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财经-搜狐网站
财经中心 > 产经新闻

出口纺企多方问策 "一头雾水"仍然踌躇难行

  美国次贷危机、人民币升值、原材料价格上涨、劳动力价格上涨、出口退税率下调、从紧的货币政策……一条条像背书一样脱口而出,年近六旬的汪运财越说越激动,他拍着自己的脑门说:“焦头烂额,我现在是焦头烂额啊!”焦头烂额??成了他如今的口头禅。

  汪运财自称在外贸行业打拼了40余年,在江苏、浙江拥有几处规模不小的厂房。但和从事外贸出口的同行交流时,他感叹现在做外贸“摸不到门路了”。

  “一头雾水”

  开着很大的音响,听着悲怆的歌曲,4月18日晚,汪运财的儿子汪宝安开车载着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来到浙江绍兴县一个三岔路口停下,“不知道该走哪条路,我现在是一头雾水。”

  汪宝安今年20岁,父亲老来得子,很是器重他,如今把家业传承给他,希望他能打出一片天地。“我的兴趣不在传统行业上面,但这是父辈一生的心血,我现在想帮助他渡过难关。”汪宝安说自己的境遇就像到了一个岔路口,不知作何选择。

  如果说父辈的口头禅“焦头烂额”寓意着沿海地区外向型企业的现状的话,汪宝安如今的口头禅“一头雾水”,则代表着外向型企业在一系列问题交织下的苦苦求索。

  虽然调低了出口预期,但不利因素的影响正在蔓延:这些劳动密集型企业或完全依靠加工贸易的企业,当内部遭遇密集调控,外部汇率风险加大时,这些企业的劣势便在人民币升值、原材料涨价、劳动成本上升等因素的挤压下显现出来。倒闭还是转产?一股悲观的气氛正笼罩于中国的出口产业。

  “我们在产业链低端,在外贸中没有‘话语权’。”对于自家企业在整个外贸行业的地位,汪宝安有着清醒的认识,但他更想知道,今年人民币升值的底线、企业如何应对“从紧”的货币政策与“宽松”的汇率政策、出口退税率是否还要下调?“你应该问问,干外贸的,有多少眼泪在飞。谁能告诉我出路在哪里?”

  多方问策

  为了找出应对之道,汪宝安特意去参加了一个关于“外贸接单新策略”的培训班,对于上培训班的感受,他总结是“理论上头头是道,实际上像刻舟求剑”。如“外贸企业所面临的新形势大家都知道,海外市场开发不是说做就能做的,而投资与战略营销管理显得假大空,没有针对性。

  江南大学兼职教授,江苏省纺织产品研究中心专家陈正明向本报记者表示,据估算,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每升值1%,纺织服装出口企业的销售利润即下降2%-6%。

  人民币升值,被普遍认为是外向型企业出口受影响的一个关键因素,但企业对此鲜有应对措施。

  “‘弃单’是我们做出口的大忌,报价时是要考虑到人民币升值的因素,但这很难。”江苏无锡东方国际轻纺城纺织商会严琴副会长介绍,虽然人民币升值意味着企业利润的下降,但更要注重进出口业务中的商业信用。“失去一个重要客户,可能多年也无法挽回。”

  转嫁汇率负担,则有着现实之难。“欧元在升值通道上吧,但国外很少有客户把它作为国际贸易结算币种,这对中资企业有利,难道国外客户就愿意承担汇率风险吗?”汪宝安说:“像改变结算日期等方式,需要拉锯式谈判,还要有技术性,很少有企业耗得起。”

  但随后在汪宝安的外贸公司看到,一个印着不同币种的报价单的小册子正在分发,有美元、欧元、日元和人民币报价。“对欧洲的客户,当然尽量用欧元结算了。”他说。

  在广东、江苏、浙江等沿海地区采访时,一些外向型企业主担心,在全球需求疲软环境下,中国出口会长期增长放缓。对于劳动力价格上涨、原材料及能源价格上涨,他们表示,这虽然会使企业利润下降,但这也是劳动力及资源价格的合理回归,势头无法阻挡。

  在货币从紧的环境下,企业主呼吁放缓信贷控制。“信贷口一扎紧,好多出口企业是雪上加霜。”汪宝安说:“现在寄希望于出口退税率的调整了,这是影响利润最直接的真金白银。”

  踌躇前行

  在山东、浙江、江苏、广东采访时了解到,外向型企业在对人民币升值、出口退税率调整、银根紧缩等“外部性因素”表示“没有多少应对办法”的同时,开始“内部挖潜”。

  挖潜主要表现在企业自身承担的生产成本方面。浙江省绍兴市经贸委副主任商城飞对此做了调研,她告诉本报记者,大部分企业采取了减少出口、扩大内销、向上游企业压价、开发新产品、采用新设备和新技术、减少雇员数量等行为。汪宝安则提到,一些外向型企业采用了替代原材料来降低生产成本,“不排除少数企业降低产品品质”。

  迁址,则成了另外一些企业的现实选择。商城飞表示,在绍兴的园区成本太高,导致一些外向型企业迁往重庆万州等地。在广东、江苏等地也有不少企业外迁的案例。

  日前从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获悉,去年浙江全省开发区?园区新引进外资及港澳台资企业1057个,比上年减少262家。同时,外资企业撤销现象增多,并以制造业为主。去年撤销或注销的外资及港澳台资企业数字为266家,比上年增加了99家。

  “在当地是否招得到熟练工人、物流成本会不会加大、优惠政策能持续多久、配套条件是不是会落实、产业链有没有形成等等,都要考虑。”对于儿子提出的迁址内蒙古的建议,汪运财表示反对,认为去那时机还不成熟,现在迁去的企业会水土不服。

  企业外迁是否会导致沿海地区外移产业“空心化”?对此,广东、江苏、浙江、山东等地官员表示,当地会在提升传统产业层次的同时,形成新型的、高层次的新产业,进行“腾笼换鸟”,使传统产业进行合理、有效的梯度转移。

  对于外向型企业流动资金的不足和融资难、担保难等问题,上述官员表示,今后专项信用贷款、贷款风险补偿、信用担保体系建设等工作都将进一步深化。

  “我们现在只能边走边看。”汪宝安期望他们父子“焦头烂额、一头雾水”的口头禅尽快成为过眼云烟。

  

(责任编辑:李瑞)

相关新闻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