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搜狐首页 > 搜狐财经 > 产经新闻 > 高端媒体 > 《南风窗》 > 最新文章
《南风窗》:对政府部门的执法难在哪儿?
BUSINESS.SOHU.COM 2004年7月4日14:32 [ 石破 ] 来源:[ 《南风窗》 ]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法院强制执行来的款项,又回转给了被执行人

  时光回转到4年前,某建筑公司施工队承包人张斌跟河南省灵宝市川口乡政府签订了一份施工合同。2001年4月3日,该乡招标修建7公里长的川梁公路,张斌承包的施工队中了标。

  5个月后,公路如期完工,并验收合格。按照合同及决算书,川口乡政府应向张斌支付工程款246万元,但乡政府却只付了155万元,剩余款项长期拖欠。

  此后两年多时间里,张斌无数次地跑到川口乡政府讨要欠款,再也没要到一分钱。工程款拿不到手,购置和租赁设备款付不了,民工的工资也发不了,“去家里闹腾得几个春节都过不上”,没办法,张斌只好把施工队解散了,自己专以要账为业。

  其间,川口乡原党委书记兼乡长调走了,书记、乡长都换了新人。老乡长临走前跟张斌说,工程款的事儿,已向新任乡长李文军交待过了。张斌去找李乡长,李乡长说现在乡政府的账上是零,没钱给你。张斌问国庆节前能否给一点儿?乡长说春节前也不可能有钱给你。张斌绝望了,下决心诉诸法律。

  2003年3月,三门峡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被告方川口乡政府无人出庭。3月13日,法院作出缺席判决,判令被告偿付原告工程款91万余元及迟延付款的滞纳金5.4万元,并承担案件受理费、诉讼费等1.9万余元。

  判决书送达的第二天,川口乡政府一位副乡长找到张斌及其律师,诉了一下午的苦,历数本乡政府财政困窘、干部发不下工资之类的心酸账。张斌提出一年半内还清此款,副乡长说他不能作主,要回去请示领导。

  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9月份,眼看半年的执行期快满了,张斌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10月初,法院通知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到法院协商执行事宜,乡政府又派了副乡长来。协商会上,张斌要求2004年6月份前,归还全部工程欠款。副乡长还是不当家,说“等乡里把大项目跑回来,就还你的钱”。

  执行人员刘毅对副乡长说:限你半个月内,必须把诉讼费、执行费4.8万元先拿过来,再给张斌订一个还款计划。副乡长说还要回去跟乡长汇报,便走了。这一走,又不再回头,打电话找不着人。去了乡里,给李乡长打手机,乡长说晚上见面。结果,刘毅和张斌等了一晚上,也没见着乡长的人影儿。

  法院决定强制执行。12月12日,刘毅来到灵宝市农行营业所,要求银行配合法院执法,但银行拒不配合,并偷偷通知川口乡政府。李乡长赶到银行,跟执行人员大吵大闹。第二天,三门峡市中院执行局高副局长、综合科科长等人亲自带队,强行查封川口乡政府账号,一查才知道,原来账上的30万元昨天已被川口乡政府转走了。执行人员怒不可遏,要处罚银行领导,银行方面赶快托人说情,并允诺下次一定配合执行。

  12月19日,刘毅带着几名法警,再次来到灵宝市农行营业所,根据事先掌握的情报,查封了川口乡政府两个账号,强行划转40万元,冻结19万元。李乡长闻讯,再次赶到银行,大吵大闹。法警将他赶到了银行门外。

  虽然强制执行的过程磕磕绊绊,但毕竟执行回来了59万元,法院和张斌都挺高兴。但就连法院也没想到的是,在川口乡政府随之而来的活动下,这59万元又被迫返还给了他们,张斌仍然是两手空空,却已悲喜两重天!

  “法院上面的领导太多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斌叙述道:“……执行款刚到法院账上,我就听到消息:川口乡政府通过省里的一位领导,找到三门峡市人大一位主要领导。他把法院负责执行的副院长和刘毅叫去,限他们3天以内必须把钱返还!我赶紧又去法院打听,得知法院已给川口乡返还了45万元。法院负责执行工作的张副院长说,已经证实40万元是工资款,5万元是林业款,并说余下的14万元,现在也不敢给你,对方活动得太厉害,但法院无论如何不会给他们了,春节后一上班就给你!”

  张斌不敢大意,腊月廿六冒雪跑到省高院上访,省高院给三门峡市中院下函,要求中院“对其(张斌)反映的问题依法妥善处理”。然而,2004年春节后,张斌再去找法院,得知剩下的那14万元,法院也已返还给了川口乡政府。

  张斌急眼了,在朋友的引见下找到三门峡市人大这位领导,质问他为什么要命令法院把执行款返还给川口乡政府?

  “他说:‘不错,这款是我让还掉的,那是人家的工资款。’我说:‘他们的工资是工资,我们民工的工资就不是工资了?钱就是要还掉,也该举行听证会,不能你一个命令就给放了呀。’他说:‘法院该咋执行咋执行,人大只是监督法院工作。这钱放回去了,你还可以再去了解,再去扣。’我说:‘扣回来有什么用,你再打一个招呼,不又给放了?’”

  2004年6月2日~5日,记者在三门峡市和灵宝市(县级市,属三门峡市管辖)、川口乡采访此案执行情况,想通过调查,弄清到底市人大这位领导有没有干预法院办案、干预的理由是什么?原以为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没想到颇为艰难。

  6月2日,记者在三门峡市人大听到的情况是:川口乡政府并非通过省里某领导,而是通过灵宝市人大领导,向三门峡市人大领导汇报了情况。在今年春天的三门峡市人代会上,灵宝市人大代表还在发言中提到了此事,意思是法院对乡政府的款项不能随意执行。

  2日上午,记者在三门峡市人大楼下碰到了这位领导,向他说明采访意图。他说自己急着要去开会,没时间接待记者。记者问他明天有无时间?他匆匆撂了一句:“明天再说。”

  当天下午,三门峡市中级法院执行局局长刘铁牛及执行人员刘毅在接受记者采访中,都未承认市人大这位领导干预此案。但是,法院另外一些受访者私下告诉记者:“这事你能理解就行了。法院上面的领导太多!特别是三门峡这个小城市,谁跟谁都有关系,而且领导要求法院办案不能光考虑法律效果,还要考虑社会效果。不然,判决书一下,群众都去市委、市政府请愿了,那也不行。”

  记者在法院采访时了解到,法院将59万元执行回来后,川口乡政府找到灵宝市财政局,开了一份《关于我市川口乡政府被法院强制执行40万及冻结19万情况的说明》,这份说明称:“59万元划转资金中,有川口乡政府行政事业工作人员工资经费20万元,川口乡村级干部工资经费39万元,根据三门峡市财政局下发的有关文件规定,为确保农村税费改革后,乡村组织的正常运转,为实现中央提出的农村税费改革后‘三个确保’总体要求,维护乡镇级和村组干部的合法权益,必须将经费落实到位,特此说明。”

  刘毅看了说明后,对川口乡政府来人说:“我不管你是不是乡政府干部工资!你吃饭,人家民工就不吃饭了?”川口乡政府就又写了一份说明,说这一部分钱是种苗费、打井费、林业费等等。

  “其实,即使是种苗费、打井费,这个钱也对不上账。这笔钱最后返还给川口乡,还是有人情因素在里面。”法院不愿透露姓名的受访者说,“据我所知,最后那14万元,法院本来真是想给张斌的,后来实在顶不过去了,只好还掉。”

  3日上午,在人大办公室门口,记者恰好又遇见了这位领导,急忙再次表明采访意图,没想到他很生气地说:“你怎么能直接见我呢?我不是跟你说了要先跟办公室联系吗?”他一说完,便急急离去,并指令办公室的宋副主任拦住记者。听完记者说明来意,宋副主任生气地说:“这件案子是法院办的,你就应该去法院采访,领导既然不愿意跟你接触,你就不要再找他了。你可能听到了一些不全面的情况……”

  记者说:“这件事是申请执行人张斌讲的。”

  宋副主任大声道:“张斌说的,我们不相信!如果法院谁跟你说‘×主任干预办案’了,我们就要开‘主任会’,把他们的院长、副院长、执行局长都叫来,让他给我们汇报是怎么工作的!假如汇报出了有问题,还要追究他们的责任!”

  记者不解地问:“如果汇报证实确实是领导干预了法院独立办案,那么,是应该追究领导的责任呢,还是应该追究法院的责任呢?”

  宋副主任愣了一下,把脸一仰说:“领导有没有责任,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

  “最难执行的就是县、乡、村、组这四级组织!”

  “法院执行难,难在哪儿?只有我们最清楚。”三门峡市中级法院执行局局长刘铁牛告诉记者,“县、乡、村、组这四级组织最难执行,一提起他们,我的头都痛!”

  据刘局长介绍,三门峡市五县(含县级市)二区的近百个乡镇,基本上每个乡镇都有官司,个别县级政府也是官司缠身。“你到了县里,找不见人,书记、县长一直躲,你给他打手机,他不是在西安,就是在郑州,甚至可能他就在院子里,你愣是找不着他!你连他的人都见不到,执行谁呀?通知让他来法院他也不来,来的人都不管事儿,解决不了问题,都是应付差事的。”

  乡里的情况也是这样。法律规定对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的,可以罚款、拘留甚至判刑。但是,“要拘留他吧,他大小是个政府官员,你还要考虑到政府形象;要罚他的款吧,他该还的钱还还不了呢,哪能指望他再缴罚款?”

  至于对村、组的执行,则另有一番难度:“你跟他们就讲不通这个道理!村里的人不懂法,法律观念淡薄,动不动就围攻执行人员……”

  三门峡市中院一些受访者认为,如果法院真正能独立办案,很多事情也好办了。但是,实际情况是县、乡两级政府跟上面都有联系,一个村支书就可能直接找到市领导,“办一起案件,这个不找你,那个就找你。法院上头的领导太多了,哪个来说咱也不能硬顶,毕竟要在这个地方长期工作下去……”

  刘局长说,法院的执法环境太差,也是导致法院执行难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执法环境不理想,靠法院一家是绝对改变不了的,要靠党委、政府、人大以及社会方方面面共同改变。

  为了解决执行难,从河南省高院到各基层法院都采取了好多措施,比如“交流执行”、“交叉执行”、“悬赏执行”、“中院协助基层法院执行”以及“大兵团作战式”的执行等。但这些方法只能偶尔为之,长此以往,法院的执行成本会高得难以承受。

  “去年我们在报纸、电视上曝光了几十户赖账户,有单位、有个人,也包括一些乡、村、组,但是,有些人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再曝光,他就是不给钱。”刘局长说,“灵宝市有一个乡政府,输了四五起官司,标的最小的一个官司也有20多万元。我们的办案人员去强制执行,还特别邀请了三门峡市人大代表、媒体记者前去监督,结果一共执行回来了3000元。就这3000元,还是乡党委书记从自己兜里掏了2000元,乡长和副书记掏了1000元。”

  三门峡市中院每年进入执行期的案件有100多起,执结率40%,在河南全省已属于执结率比较高的了。

  张斌的案子,中院也一直没有放弃执行。上次执行来的59万元被迫回转后,刘毅等执行人员又几次行动,包括到车管所查乡政府的车辆情况,结果查到乡政府的车辆竟都是从私人手里租来的,不能依法查扣。今年4月8日,执行人员还去搜查了川口乡政府财政所,查封了该所总务账号,执行钱款1.96万元。

  “就这1.96万元,乡政府又多次来找,说这是工资,你不能动。我说你这回是这个款,下回是那个款,你哪一回才是给张斌的款?你心里头到底有没有这个概念?”刘局长说。

  刘毅也说:“我都把这1.96万元给张斌了,那个乡长竟然要我法院把钱拿出来还他,我就跟他说,你想吧!”

  法院的如意算盘是:把乡财政所封了,政府办不成公,自然会来找法院,协商还款计划。然而,5月下旬,三门峡市市委、市政府通知,今年8月31日之前,国家对种粮农民的补贴基金要全部落实到全市农户手中。川口乡政府说他们的总务账户被法院查封了,没办法给农民发补贴。法院担不起这个责任,只好又把财政所的账号给解封了。

  川口乡政府:不想赖账,就是还不了钱!

  灵宝市位于三门峡市西南,晋陕豫三省交界处,以前靠金矿、苹果两项资源发展经济,近年来金矿越挖越深,开采能力下降;苹果受全国市场影响,价格下跌,果农收入大减,全市经济受到不利影响,17个乡镇政府几乎都是外债缠身,其原因则分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豫灵、阳店等原本经济条件较好的乡镇,盲目大干快上,举债办企业,搞开发,盖市场,欠下巨债,最典型的是豫灵镇,该镇欠下一亿多元债务,每年因债务纠纷接到的法院传票就达100多份,800多名债主轮番登门讨债,但按目前的还款速度,这些债务要想全部还清,至少得100年。

  第二种情况,是像川口乡这样的纯农业乡,没有矿藏,没有企业,经济长期落后,乡政府的经费仅够吃饭,或者连吃饭都不够,要想搞建设,只能举债,即所谓“吃饭财政,举债建设”。

  乡一级政府的建设,一是修路,二是盖楼。只要一修路、一盖楼,就要负债。张斌的施工队中标的这条公路,之前川口乡几任领导班子都想修建,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一直到2001年3月,由时任乡党委书记兼乡长的薛普生拍板动工,这在贫穷落后的川口乡是件大喜事。开工那天,乡里专门邀请了上级领导、市、乡人大代表等贵宾参加开工典礼,锣鼓喧天,热闹光鲜。

  据张斌介绍,当时薛书记向他承诺的修路资金,一是此前乡政府从省里要来400万元,修了一条川灵公路,节余140万元,这笔钱在灵宝市交通局放着,如果乡里不修路就花不了;二是乡政府收有统筹费80万元,两项合计220万元。余下30万元,乡政府承诺边修路、边筹集。

  没想到,路修好后第二年,税费改革开始了,河南省农村的乡统筹、特产税都取消了,过去川口乡仅这两项税费每年就能收200多万元,是乡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现在这项来源掐断了,乡政府自己还无米下锅,更谈不上还张斌的工程款了。

  2004年6月4日,记者赴川口乡政府采访,政府办公室杨主任告诉记者:书记、乡长都外出学习了,下月才能回来。

  据杨主任介绍,川口乡是灵宝市经济最落后的三类乡,收上来的税还不够政府开支,是全市5个依赖上级补助的乡政府之一,干部职工只能发70%的工资。目前,乡政府欠外债1600多万元,除了张斌的工程款之外,还有许多工程欠款尚未结算,包括乡政府门前的马路,建好10多年了,钱还没还;乡政府后面的第一中学,乡里本来打算从每年能收八九十万的“农村教育集资”中出这笔钱,没想到楼盖好了,“农村教育集资”也被中央命令取消了,工程款遂也没了着落。

  记者问及去年三门峡市中院强制执行川口乡政府59万元的事,杨主任说:“那是乡政府干部职工和村组干部的工资,法院把这些钱执行走后,村组干部都等着领工资过年—他们的工资欠了半年,有的欠了一年,全乡几十个村、300多个村组干部,一听说法院把他们的钱执行走了,都闹起来,要集体上访。我们分头去村里做工作,稳定局面。我记得那一年工资发得特别晚—腊月二十六七,法院把钱返还后,我们才把工资发到村组干部手中。”

  记者问:“乡里有没有一个计划,什么时候能够还清张斌的工程款?”

  杨主任为难地说:“现在乡政府没有收入来源了,这笔钱很难还。去年省交通厅提出号召‘村村通油路’,规定乡里每修1公里油路,省里给付5万元的补助基金。我们书记、乡长去省里跑了好几趟,想把张斌修的这条路报上,补个几十万元给他。但省里说修过的路不再补了,让我们修新路时再去申报。现在乡领导还在尽力争取这笔补助,但是难度很大。”

  张斌想找副总理

  自从法院执行到的59万元被迫回转后,张斌就不停地去市人大、省人大、省高院、全国人大及最高人民法院上访。有关部门给三门峡市政法委、市法院来函,要求他们依法处理张斌反映的问题,把法院搞得很被动—没想到张斌也变成了“不稳定因素”。今年5月底,市法院领导把张斌叫去,跟他签了一份协议:法院答应8月31日之后,尽快为张斌解决此事;张斌答应不再去北京上访。

  今年6月4日,新华社报道了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在听取建设部关于清理建设领域拖欠工程款工作汇报后的讲话:“各级政府要总结经验,提高认识,下最大的决心,以最有力的措施,力争明年春节前基本清偿历年拖欠农民工工资。要以政府投资项目清欠为突破,3年内基本解决建设领域拖欠工程款问题。”曾副总理的讲话,让张斌看到了新的希望。他希望能见到曾副总理,跟他讲讲自己的苦恼,使自己的问题能早一点得到解决。

  来自河南省高级法院的消息说,从去年到今年,河南省的未结执行案件数量和超期未结执行案件数量均为全国第一。去年10月下旬至今年元月初,河南省高院组织了一次集中清理执行存案活动。当时,全省共有69647件存案。经过两个半月的清理到2004年元月15日,全省法院共执结案件47185件,未结执行案件数量下降到了39249件,然而,到了今年4月底,全省未结执行案件数量又攀升到了45881件,超期未结执行案件16147件,依然位居全国第一。

  集中清理活动的最大障碍是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特别是涉及县、乡政府的未结执行案件,在这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为了解决“执行难”问题,中央和河南省委都下发了专门文件,河南省人大常委会专门做了决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党政领导干部对中央11号文件和省委23号文件的精神淡漠了。一些地方保护主义和部门保护主义又开始抬头,执行环境差,‘执行难’的问题没有根本解决,甚至有的地方又开始下发文件,干扰和限制人民法院的执行。加之我国有关民事强制执行的立法滞后,执行工作的难度进一步加大。”河南省高院的一份文件中说。

  今年5月,在河南省高院举行的“全省法院执行工作会议”上,定下了“对截至2004年5月31日时已超期未结的案件,8月31日之前必须逐案清理完毕”的新目标。省高院主管执行的副院长吴合振在会议讲话中强硬地表示:“各级法院都要与地方保护主义和部门保护主义作坚决的斗争,对地方保护主义的干扰不能迁就,更不能帮助一些人搞地方保护主义。”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链接
该作者文章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新闻搜索
关键字: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2726113或62726112
Copyright©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短信内容:
手 机
自写包月5分钱/条 更多>>
搜狐天气为你抢先报! 魔力占卜姻缘一线牵!
金币不是赚的是抢的! 爱情玄机任由你游戏!
猪八戒这样泡到紫霞! 帅哥一定要看的宝典!
你受哪颗星星的庇护? 萨达姆最新关押照片!
精彩彩信
[和弦]两极 一分钟追悔
Forever Love
[音效]天下无贼主题曲
GoodFeel铃声
[原唱歌曲] 夏日恰恰恰
桃花流水 一直很安静
[热门排行] 要爽由自己
向左走向右走 飘移
精彩短信
[和弦]快乐崇拜 江南
[音效]情人 猪(搞笑版)



搜狐商城
vip9.5折免运费
暑期特惠总动员
爱车清洁用品大检阅
小家电低价促销
哈利波特现货发售
玉兰油超低惊爆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