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 宏观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羁押一千天休庭两年 “盐湖股权案”再开审

来源:南方周末
  张克强案触及当下民企与国企不平等议题,法院判决将超越个案意义。 (CFP/图)
  张克强案触及当下民企与国企不平等议题,法院判决将超越个案意义。 (CFP/图)

  投资盐湖集团是否存在“国企门槛”,是诈骗罪能否成立的关键。盐湖集团原话:“优先选择国有企业”。辩护律师:“法律问题只能以法律的规定为准”。

  公诉案件一审的审限最长为三个月,延长需得到批准。张克强被羁押超过三年,此案一审程序超过两年。昆明中院:“法院不可能做违法的事。”

  “1135天。”

  福布斯富豪、广东华美集团董事长张克强精准地记得失去自由的每一天,一字一顿。

  2014年2月21日上午9点30分,“盐湖股权案”在云南省昆明市中级法院再次开庭。晚上10点45分,审判长杨忠敲响法槌,宣告庭审结束,择日宣判。

  一审程序,走了足足两年。此案2011年12月30日第一次开庭,2012年1月4日戛然而止。

  这起案件被定性为重大经济诈骗案件。公诉方称,“盐湖集团”的股东只能是国企,张克强等人通过信托方式,入股云南国企“兴云信投资”,以认购青海国企“盐湖集团”股权,构成诈骗,受害者是国家。此言一出引发外界争议。

  两年的漫长休庭后,检方这次新追诉单位行贿罪。

  “罪加一等”

  2014年2月21日晚上7点半,昆明中院第二审判大厅依然灯火通明。庭外的大堂没有照明,身影模糊的旁听者和辩护律师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十几袋麦当劳全家桶堆放在大堂的入口处。

  一小时前,审判长杨忠在征询诉辩双方意见后,决定加班夜审。

  同案被告人、原云南烟草兴云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云投资”)总经理董晓云先撑不住了,他患有糖尿病,法警不得不前往10公里之外的云南省看守所取胰岛素。开庭时间又推迟了30分钟。

  检方称,董晓云涉嫌受贿,而首次开庭时他们又发现了单位行贿的“漏罪”。呈堂的直接证据是一份A4纸打印的协议。

  2007年6月的一天,在昆明翠湖宾馆,广州华美丰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美丰收”)法定代表人宋世新将夹着协议的牛皮纸信封交给兴云投资总经理董晓云。

  这纸由宋世新草拟、加盖华美丰收公章的协议书约定,在深圳兴云信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云信投资”)股权变更相关手续办理完后,乙方将享有青海盐湖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湖集团”)500万股的收益权。

  协议书还限定:在盐湖集团股权上市并获得流通权一年后中止;协议一式二份,双方签字盖章生效。

  “华美丰收”是广东华美集团控股的一家资产投资公司,后来为收购盐湖股份与他人组成三方联合体。

  “兴云信投资”是兴云投资在深圳的一家子公司,董事长为曾担任过兴云投资总会计师的杨承佳,不过,兴云投资总经理董晓云才是真正的决策者。

  检方认定,“乙方”指的就是董晓云,其收受了华美丰收赠送的500万股盐湖股票收益权,参考价值约1亿余元;检方进而指控“甲方”华美丰收构成单位行贿罪,张克强、宋世新等华美集团5名高管作为直接责任人,应予追责。

  华美丰收和5名高管的律师,对单位行贿罪均作无罪辩护。

  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赵秉志担任华美丰收的辩护人。他指出,这其实是一份无效的协议:只有甲方签章,乙方是空白;且该协议早已自动终止,并未履行。因此,华美丰收客观上没有实施行贿行为。

  赵秉志同时认为,华美丰收主观上也不存在以谋取不正当利益为目的的行贿故意,因为将兴云信股权转让给华美丰收本身是正当的,不是“不正当利益”。他还指称这份协议书是为了尽快办理股权过户手续,应董晓云的索要“被迫无奈而采取的手段”,“谋取”的是有效的民事合同约定的利益。

  张克强的律师朱征夫则以没有策划、组织、批准或参加所谓“行贿行为”,甚至“毫不知情”等理由,为张克强辩护。

  曲线入股

  国企干部董晓云和民企大佬张克强的交集,据后者在法庭上陈述,只有唯一的一次。“2007年他们来广州,请他吃过一顿饭。不是后来在看守所里看材料,连他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在兴云系与华美系多年的生意往来,华美丰收法定代表人宋世新是关键的中间人。

  宋世新是张克强的湖南同乡,1998年应聘为华美集团投资部经理,因“天才”的出色业绩受到张克强赏识。后来华美丰收的日常管理也由其一手操持,张克强很少过问。

  2000年前后,通过朋友介绍,宋世新结识兴云投资的高层,并帮助后者的证券业务扭亏为盈,赚得上亿元利润。这也俘获了董晓云的信赖。

  上述受益,全部来自一只叫“盐湖钾肥”的股票。

  投资嗅觉敏锐的宋世新在大学时代就盯上了盐湖钾肥。或许也因为这只股票,盐湖钾肥的母公司盐湖集团也进入他的视野。在上世纪90年代末,盐湖集团曾有高达57%的股权被作为不良资产划拨到信达和华融。宋世新曾主动上门去购买盐湖集团被处置的股权,但被拒之门外。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宋当时被拒是否有类似国企门槛的因素。

  在成功帮忙兴云投资理财后,2004年年中,宋世新说服了后者去认购57%盐湖集团股权。董晓云后来在笔录中佐证:“如果不是对宋世新投资能力的信任及其与盐湖集团的私人关系,我们不会去投资盐湖集团。”

  兴云投资的母公司——云南中烟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中烟”)也派人一同去盐湖集团所在地格尔木做前期考察,并达成投资意向。

  然而,2005年11月,国务院发文控制烟草企业对非主业的多元化投资,一夜之间,盐湖股权项目被云南中烟否定。

  兴云投资不甘心。“我觉得项目很有潜力,放弃很可惜。”第一次开庭时,董晓云说。

  此后,兴云投资的子公司兴云信投资“替父上阵”,承续认购盐湖任务。

  2006年6月20日,兴云信投资与青海省国资委签订了优先认购信达持有的盐湖股权的协议。十天后,青海省国资委下发“118号文”同意盐湖集团向战略投资者增资扩股13157.89万股。7月8日,兴云信投资与盐湖集团签订了增资扩股的框架协议。

  签了字,麻烦到。因为该项目已被否定,偷偷单干的兴云“父子”不可能寻求母公司云南中烟的资金支持。找钱的任务,交给了帮他们理财的宋世新。宋世新把项目书递给了自己的老板张克强。

  此后,代表兴云信投资与盐湖集团接触的,实际上就是宋世新。后来他在庭审时辩称,青海方面其实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们都叫我广东华美的老宋。”

  2006年9月18日,兴云信投资与盐湖集团签订增资扩股协议,约定出资2亿元收购那13157.89万股股权。加上“青海国投”转让的3818万股,兴云信投资的持股量逾1.69亿股,占盐湖集团增资后总股本的7.56%。

  认购这1.69亿股,耗资达3.69亿元。兴云系的实际出资仅4000万元。占大头的3.29亿元,来自华美丰收、宋世新之妻王一虹和深圳禾之禾投资公司(以下简称“禾之禾”)组成的三方联合体(以下简称“华美联合体”)。

  从信托到收购

  在成功入股盐湖集团后,为保障资金安全,华美丰收决定收购兴云信投资这个“壳资产”。

  2006年11月24日,华美联合体与兴云信投资的股东兴云投资、云烟展销部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前者以7030万元(剔除华美联合体的信托资产和兴云信投资自己出资的4000万元盐湖股权收益)收购兴云信投资全部股权。

  不过,第一次股权转让失败。兴云信投资总经理崔伟向董晓云汇报称,出售由国资持有的兴云信投资需要云南中烟的批文,办理工商变更时卡在了批文上。

  折中的办法是,2007年2月12日,华美联合体与受托人兴云信投资、担保人兴云投资、云烟展销部签订了一份信托协议,将其出资及投资所形成的盐湖集团股权作为信托财产,委托兴云信投资代持和管理。

  收购计划暂且受阻,好消息先从天而降。2007年初,A股开始了气势如虹的上涨历程,这时,又传来盐湖集团积极上市的消息。传言虽有不确定性,但华美系和兴云系共同持有的7.56%盐湖股权账面价值已大幅上升。也正从此时起,它们原本坚固的盟友关系开始出现裂缝。

  宋世新在笔录中称,2007年5、6月份,在深圳,他曾与兴云信投资董事长杨承佳有过一次畅谈。“杨承佳说,他很清楚,他有权力处置华美丰收公司、禾之禾公司和王一虹三家托管在兴云信投资名下的股权,还说他曾经做过卖掉和别人合作取得的东西,独自取得收益的事情,但他会保证本金安全。我听了他的话很担心。”

  宋世新还表示,兴云信投资的子公司深圳兴云诚实业公司(以下简称“兴云诚实业”)总经理潘捷也向他表达过类似态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宋世新曾在一次宴会上拿啤酒瓶欲追打潘捷,“打了潘捷,也就是得罪了杨承佳。”兴云诚实业的董事长也是杨承佳。

  在得罪潘捷、杨承佳之后,宋世新直接去找这俩人的顶头上司董晓云,于是,有了其在翠湖宾馆拿出赠送500万股盐湖钾肥股权收益协议书的一幕。

  尽管董晓云没有在协议书上签字,但似乎不影响股权转让手续在被搁置一年后顺利重启。

  2007年12月20日,华美集团、华美丰收和兴云信投资的股东兴云投资、云烟展销部签订协议,约定以8050万元的价格收购兴云信投资100%股权,华美集团占30%,华美丰收占70%。

  2008年2月29日,在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并完成工商过户手续后,华美集团和华美丰收正式成为了兴云信投资的股东。这家国有企业也变为民营企业。

  一颗“地雷”也悄悄埋下。

  根据兴云信投资总经理崔伟的供述,当他再次表达工商变更需要云南中烟的批文时,董晓云说,“我们生活在农业社会,深圳是一个商业社会,你们会有办法的。”

  最终,兴云信投资的员工找到一家办理工商登记的中介机构,在支付23万元之后完成工商变更手续。日后云南省公安机关查明,该中介机构在向工商部门提供的全套文件中,转让协议、云南中烟的批复文件及产权交割单均为造假。

  遭遇曝光和举报

  张克强刚刚将盐湖集团股份稳稳地收入囊中,仅过了一个星期,2008年3月6日,盐湖集团成功借S*ST数码的壳登陆上交所,更名作“ST盐湖”。兴云信投资持有的盐湖集团1.69亿股,折为2.25亿股ST盐湖。

  此时正赶上中国牛市高峰的尾巴。2008年5月7日,以收盘价31.87元/股计算,兴云信持有的ST盐湖股票已升值至七十多亿元。

  不过,隐身的出资人还没有来得及分享不断翻红的账面带来的惊喜,媒体曝光和内部举报接踵而至。

  2008年5月13日,《证券市场周刊》刊文《ST盐湖重组幕后:70亿国资以7000万贱卖》披露,持ST盐湖股权市值超过70亿元的国企兴云信投资实已被民企买下,买主仅付近7000万,“这个价格低得让人难以置信”。报道称,新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华美集团董事长张克强及其亲信是最大的受益者。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2008年6月6日,兴云信投资通过ST盐湖发布公告,为其先前未如实披露公司所持ST盐湖股份系信托财产,向广大投资者道歉。

  与此同时,2008年5月左右,一封举报信寄往云南中烟,控告其曾孙公司兴云诚实业董事长杨承佳和总经理潘捷低价贱卖国有资产股权、侵吞国有资产、挪用公款炒股等违法违纪行为。据南方周末记者核实,举报人为兴云诚实业的合作伙伴,一位周姓深圳地产商。

  2008年7月,云南中烟等上级企业进驻深圳调查,初步查明兴云投资“国有资产安全存在重大隐患”,“个人违法犯罪行为迹象明显”。2010年12月20日,昆明市中级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和受贿罪判处潘捷有期徒刑20年,杨承佳因受贿罪获刑11年。两人上诉后均维持原判。

  潘、杨二人被查,已涉及国资变卖议题,杨承佳更曾亲自参与认购盐湖股权工作。但总之案件到了这里似乎未再继续深入,董晓云一度安然无恙。

  “云南中烟同意给我们善后,毕竟我们这笔投资有10多倍的收益。”时隔三年之后,董晓云在庭审时陈述。

  2009年3月,形势突变。云南中烟再次收到三封举报信,由云南省纪委转来。举报直接引爆之前埋下的“地雷”:称杨承佳等人伪造上级机关文件和批复,贱卖70亿元盐湖集团股权。

  此后,审计署昆明特派办进行审计,中央领导批示要求查处相关责任人。

  2010年4月11日,时任华美丰收总经理宋世新被云南警方刑拘,理由是涉嫌滥用职权。

  2011年1月12日,华美集团董事长张克强在北京被云南警方控制,从此失去人身自由。按照代表法,除非是现行犯,刑拘人大代表须报请人大批准后方可实施。

  据张克强在法庭上叙述,他当时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要求和律师通电话,但手机被抢走。“直到半夜两点钟,公安都在要求我辞去全国人大代表。”

  张克强坚称自己没有犯罪,拒绝辞职。第二天,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罢免张克强全国人大代表职务,云南警方随即作出刑拘决定。三个月后,董晓云落马。

盐湖股权案路径和关键三人 (李伯根/图)
盐湖股权案路径和关键三人 (李伯根/图)

  激辩国企门槛

  2011年12月30日9点半,昆明市中级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盐湖股权案。

  庭审持续整整三天。控辩双方激烈交锋,火力点集中在诈骗罪名上。辩方打出“借腹生子”的比方,“孩子长大了,就不是爸爸的儿子了?”公诉方立即抛出“狸猫换太子”的典故予以还击。

  公诉人首先摆出立论前提:青海盐湖集团为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对股东资格进行了限定,只能是国有企业。然后认定:不具备盐湖集团股东资格的张克强等人,面对巨大的经济利益并不甘心,“产生了非法占有国有股权的目的”。在兴云信投资股权转让及后来工商变更手续中出现的伪造批复文件等行为,则被归为具体的诈骗手段。

  据此,检方指控张克强、宋世新等华美系高管利用深圳兴云信的国有企业身份,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高达44.66亿元国有资产,构成诈骗罪;而董晓云、崔伟等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华美丰收谋取“不正当的非法利益”,被诉以受贿罪。

  “国企门槛”是否存在,是诈骗罪能否成立的关键。

  检察院在开庭一周前才获得相关证据,即2011年12月23日盐湖集团出具的《关于2006年增资扩股招股条件情况的函》。函件中有如下原话:“青海省政府和盐湖集团历来都重视对企业国有资产的监督和管理,对于盐湖集团的战略投资者,我们优先选择国有企业。”

  对于被公诉方当做证据的同一句话,辩方有不同理解:“优先选择”国企,并不排斥民企。

  “法律问题只能以法律的规定为准,”张克强的辩护律师朱征夫说,我国当时的法律和政策层面均未对盐湖集团或盐湖钾肥项目的投资设置门槛。“退一步讲,即使地方政府和盐湖集团设置了所谓的投资门槛,该门槛的设置也是违法的。”

  律师还揪住了控方的两处“硬伤”:一是找不到受害人,二是各方其实都赚了钱。

  自第一天开庭,7位辩护人便轮番追问公诉人:本案的被诈骗对象到底在哪里?直到2012年1月4日,法庭进入辩论阶段,公诉人终于抛出“谜底”——国家。旁听席一片哗然。

  “中国梦”

  时隔两年,庭审气氛远不如第一次剑拔弩张。在长达数十个小时内,除开法律程序规定的发问,三名年轻的女性公诉人未追问过被告人。到了晚上,旁听席上不少人头枕椅背睡着了。

  10点45分,审判长宣告庭审结束,择日宣判。被带离法庭时候,张克强颔首微笑,一脸平静。

  2011年12月31日,同样的地点,走出审判庭时,张克强曾仰天高唤,“我的2011年终于结束了。”他的家属和同事甚至也跟他道“元旦快乐”。他或许未料到,2012年、2013年也结束了。

  按照新刑诉法规定,法院审理的公诉案件一审,应当在受理后两个月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上级法院可批准延长三个月,需要再延长的,只能报请最高法院批准。张克强第一次受审时,新刑诉法尚未实施,当时的审限是一个月(最多不超过一个半月)。

  张克强的另一位辩护律师刘丽娟认为,不管是按照新刑诉法,还是旧刑诉法计算,司法机关对张克强已超期羁押。

  南方周末记者曾发短信给昆明中院院长罗朝峰,询问此案审理期限,罗请记者联系该院办公室主任王翁阳,王当面表示,“法院不可能做违法的事。”

  在等待判决的3年里,瑜伽是张克强每天的必修课。羁押他的云南省看守所与著名的海埂体育基地仅一路之隔,基地每周末对外开放,在静得令人发慌的看守所大院,可听到球场上的笑声和呵斥一阵盖过一阵。监舍位于航线上,天气好的时候,抬头还可见银色的飞机飞翔。

  对于张克强而言,投资盐湖集团,令其失去的不仅是自由。

  离开张克强的华美陷入停顿状态。在庭审中,张克强称,3年里,华美及其旗下学校、企业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0亿元。2013年,张克强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排名落到了第177位。6年前与其并肩的马化腾高居第5位,许家印排第13位,王传福也跑到了第27位。

  “我不是暴发户,更不是土豪。”张克强说。他行伍出身,1993年由办学起家,逐步建立起庞大的民营教育集团。2007年,因参与发起并入股保利地产,张克强初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就排到了第41位,紧随马化腾,排在王传福和许家印之前。那时,盐湖集团还未上市。

  此次开庭时,那部分“骗来”的盐湖集团股权(2011年ST盐湖与盐湖钾肥合并为盐湖股份)的账面价值,已从最高时的70亿缩水至7亿左右。

  在最后的陈述中,张克强说,如果能被无罪释放,他将在国内外宣传云南、推广云南、投资云南,为云南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释放正能量,“这是我的中国梦。”

business.sohu.com false 南方周末 http://www.infzm.com/content/99111 report 9075 张克强案触及当下民企与国企不平等议题,法院判决将超越个案意义。(CFP/图)投资盐湖集团是否存在“国企门槛”,是诈骗罪能否成立的关键。盐湖集团原话:“优先选择国
(责任编辑:UF027)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