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 宏观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专访管涛: 3000亿美元外汇储备去哪儿了(图)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专访管涛: 3000亿美元外汇储备去哪儿了
管涛

  我国曾经对于外汇储备的持续较快增长习以为常,一度感慨外汇储备多了是个负担。而正当人们开始倒数外汇储备规模破4万亿美元大关之时,其强劲增长势头戛然而止,并掉头向下。过去一年时间外汇储备少了近3000亿美元。由于外汇储备的转变,一时间业内热传中国资本外流。

  这些外汇储备都去了哪里?外汇储备减少是否会成为新常态?怎样通过创新外汇储备运用支持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对此,《第一财经日报》专访了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

  美元走强+资本外流

  第一财经日报:从即将突破4万亿美元规模,到一年内下降3000亿美元,曾经强劲增长的外汇储备近来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管涛:过去较长时期,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我国外汇储备持续连年大幅增长。2008~2013年间,年均新增外汇储备3276亿美元,高于2005~2007年年均增加3063亿美元的规模。2014年6月末,外汇储备达到39932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此后,外汇储备由升转降,到2015年6月末降至36938亿美元。过去一年时间里,外汇储备净减少2994亿美元。

  外汇储备的下降,一部分是因为过去一年里,美元汇率在国际市场上走强,外汇储备中的非美元资产折美元缩水,造成了外汇储备的账面价值下降,但这并非真实的损失;另一部分是因为期间资本外流,外汇储备(本金)的实际减少,2014年三季度至2015年一季度间累计达1092亿美元,同期外汇储备(余额)减少2632亿美元。

  日报:外汇储备实际减少的主要渠道又是什么?

  管涛:我国外汇储备的实际下降,是国内经济“三期”叠加、国际经济走势分化、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背景下,随着2014年二季度以来人民币汇率由单边走势转为双向波动,境内机构和个人优化资产负债的币种结构,增加外汇存款和对外资产、减少外汇贷款和对外负债的必然结果。

  从资产端看,截至2014年末,我国对外金融资产中,非储备资产的占比达到39%,较上年末上升了4个百分点,2015年一季度末该比例进一步升至41%。这反映了对外资产由国家集中运用转向市场分散持有,外汇储备的减少部分体现了公共部门(央行)与民间部门之间资产负债表的置换,符合“藏汇于民”的改革方向。

  从负债端看,截至2015年6月底,我国境内外汇存款/外汇贷款之比为99%,较2013年底回落了26个百分点。截至2015年3月底,外币外债达8685亿美元,较2014年6月底减少了488亿美元。这反映了境内机构对外债务偿还正在有序推进。尽管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转为采取发行欧元、日元债券,借用欧元、日元债务的利差交易模式,但因为美元债务占到我国外币外债的80%左右,欧元、日元债务的增加仍不足以抵补美元利差交易平仓导致的美元债务的减少。

  外汇储备减少只是阶段性现象

  日报:未来我国外汇储备是否会继续减少?

  管涛:从短期看,如果内外部市场环境继续向于我国不利的方向发展,资本持续外流,外汇储备有可能继续减少。但如果内外部市场环境发生于我国有利的变化,也不排除国际资本重新回流我国,外汇储备有可能恢复增长。

  而从中长期看,随着人民币汇率形成市场化程度提高,央行基本退出外汇市场常态干预,则进出口顺差必然对应着资本净流出,贸易顺差越大,资本流出越多。

  由此,短期讲外汇储备上下震荡,长期看外汇储备振幅收敛将是新常态,外汇储备减少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现象。

  日报:尽管最近我国外汇储备减少了一些,但总体规模依然较大。而外汇储备多曾经被认为是一个问题,请问你怎么看?

  管涛:我国长期致力于促进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并不追求外汇储备越多越好。然而,外汇储备的较快增长是宏观经济金融运行的结果而非目标,反映了在全球资源进一步合理化配置、国际分工不断深化、生产率大幅提高的全球化进程中外向型经济迅速发展、国民财富迅速增长的客观现实,同时也反映了经济运行中的一些结构性和体制性矛盾如国内有效需求不足、金融市场发展滞后等。

  贸易顺差过大、外汇储备增长过快曾经是我国国际收支的主要矛盾,给宏观调控、改革调整等带来了较大挑战。但是,坐拥庞大的外汇储备资产,也给我国改革开放事业提供了坚实保障。

  一方面,尽管过去一年多来,在进出口大顺差情况下,资本持续净流出,外汇储备减少,但外汇监管部门没有出台任何行政干预措施,市场用汇需求能够得到满足,外汇市场运行总体平稳。这充分体现了经济体量大、外汇储备多、应对能力强的发展红利。

  另一方面,不断完善大规模外汇储备经营管理体制机制,积极拓展多元化投资,也是本届政府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金融政策。

  创新外汇储备运用

  日报:请问我国外汇储备具体有哪些创新运用的方式?

  管涛:近年来,人民银行、外汇局不断拓展委托贷款平台,综合运用股权、债权、基金等多种工具,为银行、企业提供了长期稳定的外汇资金来源保障。例如,截至2014年底,外汇储备就支持中俄管道供油250亿美元,中俄原油增供673亿美元,向政策性银行、大型商业银行和中小银行提供外汇资金3848亿美元等。

  最近,为配合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外汇储备还参与了成立丝路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即AIIB)、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对国内主权财富基金和政策性银行注资,等等。这是外汇储备多元化运用的新举措,将为“一带一路”的建设和繁荣发挥重要作用。

  日报:创新外汇储备运用,支持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是否有一定风险?都应该注意什么?

  管涛:对于“一带一路”而言,尽管是国家战略,但在具体实操中应遵循市场规律和国际通行规则。大力推进贸易投资便利化,包括通过加强双边和多边合作,消除投资和贸易壁垒,支持民间市场主体自主对外投融资和进出口至关重要。

  如果过分依赖外汇储备的创新运用,既不利于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也不利于保持外汇储备的流动性资产属性。尤其是参与多边开发机构的国际金融合作时,要在明晰权利义务的基础上,合理界定外汇储备介入的程度,避免将中国的外汇储备作为这些机构的背书。

  作者:李德尚玉
business.sohu.com false 第一财经日报 http://epaper.yicai.com:81/site1/html/2015-07/28/content_242806.htm?div=-1 report 3200 管涛我国曾经对于外汇储备的持续较快增长习以为常,一度感慨外汇储备多了是个负担。而正当人们开始倒数外汇储备规模破4万亿美元大关之时,其强劲增长势头戛然而止,并掉头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