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财经中心 > 金融观察 > 金融动态

合资基金公司七年之痒(图)

来源:中国证券网·上海证券报
2010年09月13日01:30

  在中国基金业短短的12年历程中,中外股东联姻而成的合资基金历史却已达7年多。目前,61家基金公司中,合资基金公司数量已达36家,占比接近60%。然而,“跨洋组合”在中国却正以多方位的视角诠释着难以回避的“七年之痒”:多数公司业绩平平、管理内耗、投资理念水土不 服等成为一道道拦路虎。那么,中外合资基金公司路在何方?他们是否能顺利度过成长中的阵痛?眼下的七年是否重新赋予了双方一次“真爱”的契机?本期基金周刊试图在思考中寻找到答案。

  ⊙本报记者 涂艳

  合资优势暂未显现

  2002年底,招商基金成立,标志着国内中外合资基金公司的首次迈步。然而与初衷似乎不那么契合的是,在过去的7年中,虽然合资基金公司成立的脚步加快,其外延有了明显扩张,但是“合资基金”这四个字的品牌效应和内涵正在弱化。合资基金管理业绩与中资公司不分伯仲,资产管理规模甚至多年来尾随中资基金其后。

  2008年时,合资基金公司数量首次与中资基金公司打个平手。截至目前的61家基金中,有36家合资基金和25家中资基金,占比分为近60%和40%。

  根据天相统计的2005年以来的基金公司整体净值增长率排名显示,2005年、2007年和2009年,中资基金的整体净值增长率好于合资公司,排名前十位的公司中,中资公司占比均超过60%。而在2006及2008年两年,合资基金却更加领先,尤其是2008年,排名前十位的基金中有8家合资公司,且当年排名垫底的某家中资基金却正是前一年排名首位的该公司。

  天相最近一年的统计数据也显示,中外资基金公司仍然没有明显的业绩差距,基金公司整体净值增长率排名前十的公司分别为华商、摩根士丹利华鑫、东吴、汇丰晋信、信诚、农银汇理、中银、金鹰、银华和泰达宏利,其中合资基金公司为6家。

  虽然中外资基金公司各自收获了好年份,且个别时期数据显示合资基金在市场大跌时明显跑赢中资基金,但是摆在面前的问题是,合资基金这些年却并没有因引入外方股东而在成绩单上有当初所预想的高分。

  如果说业绩是一家基金公司赖以生存的命脉,那么公司的基金资产管理规模就是决定其管理费收入及公司利润的关键。客观来看,合资基金公司近些年在规模扩张上的速度明显低于中资基金公司。

  根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2007年以来的行业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6月30日,资产管理规模排名前十位的十家公司分别为华夏、易方达、嘉实、博时、南方、广发、大成、华安、银华、交银施罗德。其中,中资基金公司占到8家,合资公司仅有嘉实和交银施罗德2家。

  而在2007年至2009年间,也仅有嘉实、交银施罗德、工银瑞信、景顺长城和上投摩根分别跻身过规模前十名,且合资基金公司在规模前十位中的占比始终徘徊在2至3位。而作为目前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华夏基金蝉联了多年的资产管理规模冠军。

  七年之痒,痒在何处?

  暗处角力

  自2002年外方股东引入中资基金之时,因为中外理念及利益差别化的原因,双方的暗自角力就已经被埋下了伏笔。所谓“人和”重于“资合”,合资基金股东之间理念和方法的差异和纷争或许正是羁绊其快速成长的第一道拦路虎。

  “从股东到管理层,处处弥漫着不解与冲突。也正是由于在公司发展方向、治理结构和经营管理等各方面无法融合,导致股东之间吵架不断。而股东和管理层的角力又必然会影响到投资环节,从而对基金管理业绩造成不稳定因素。而因为规模和业绩压力,这在小基金会表现得更加明显。”一位从合资基金公司卸任的投资总监透露。

  确实,业内关于中外方股东代理明争暗斗、互扯后腿的实例和传言不绝,合资基金被拔河绳子的两头左右拉扯。

  “这种现象在以合资基金为主的上海基金业尤为显著,像股份到49%之类的外方股东,一般都会希望在公司获得更大的主导权和话语权,而正因为西方资产管理公司与中国有着巨大的理念差距,双方内耗及斗争严重。”海通证券基金分析师吴兴先表示。

  同时记者了解,国内多家合资基金公司都曾有外方派驻总经理、投资总监等投研核心人员的先例,而最终都因稳定性差及其他原因而以失败告终。“中、外方股东对公司的定位及其具体发展规划上时常会遭到对方的抵触和排斥,而根本问题并不在与人力与物力。”上述投资总监分析。

  据了解,我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国家承诺对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各行业逐步对外开放。2002年6月3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外资参股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规则》,并于7月1日开始施行。该规则对外资参股基金管理公司的条件与程序等做出了明确规定。而外方股东对国内基金公司的参股比例限制也从最开始的33%放宽至49%。

  “我们开放外资参股国内基金并不是出于引资的目的,不论从开始或仅从现在来看,外方几千万美元的外汇资产吸引力不大。最直接的原因是为了引入外方先进的资产管理经验和文化理念。”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总监王群航表示。

  同时他认为:“从目前的情况看,外方确实给国内带来了一些有益的资产管理理念,还包括公司治理方法、投资者教育等,毕竟在2003年之前国内对基金的认识和资产配置的观念几乎是空白。而现在阳光私募也正迅猛发展,对整个基金行业的成熟确有帮助。”

  食洋不化

  中国基金业12年的“快餐式”的扩张中,合资基金公司已然携手走过一半。自身的经验欠缺,加上中外投资文化的磨合冲突,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部分合资基金公司消化不良。

  基金作为资产管理行业,投资应该是最核心的工程之一。而因个性而生存的投资方法则更加需要本土化的运作。在过去的7年中,中国证券市场的特殊性给这些合资基金公司实际出了道“本土化”的难题。

  “国外的基金经理或专业投资人习惯"报表"投研,因为国外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比较全面客观到位;而国内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实和信息虚假问题一直层出不穷,更加需要基金经理实地调研,多方核实。这正是双方在投资理念上没法很好融合的地方。”深圳一家基金公司原任投资总监透露。

  据业内人士透露,多家曾经派驻外方投资总监的公司都有“业绩起伏”的病症,因为外方投研核心人员对国内证券市场的不了解,投资方向和具体标的选择往往拖累整体业绩。

  但在中外投资理念屡屡冲突的背后,却是中国基金业目前面临的“规模导向”之困。“国外更早提出价值投资理念,但是在中国,基金投资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规模、持有人意愿和业绩排名的压力,价值投资时常被弱化。”吴先兴表示。

  除了投资理念的融合不畅,合资基金公司的外方股东在营销和风险控制方面似乎给出的贡献率也并不高。

  “我们与渠道打交道愈发艰难,但很明确的是,营销需要更加本土化。外方股东在这方面的帮助微乎其微。”一位合资基金公司市场部副总经理认为。确实,在中国式基金销售中,老外的智慧发挥空间被大大压缩。

  “引入外方股东后,他们的风险控制至少从投资、管理流程上来说严格很多,2008年熊市中合资基金公司的表现也证明了这一点。然而事实上,国内合资基金的风险控制水平也是千差万别,中资公司同样有严格风控的,关键看管理层对此事的重视程度。”吴先兴表示。

  某位业内人士甚至透露,在与渠道的营销课程上,某家基金公司以“外方股东要求个股涨20%就必须卖掉”作为标榜。而这样人为的风险隔断是否真代表了部分外资公司在风险控制方面的智慧,我们不得而知。

  生不逢时

  与国外基金公司在各自本土如鱼得水的畅快不同,他们进入中国市场后些许感到了些“怀才不遇”。由于国内衍生品市场发展历史较短,国外的很多创新产品和工具短期内并不能得到有效的利用,这或许也是合资基金公司跑得慢的隐痛之一。

  “在衍生品工具和数量工具方面,国外确实比我们成熟许多。但是因为监管的制约,高风险的衍生品创新暂时步履维艰。”上述从合资公司卸任的投资总监说道。

  确实,从过去几年基金业产品创新的历史来看,除了个别公司外,合资基金公司产品创新的影子再并不多见。包括分级基金、QDII、ETF及联接基金等产品大多都有中资公司率先启航。

  与过去12年中国基金业疯狂式规模扩张不同的是,基金的产品和制度创新或许将引领行业进入新的发展轨道。长盛基金总经理陈礼华曾经精辟地概括道:“基金业已经进入调整和平稳发展期,如何在新业务以及创新方面突围将成为行业势在必夺的业务制高点和竞争焦点。”

  产品创新势在必行,也是打破基金渠道制约的突破口之一,但是外方股东这方面的优势似乎有些生不逢时。“就比如说,国内股指期货放行不久,而在国外成熟市场却有着百年历史,并且机构投资者是股指期货的主要使用者,占据了持仓量和交易量的绝大部分。”招商证券基金产品分析师高昕伟介绍。

  融合之道

  中外“牵手”走过了中国合资基金的七年,期间国内基金市场规模剧增,一系列新的基金品种和投资理念渐入人心,外方的风险控制、投资管理和市场营销等方面的领先经验也加速了内地基金市场走向成熟。同时,合资基金也因多方原因频频招来质疑。但值得憧憬的是,经过更加深入的开放和磨合,合资基金公司能够与本土磨合得更加完善,更加具备个性和优势的公司能够被得到持有人的信任。

  “国外的资产管理经验毕竟比我们丰富许多,虽然不能说完全有效,但是其应对风险的能力和体系方法更加完备,值得我们学习。但是,我们不能盲目拿来主义,需要本土化。”王群航表示。

  而我们发现,一直致力于国际化与创新道路国内最大的合资基金公司——嘉实基金就在合资基金公司中走得稳稳当当,成绩出类拔萃。据了解,近年来嘉实基金通过与外方股东的充分沟通合作,在国际业务和团队建设上取得了很大成效。公司定期将骨干输入国外进行培养,但是也深谙本土运作模式,嘉实基金的品牌已深入人心。

  据了解,作为对华业务的一块基础内容,很多外方股东都将合资公司仅仅作为全球布局的一个桥头堡。

  对此,某深圳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表示:“通过桥头堡占坑的理解确实存在,同时也有观点认为外方没有把核心技术带到中国,但是我认为将来可以通过挖掘海外人才的方式弥补。关键在于管理业绩,不论黑猫白猫,给持有人赚钱才是基金公司长久生存的法宝。”

  “未来国内基金公司应该走个性化、品牌化路线,各自发挥优势,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合资基金公司将更好地与中国本土文化融合,与中资基金一起为不同的投资者提供个性化的增值产品。”高昕伟表示。

  或许,这正是中外基金公司重新获得彼此真爱的契机。 (来源:上海证券报)
(责任编辑:田瑛)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股票行情行情中心|港股实时行情

  • A股
  • B股
  • 基金
  • 港股
  • 美股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财经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