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全国两会经济报道 > 2015全国两会经济报道最新消息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山西原副省长:煤老板攻势下山西官员处境险恶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作者:新京报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副主席张平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张平2008年至2013年任山西省副省长。 新京报记者 陈杰 摄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副主席张平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张平2008年至2013年任山西省副省长。 新京报记者 陈杰 摄

  15年前,一部反腐电影《生死抉择》轰动中国。这部影片改编自张平的长篇小说《抉择》。

  因为《抉择》、《十面埋伏》、《天网》、《国家干部》等作品,张平被誉为“反腐作家”。同时,他又是一名高官,2008年至2013年,张平任山西省副省长;2012年12月至今,任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山西塌方式腐败落马的官员中,很多张平都认识,有的人曾经当过他的领导,有的是昔日的同事。

  就山西政治生态、落马高官以及反腐制度建设等话题,昨日,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副主席张平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他表示,目前手头正在写一部作品,肯定是现实题材,肯定与反腐有关。“这些年来,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发生在身边的人和故事实在太精彩了,我不想就这样白白地放过它。”

  谈“落马官员”

  “煤老板攻势下山西官员处境险恶”

  新京报:当下中央重拳反腐,感触比较深的是哪些方面?有没有给创作带来一些灵感?

  张平:不是灵感,而是巨大的震惊,前所未有的震动。山西落马的那些官员,有很多我都认识。下去开会或检查安排工作,对有些人相当熟悉。省一级的,有的曾经当过自己的领导,有的是自己的同事。他们中间曾有人给我说过,咱们做同事,是缘分也是幸运。

  新京报:能不能举几个例子?

  张平:比如任润厚,他被宣布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后两个月就因癌症亡故了。当时我们都是副省长,一起共事两年多,偶尔还一起打乒乓球。还有申维辰,他做宣传部部长时,我被选为省作协主席,所以经常打交道。比如白云,她当青联主席时,我是副主席。比如陈川平,我们曾在一起任副省长两年多。

  新京报:听到他们落马时惊讶吗?

  张平:惊讶之余,心里也挺难过。山西为什么有这么多官员落马?我自己的看法,除了共性的原因,还有山西自己的因素。山西前几年搞煤炭资源整合,要关掉一大批小煤窑,但同时要保留一批设备较好、规模较大的私营煤矿。这一关一留,就让煤老板们各显神通,无所不用其极了。在煤老板金钱攻势下,山西官员们的处境就十分险恶。煤老板们使出浑身解数,找你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妻子、父母、老师,找你的上级甚至往北京跑,用尽一切办法想留住他的煤矿,不计代价也要把握有重权的干部拉下水。这对所有的领导干部都是一场你死我活的严峻考验,应该说,倒下的不少,但大多数干部还是挺过来了。

  新京报:怎么看待这些官员落马的过程?

  张平:提拔到领导干部岗位的人,都是在某个方面做出优秀政绩的。他们尽管性格各不相同,但给我的感觉都很能干。也许人是最会掩盖自己的动物,当自己不应该得到的东西得到得越多,他对外的表现很可能就越敬业,越卖力。有的领导一年四季都睡在办公室里,晚上12点以前总亮着灯,早上六点准时起床。秘书、司机跟他几个月都得累垮,整天都在疯狂地工作。

  新来的纪检书记对我的一个老大姐慨叹,有些干部让人气愤又难以理解,他们的工作太努力了,但在办公室一搜就是上千万、几千万。

  谈“官场”

  “死了一片鱼是水质有问题了”

  新京报:这种“反差”让你感触很深?

  张平:我常常思考一些共性的问题,比如那些出事的官员,有一点基本上是相似的,那就是他们平时表现得都很“强势”,处理问题往往都说一不二。现在想来,这些现象的背后,大概都是利益使然。一个领导,之所以总是那么说一不二,根本原因就是他必须保住自己的利益,所以他必须强硬,必须霸道,必须排除异己,清除障碍。

  新京报:在官场坚守底线保持独立人格难不难?

  张平:实话实说,这些年,别的地方我不清楚,山西的政治环境或者干部环境确实有些险恶。用险恶两个字,也许不太贴切,但并不夸张。

  在山西的一些地方,一个权力集中,又很少得到监督的地方主要领导,稍一疏忽,或者稍一放松,就会身陷深渊,以致万劫不复。一个主要领导干部,在监督缺失,制度不健全不完善的条件下,能做到拒腐蚀,永不沾,能做到慎独仰不愧天,自律俯不怍人,实在太难太难了。

  人性其实都是很脆弱的,都是有软肋,有缺陷的,都有那个人们常说的“最柔软的部位”。比如,一个意志十分坚定的人,你可以过了儿女关,妻子关,金钱美女关,但也许你很难能过了父母关,恩师关,领导关。不要耻笑那些落马的官员全都是无耻小人,也许他们曾是过五关,斩六将的猛将,只是一个小小的因素才让他最终走了麦城。

  在山西任副省长期间,我分管的是教育、科技、文化、体育这些十分缺钱的部门,如果让我主管那些掌握重大职权,持有众多款项的政府部门,或者让我做了市长书记,说实话,我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否过五关,斩六将,最终也不走麦城。

  有人说,一个池塘里,钓出一条两条大鱼,那是鱼太贪吃了。假如一个池塘死了一片一片的鱼,那可能就是水质有问题了。我们希望每一个政府官员都能拒腐蚀,永不沾,都能练就不坏金身,这需要道德意志的力量,更需要制度和法治的力量。

  谈“反腐”

  “用错一个人很快会连根烂掉”

  新京报:中共十八大后反腐两年多来,你对哪方面的问题尤为关注?

  张平:十八大两年来,中国共产党的反腐力度是空前的。对反腐败给我们展示出来的种种现象,震惊之余,思考最多的还是腐败的成因和影响。

  我曾看到过不少落马官员的忏悔书,千篇一律的都是对不起组织的培养,对不起人民的信任,频率最高用词最多的都是不知法不懂法,都是侥幸心理作祟,都是觉得别人都在贪我为什么不贪等等。如果这些就是官员腐败的根本原因,那岂不是太肤浅太简单太表面化了?几十年的党性教育,警示教育,道德教育为什么会毫无作用,一冲即垮,倒灌如潮?当大笔的金钱财物堆放到你眼前时,你会不清楚不明白这是在犯罪,是在践踏法律?

  新京报:现在提出要把权力关在笼子里,对反腐制度建设,你有什么建议?

  张平:中央重拳反腐以来,加快反腐倡廉制度建设的呼声越来越高,制度建设的步伐也越来越快。但制度绝不是万能的,再好的制度,没有好人管理,就只能是个任人摆布的摆设。用人太重要了,用对一个人,就是一片青天;用错一个人,很快就会连根烂掉。

  “全面从严治党”,治党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建设,也同样是最大的制度建设。王岐山说了,两军对垒,敌我双方处于胶着状态时,关系到人心向背,关系到执政党的生死存亡,反腐就是政治。制度建设的同时,必须以更大的决心从严治吏,匡正党风。同时因地制宜,学习和借鉴世界各国的反腐经验和制度规定,从而让腐败不断得到清除。这也算是我的一点建议。

  新京报:这次人代会上,山西的领导对反腐表达了很大的决心。你怎么看山西未来的反腐形势?

  张平:王岐山书记参加山西团审议时,对山西的反腐工作和行政工作给予了肯定。在治理官员贪腐方面,我个人认为已经达到了不敢贪的阶段,在目前这样超强力度的反腐形势下,估计很少还有官员再铤而走险。山西政治生态正在往好的方面转变。但岐山书记也说了,古今中外的历史已经证明,腐败是不可能根除的。反腐永远在路上,永远是进行时。

  新京报首席记者 关庆丰

business.sohu.com true 财经综合报道 http://business.sohu.com/20150313/n409721867.shtml report 3573 全国人大代表、民盟中央副主席张平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张平2008年至2013年任山西省副省长。新京报记者陈杰摄15年前,一部反腐电影《生死抉择》轰动中国。这部影
(责任编辑:UF047)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