弱的神经,贸易摩擦再次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

一场看不见的竞争已在黑土地上展开,沈阳、大连、长春谁引领东北起飞…

一份最新的统计资料把浙江民营经济的巨大“魔力”彰显得淋漓尽致……

你现在的位置:财经首页> 财经聚焦       栏目策划:紫陌  联系信箱:sunnyjia@sohu-inc.com
药价应该谁说了算?

  “一盒小儿感冒药,在西安一平价药店卖3.5元,同一城市的其它药店卖7元,而医院则是10多元。“买不起书、吃不起药、住不起房,价格太‘水’了!”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上,政协委员们谈到百姓的生活,无不痛斥这三大价格的虚高。

  近年来,我国已实行了多次药品降价,但卫生部门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在我国居民每次看病和每次住院的花费中,药费分别占60%和47%。

  2月15日,北京京隆堂大药房在全国首次推出30种常用药让40位消费者代表现场“议价”。这一定价方式实施后,在全国范围内产生很大影响。医药界人士大多表示,上述两家药店的做法有较多的炒作嫌疑。而消费者则表示,希望广州能有这样的药店出现。

  参与定价的陈女士对记者说:“这让我们按自己定的价钱买药,作为消费者,我们觉得药店跟我们更贴心,希望有更多的药店可以让我们自己来定价。”(以上文字摘自《新华网》、《广州日报》、《北京娱乐信报》)

我来说两句
消费者:什么时候我说了算?

  ·今年1月14日,当全国人民正忙着迎接春节的时候,湖北省随州市的青年教师刘飞跃却在忙着另外一件事:他将一封征集到543人共同签名的公开信,以挂号信和电子邮件的形式,同时发往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反映医药行业长期存在的“药价虚高”等问题,并请求上述机构采取措施根治这些“顽疾”。

刘飞们的8条建议
1.修改国家对药品的最高限价政策,药价降价幅度要让老百姓感受到。
2.加大政府对公共卫生事业的投入。
3.各级纪检部门、各级检查机构加大对医药行业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
4.尽快启动医院的产权改革,实现医药分离,打破“以药养医”的旧体制。
5.建立和建全农村医疗合作制度,维护农民及低收入者看病的权利。
6.减少药品流通环节,制止医药企业过多过滥的现象。
7.提高医务人员技术劳务收费。
8.大力扶持平价药店,引进国外有实力的药房连锁企业。

资料来源——南方周末

  2月15日,北京京隆堂大药房在全国首次推出30种常用药让40位消费者代表现场“议价”。前天青岛市丰硕堂医药连锁有限公司也如法炮制,声称要把旗下8家店变成“议价药店”。

  业界同期声:

  A、消费者:希望能参与药品定价
  B、同行:炒作多过社会效益
  C、经销商:进货单不一定反映实际进货价

资料来源——广州日报

我来说两句

医院:趁你病 要你命? 

  ·“趁你病,要你命”,这是民间对医院“价格暴力”的形象说法。广州的这一调查结果,在全国都有普适性。在脆弱的生命面前,病人只好“听医由命”,能用进口的,不敢用国产的(医生总喜欢说国产的药和器械不保险),能用贵的,不敢用便宜的(医生喜欢说便宜没好药,如果不用进口药,对疗效不敢保证,这实际上是一种胁迫)。至于送红包,那简直是病人“自觉的选择”:不送红包,你敢拿自己或者亲人的身体开玩笑吗?似乎不送红包你就不会得到“应有的呵护”——这种“感觉”绝不是病人凭空产生的:此次调查显示,有7.3%的广州市民在看病就医过程中曾被索要“红包”、礼品,而别人被索要了红包,经过人际传播和暗示,谁还敢不送“红包”呢?

  另据2月27日深圳《晶报》报道,深圳“执法部门2001年以来已打击了12205次,深圳目前仍有8000多家黑诊所”。黑诊所打而不死,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巨大的市场可观的利润,让逐利的冲动无法自抑,才会出现了“前仆后继”的黑诊所。黑诊所的打而不死,在我看来,还是对“合法医院”的暴利、黑幕的实实在在的“凸显”。黑诊所能挣得包括被打击的风险成本在内还很可观的利润,想想看我们的医院是怎么样的暴利(还不包括医生的红包)了!在这样的背景下,医患之间的关系如何能够好得起来,确实是令人怀疑的:屡屡发生的医院暴力,固然是要打击和规避的,但是,我们也不能不据此反思,何此医患纠纷能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呢?难道真的如川大医院那样,给“医生配保镖”吗?——羊毛出在羊身上,实际上是患者用钱请保镖防止患者袭击医生,这是什么逻辑?

  去年《现代快报》曾报道过一个新闻,著名心血管病治疗专家胡大一教授曾向记者披露,只需花费10元挂号费就可解决的疾病,在某医院病人竟然花去了四五万元!胡教授痛斥了当前医疗界不少为了名利而丧失道德底线、坑害病人的不良医生。可问题是,这样的医生之所以能够心安理得地“丧心病狂”,仅仅是医德医风的问题吗?如果没有适合的温床和条件,他怎么敢又怎么能够?药价畸高、医院暴利,媒体的披露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群众的不满也不是一年两年,何至于到了今天这样剑拔驽张的地步?

资料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市场与产销怪圈:谁更牛
  ·2003年11月28日,备受消费者关注的“一元感冒药”在广州正式举办上市会,该药品生产厂家广州诺贝华乐制药有限公司以及经销商广州市药材公司抛出“源头平价”的口号,称这是医药行业继平价药店之后另一种“平价”模式。

   不难发现,若干年来,围绕药品产销,已形成了一个由医院、药管部门、药品批发、药企等多方利益相互钳制、相互依存的庞大的怪圈。加之传统公费医疗制度惯性和医疗卫生体制弊端的“保护”,怪圈不仅难以打破,甚至被一层层加固。圈内的人见怪不怪,圈外的人无可奈何,俨然已成一个游离于我国市场化进程之外的“独立王国”。

  药品产销的怪圈不可能永久保持下去,尽管彻底打破它尚需时日。广州这家药企“一元感冒药”的举措,即是一种令广大群众兴奋和欣慰的重要信号。它起码给人们如下启示:虽然区区一家药企无力一举打碎这个有着复杂、深厚体制背景的怪圈,但“思路决定出路”,从怪圈中走出来的产销者正试图寻找或已经找到了一条新的发展道路。它给药企探索新的经营理念、新的客户定位、新的营销模式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市场经济永远会厚爱那些先人一步的商家,并赋予他们新的前景和活力。而一旦从这个怪圈中勇敢走出的药企多了,怪圈就会慢慢松动,并最终土崩瓦解。

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

  消费者热评:“一元钱感冒药”是医药行业的一个营销“亮点”:于行业,有利于激活低端感冒药市场;于消费者,则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依我看,“一元药品”的最大意义在于向药品虚高价格发起了挑战,挤掉感冒药品价格虚高的水分之后,其它的药品价格是否会有所松动?

资料来源——工人日报

物价局、卫生局:谁是老大?
   ·根据浙江省物价局有关文件要求,从2004年1月1日开始,浙江省所有县及县以上人民政府主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经营的药品必须按照规定的差别差率实行顺加作价后销售。据了解,浙江是全国首个推行此项药品价格新政策的省份。

  省物价局有关负责人透露,该政策实施后,该省医疗机构药品购销差价率将由顺加作价前的60%以上降低到30%,按2002年财务口径测算,全省全年可减轻患者药费负担近20亿元。

  从今年1月1日开始,嘉兴市区的8家医疗机构对30个类别的400多种药品实行顺加作价销售,涉及品种占这些医疗机构日常用药的20%左右。杭州的82家非营利性医院从1月5日开始对首批5190个规格品种的药品实行顺加作价销售。宁波的医疗机构则迟至2月13日,才对实行集中招标采购的1451种药品中选择了593种实行顺加作价销售。

  为什么会出现政策执行不到位的情况呢?卫生局官员和医疗机构人士的理由颇为一致:任务重、时间紧,所以只能分批分期进行。一位资深的业内人士表示:除了杭州市医疗机构实行药品顺加作价销售比较到位之外,一些地方在选择首批执行品种时是费了一番脑筋的,有意识地避开了部分用量大、利润高的品种。
 
  针对部分城市执行药品顺加作价不到位的情况。浙江省物价局有关负责人对当地一家媒体表示:医院药品降价,让百姓受惠是省政府的一项重大决策,各地必须无条件执行,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从这位负责人的谈话中,记者了解到:有的地区物价局早已拟好有关文件,却受到卫生部门及医院的抵制;有的地区则讨价还价,提出要求“补偿”。他还表示:多少年来,医院靠“以药养医”享受了种种好处,现在是该到了“还利于民”的时候了。

资料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给本期聚焦打分
请您给本期聚焦打分(5分最高):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637/6835电子邮件 e-finance@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