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财经-搜狐网站
财经频道 > 国内财经

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8天巡行2省15市


  李毅中  张晓理/图

  9月3日-11日 安监总局长的八天——本报记者全程追踪国务院安委会第九督查小组

  - 面对督查组,有的企业负责人非常紧张,“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大的官。”

  - 安全检查走马观花,安全事故到处开花。“我们不能搞形式主义,安全生产没有终点。”李毅中说。

  - “企业有500亿有什么了不起?管不了你啦?!”面对发生重大事故的邹平铝厂负责人,李毅中发怒了。

  南方周末记者 苏 岭 发自山东 江苏

  8天巡行两省15市

  2007年9月3日下午,第九督查小组从北京出发了。这个由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率队、6名厅级官员参加的团体似乎有些神秘,但事实上,他们以下8天的行动只有一个目的:让更多生命留在世界上。

  上一个月,有太多的黑色记忆。“类似的惨案能不能不再发生?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事故教训能不能深刻记取?”致死64人的“8·16”凤凰垮桥事故发生后,李毅中痛心地说。但紧接着,山东华源煤矿溃水淹井、邹平铝厂爆炸,又让两百多人死于非命。

  8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安全生产,坚决遏制重特大事故的通知》,在建国后第一次将安全生产定为“政治任务”。总理温家宝两次修改该通知,最后经国务院第190次常务会议通过。国务院安委会史无前例地组成24个督查小组,将近300人的队伍,分赴中国大陆除西藏外的所有省、直辖市、自治区。其中,李毅中率国家安监总局、教育部、国家旅游局的14名官员,组成第九综合督查小组,前往江苏和山东。

  黄昏里,他们乘坐的CA1516航班抵达南京禄口机场。在江苏的5天里,该省副省长仇和全程陪同。他是一位锐意进取的改革先锋,在江苏宿迁任市委书记期间,有“铁面”之称。在山东,则是姜大明陪同,接连的事故让这位任代省长不足3个月的官员感到了压力。

  时间太紧张了。8天里,第九督查组要经行两省15个市、县,检查24家企业、13所学校。此外,听取安全生产工作情况汇报超过了20次。

  中央和地方的官员们注定每天7:00前起床,13:00后午餐,23:00后休息。对于安监总局的人来说,这是常态——三更半夜,他们会被事故电话惊醒。

  乘坐面包车是李毅中巡行的惯例,他可以和他的智囊随时交流。此次随行的安监总局官员包括政策法规司司长黄毅、危化司司长王浩水、监管一司副司长周彬,以及国家煤监局监察司司长宋元明。他们都是技术型官员,每到现场总能发现关键性细节,所以很少有人敢糊弄他们。中石化安全工程研究院总工程师张维凡回忆:1980年代末,李毅中在中石化任职时,就身体力行地搞安全检查的“专家治理”路线。

  一度被媒体描述为“铁面狠话”的李毅中,今天表现出的更多是温和一面。普通的长衫和灰色的裤子,让你会把他当作一名老技术员。在面对校车超载时,这位62岁的老人说:“如果坐在车上的是我们的孩子或孙子,我们该作何感想?”

  或许是太多灾难让他更清楚地认识到了中国的现实,曾经“火爆”的李毅中改变了。变化也体现在他上任31个月后,中国安全管理的政策上——比如,每个矿工的死亡赔偿金提高到20万元以上;对煤矿实行安全风险抵押制度;建议修改刑法、安全生产法、煤炭法中有关事故罚款的条款,加大对发生事故的企业和相关责任人的惩罚力度。“一些小煤矿的关闭,引起了上访和行政诉讼。我们的惩罚措施,一定要符合法律。”李毅中说,“只有依法行政,我们的措施才有执行力。”

  这些措施取得了一些效果:尽管经历了“黑色八月”,但中国事故总量呈下降趋势。到2007年8月25日,死亡人数同比减少了七千多个。

  总局长的怒火

  第九督查组成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这次检查相对浅层次的。“总局以前去检查,很多时候都不跟当地打招呼,看到哪有煤矿就去哪儿。”安监总局宣教中心一位人士称。但此次由于是国务院统一安排,督查组会提前说明,并由地方官员陪同。

  但这并非“走形式”——在江苏一家企业,某处墙上贴着“安全检查走马观花,安全事故到处开花”。“我们不能像这句话一样搞形式主义,安全生产没有终点。”李毅中后来说。

  所以,听取地方汇报,几乎全变成了即时考试。第九督查组紧盯有关安全生产的数字、事例,高危行业安全费用的提取等。当江苏江阴市市长王锡南介绍“检查企业7153家,共查出各类安全生产隐患3608个”时,李毅中质疑:“有一半没有隐患?哪个企业敢说没有?”

  在山东,有关方面不能立即回答出全省工矿商贸企业的准确数字。“全国的数字,我都记在脑子里。不能总理问时,我记不住。你们也一定要记在脑子里。”李毅中告诫。另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在山东的一家水泥厂,督查小组看到了这样的口号——“感恩才能忠诚,忠诚才能可靠,可靠才能可用”。“我看还应该加一句,‘发展不忘全社会’,这才能提升,有点时代感。”李毅中说。

  总局长上任开始,就给这些企业主留下了太多印象。“这个煤矿根本就没有落实整改。老板的胆子为什么这么大?背后有没有什么东西?要抓住不放!”他怒斥矿主的这句话一度流传。2005年11月27日,黑龙江七台河矿难后,李毅中的追问让矿主出了满头大汗。今天,中央和地方的官员们更认识到,“政府的职能是监管,安全生产的主体是企业”。所以,在第九督查组检查的小企业里,有的负责人面对他们时非常紧张,“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大的官”。

  在山东邹平县魏桥铝母线铸造分厂——那个在8月14日发生铝水外溢,造成20人死亡(截止到9月6日,又有4名重伤员死亡)的地方,他再次发火了:“说明你没设计!把别人的图纸拿来用,能这么干吗?!企业有500亿有什么了不起?管不了你啦?!”起因是在工作汇报时,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士平对事故的直接原因,坚持认为是生产设备的问题,“两台铝液混合炉,内衬和外套非一体,无粘合剂”,而该厂的合同里也没有明确选择什么炉型。

  下井督查

  9月8日,当督查组山东枣矿集团新安煤矿视察时,李毅中提出下井。“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煤是怎么挖出来的。”他对随行的媒体说。与他随行的一位安监局官员说,总局长已经下过十多次井了。当然,这也是他们的家常便饭——30年前,黄毅从知青返城时,就曾经体验过煤矿深处的幽黑和危险。

  11:40,督查组进入了黑色的井口。全部是男性。当南方周末记者提出随行时,李毅中拒绝了:“女同志不能下井。”两个小时后,中央电视台的一位记者气喘吁吁地上来了,所有人都在井下步行一个小时二十分钟。这位报道安监领域多年的记者说,有一次,李毅中在井下走了6公里。

  这让人不得不担心李毅中的身体。他有严重的糖尿病,但无暇顾忌这些。按照规定:他必须在饭前半小时服药以降低血糖,但督查——包括平时的生活,没有规律。

  “督查组一丝不苟、不顾疲劳的工作作风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对每一个隐患,不安全因素的排查也值得认真学习。”姜大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山东省一定以这次检查和前几次大的事故为教训,把工作认真提高。反面教训是借鉴和警钟。”

  而在第九督查组对江苏和山东两省巡行中,也发现了许多经验——

  2001年徐州市贾汪区小煤矿特大煤尘爆炸后,江苏省关闭了162个小煤矿,乡镇办矿的历史由此结束。2006年盐城射阳“7·28”重大事故后,又开始彻查小化工。计划至今年年底累计关闭近3000家小化工企业,明年达到3220家,约占化工生产企业的1/4。安全监管的责任也同时被延伸到乡镇和村:通过委托授权监管、设置派出机构、成立执法大队等方式,从体制上解决“落实不下去”的问题。

  隶属江苏的苏州全面提高了化工生产企业的市场准入门槛,强化企业职业危害的现场监管;淮安,对不符合要求的企业提出关闭名单报当地政府审批后,在媒体上公告。泰州则实施了“安全生产监管保证金制度”——隐患举报可得到现金奖励;无锡市把安全生产列入产业结构优化的重要内容,加快淘汰一批高消耗、高污染、高危险、低产出、低效益的企业。

  针对“8·17”事故教训,山东省采取了6项措施:其中包括对沿汶河煤矿全部停产整顿,关闭9处隐患严重的小煤矿,将8处市属煤矿划归新矿集团统一管理;投入巨资对新汶矿区地表塌陷和老空区,进行全面普查、综合治理。另外,地方政府负责建立了部门和企业自然灾害监测和预警机制。还有一个很有针对性的措施是,对煤矿破产改制企业明确监管责任,加强安全监管。

  《山东省安全生产条例》、《重特大事故隐患排查治理办法》、《煤矿事故隐患排查治理办法》等十多部地方性法规、规章先后颁布,把安全监管的责任延伸到乡镇。该省还确立了83家交通便利、规模较大、安全条件较好的充装单位作为液氯、液化石油气、液氨、剧毒溶剂等危险化学品的卸载基地,解决了超载、超载危险化学品运输车辆只接受处罚不能卸载的问题。

  督查组把这些经验以及事故的教训,于2007年9月11日下午带回了北京。12日下午,在国家安监总局,24个组向国务院安委会汇报督查工作情况,督查结果将送达国务院。

(责任编辑:悲风)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相 关 说 吧

李毅中 | 李毅 | 姜大明

说 吧 排 行

搜狐分类 | 商机在线
医 疗 健 康 保 健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