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观察 > 资本市场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谁在操盘34个被禁账户 监管层盯上“牛散”

来源:华尔街见闻 作者:林建建

  多家媒体调查发现,遭查账户多为一方大鳄,机构则大多钟情量化、高频交易,而被限制交易的9个自然人账户也非等闲之辈,其中不乏资金规模堪比基金大咖的超级大佬。

  盈峰资本旗下四只遭查账户甚至扎根本轮救市大本营—中信证券北京总部营业部。更重要的是,盈峰资

本牵涉出了家电大亨美的集团少东家,还令其创始人何享健父子超过1800亿元的金融帝国浮出水面。

  华尔街见闻网站曾提及,8月3日,上交所盘中暂停了4个存在严重异常交易行为的证券账户交易,并对5个存在异常交易行为的证券账户做出了口头警示。它们被指利用资金优势,对市场价格造成严重干扰。

  在此之前,上交所7月30日、8月1日分两批次点名、限制共14家账户交易,深交所则先后对存在重大异常交易行为的20家账户限制交易,其中,盈峰资本、盈融达两家旗下多个账户遭到上交所、深交所联合限制交易。

  目前,这些幕后操盘手,究竟做了哪些不当交易,严重干扰了市场价格,仍然有待监管层进一步调查。

  “牛散”闯入监管视野

  有些牛散的肆意,触及了监管层的底线,沪深交易所公布的被限制交易的账户就有彭旭、杨谦、沈付兴、唐汉若、顾晓峰、黄长华、姜龙、梁文峰、周丽鹏等9个自然人,其中不乏超级大佬。

  由于深交所没有披露具体的交易席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只能从上交所被限制的4个自然人账户来寻找他们的异常交易行为。

  上交所的信息显示,被限制的4个自然人账户分别是唐汉若、沈付兴、杨谦和彭旭,涉及券商营业部分别来自华泰证券北京雍和宫证券营业部、中信证券上海世纪大道证券营业部、海通证券南京常府街证券营业部和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

  华泰证券北京雍和宫证券营业部对一只股票的同时买卖情况严重,海螺型材(000619.SZ)在6月16日披露信息显示,该营业部连续三个交易日累计买入2600.92万元,累计卖出2712.80万元;乐视网(300104.SZ)7月1日信息显示,该营业部连续三个交易日里买入1.38亿元,卖出5.37亿元;首创股份(600008.SH)7月6日信息显示,该营业部买入1.19亿元,卖出0.89亿元;此外,在中航黑豹(600760.SH)、安徽水利(600502.SH)、小商品城(600415.SH)等多只股票均出现同时买卖的情况。

  来自该营业部的唐汉若一度被市场冠以“超级散户”的称呼,于2010年曾买入河北宣工、2014年底买入茂化实华

  沈付兴被限制的账户在中信证券上海世纪大道证券营业部,该营业部6月15日至7月31日期间买入股票前三名是中恒集团(600252.SH)、上海石化(600688.SH)和锦龙股份(000712.SZ,卖出前三名是国信证券(002736.SZ)、金山股份(600396.SH)和渝开发(000514.SZ)。

  上海石化6月26日信息显示,中信证券上海世纪大道证券营业部连续三个交易日买入9533.01万元,卖出9248.37万元;7月6日,该营业部再度连续三个交易日买入5396.25万元,卖出5426.22万元。

  据上证报介绍,沈付兴于2013年通过精准投资华贸物流中海集运上海物贸等三大自贸区概念股而一战成名;之后或短线快速出击、或押注重组,所狩猎标的众多,不仅有基本面触底反转预期公司如青海华鼎、也有政策热点题材如“一带一路”概念锦州港,其资产也随之快速膨胀。

  回溯资料,沈付兴于2013年三季度押宝自贸区概念股华茂物流等名声大噪,之后则迅速抽身于四季度转战中小创,成为豫光金铅金明精机天龙集团棒杰股份捷顺科技等11只股票的股东;之后又先后持有过ST长城、长江投资双龙股份、天龙集团、世纪华通兄弟科技摩恩电气智光电气昊华能源恒源煤电南通科技兰花科创冀中能源平庄能源等股票。

  刚刚出炉的半年报显示,沈付兴于二季度新近潜入了世纪星源大橡塑,持股分别为266.25万股(占比0.29%)、321.11万股(占比1.11%)。而今年一季报则显示,沈付兴持有恒源煤电、中孚实业华微电子、青海华鼎、亚星化学铜峰电子、锦州港、兰花科创、东风汽车先锋新材阳谷华泰经纬电材东方日升坚瑞消防建新股份科新机电英飞拓卓翼科技等28只股票,上述持股一季度末市值接近20亿元,堪比基金大咖管理的资产规模。

  海通证券南京常府街营业部在6月15日至7月31日期间买入股票前三名分别是中润资源(000506.SZ、金利华电(300069.SZ)和香溢融通(600830.SH),卖出前三名分别是广晟有色(600259.SH)、顺威股份(002676.SZ)和香溢融通(600830.SH)。

  香溢融通7月6日信息显示,海通证券南京常府街营业部连续三个交易日买入1016.43万元,卖出2224.71万元;金利华电7月16日信息显示,该营业部连续三个交易日买入1122.87万元,卖出860.99万元。

  数据还显示,6月15日至7月31日,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买入前三位股票分别是中发科技(600520.SH)、中兴通讯(000063.SZ)和内蒙君正(601216.SH),涉及金额分别是3.88亿元、2.61亿元和1.74亿元;卖出前三位股票分别是中发科技、东方航空(600115.SH)和宝钢包装(601968.SH),涉及金额分别是3.75亿元、1.97亿元和0.59亿元。

  显然,这家营业部的投资者在中发科技的操作上出现了“对倒”,实际上,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在市场上历来就有“敢死队”之称。而来自该营业部的彭旭或许是另外一引人注目的“机构牛散”。

  上证报记者查阅资料时,北京鼎萨投资的董事长彭旭进入其视线,但因资料有限,尚不能确定此“彭旭”是否为账户被禁之“彭旭”。

  资料显示,彭旭为著名基金管理人,曾任港澳证券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银华基金基金助理、华夏证券投资部总经理、中邮基金投资总监;其投资风格以剽悍著称,曾于2006年公开募集成立中邮创业基金,重仓钢铁股,不到一年时间获得102.58%投资回报率,以黑马姿态创股票型基金第一名的业绩。

  不过,由于监管层披露中暂未有其他佐证,因此上述遭查散户难以全部精确到人,不排除同名的可能性。

  美的少东家卷入做空疑云

  不仅是牛散,本次调查中,家电大亨美的集团少东家也卷入了做空漩涡,还令其创始人何享健父子的金融帝国浮出水面。

  如前所述,在第一批34个限制名单中,多个账户与盈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盈峰资本”)有关。当晚,盈峰资本发布公告,承认其四只量化对冲基金(包括盈峰量化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新方程盈峰量化对冲基金私募资产管理计划、盈峰梧桐量化对冲基金、盈峰盈宝对冲基金)账户被限制交易。

  其中,新方程盈峰量化对冲基金私募资产管理计划隶属上海新方程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但由盈峰资本担任管理人。另三只对冲基金则在“盈峰”门下。

  有趣的是,据上证报报道,“盈峰”掌管的4账户开户营业部皆为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总部证券营业部,这也是本轮救市主力军大本营之一。

  而盈峰资本的大股东,正是美的集团实际控制人何享健之子何剑锋。《第一财经日报》获得的资料显示,包括盈峰资本在内,何享健父子的金融触角,已经延伸到银行、券商、基金、创投等五大领域,涉及2家公募基金、6家商业银行、1家券商。如以持股比例计算,控制的金融资产已超过1800亿元。

  据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透露,盈峰资本上述4只基金的账户,均在国信期货开立。8月2日,记者为此数次致电国信期货有关人士,了解其中详情,但对方未予透露。

  记者查询得知,盈峰梧桐量化对冲基金成立于2014年6月27日,2015年7月17日最新公布的净值为1.1684,新方程盈峰量化对冲基金成立于2014年7月29日,最新净值为1.255,其他两只则未公布最新净值数据。

  在公告中,盈峰资本并未就上述基金的具体情况进行说明,亦未披露募集规模。昨日,《第一财经日报》拨打该公司数名相关人士电话亦无人接听。“这是一家很有来头的公司,有美的集团股东,不要以为他们是小公司。”深圳期货行业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虽然此前名声不大,但盈峰资本实力不可小觑。

  根据盈峰资本网站信息,2012年,其股东将旗下私募基金合赢投资、盈峰创投合并,成立综合型资产管理公司—盈峰资本。该公司注册于深圳前海,旗下证券投资基金、PE投资基金已达22只,管理资产近50亿元人民币。

  根据深圳信用网资料,盈峰资本成立于2013年1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董事长为何剑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为杨力,股东构成为杨力等7名自然人,以及盈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盈峰控股”)。其中,盈峰控股出资3100万元,持股62%。

  而盈峰控股注册资本则为8亿元,股东为何剑锋、佛山盈峰贸易有限公司(下称“盈峰贸易”),何剑锋为法定代表人。而盈峰贸易注册资本5100万元,股东则为何剑锋、卢德燕。

  公开资料显示,何剑锋1967年11月出生,曾任顺德现代实业有限公司总裁,2002年10月至今,任盈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2010年11月至今,任上风高科董事长。

  美的集团亦有一名董事名为何剑锋,为美的集团实际控制人何享健之子。美的集团2014年年报显示,何剑锋为公司现任董事,其任期为2012年8月25日至2015年8月24日,但何剑锋并未持有美的集团股份。

  2015年3月,上风高科曾在其重组报告中披露,何剑锋持有盈峰控股91%股权,盈峰贸易持有盈峰控股9%股权,盈峰贸易则由卢德燕持股90%,何剑锋持股10%,而卢德燕正是何剑锋配偶。

  部分账户救市前刚成立

  此外,据上证报报道,部分账户救市前刚成立

  在A股风声鹤唳日子中的一天—6月26日,青岛东海恒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海恒信”)在山东青岛举办完乔迁之喜。

  东海恒信自述主要投资品种为ETF,主攻期现套利、量化阿尔法、程序化交易等,在过去的几年中变化惊人,从驻扎4平方米大户室到了此后2000多平方米的自有办公室。

  从零起步,东海恒信目前管理着15只基金产品,管理规模逾30亿元。据东海恒信介绍,它在2015年1月至5月的成交额近6000亿元,很显然,这是“超高频交易”典型特征。

  正是东海恒信,其有3个账户在近期存在异常交易行为,被指严重影响正常的证券市场秩序,因而遭上交所点名。

  这3个账户分别是富安达基金-海通证券-富安达-东海恒信7期资产管理计划、融通资本财富—海通证券—融通资本东海恒信12期资产管理计划、融通资本财富—海通证券—融通资本东海恒信14期资产管理计划。其中,东海恒信7期成立于2015年3月25日,初始规模1.9亿元左右;东海恒信12期及14期则皆成立于今年6月18日,距离此后的救市近数个交易日,初始规模同为2.4亿元。

  从股东结构上看,东海恒信由创始人史吏一人所有。东海恒信成立于2012年12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属自然人独资,主营为资产管理及以自有资金对外投资及管理。

  据记者了解,史吏,2006年毕业于河北经贸大学,换过3份工作后2008年涉足ETF业,自2009年起,每年的成交量达到1000亿以上,2012年创立东海恒信。东海恒信采取的“高频”、“放量”交易模式让它在其营业部成为绝对的大头。

  高频交易、量化交易本身并无错,但在证券市场历史上,有的恶意行为却的确极大干扰、损害了正常市场。

  本次遭深交所点名限制交易的账户—“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泛涵正元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同样笃爱量化高频交易。

  上述产品投顾信息及企业注册信息显示,北京泛涵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泛涵投资”)成立于2014 年5 月,注册资本1000 万元,是一家独特的投资管理公司,专注于量化高频对冲交易;股东为陈美花、陈支左。

  值得关注的是,陈支左任职泛涵投资董事长,在这之前,他曾有过特殊的证券行业任职经历,对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相当熟悉。

  陈美花任职泛涵投资总经理,同时为深圳礼一投资有限公司主要创始人,工商公示信息显示,深圳礼一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12月,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股东陈美花认缴额为30万元;公司专门从事指数研究交易的投资机构,投资策略主要是数量化的指数高频交易。

  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泛涵正元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净值信息显示,该信托计划成立于2014年12月12日,截至2015年7月20日,该基金单位净值为1.4084。

business.sohu.com false 华尔街见闻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21642 report 11553 多家媒体调查发现,遭查账户多为一方大鳄,机构则大多钟情量化、高频交易,而被限制交易的9个自然人账户也非等闲之辈,其中不乏资金规模堪比基金大咖的超级大佬。盈峰资本
(责任编辑:杨明)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