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财经中心 > 国内财经 > 宏观经济 > 新视角2009搜狐经济学人年会--玫琳凯特约 > 2009搜狐经济学人年会最新报道

分论坛四:从国富走向民富

来源:搜狐财经
2009年12月19日16:00

  刘尚希:出口为导向的发展模式致居民收入无法提高

  主持人朱青:会议主办方跟我说我既是主持人也是嘉宾,我个人谈谈我的看法。我个人理解对这个题目的理解是这样,国恐怕代表政府,民是代表老百姓,就是我们在收入分配上有三个部门,政府、企业、居民,从国民收入分配角度,这三方面,从改革开放1978年,当时是政府的收入在国民收入中占大头,占35%左右,改革开放以后,政府的收入迅速下降,最低点到1995年、1996年,所以当时党的十五大曾经提出一个口号叫“振兴财政”,当时政府的收入很少,什么事也甭干,预算内收入占GDP11%、10%。所以从96年以后,我们政府的收入就逐渐增加。刚才党校的周天勇教授说的那个数字,非常准确,去年预算内、预算外加上社保基金,就是分散在各地的社保基金收入,预算内、预算外不算体制外,因为体制外的数咱们拿不到,加在一块我算也是33%、32%左右,但是预算内税收去年只占18.04%,再考虑到预算内的一般预算,一般预算中的非税收收入,加在一块也就是21%。所以现在存在着,政府这一块如果仅从税收角度考虑不大,但是如果考虑预算内、预算外这些收入,政府的收入又比较大。

  因为政府拿的多以后,居民部门拿的就肯定要下降了,所以从改革开放1978年居民部分,因为居民部分的收入主要是工资,80%是工资,居民收入除工资以外还是利息收入,老百姓存银行的利息。这一块,改革开放以后,居民的收入迅速增长,但是到了1996年以后,居民无论是初次分配还是再次分配,居民的收入占整个国民收入的比重大幅度下降,这个比重各种算法,有的说现在居民收入已经占40几了,有的说占50几了,反正下降这个趋势是肯定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算法。所以我理解,会议主办方提出来“从国富走向民富”,意思就是说,是不是还应当让老百姓居民的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还是有一个占大多头恢复到原来70%左右,因为我算了一下,大约1996年再分配以后居民收入大约占整个国民收入的70%,当时68、69的样子,当时周教授也谈了日本,很多国家居民收入是占60。我想把题目理解一下,可能指三者分配,居民、企业、政府,这三者的分配从今后发展来看适当的应该增加居民部门在国民收入中的份额。

  下面台上几位嘉宾能不能就当前比较重要的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消费起不来,两个题目跟消费有关系,一个说什么原因导致我们这么多年消费起不来?第二个,今后无法再靠出口支撑经济增长了,如何拉动消费?这两个问题实际都是消费的问题。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我们国家最主要受的影响就是出口,出口2006年、2007年我们出口都增长25以上,06年增长27,08年前几月还可以,后来就不行了,今年就不行了,都是负的,今年11月跟去年11月比,因为去年的11月尽管是负增长,基数非常低,所以出口形势并不乐观。这种情况下我们中央工作会议提出来,要扩大内需,内需怎么能扩大?所以这就请台上的几位嘉宾能不能用简短的时间谈一谈个人的看法?

  刘尚希:这个将年越讨论越清楚,最后落到老百姓所谓民富的问题,就是刚才说的两个比重的问题,这两个比重的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才能解决,刚刚说到的出口,下降了怎么样扩大消费、扩大内需来拉动经济增长,那才能根本上解决。这两个比重就是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和劳动报酬占国民收入的比重,这两个比重为什么会下降?我觉得首先不要从财政上来看,首先看发展方式,我们的发展方式是什么,我们以国际关系来讲,我们是出口导向,我们出口导向的结果,实际上是陷入一种恶性循环,加入了老百姓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比重的下降,为什么呢?我们的出口竞争力主要在价格上,所谓的低成本,低车本起其中重要的一块就是劳动力低成本,要扩大出口只能低成本,就是低工资。低工资就是赢得低成本的优势来扩大出口,但是形成的是一个恶性循环。老百姓工资低,成本才能低,产品才能出去,企业挣点钱再扩大产能,甚至外资企业也进来,一块来形成多元部门的生产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产能扩大了,国内的消费市场也萎缩,那要消化布勒只能出口,要出口只能压低工资,要压低工资保持收入才能出口。老百姓的收入,尤其1、2亿的农民工他的收入怎么提高,不就是没有增加工资嘛,他的工资没有增加消费怎么扩大呢,这不就是你这种发展方式导致恶性循环中收入比重不下降。

  我们的发展方式是靠投资拉动的,投资意识越来越高,投资的份额占比越来越大,投资占的比重达,从需求的角度来说,经济增长的动力。大家想一想,投资选择资本,资本要倡议分配,当你整个经济增长更多的依赖投资拉动的时候,GDP的蛋糕里投资所有者,就是资本所有者,劳动者呢,收入分配就少。所以经济增长越是靠投资,分配差距就越来越大,就意味着老百姓你所得到的收入这块就会越少。所以我们的发展方式不改变,出口导向、依靠投资这种方向不去改变,要改变收入分配结构是根本没有出路的,你关起门来静态的从国内,从政府多一点、局面少一点的角度考虑问题。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改变这种发展方式,才可能形成一种良性的循环,才能一点一点一点的恢复一种健康的增长,两个比重才能在这个过程里头一点一点的提高,想一口吃个胖子是不可能的,收入分配,我们现在单纯的点对点的说改变收入分配制度,怎么改变,怎么调,像中国的再分配,再分配的力度应该说已经很大了。用于改善民生这方面支出的增长速度,大家看一下财政部的网站,用于三农的,用于教育的,用于消费的,用于卫生的、保障的这方面的增长,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从财政角度谈两个比重提高,说财政少收一点、居民多收一点,不改变发展方式,投资不降下来、出口导向不改变是没有用的,毫无意义的。

  周天勇:我有个看法,我们这么多年政府,特别是地方政府,主要是发展大企业,发展工业,我们现在消费不足的原因主要是小企业和服务业,服务业我们3200美元的水平上,比世界就业要低二三十个点,增加值要低20多个点,服务业是劳动力最多的,容纳不了,小企业是容纳对多的,地方容纳不了,没有就业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就没有分配,所以我觉得你不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从别的角度考虑问题,我觉得都是隔靴搔痒,解决不了问题。怎么样发展服务业,怎么样发展小企业,我到一些地方上去问领导,我说现在服务业怎么怎么样,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他们说我们也没办法,上一个项目怎么批地、怎么环评、怎么招商引资我们知道,但是服务业怎么整,不会整。小企业现在又受到我刚才讲的那些,我倒有一个诀窍,看能不能把修铁路的钱养政府,少修建铁路,把工商、质检、城管都养起来,别让去小企业那去收费了。

  刘尚希:现在已经养起来了。

  周天勇:就工商养起来了,卫生、防疫都没有养起来。

  主持人朱青:周教授,你的意思说给他们钱你也别干事了,内退。

  周天勇:古代不是有匪患嘛,解决不了,就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剿灭,一个办法是诏安,诏安就是养起来,我的意思就是,财政把工商养起来,别让他上小企业收去了,我曾经提过建议,如果财政拿不出来钱来,能不能拿救济款把工商养起来,这样救济款养的穷人更少。所以我想少修一些铁路,多养一些政府,多养政府的意思就是,你把他养别上老百姓那收去。工商现在你们给的钱不够,我下去调研过。

  刘尚希:这个钱够不够就没谱了。

  周天勇:他又去罚款,又去征订报纸。

  刘尚希:地方上可能有收支两条线挂钩的。

  周天勇:底下是收支两条线罚款分成,北京的交警为什么在拐弯的地方藏着,就是这个原因,把他们养起来,别在拐弯的地方藏着,这就进步了。

  杨宜勇:刚才朱教授讲的,明年的外需不足主要靠内需来补,中国那么大的人口,十几个亿的国家如果经济对外依存度高,对国家是不安全的,对老百姓的福祉也是不好的。我到美国去,说美国人为什么出现了经济危机?就是你们中国人玩命的炒菜,炒完菜自己不吃,勒紧裤腰带,瘦身,都给发达国家吃,他们都吃出毛病了,我们生产能力在过剩,还在不停的炒,因为我们发展战略要专项,今后我们要炒菜给自己的国民吃。因为过去78年是160美元,现在大概3600美元了,上海都人均GDP1万多美元了,肯定西部可以给中部的炒菜吃,中部的可以给东部炒菜吃,把内需扩大起来。

  周天勇:现在问题炒菜吃得起,现在房子这么贵吃不起。

  杨宜勇:过去我们说为人民服务,我们都是为发达国家的人民服务,像我们的人口红利也好,我们的零地租也好,我们的环境资源破坏也好,结果都形成了跨国公司的利润,形成了发达国家消费者的利益,所以我们号召,我们为人民服务要打的旗帜为本国人民服务,不要无限制的为外国人民服务了,我觉得战略导向从宏观上来说要对外依存度高,如果再有风吹草动肯定安全系数是比较大的。国内游13.4亿重大的消费市场,从东到西有5500公里,梯度纵深都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要靠我们发展战略的转型,真正把自己的老百姓当回事,为他们的生活发展服好务,不是把他们当苦力来使用。

  王延中:这个问题应该说应该是哪一个战略或者一个政策就能启动消费或者扩大内需把国内生产一步为位做起来的。我们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具有自己自主性的大市场,我们在80年代实现出口导向以后,对我们缩小差距、吸引外资,因为我们当时资本不足,劳动力富裕还是有贡献的。目前今年出口下降,出口对经济增长是负增长,再靠出口导向一根支柱是不行的,这条路是走不通的,所以必须转型。转向国内消费为主,关键是要能消费得起,不能说我做了很多东西消费不起,我们的低价格,生产出来的只有价廉的产品,让我们的国民能消费得起,我们现在很多是有潜在需求,但是消费不起。一个方面是我们的服务体系跟不上,本来日常消费应该配套的,我们现在配套不够,再一个,我们的城市化率很低,因为农村跟城市相比,农村的消费率是低的,而城市的消费率是高的。我们的人口现在登记的城市化率是46%,当然这里面还有2、3亿的农民工,这2、3亿的农民工他们在城市里的消费是很低的,怎么样提高这个群体,让他们在城市里低下来,不是让他们杂点钱把钱汇到农村去,因为他回到农村去又减少消费,所以城市化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当然这个城市化也是一个慢向的过程,而且我们现在处在加速城市化的时期,一地要让民共进城,要让他们的子女受到教育,让他们在城市里面二代、三代农民工就变成城市人,而不冠以龙字头。其实我们过去也都是从农村出来的,为什么我们要给他一个制度障碍,不能他们光奉献劳动力,而不能在城市里面扎根。我们现在很多投资不够,比如我们投资很多硬件东西,大家看得见的农民工的校舍投入了多少、农民工子弟的教师财政拿没拿钱。卫生我们说这次改革增加了2500亿,3年改革方案,但是我们每年卫生的实际消费都在1万亿以上,老百姓还是卫生里面占大多,世界个对证明卫生应该是政府占大头、社会占大头。如果我们把教育、卫生、住房,以及我们其他的福利,包括一些生活补助等等、困难补助解决好,的确有利于扩大消费,这个是有数据证明的,社会保障做得好,他的储蓄率就不会增加,社会保障好不会自己存更多的钱用于社会保障或者用于风险积累,因为社会保障已经替代了他的个人储蓄,这样你把个人储蓄都转化为消费。如果我们把城市化率,逐步提高到2/3进入城市,当然仅仅这些还不够,还需要有些制度的调整,服务跟上。

  杨宜勇:刚才周教授讲了,中国现在服务业人员占35%的比例,印度人均GDP还不到1千美元,他的服务业从业人员占到55%,我们考察发现就差在保姆上,中国就缺少保姆文化。如果我们劳动力里边有20%,7.9劳动力,1亿多的人从事这种家政服务。像桑兰事件,桑兰都找不到合格的保姆,当然《蜗居》里面也说,雇佣保姆的人也是有一定问题的,我到台湾岛考察,我说你们怎么不用大陆的保姆,说我们怕你们派来的是共军。我说到香港去,为什么只用菲佣,不用大陆大陆妹,说大陆妹有这样的倾向,不安心当保姆,到那就变成老二,老二就要把老大干掉,所我们不用,只用菲佣,所以保姆文化要形成,职业规范要形成,国外谁为谁服务,这个领域还是有很高的需求的。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董丽玲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设为辩论话题

我要发布

股票行情行情中心|港股实时行情

  • A股
  • B股
  • 基金
  • 港股
  • 美股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财经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