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寻路中国 > 2014搜狐财经峰会最新报道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雪珥:中国的环境问题并不是一小撮人破坏的

来源:搜狐财经
战略史、改革史学者雪珥主题演讲 

  搜狐财经讯 11月29日,“2014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寻路中国”在京举行。众多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对当下经济社会的热点问题展开探讨和思辨。面对一个告别狂飙突进的时代,本次峰会意在通过一场思想的交锋与碰撞,把脉中国经济,寻路未来方向。

  战略史、改革史学者雪珥在主题演讲中表示,雾霾问题现在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但是只要给予了真正的重视,治理还是很有希望。

  他认为,没有必要把现在环保的问题,上纲上线到某种甚至可能和意识形态相关的高度。中国的环境问题并不是一小批人的选择,不是说一小搓人、一小批人就能够把那么大一个环境给破坏了,是我们全民共同的选择。所以每一个人可能都有责任。

  雪珥从改革史的研究角度提出,在现代化的转型过程当中,随着经济进一步的发展,重现某种程度的环保问题,是一个伴生现象。环保和生态的问题可能是社会转型的一种常态,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以下为发言实录:

  雪珥:今天谈雾霾,雾霾会不会散?天下没有不散的雾霾,关键还是什么时候散,在雾霾彻底的散去之前,在座的各位还能活着看到那一天吗?我想还是有希望的,既然在这个会场上咱们花了那么多时间、花了那么多成本来开这个会、来讨论这个话题,说明我们已经在重视了,所以还是非常的有希望。

  刚才中邮基金的任泽松给大家讲了未来应该投资的产业,我之前也做过投资,给大家推荐一个,环保。在上两个星期,我在北京有幸陪有关部门的领导去视察了一家非常非常低调的企业,出乎我的意料。他们搞的生物制剂已经可以在沼泽地里种庄稼,可以吃掉海面上漂浮的原油,可以对包括受污染的油砂进行处理,处理之后可以把石油浮在面上,吸出来的石油还能够继续使用,这家企业就在咱们北京。

  美国政府邀请这家企业的老板移民美国,并且告诉他只要你开清单你有多少人要带走都能带得走,但这家企业拒绝了,当然他有一个更大的考虑。这个企业不仅是环保产业的企业,他有一些技术已经运用于军队,非常的实用。我想在今后的几年当中,像这样的企业实际上会越来越多,这是我们中国转型的希望所在,也是我们在讨论今天这个雾霾会不会散我们的信心所在。

  乾隆时期,人口剧增曾导致自然灾害频繁

  其实在历史上,古今中外来看,环保和发展的问题一直是存在的,并不是到了当下才出现这样一个新的问题。从乾隆时代,咱们中国的经济是世界上最大的GDP,达到顶峰状态的时候咱们就面临着非常严重的环保问题。在乾隆盛世的时候中国各方面的自然灾害出现的概率非常高,而这个背后很大的一个推动原因是人口的剧增,中国人口从1亿到2亿花了多少时间?花了78年,从2亿人口到3亿人口花了28年,从3亿人口到道光年左右的4亿人口花了44年,所以中国的人口是剧增的,但当时的粮食亩产根本就跟不上,中国人均的粮食只有400多斤,远远低于汉代时候的900多斤,我们靠什么?一方面靠农业技术的改进,另外一方面靠大规模的拓荒,而大规模的拓荒之后引发了大规模的生态环境的灾难,这就倒过来了制约了中国的粮食生产,所以中国那时候的人口一直维持在4亿左右,再多的话就可能爆发一些新的波动,实现了某种程度的平衡。

  美国的环保问题也一度非常严峻

  同样,在我们经常要提起的美国,在美国现代化的转型过程当中,在美国的发展过程当中,美国的环保问题也是一直非常严峻的。在1930年代,美国的沙尘暴已经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长达10年的时间美国被沙尘暴所困扰,尤其在1934年的时候,美国爆发了最大规模的沙尘暴,那个沙尘暴的规模有多大?它的宽度、整个幅度是2400公里×1400公里这么一个范围,高度有多少?有3公里高,所以这个在美国历史上是非常著名的“黑沙暴事件”,这个环境的污染直接导致了、促成了或者加剧了美国40年代大萧条的惨状,也是罗斯福总统在搞新政的时期进行改革的重点。所以美国从那个时候开始,从1936年开始,推出了“土壤保护法”,开始大规模的种树,所以到了1936年的时候终于盼来了雨,就像咱们在北京,老是盼着起风,当时的美国老是盼着下雨,只有下雨了美国人才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美国如此,老牌帝国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英国也同样如此,这个大家都比较熟悉了。随着北京雾霾的加剧,我们现在把北京的雾霾和伦敦进行对比,伦敦在1952年所爆发的最大的一次雾霾,直接杀了4000多人,比咱们北京要厉害得多了,我看微信圈里面咱们有很多朋友在传,当年伦敦的照片与现在北京的照片相对比,的确非常非常的相似。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欧洲,欧洲咱们经常去旅游,你看见莱茵河现在多么美,但你想想几十年前莱茵河被西方人称为“欧洲的公共厕所”,那个时候住在河边是一场灾难,但现在经过这么多年的治理,莱茵河已经变得非常的美丽。

  中国的环境问题,并不是一小撮人破坏的

  我为什么讲这些?实际上从我对改革史的研究过程当中来看,可能在现代化的转型过程当中,随着经济进一步的发展,重现某种程度的环保问题,是一个伴生现象,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它是必然的,但是从历史统计来看,从统计的角度来看,它这种现象的伴生性还是非常强的。

  中国人现在改革开放已经30多年了,我们是不是一定会比美国人更聪明,更有智慧,会不会比英国人更有智慧,会不会比我们乾隆时期的我们的前人们更有智慧?未必,我们不要太高看自己。所以某种程度上我们现在所遭受的生态和环境的问题,我觉得也是我们发展带来的一个伴生的问题,在30多年前有谁会在乎这些。

  我记得30多年前我们浙江能够进纺织厂工作,那都是非常好的工作,你都得批条子,都是领导干部的孩子们批了条子才能进去的,后来开始搞改革,大量的办了水泥厂,很多农民都愿意到水泥厂工作,虽然那个污染非常的重,大家也知道那个伤身体,咱们知道纺织厂也是很伤身体的,现在纺织厂再后来的改革当中很多都关、停、并、转了,那些纺织女工都成了弱势群体,当年能够进纺织厂都是很牛的家庭才有可能实现的。这是我们的需求在改变,我们的利益格局在改变,我们大家的身份地位在改变。

  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你可能只是想能够有一个更稳定的饭碗,能够有一碗更可口的饭,但当我们现在都解决了这些问题的时候,尤其在座的,我上午已经讲了,在座各位都是30多年来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是红利的分享者,所以你们可能考虑咱们到了这个阶段考虑更多的可能是更高层次的问题,所以出现有环保的问题,出现我们对环保的顾虑、焦虑,甚至愤怒,这本身是我们社会进步的一种表现。

  中国古代讲叫“海晏河清”,历代统治者追求的是海晏河清,有政治稳定上的,也有环保上的。中国古代又讲“圣人出,黄河清”,只有圣人出来了黄河才有可能治理好。实际上在我们中国的当下,能不能治理好雾霾跟历史的规律还是一脉相承下来的。

  所以环保和生态的问题可能是社会转型的一种常态,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我们既没有必要把现在环保的问题上纲上线到某种甚至可能和意识形态相关的,因为这个是我们全民的选择,不是一小批人的选择,是我们全民共同的选择,不是说一小搓人、一小批人就能够把咱们那么大一个环境给破坏了、给污染了。我们每个人都在里头是有份的,我们是施害者,我们也是受害者,不要把责任都推给别人去。中国人民有一个传统,我们爱把所有的罪过、所有的错都推到别人身上去,这是英国人在200多年前到中国访问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说中国人民爱把自己所有的不幸都归咎于政府。实际上我们出了这个会场就能够呼吸到这30多年来自己给自己带来的成果,这也是成果之一,所以在享受胜利的甘甜的时候也要品尝外面雾霾的痛苦。

  更重要的是,我们发现问题之后要赶紧行动起来,不仅是亡羊补牢,也是一个新的经济转型的契机。我刚才开篇就说了,我们中国已经出现了一些新兴的产业,我们在座很多是企业家,你在这方面有没有进行考虑、有没有开始投资,在座的政府官员尤其是政府的智库成员,政府转型当中环保的需求、生态的需求,不仅是为了补原来我们缺的课,可能也是我们新的发展的机遇。就想想我刚才讲的案例,他那家企业已经在加拿大、包括在西非大规模的开始帮人家的油田清理原来已经被污染的油砂,从油砂里头重新提炼出来分离出来的原油所获得的收益,大大超过他为了治理这片区域所花进去的成本,这还是获益的,哪怕是为了把那个环境重新恢复到之前的状态,对于全民来讲也是一个巨大的福利,更何况还能挣钱。

  我觉得在咱们接下来的经济转型当中,环保问题的背后是经济转型的问题,而经济转型的背后可能很大程度上是政府职能转变的问题,就是政府究竟应该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原来我们的政府大量的直接从事经营,现在我们也在转型,试图更多的在公共服务的提供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些方面我们乐见其成,当然征途是非常漫长的。

  浙江的化工企业曾经非常的发达,尤其是在台州地区,出国之前我曾经做过两年的制药厂,制药厂就是高污染的企业,随着这么多年过来了,你再到浙江去看,小化工已经没有了,化工医药企业已经都没有了,当年我们到上海去投资的时候,在上海郊外投资的时候,都是被上海重点引进的,但只要求我的厂址设置在黄埔江水源控地之外,在那里圈下来一批地,那批企业随着对上海环保越来越严格的控制,这些企业本身,我们的医药产品本身并没有使我们获得很大的利益,倒是意料之外的我们所圈下来的这批土地增值的非常猛,我们当年圈下来才5万块钱一亩。这个实际上这是机会,危中带着机,所以我们叫危机。

  这个转型期对政府的执政能力是一个艰难的考验,无论是我们提到的美国也好、提到的英国也好,他们都是在出现了大问题之后开始想办法去补救,而我刚才提到的乾隆时代,咱们中国上一轮的在世界顶峰的时候我们在这方面我们的举措是无力的、是乏力的,所以我们不能排除在后来国运的衰退,与我们在这方面的无能为力或者不作为或者软弱也有一定的联系。

  在新的这一轮的转型当中,政府究竟能不能在以治理雾霾、治理环保为特征的这方面能不能体现出超强的执政能力,这个实际上我觉得就是三中全会讲的,咱们提到所谓的国家治理的现代化。中国一直在讲“四个现代化”,从1978年开会一直到现在,咱们讲“四个现代化”,现在提出来了国家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中国大量的问题,我研究经济史、改革史,感觉世界各国改革大量的问题它实际上不是意识形态的问题,而是管理技术的问题,国家管理在很大很大很大的程度上是一门技术。

    35年来我们接受了企业管理是一门技术,所以这两年我都在八九家商学院兼教授,企业家们愿意花几十万到商学院听课去,但是我们还没有形成一个普遍的共识,国家管理、国家机器的运营,很大程度上也是一门技术,而这门技术可能最先体现在把我们的环境给治理好,就是习大大讲的,能不能使APEC蓝能够永久的在北京呆下去,而不需要北京市民们期盼着能不能北京再开一个BPEC,后年再开一个CPEC,这是非常不靠谱的期盼,所以我们还是要指望政府职能的转变。这个在今后数年当中,咱们拭目以待,乐观其成。

  美国有一个著名的女学者,她写过一本书叫《寂静的春天》,她分析了美国在转型过程当中出现的环保问题,说春天到了鸟的声音怎么都听不见了?中国的春天现在也是寂寞的,1979年的春天有一个伟人在南方划了一个圈,马上到2015年的春天了,中国的春天会不会有更多的鸟能够在中国的林子里面欢唱,而不是少数的几只鸟在搜狐的这个平台上面喃喃自语。

    独家声明:搜狐财经独家稿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违者必究。如确需使用稿件或者更多资料,请与我们联系获得授权,注明版权信息方可转载。联系我们可致电010-62726118。

business.sohu.com true 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41129/n406501793.shtml report 5399 战略史、改革史学者雪珥主题演讲 搜狐财经讯11月29日,“2014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寻路中国”在京举行。众多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对当下经济社会的热点问题
(责任编辑:UF029)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