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宏观经济 > 搜狐财经股市大讨论平台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金李:危机结束后要继续推进金融改革

来源:搜狐财经

  7月10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中心举办了主题为“如何促进股市健康发展”的圆桌,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黄益平主持,北大国家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金李、中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李军、德勤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许思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部研究室副主任卓贤、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助教授唐涯、光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徐高等参加了圆桌。

  以下为北大国家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金李发言部分实录:

  金李:我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以为我在北大路很熟,一直找不到国家发展研究院,还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摸到这边来,可见有的时候对自己的信心都有过高的时候,我显然有这个问题。以后国家发展研究院要常来,路走熟了以后就不会有问题了。

  我今天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一起探讨分享如何促进股市健康发展,在座的业界非常多的专家,像黄老师这样非常资深的研究者,我是从国外回到国内并不是很久,也是在摸索了解中国的市场,有这样的交流机会非常高兴,也很荣幸。我今天下午有个会,我们EMBA有一个研讨,我先听听大家的观点,我可能会稍微提前一点退场。

  今天黄老师的题目非常的硬实,最近中国股市波动比较大,对于如何促进股市健康发展是很多人关心的话题,我是上周五晚上在办公室工作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国家公共广播电台要采访我,他说最近三周中国股市暴跌,国际市场观察人士对中国未来股市的发展非常的担心,担心中国的金融市场泡沫破灭,而且他们很担心这件事情会传导到国际资本市场,以至于拖累到全球的经济复苏,所以金教授你怎么看这个事儿。

  我当时的回答,我觉得对中国经济和中国市场很有信心,我也认为中国这次股价的调整是技术层面的调整,而不是经济基本面出现的问题。我当时说是中国的股市不会崩塌,那些长期看中国甚至是中国股票市场的破灭的机构和个人这次还会失望,但是中国市场显然有很多的问题,接下来股市的大起大落,暴露出来的很多问题需要做很系统的探讨。我也非常高兴看到前不久中财办的同志的观点也非常的鲜明,中国股市和中国经济基本稳健,基本健康。虽然面临很多的问题,不管是中国的经济还是股票市场,都是风险可控状态,而且中国经济体量这么大的国家,也越来越注意自己的国际形象,中国政府也有信心和能力控制市场不至于对世界经济复苏发展有所拖累,这没有变化。

  促进股市的健康发展,过去一个星期,关于救市,该不该救市,怎么救市,有很多这方面的讨论。我先花一点点时间跟大家简单的说一下。我是两个观点:

  第一,我旗帜鲜明的支持政府出手稳定股票市场。

  第二,我旗帜鲜明的反对以救市为名行破坏市场规律之实。

  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的金融改革需要一个稳定的金融市场,刚才讲到国内国外的信心的问题,这个信心应该说是现在非常需要稳定住的。从国际市场来说,国际市场对中国相当有一些机构和个人在想中国什么时候出问题,中国泡沫什么时候破灭,热钱什么时候从中国逃出去,如果我们自己的经济出问题,肯定会对国际的稳定,包括我们很多的对外收支,对外的资本项目都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影响。因此,从中国经济发展的国际环境来说中国需要稳定的金融市场,同时现在中国随着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已经到了开始要把自己的一些经济的影响力开始向周边国家投放的过程,包括一带一路,包括像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丝绸之路基金,包括人民币国际化都在有序推进,这些在增加中国经济发展的从政治和经济方面的一个外部空间。我想这些也需要中国国内稳定的金融市场的支持。从外部环境来说,中国政府需要保持金融市场的稳定。我们从这一轮市场里看到,有很多投资者在股市前一段一路上涨的过程中加了很多的杠杆,其中当然也有一些是机构,也有相当多的是一些个人投资者,甚至有一些是不多久的个人投资者,因为他们对市场不熟悉,前一阶段可能受到媒体或者是舆论的误导,对市场判断不清楚,把自己可能是全部身价投入到股市里,同时有一些人加杠杆,这种情况下对股市盲目跌的话,对中国弱势的中小投资者是巨大的灾难。虽然从道理上来说大家都同意,李总刚才说股市就是一个变相的赌场,虽然说愿赌服输,但是如果坐视一大批中国基层家庭因为股市的崩盘出现严重的家庭困难,甚至对社会稳定问题,那么对下一步的经济改革深化环境的稳定性会得到一个很大的破坏,政府肯定要出手稳定市场。

  如何促进股市健康发展本身的题目来说,股市需要不需要发展,股市对中国的经济除了稳定信心的影响以外,它有没有中期、长期的效果,我们为什么要提倡发展股票市场,以前传统30年以前的话中国不是靠股票市场,融资都是靠银行的渠道,当时计划经济的情况下,银行的资金拨给谁,拨多少,是以什么样的利率划拨,都是以行政体系决定的,不是由市场的信号决定的。带来的后果大家也看到了,其实有一些企业得到了资金的支持,做大,甚至可能是低效率的企业做大,而这些对经济发展有重要作用的民营企业,创新型企业可能得不到资金支持。而股权融资是直接的融资方式,因为股权对直接的在市场上有这么一个价格,有了这个价格之后,股价的高低,涨落就反映了市场对这些投资项目的未来的判断,这些判断可以更加有效的引导资金的流向。直接融资对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推动显然是在银行间接融资体系之外一个有利补充,欧美的经济体更多的是股权融资,现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对创新企业的老板或者是员工来说为什么他们拼命的工作,他们是看到将来有一天,这个企业如果是PE或者是股权投资投了我,我的价值就会巨大的提升。我们可以看得出来,股票市场的存在和蓬勃发展给我们的VC/PE机构带来投资通道,也会创新驱动经济的发展。

  本身从股票市场融资功能来说,以前债权的融资,包括银行的贷款,咱们国家对融资的利率是有上线规定,比如说国家指导利率的4倍,就是20%或者是多少。早期的型企业,拿24%的上限的基准利率放贷话还是不核算,创新型中小企业融资难,原因因为金融机构觉得用债券投资中小型创新企业,它没有分享这些企业分享企业上升带来价值上升空间。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股市的发展对整个的经济有巨大的刺激促进作用。因为这样一系列的原因,不管是股市碰到了什么样的大问题,坚定不移的促进发展都应该是我们的国策,我们不可能倒回去,把股市给停了或者以后只允许国家队进场,其它人不能进,长期来说这样并不是能促进股市的健康发展。

  必须得要稳定市场,不敢遇到什么多大的困难,不管有什么严重隐患的爆发,我们必须要解决问题。

  第二个,我们现在考虑股市怎么拯救它,有一些做法需要更稳妥的考虑,首先我们议论中国股票市场有像赌场,中国的股市像一个坏得赌场,有一些人可以看别人牌赌场,有一些人人赌不服输的赌场。这样的一个市场,至少不算一个好的市场,这样的市场长期来说会严重的影响市场参与者的积极性。然后是国家队进场,最近很多机构打着爱国,或者是民族大义的口号进场,或者至少是舆论的声音要求,你如果是现在买股票就是爱国的,如果现在是做空就是恶意操纵,你就是卖国,甚至是中华民族的罪人,上升到了很煽情的高度。

  我对前一段时间救市的观点,稳定市场是政府应该做的,有各种各样的手段,而以国家队出手自己去托盘的方式不是好的手段。另外一个担心,会不会有道德风险问题,大家讨论的都挺多的,我也不展开了。

  最后我简单的说几句,根据这些题目,从长期来看,如何促进股市的健康发展,中国的股市相对来说是比较年轻,在股市的发展过程中肯定还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从90年代初开始有股市,现在也就30多年,我们走过了很多国家上百年走过的道路,中国的公民非常的自豪,中国的资本市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展到这么好,我们监管方、参与方都很没有经验,我们要想促进市场的发展,要有包容的心态,市场肯定会有起起伏伏,不能说涨了20%或者是跌了20%就是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让市场自己校正自己问题,如果真正校正不了,然后再达成一定的共识以后,我们应该有能力,不是所谓的完全尊重市场规律,市场一切,政府不作为,我想在中国的市场环境下,在市场本身和监管的机制都还不太健全的时候,完全放任市场也会出问题的。如果真的潘石市场可能会有垮塌的情况,需要提振信心,如果说中国市场不会出问题,那么这个话说出来以后要做一些事情,该出手时要出手。你需要的话,我甚至可以用行政的手段,这个市场现在必须得稳定住,你不能打着所谓的市场手段,实际上做着一些市场的,说清楚市场不能解决的问题了,我用非市场的手段搞清楚。

  对于未来,金融改革必须往下推,这次的市场暴跌,除了前面说20万亿的资产蒸发怎么样,这个是巨大的损失,另外,中国的经济改革的步伐可能因此延后,这是巨大的损失。市场部门,决策部门说这个市场这么不稳定,我们还是慢一点改革吧,还是慢一点推出金融工具,金融市场。我的观点,长期要想使得中国的市场能够最终和全世界一流的金融市场形成接轨,那就不能停下中国金融改革的步伐,在危机结束之后,我们还应该继续的推进中国的金融改革。

business.sohu.com true 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50713/n416633916.shtml report 3784 7月10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中心举办了主题为“如何促进股市健康发展”的圆桌,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黄益平主持,北大国家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金
(责任编辑:邓新华)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