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财经中心 > 国际财经 > 国际商品市场 > 2009年铁矿石谈判 > 力拓中国员工被拘 > 力拓间谍门追踪

力拓4员工“把玩”铁矿石进口日进斗金

来源:《新世纪》-财新网 作者:赵何娟 严江宁 马静婴
2010年03月29日08:27

  力拓案由“间谍案”案转为受贿案,揭开另一幕:四名力拓员工如何在中国混乱的铁矿石交易体系中日进斗金,灰色寻租

  行贿力拓

  已过花甲之年的胡士泰一脸疲惫,站在被告席上,面对法官对其所涉罪名的指控是否有异议的询问,他淡淡地回答,“没有异议。”

  

3月22日开始,曾担任英澳矿业巨头力拓驻中国首席代表的胡士泰,及他的三名同事王勇、葛民强和刘才魁,连续三天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审,罪名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和“侵犯商业秘密罪”。其中,后一罪名的审理并未公开。

  第一天的审理显示,四人被诉共计收受贿赂超过8000万元。四名涉案被告虽对部分指控事实有所争议,但都已基本认罪,该案或将在本周宣判。

  从去年7月至今,这桩最初定名为“间谍案”的案件,不仅波及了力拓与整个中国钢铁行业,还令中澳亚两国关系一度紧张。如今,纷纷扰扰之后,案件即将尘埃落定,但此案所暴露的中国钢铁行业弊病发人深思,为中国钢铁行业所带来的震撼和教训还远未停止。

  “力拓案”风波

  3月22日上午7时30分,距离正式开庭还有一小时,数十名中外媒体记者已经齐聚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门口,等候旁听证的发放。最终,新华社、法制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新民晚报四家政府指定媒体记者,获准进入法庭。

  第一天公开审理“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后,从23日上午11时到24日中午,进入“侵犯商业秘密罪”的非公开审理,不再安排旁听,但是仍有中外记者坚持在法院外蹲守。

  此案引发如此高度关注,与其最初被调查定性为窃取国家机密的“间谍罪”有关。

  案起于2009年7月5日,胡士泰等四人当天被中国国家安全机构刑事拘留。根据上海市国家安全局最初发布的通告,四人被指控在2009年的铁矿石价格谈判期间,“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了中国国家秘密,对中国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造成重大损害。”消息传出,顿时引发了澳大利亚政府和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

  此处所涉及的“国家秘密”,或包括中国钢企原料库存的周转天数、进口矿的需求、吨钢单位毛利、生铁的单位消耗等。

  不过,胡士泰等人的刑事罪名定性被迅速降级。2009年8月11日,上海市检察机关对四人作出批准逮捕决定,案件同时移交公安机关侦办,此时案件定性已改为“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至今年中国农历春节前两天,上海市检察院将该案正式移交法院,对四名被告提起公诉。

  一名被告的辩护律师向本刊记者表示,从公安机关侦查和掌握的证据看,上述所谓的“机密”更符合企业“商业秘密”的范畴,而非国家机密。

  根据中国法律,商业秘密必须符合三个特征,一、具有商业价值,能给企业带来实际盈利;二、具有实用性;三、采取过保密措施,不具备公共渠道索取和知道的可能性。

  多名律师承认,四名当事人多少都有符合侵犯商业秘密罪的事实,但并非每项指控的事实都符合,因此多为做罪轻辩护。

  根据法庭审理,比“机密”问题调查更为清楚的,是四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相关事实。这部分案情也勾勒出在中国混乱的钢铁行业交易体系下,四名力拓员工如何利用手中权力,展开日进斗金的灰色寻租轨迹。

  认罪不讳

  3月22日庭审,上午主要是控方陈述案情,几位被告也有机会提出自己的观点,下午由控方提出四位被告受贿的证据,辩方质证。

  澳大利亚驻沪总领事汤姆•科诺(Tom Connor)3月22日旁听了全部庭审过程后,当天在上海一中院外宣读了一份总领馆的声明。科诺披露,胡士泰被指控收受两项贿赂,金额分别为100万和79万美元。其他几位被告的情况,他不愿意谈及。

  根据检查机关的指控,四名被告的受贿金额惊人:胡士泰涉嫌收受贿赂646万余元;葛民强涉嫌收受贿赂约694万余元,实际获得200余万元;刘才魁涉嫌收受贿赂378万余元;而王勇涉嫌收受贿赂7000万余元,其中包括日照钢铁分两次支付的900万美元。四人受贿金额合计超过8000万元。

  知情人士透露,所有四人的受贿资金和受贿事实,都与检察机关指控的侵犯商业秘密罪事实没有关联。“所谓商业秘密之间的交换,并无资金往来。”这位知情人士说。

  根据本刊记者了解,四名被告都在法庭上表示了认罪,对收到相关数目的资金金额没有异议,但对部分资金的性质存有异议。四人的辩护律师都主要希望做罪轻辩护,要求减刑。

  四名被告大多聘请了上海知名律师。刘长奎的辩护律师为曾担任上海社保案、阚治东案等案辩护律师的上海市申达律师事务所主任陶武平。葛民强的代理律师为曾为上海社保案核心涉案人员、杨佳案辩护的上海翟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建。同样出自上海翟建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张培鸿为王勇辩护。

  惟有最核心的涉案者胡士泰,聘请的律师却并非此前传言的名律师段祺华,而是两名不太知名的上海律师。

  掮客如何制造

  力拓四名员工的受贿行为,可以折射出中国钢铁行业的乱象。

  根据审理,向四人行贿者多为中国北方的民营钢铁企业,没有国有钢铁企业涉嫌行贿。

  王勇被指控收受的7000万元贿赂中,即有900万美元来自日照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杜双华。根据法庭审理,杜双华在2007年为了感谢王勇长期给予日照的帮助,在王勇提出需要急需借钱、用以在香港进行证券投资后,以日照钢铁公司名义分两次汇给王勇在香港的公司账户,共900万美元,资金用途的性质为借款。

  王勇自称,900万美元的款项已经折合成人民币返还,但是尚未向法庭提交已经归还的有效证据。王勇和他的辩护律师要求杜双华当面出庭质证。

  杜双华并未到庭出席。本刊记者致电杜双华手机,其手机已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日照钢铁总裁办公室负责人则表示对其行踪不知情。

  根据杜的录音证词,900万美元的资金,是对王勇表示感谢,因为王勇一直的帮忙,才有日照的今天。

  铁矿石成本约占钢铁企业60%,行贿目的,无非是希望能够采购便宜的铁矿石。日照钢铁2003年与力拓结成了长协关系。当时,正是铁矿石供应由弱转旺之时。

  行业知情人士透露,在2003年以前是矿业公司向钢厂行贿,希望钢铁企业多买长协矿。此后市场形势发生扭转,铁矿石价格连年上涨。

  作为世界三大主要铁矿石供应商,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掌握全球海运铁矿石贸易量的70%,中国则为世界最大铁矿石消费国。从2003年至2009年,中国平均每年铁矿石消耗量达到76.24亿吨,其中约有一半需要进口。2009年,进口铁矿石占中国铁矿石需求63.9%。尽管中国需要大量进口铁矿石,但对于铁矿石进口却采取资质限制的政策。中国商务部及五矿化工商会授权的112家贸易商和钢铁企业,可以有资质从海外进口铁矿石。

  依照惯例,钢铁企业一般会与铁矿石供应商签订长期协议,约定每年购买量,价格则根据每年的铁矿石谈判确定。这些被称作“长协矿”的铁矿石,不仅供应量有保证,而且价格便宜。

  2003年至今,中国钢铁工业产量从2.22亿吨猛增到5.65亿吨,对铁矿石需求急剧增大。显然,政府采取资质限制进口的政策未能凑效,反而刺激了一个铁矿石现货市场的兴起,而且现货市场价格一般高于长协价格。

  正是在长协矿和现货矿“双轨制”体系下巨大的价格差异,加上中国对铁矿石进口的限制措施,为手握长协矿权力的贸易商、经销商和钢铁企业制造了巨大的寻租空间。

  利用手里的权力,“力拓案”的四名主角扮演了掮客的角色,帮助一些钢铁企业获得力拓长协矿,争取更多进口配额,妥善安排船期,通过关系倒卖铁矿石,得以不断收取各种名目的“好处费”“咨询费”“中介费”—这些费用都被划入了此次“受贿”的范畴。

  一位被告的辩护律师根据力拓案卷宗分析称,长协客户虽然必须由力拓总部确定,但是由中国区代表负责推荐。因此,胡士泰等人成为中国钢企与力拓交易之间的第一道门槛。力拓铁矿石出口运输的船期,也是由中方代表协调。在确定长协客户前,力拓总部还会派人到中国公司考察,也是中国代表陪同。

  “所以,中国钢铁公司都拼命想讨好他们,只希望他们能多说好话。”这位辩护律师说。

  在四名被告与国内钢企的关系中,船期安排也显得非常关键。近几年,随着海运费暴涨,海运费已成为中国钢厂进口铁矿石上升最快的成本之一。因此,精心组织租船运输,降低海运费成本,都成为了国内各大钢企的重要工作,只要对铁矿石的运输安排合理,可以有效降低港库存,减少资金的占用。

  山东莱钢国际贸易公司国际海运部负责人就因此而涉案。

  乱局难治

  葛民强的代理律师翟建告诉本刊记者,葛民强涉案的600余万元贿赂款中,他个人所得仅为200多万元,剩余部分则已由中介拿走。

  刘才魁的辩护律师陶武平亦向本刊记者透露,对刘才魁的370万元指控中,有两笔都属于中介性质,并非借职务之便的行为,对于这两笔资金不希望定性为受贿。

  何为中介?“比如说,有钢厂想向矿商买长协矿,由于矿商不熟,不愿意卖给他,而矿商和某一贸易商很熟,因为关系好,愿意让他赚一些钱。在这中间牵线搭桥的人,就是中介。所以,这一市场已经变成并非‘公事公办,公开公平’的市场,人情因素起了很大的作用,创造了寻租的空间。”一位多年从事钢铁行业分析的业内人士对本刊记者说。

  这一现象,其实已经成为这个行业“公开的秘密”。

  根据业内人士介绍,没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中小钢企,他们可以在与铁矿石供应商谈妥长协矿合同之后,找有资质的企业帮助代理进口,并向其支付一定代理费。根据中钢协要求,有资质的铁矿石进口企业可以合理的收取代理费,为合同额度的3%-5%,但在实际运作中,由于长协矿与现货矿的巨大差价,这一规则基本被废弃,实际代理费可高达1美元/吨。

  即便是在管理制度严格的外资企业,也难以抵抗巨大的利益黑洞对在职人员的腐蚀。

  知情人士表示,胡士泰绝非特例,而有问题的也绝不是力拓一家,其他铁矿石供应商问题可能更严重。“一个普通的区域销售人员,年薪不过是几十万元人民币,但他能买得起几千万的房子,他的权力是不是很大?他们的薪水是以数十万计价,他们的收入是以数千万计价。”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如果说在2008年之前,向铁矿石厂商行贿的主要集中在大型钢企的话,在2008年下半年,这一现象进一步被蔓延到了中小钢企,情形也愈演愈烈。

  3月25日,澳洲驻沪领事馆官员对外透露,该案将于3月29日左右作出一审判决,他们也希望此案尽快过去。

  力拓案即将因其快速到来的判决尘埃落定,但是,尚未看到中国管理部门从此案中吸取教训,整肃中国钢铁行业的决心。

  多名分析人士对本刊记者指出,要扭转这一局面,根本上来说惟一的办法就是要扭转供求局面。但亦有分析人士指出,随着长协价和现货价的“双轨制”即将演变成“单轨制”,未来行贿受贿的空间将会缩小。

  “从目前矿商的反应来看,他们的意图就是要实行短期定价,将来可能就完全采用现货价,这样长协和现货之间的巨大价差就不复存在了,也就不存在为寻求长协矿而大量行贿的空间了,或者说这种空间会缩小。”钢铁行业咨询机构北京钢联资讯总监徐向春如是说。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查看 财新网(http://www.caing.com)

责任编辑:克伟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股票行情行情中心|港股实时行情

  • A股
  • B股
  • 基金
  • 港股
  • 美股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财经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