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搜狐首页 > 搜狐财经 > 国内财经-搜狐财经 > 江苏铁本案专题 > 江苏铁本案事件全跟踪
铁本曝出资金黑洞 钢铁神话画上句号的四大代价
BUSINESS.SOHU.COM 2004年5月21日09:10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江苏铁本钢铁有限公司是一家民营钢铁企业,虽然,这家企业的自有资金只有3个亿,却计划要建一个总投资106亿的特大型钢铁厂。4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作出决定,责令铁本的这个项目立即停工。铁本公司一心想要打造的钢铁神话就此画上了句号,这个神话为什么会破灭呢?

  当初雄心勃勃的铁本项目落到今天这幅境地,是企业违法违规操作、地方政府和金融部门严重失职违规种下的苦果。在江苏常州,我们听到当地老百姓说,铁本这个项目,最后是让大家都贴上了老本。老百姓为什么会有这种说法呢?铁本泡沫破灭又让各方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呢?《经济半小时》的记者孟庆海首先到铁本工地上进行了调查。

  铁本事件始末

  戴国芳,原来是江苏省常州市一家小型私营钢厂的老板,然而他提出了一个“三年内赶超宝钢”的宏伟计划。而宝钢的钢铁生产能力为每年2000万吨,世界排名第五。那么,戴国芳如何才能取代宝钢成为中国最大的钢铁公司呢?

  从2002年起,戴国芳开始了铁本神话的打造工程。他兵分两路,一路人马负责征地。在江苏常州和杨中两地征地9000多亩;另一路人马负责贷款,很快从中国银行等6家金融机构拿到了43亿多元的贷款合同。2003年6月,铁本项目开始在江苏常州破土动工。

  然而8个月之后,中央调查组对铁本公司展开调查。调查发现,受到江苏省地方政府大力支持的铁本项目竟然是一个没有取得合法审批手续的违法违规项目!

  根据调查,设计能力为840万吨,概算总额为106亿元的铁本项目是当地政府化整为零越权分22次分拆审批;9000亩征地也是违规审批。另外,该公司在贷款过程中向中国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了虚假财务报表。

  2004年4月2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常务会议,决定对江苏铁本项目勒令停止建设。这意味着,戴国芳雄心勃勃打造的铁本神话成为泡沫。铁本神话虽然破灭,但却留下一连串难解的悬念:施工已经占用的6000多亩耕地能不能复耕;6000多失去土地的农民如何为生;银行发放的几十亿元贷款会不会成为呆帐?最大的悬念是铁本神话破灭之后,给各方带来的损失究竟有多少。

  铁本的代价之资产

  铁本的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个高炉要花到人民币一亿元,歇了半年一年,锈掉了通通报废。”

  记者看到,铁本工程同时开工建设的高炉一共是6个,其中3号、4号高炉不仅高炉已经基本建成,边上的附属设施也已经完成了工程量的70-80%。负责3号、四号高炉建设的是中国第十九冶金建设公司上海铁本项目工程部,工程部副经理、总工程师张泽祥告诉记者,原定两座高炉6月份就要完工,工程如果就此下马,损失是极其惨重的,“估计两座炉子损失是在2—3亿元,就是因为它还有很多无形的损失,比如说设备定货,材料的浪费,这些材料一下子成半成品了,没法再卖出去了,只能作为废铁,或者说作为废料处理。”

  两座高炉损失2-3亿元,这样仅仅是在建的六座高炉的损失至少在6亿元左右,其实工程下马损失的还远远不止这几座高炉,春江镇铁本的这片工地面积超过了6000亩,去年6月全面动工,记者沿着工地内的环行施工道路转了一圈,看到到处都是这样的半拉子工程,一人多高的水泥管道、各种建材、施工设备到处都是,这个变电站已经基本完工了,这个超过100米长的大型仓库也已经建起了大半,但现在因为钢厂停建,投入巨资建起来的这些工程也失去了原有的价值。根据国务院调查组公布的数字,整个铁本工程现在的投入是43亿元。工程叫停,损失到底有多大呢?铁本的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损失还不能提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因为它也是动态的。”

  目前,政府有关部门已经对铁本项目派出了联络组和联络员,组织协调项目停建后的清产核资工作。钢铁厂快变成了废铁一堆,这些资产设备上的损失已经够让人触目惊心的,但是,这个项目造成的损失还远远不只这些。

  铁本的代价之施工队

  在铁本工地上记者看到了这样一条标语,“二冶与铁本共辉煌”,记者了解到,铁本工程去年六月份全面开工,当时共有100多支施工队伍、10000多施工大军开进了铁本工地,但是现在就在这条标语对面的二冶工地上,几位工人正在拆除施工用的吊车。工人们告诉记者,“这个吊车在这里空耗着,一天损失那得好几千元,加人工费,台班费,不能呆。干不干也不知道,不知道咋回事。”

  被拆卸的吊车也是整个二冶工地上的最后一台大型设备。在十九冶的3号、4号高炉工地上,记者看到大型的吊车也失去了了踪影。十九冶的工人告诉记者,“一天损失是5万元钱左右,原来是有一台250吨吊车,一台吊车一天损失就是一万元,整个的不是一台吊车,我停的还有一台50吨吊车,还有25吨吊车,还有我的所有吊车,这些吊车全停置起来,费用一天就是5万元钱左右。”

  50多天的停工时间已经使十九冶的损失超过了250万元,而且这还仅仅是设备闲置上的损失。十九冶的负责人说,“从工程结算看它还欠我,原来欠我是700多万元,还有一个赔偿费 140多万元,还有一个就是我的构件制作费用,没有报量的 估计是在210万元。这几大部分组成,估计是在1200万元左右。”

  巨大的损失使十九冶、一冶、二冶等这样的大型企业不堪重负,而一些参加工程建设的小公司更是难以为继。石生是一个建筑包工队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他现在连把设备拆下来的钱都没有了,“竖2个塔吊那个地方,那个塔吊边上的钢管全部没拆,全部竖在那个地方,现在我想拉运走,没钱拉,想运走想还人家,还不了。铁本还欠我200多万元。没有用,现在要不到钱。”

  这些钢管是石生从江阴市租借来的,每天的租金是4000多元,这样光是停工50多天的租金就是20多万元,更大的损失是由于没有钱拆卸设备,石生为工程购买的90多万元木料已经腐烂变质,损失木料90多万元。

  钢管的租金加上木料,铁本的停工使石生蒙受了110万元的经济损失,并且损失每天都还在增加,记者了解到,像石生这样的小工程队在工地上超过一百多家。

  原来在铁本干活的农民工告诉记者,“在这里等钱,没有发工资,现在回家都回不去,还要等上面,上面什么时候拿下来搞不清楚。”

  我们得知的最新情况是,由于拖欠民工工资并垫付了大量的工程款,目前包工头石生已经躲了起来。铁本项目高峰时,曾经有上万名民工在这个工地上施工,现在铁本下马,让他们失去了工作和收入来源。不过,和民工相比,当地6000多位农民付出的代价更大。这些农民失去的是自己赖以生存土地。

  说起铁本事件,最早尝到苦果的,还要数那些被征去土地的农民。铁本项目占地达9000多亩,按照《土地管理法》规定,这么大规模用地,必须上报国务院。可是2003年,铁本公司和当地镇政府签订了投资、供地协议之后,根本没有履行报批手续,就把好端端的耕地,变成了一个大工地。现在项目中止了,这些土地还是否能恢复原貌,成了农民们心中一个巨大的问号。

  铁本的代价之农民

  项目下马带来的还不光是工程上的损失,铁本公司征用的土地是否还能复垦也成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记者在春江镇铁本工地了解到,铁本工程占用的6000亩土地已经有60%的进行了基础施工,那么铁本工程下马后,这些已经进行了基础施工的土地还能复垦成农田吗。工地建设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不可能了,因为有些打桩,打得遍地都是桩,水泥桩打下去,遍地都是桩,像这一条路面全是土路,里面水泥灌浆全部灌下去了。”

  铁本项目在常州和镇江一共征用了9000多亩土地,仅仅是常州的这一块6000亩土地就涉及1600多农户6000多人,当地政府承诺的土地补偿金是每亩地15000元,但是直到现在这笔钱还没有兑现。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25条明确规定:征用土地的各项费用应当自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批准之日起3个月内全额支付。但是春江镇却将每亩地15000元土地补偿金的支付日期推到了10年以后。村长这样告诉记者,“这个呢我们农村,这个东西已经多少年了,就都是这样做的,是,也尊重历史。”

  由于拿不到全额补偿金,拆迁安置房也没有建好,陈振贵一家现在借住在铁本边上的一个泵房里,从这里还能望到他以前的家。现在他的房子和4 亩多地全变成了一个又一个水泥桩。陈振贵说,“给我们老百姓造成这样大的灾难,我们家里面以前生活蛮好的。”

  没有了地,陈振贵也就没有了收入,在1600多拆迁户中,象陈振贵这样生活无着的农民占了绝大多数,按照原来的承诺,铁本建成以后,他们是可以有工作的,但是现在铁本的叫停,意味着他们既失去了土地,又失去了就业的机会。朱水良家一共有4口人,现在他们每月花200元钱租了一间房子,生活十分困难。朱水良只能找一点挑砖头,做苦力的活谋生,一个月六七百元钱,全家四个人的生活都靠这点钱了。

  在春江镇魏村工地上的铁本工程指挥部门口,记者遇到了前来要债的季志强,他是当地一个五金店的老板,铁本公司欠了他2万元货款。记者还看不到,刚刚上午八九点钟,几十个人已经等在这,几乎都是来讨债的。

  在指挥部,记者看到各个办公室有的已经人去房空,有的则房门紧锁。留守的人员对记者说,“只是帮助看这个地方,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就是看看工地,别的事都不管了。”

  记者在门外的墙上看到了武进区人民法院张贴的公告,公告称:将对铁本公司实行破产。那么已经面临破产边缘的铁本公司将怎样承担如此巨大的损失呢?记者来到了位于武进区东安镇的铁本公司老厂,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尽管法人代表戴国芳已经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这里仍然是一派车水马龙。

  记者:现在这个厂是不是还一直在继续生产?

  工人:一直在生产。

  记者:没有停过吗?

  工人:没有停过。

  记者:你是铁本的工人吗?

  工人:是工人啊。

  记者:现在工资都正常发给你们了吗?

  工人:发了。

  在公司的渣场车间,记者找到了车间主任刘志东,他说,“我们认为是一种司法保护程序,保护这一部分财产不会因为被众多的债权人蜂拥而至,要求诉权保全而最后把这个整个资产全部肢解掉。”

  记者了解到,铁本老厂注册资金只有3亿元,对于铁本项目25亿元的银行贷款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那么维持他的生产是不是就会使铁本具备偿还能力呢?常州市常务副市长俞志平对此的看法是,“我感觉到这是一种选择的问题。假如说这个企业不让它生存下去的话,那它造成的损失是100%。”

  铁本的代价之银行

  铁本项目从立项到开工,一连串违法违规操作中,金融机构又是另外重要的一环。铁本公司原本注册资本只有3个亿,以这样的资金规模,来运作一个106亿元的项目,显然是小马拉大车。而戴国芳最后能把这辆大车拉动,靠的就是6家金融机构的贷款。现在,他本人已经因为涉嫌偷税漏税,身陷牢狱,可铁本欠下的巨额贷款又能还上多少呢?

  记者从国家调查组了解到,截至今年3月15日,共有6家金融机构向铁本公司及其关联企业提供授信43.4028亿元。其中,中国银行常州分行25.7208亿元,农业银行常州分行10.3106亿元,建设银行常州分行6.5608亿元,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南京分行5000万元,广东发展银行3000万元,常州武进农村信用联社105万元。这些授信额度是戴国芳可以从6家银行贷款的最高额度。那么,戴国芳在铁本项目叫停之前已经拿到了多少贷款,这些贷款会不会成为呆帐?面对记者采访,大多数金融机构都是避而不谈。

  为什么一提到铁本,这些金融机构都是讳莫如深?中国银行常州分行办公室主任叶青对记者说,“我们过了年来,就为这个事情在那儿烦。因为银行这两年我们一直搞的还可以,这个事情把我们搞的挺烦的。”

  为什么铁本事件会把中国银行常州分行搞的这么烦呢?记者了解到,铁本项目被国务院叫停后,中国银行常州分行王建国被撤消行长和党委书记职务。这家银行给铁本的贷款授信额度最高,在铁本项目中陷的也最深。根据调查,农行本是铁本公司的开户行,也是在铁本老厂时期最早向其投入资金的银行。对于铁本新项目,此前农行曾经大致估算出可以投入15个亿,但出于风险考虑,最后只投入了10亿多,这使得农行逃脱了更大的劫难。而中行、建行等金融机构从2002年开始,鱼贯而入,相继与铁本建立信贷关系。随着铁本进入高速扩张,几家银行还竞相追加贷款。现在,铁本项目被突然叫停,6家银行中的大多数损失惨重。然而有一家例外。广东发展银行南京分行办公室秘书陈琦告诉记者,他们贷给铁本的3000万元贷款,因为是全额质押,所以全额全部都收回来了。

  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戴国芳向广东发展银行提出贷款申请时,这家银行为防范风险,要求戴国芳提供了与贷款数额等额的3000万元保证金做质押。在铁本公司出事儿后,它们立即采取行动,已经全部收回了贷款。然而,戴国芳在并不总是这样按规矩办事。

  常州武进农村信用联合社是戴国芳的老客户,曾给铁本老厂贷款105万元。启动铁本新项目时,戴国芳也提出过3000万元的贷款申请。江苏省常州武进农村信用联合社主任金文建给记者透露了当时的内幕,“2002年大概是10月还是11月,他说想贷款3000万元。作为我们第一感觉,就是要防范风险。”

  金主任告诉记者,戴国芳一张口,他就吓了一跳,因为他们是面向三农服务的金融机构,客户贷款额一般是几千元,几万元,最多也就上百万元。3000万元的贷款申请他们是第一次遇到。按照金融业有关规定,贷款必须有不动产做抵押或者担保。金主任,“我说你有没有担保单位或者抵押的物品?他说,没有。他说,我已经开始启动了。我说那你要考虑考虑,如果说我要贷给你的话,你用什么来担保,来抵押。他说三个字,戴国芳。我说戴国芳三个字的名字,能值3000万元吗?”

  金主任觉得戴国芳用名字为3000万元贷款做担保实在荒唐,就断然拒绝了他的贷款申请。所以避免了一场劫难。根据中央调查组的调查,戴国芳在贷款过程中 ,曾经采取了提供虚假财务报表和关联企业相互担保等违法违规手段。那么,6家银行给铁本授信的43亿元贷款额度,有多少资金已经投入到了铁本公司?江苏省常州市常务副市长俞志平告诉记者,其中银行资金大概25亿到26亿元。

  常州市常务副市长还告诉记者,6家金融机构总共已经发放贷款近26亿元,这些贷款已经投入到铁本项目的建设中,占了铁本项目投入总额的60%以上。也就是说,除了广东发展银行已经收回自己的3000万元贷款之外,其它5家银行超过25亿元的贷款已经成了这个工地上建了一半的厂房,炼钢炉和长满铁锈的管道。

  对这些金融机构来说,他们现在的损失,并没有随着项目下马而减少。常州一位金融界人士曾经给我们算过这样一笔帐,现在铁本项目一个月的银行利息损失就有1700万元。而除此之外,工地上的机械设备使用费一个月是700万,再加上人员工资,铁本即使停工,每个月损失还会增加近2500万。对这笔巨额损失,最后会由谁来承担呢?

  铁本的代价之买单

  在调查中记者也听到了这样的说法:常州市政府已经接手铁本、为铁本损失埋单,对此俞志平也给予了否定。他向记者透露,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是对已经上马的项目进行重组,目前常州市政府正在研究重组方案。他说,“选择一些资金实力的,有管理经验的,能够促进冶金业产品结构调整的这种企业来重组。”

  常州市政府强调,重组将严格按照缩小规模、调整产品结构等原则来进行,重组方案将会严格按照程序报国家有关部门审批。同时,为了解决目前失地农民生活上的困难,前不久,春江镇政府拿出了9千多万元的资金作为劳动力安置补偿下发给这些农民。按照田亩劳力安置费,每亩地5000多元钱。

  记者还了解到,常州市已经将铁本还没有开始施工的1641亩土地复垦。目前已经把这个地翻耕了一遍,现在水系正在恢复之中。当地官员表示,原来这块地的农民,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回来种。如果农民不愿意种,他们准备承包给种田大户种。

  铁本的钢铁神话破灭了,但它身后却留下一个让人震惊的资金黑洞。我们的记者在江苏了解到,仅仅为了解决失地农民的生活出路问题,当地就需要拿出3.58亿的善后款。而如果整个项目彻底停建,总损失数将高达数十亿元。现在,摆在常州、扬中两地面前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才能把这个资金黑洞给填平了?

  在采访中,常州市政府反复向我们强调,对铁本项目的资产进行重组、尽量减少损失是国务院提出的一个明确要求,他们最后拟定的重组方案也将会上报到国家有关部门审批。

  盲目投资加上违法违规,铁本不仅给自己挖了一个无底洞,还把金融机构、地方政府,乃至几千位农民都给拽了进去。现在摆在铁本前面的只有一条路,就是尽快完成资本重组。我们了解到,现在国内已经有一些大型企业向江苏省和常州市接洽,寻求重组或收购的机会。(记者:孟庆海 刘煜辰 李慧 陈艳波)


来源:[经济半小时]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链接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新闻搜索
关键字: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2726113或62726112
Copyright©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短信内容:
手 机
自写包月5分钱/条 更多>>
搜狐天气为你抢先报! 魔力占卜姻缘一线牵!
金币不是赚的是抢的! 爱情玄机任由你游戏!
猪八戒这样泡到紫霞! 帅哥一定要看的宝典!
你受哪颗星星的庇护? 萨达姆最新关押照片!
精彩彩信
[和弦]两极 一分钟追悔
Forever Love
[音效]天下无贼主题曲
GoodFeel铃声
[原唱歌曲] 夏日恰恰恰
桃花流水 一直很安静
[热门排行] 要爽由自己
向左走向右走 飘移
精彩短信
[和弦]快乐崇拜 江南
[音效]情人 猪(搞笑版)



搜狐商城
vip9.5折免运费
暑期特惠总动员
爱车清洁用品大检阅
小家电低价促销
哈利波特现货发售
玉兰油超低惊爆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