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财经-搜狐网站
财经中心 > 国内财经 >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增长与改革——亚洲新兴经济体经济社会改革政策对话 > 现场报道

李晓西:国际金融危机中的政府作用与政府改革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德国技术合作公司与越南中央经济管理研究院于2009年3月28-29日在中国海口共同主办以“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增长与改革”为主题的“亚洲新兴经济体经济社会改革政策对话”。

以下是搜狐财经从现场发回的报道:  

  中国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资源管理研究所所长 李晓西教授:各位代表,主持人,大家好!

  我想围绕这次金融危机中政府的作用和政府的改革提出这么几点想法。政府的双重化值得探索,所谓双重化我想用两个词,一个“N”、一个“U”,“N”是正常,“U”是应急管理,我们政府将会有双重化。就这个观点我想做一个发言,回答这次所提的政府作用和政府改革的问题。我首先向会议主办者表示祝贺,大家的发言对我很有启发。

  我说这个题目最关键的问题是,金融危机中政府的作用究竟应该有没有什么新的定位,或者说国际金融危机中政府的作用有没有变化,在这个基础上再来讨论政府怎么应对危机。最近我听了很多评论,有的说美国银行国有化说明美国走向社会主义,中国政府加强社会投资是回到计划经济,有的认为投资扩大的措施不利于消费,是短期措施,在伦敦G20峰会也出现了,这个会上出现了应该救市还是改革的争论,欧盟很多还是希望搞改革。这些争论都涉及到传统理论对政府和市场关系的理解,我们可以看到不少的应急措施确实被认为是偏离政府规范作用的,如果我们强调应急管理,那就忽视改革新的国际秩序的必要性。这种新的定位究竟是什么含义呢?我在这边提的观点就是,要把市场经济政府的正常管理和应急管理区分开来,分析他们的关系,界定他们演变和转化的条件,并防止由于传统思维方式造成的问题。

  如何与当前国际金融危机结合起来分析,我想专门做一个阐述。综合很多专家的意见,这场危机解释为三个方面,一个是市场的失灵,一个是政府的失效,一个是国际经济的失衡。第一,面对市场的失灵,政府应以“N&U”来处理,危机是长期的,金融衍生品导致了资产层层暴露,导致经济全面衰退,这中间我们看见三个问题,一个是金融经济的虚拟化,脱离了实体经济成为一场赌博,缺乏有效的监督演变成一场败局。金融过度自由,破坏了金融市场的秩序,投机性的自由超过了投资性的自由,超过了道德底线,发达国家放纵的自由不但影响了发展中国家,最后也引火烧身。政府要对金融衍生品加强管理而不是放任不管。显然,政府要区别“N&U”的管理,权限职能不同,尽量要减少行政干预经济,政府要把经济手段和行政手段结合起来,既然要求做好正常管理,提高管理有效性,维持市场正常秩序,同时要加大应急管理力度和范围,形成危机状态下特殊的市场秩序,防止恶化。政府应该界定危机的时间和范围,以控制行政干预的长期化,在适当的时候要回归到“N”管理,当然我们也承认,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复杂化,一些被称为“U”管理或者紧急管理的内容会逐步转化为正常管理的内容,但是两种管理还是不能混在一起。

  我简单举一下去杠杆化的例子看看。“N”的管理好象是自然警察,“U”的管理好象是消防队,完全去杠杆化可能不利于金融创新,但是放纵杠杆化会再次引起金融危机。此次金融危机暴露出的政府问题,既没有管理好国内的金融机构行为,也没有能够协调好世界范围内的金融机构行为,金融衍生工具的快速发展,交易的大大加快,使得我们的监管很难实施。这场金融危机中,据有关方面披露,有六家的金融机构亏损超过了一千亿美元,这种金融机构的管理是很重要的。“N&U”首要任务就是应该实施分类,对投资银行、对冲基金、房地产开发商和销售企业、信用评级这些机构,都要区分哪些是以“N”管理为主,那些是以“U”管理而特别加以关注的。重塑信心是“N”管理要坚持的,现在的银行业正在回归传统,“N”管理要求金融机构披露更多的信息,“U”管理也有很多工作,量化指标等等,单一业务的大型投资银行今后还要不要存在,今后也是要研究的。我们在采取扩大投资措施的时候,有强化国有经济的一面,这应该是“U”管理的内容,而不是常态管理的内容。投资者会要求明白投资产品和实体经济的联系,这是合理的要求,也是我们“N&U”管理的目的。现在对国际集团的将近进行干预在“U”管理中是完全可行的,而在“N”管理中是过度干预企业的分配。“N”管理像是医院,“U”管理像防疫中心。美国财长曾经说美国出现问题是因为中国人的高储蓄,而站在中国人的角度,全世界的问题是由于美国的高消费。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说,世界上的穷国借钱给富国,而且利率为零,太奇怪了。我认为这种深刻的分析是非常令人深思的。可以说对于国际资本监管和防范措施,远远不能适应现在国际资本高速发展的形势,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存在着监管和协调上的内在矛盾,导致问题进一步加剧。

  先从“N&U”双重管理的主题看,在G20会议的主题争论下,究竟是搞救火还是建立秩序,还是要提高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呢?我自己的提法是,应该有一个“三管齐下”,也就是说我们既然要求鼓励各国实施经济刺激政策,同时也要搞国际金融体系的新体系,同时也要提高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提高它的权利。这是短期和中长期都要解决的,也是“N&U”双重结合的具体表达。

  从“N”管理角度看,改善和完善国际金融和国际金融规则和组织早已成为共识,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就看到全球化的市场和本地化的法律存在的矛盾,国际金融组织规定与各国经济制度的规定存在着矛盾和不相接,这些问题的解决都应该成为新的国际金融秩序中正常的管理内容。金融危机下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好象是“U”管理,其实是“N”管理,非常正常的一种管理。从“U”管理角度,我们认为各国在应对金融危机的时候应该协调我们的刺激政策的作用,现在绝大多数国家都出台了一系列刺激经济的措施,大家对这种政策的实施效果给予了一种期望。我想在金融危机下,既然价格信号已经扭曲,经济可能随时急转直下,实体经济堪忧,政府救市行为本身是给市场转递一个积极信号,不能简单从经济学角度衡量。由于各国的政治制度,经济发展水平、资源禀赋等差异,在面对全球性金融危机下面,各国没有办法产生高效率的协调机制,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各国政府在维持本国经济情况下负责任,先做好自己的事情。刺激政策是各国的能力,不能强求。同时我想美国应当承担更多的责任。

  综上所述,如果我们认同了政府“N&U”的双重作用,在当前就会有一个明确的要求,对政府的职能改革也有个更加复杂的标准。

  谢谢大家!

  独家声明:搜狐财经频道独家稿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违者必究。如确需使用稿件或者更多资料,请与我们联系获得授权,注明版权信息方可转载。联系我们可致电010-62726050。

  更多内容详见专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增长与改革——亚洲新兴经济体经济社会改革政策对话

(责任编辑:李淑琴)

我要发布

用户:  匿名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狗拼音输入法,中文处理专家>>

新闻 网页 博客 音乐 图片 说吧  
央视质疑29岁市长 邓玉娇失踪 朝鲜军事演习 日本兵赎罪
石首网站被黑 篡改温总讲话 夏日减肥秘方 日本瘦脸法
宋美龄牛奶洗澡 中共卧底结局 慈禧不快乐 侵略中国报告



说 吧更多>>

说 吧 排 行

茶 余 饭 后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