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观察 > 资本市场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A股巨震牛散亦难幸免 沈付兴持仓或贬值逾4.9亿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A股巨震牛散亦难幸免 沈付兴持仓或贬值逾4.9亿】若未能及时出逃的话,部分牛散重仓持股自今年二季度以来,股价已惨遭腰斩。如牛散赵建平今年二季度重仓的欧比特 (300053.SZ)和理邦仪器 (300206.SZ)等创业板个股股价均已跌逾五成以上。

受累于今年6月以来的股市重挫,手握巨资的牛散们或也不能幸免。

  受累于今年6月以来的股

市重挫,手握巨资的牛散们或也不能幸免。

  若未能及时出逃的话,部分牛散重仓持股自今年二季度以来,股价已惨遭腰斩。如牛散赵建平今年二季度重仓的欧比特 (300053.SZ)和理邦仪器 (300206.SZ)等创业板个股股价均已跌逾五成以上。

  据欧比特和理邦仪器半年报显示,赵建平持股分别为460万股和440万股,对应流通市值分别为21436万元和14088.8万元。然而,截至9月1日收盘,欧比特和理邦仪器股价已从6月底的46.6元和32.02元急跌至22.2元和14.9元,区间跌幅分别高达52.36%和53.47%。

  若持股不变的话,仅上述两只重仓股,其持股市值已大幅缩水至10212万元和6556万元,合计浮亏18756.8万元。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部分上市公司最新披露的股东名单调查发现,已有部分牛散开始减仓。

  沈付兴持仓或贬值逾4.9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若持股不变的话,牛散沈付兴在这轮巨震市中消减逾4.9亿。

  截至9月1日,沈付兴今年中期持有的20只重仓股市值已从今年中期的219334.75万元大幅下降至170263.82万元,累计贬值达4.91亿元。

  此前,在2014年二季度末牛市启动初期,其持股市值为1.92亿元,三季度末为2.94亿元,四季度末为 13.2亿元,今年一季度末已达到19.9亿元,是2014年二季度的10.36倍。可以看出,沈付兴持股市值呈几何级数增长主要得益于去年下半年以来的牛市。

  对此,有私募机构人士称,沈付兴的操作风格可谓快进快出,且热衷追逐热点,曾成功捕获上海自贸区题材的3只大牛股。其重仓个股大多数涉及并购重组、国企改革等概念股。

  值得一提的是,8月1日,上交所决定对包括沈付兴等4个交易账户采取限制交易措施,限制其从8月3日至11月2日买卖在上交所挂牌交易的所有证券。

  上交所认定,上述账户“在近期的交易中,存在异常交易行为,严重影响了正常的证券市场秩序”。对于异常交易行为,上交所给出两种情形:第一种是频繁交易、频繁撤单且金额较大;第二种则是日内短线操纵。

  也就是说,在今年8月以来的大跌行情中,沈付兴所持沪市重仓股是无法交易的,如其此前未减仓,其浮亏是难以避免的。

  调查表明,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沈付兴持股数量已从今年一季度末的28只减少至20只。从过往持股情况来看,沈付兴持股周期较短,每个季度重仓的股票几乎都不尽相同。

  其在今年上半年的持股名单中,除了华微电子 (600360.SH)、青海华鼎 (600243.SH)、黔轮胎A(000589.SZ)等3只重仓股以外,其余17只重仓股均为今年二季度新进。其中,深市和沪市重仓股各10只。

  今年中期,沈付兴分别加仓了华微电子和黔轮胎A,期末持股分别增加至8771.86万元和14599.75万元。不过,截至9月1日,上述两只重仓股区间跌幅分别已近四成和五成,其持股市值已缩水至5693.54万元和7581.63万元,分别缩水3078.32万元和7018.12万元。

  若按今年中期持股市值排序的话,沈付兴前三大重仓股分别为生益科技 (600183.SH)、巨化股份 (600160.SH)、东方集团 (600811.SH),其持股市值分别为32876.2万元、21525.15万元、16366.35万元。

  其中,生益科技和巨化股份分属广东、浙江国资概念股。而东方集团自7月29日起因筹划非公开发行停牌至今。

  相比之下,上述两只国资概念股自二季度以来股价表现相对强势。特别是巨化股份自7月中旬以来的一个月里,股价逆势上扬,从7月15日的7.75元大幅拉升至8月13日的17.17元。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其股价已翻倍,涨幅高达121.55%。

  不过,自8月25日复牌之后,其股价又开始高台跳水。截至9月1日收盘,公司股票大幅回落至11.07元,仍较今年6月30日微涨0.45%。

  牛散借机减仓

  不过,在巨震市中,不少牛散也抵挡不住,减仓避险为上。

  如徐工机械 (000425.SZ)今年中期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彼时,聂迪以1319.71万股的持股量位居公司第8大流通股东。至7月10日,聂迪还加仓55.77万股至1375.48万股。

  不过,徐工机械最新股东名录表明,截至7月24日,聂迪已消失在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榜上。若按公司最新第10大流通股东持股853.39万股计算,聂迪最少已减持了522.09万股。

  不过,二级市场上,徐工机械自今年二季度末至9月1日,其股价跌幅尚不到一成。

  除了牛散聂迪在三季度大手笔减持徐工机械以外,另一个牛散何昌珍自今年二季度以后也清仓了新朋股份 (002328.SZ).

  新朋股份中报显示,彼时,牛散何昌珍以1205.18万股的持股量位居公司第三大流通股东之位,为今年二季度新进。

  但其7月13日的股东名录却表明,何昌珍已减持了118.79万股至1086.39万股。再等到其27日公告回购股份事项中前十名股东持股信息(截至7月24日)显示,何昌珍已从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上消失。截至7月24日,公司第十大流通股东为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鑫龘一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其持股量为 220.59万股,为新进。

  照此计算,何昌珍最少减持数量已达865.8万股。而新朋股份股价亦从7月24日的11.78元再度下挫至8.02元,区间跌幅已逾三成。

  同样,大幅减仓的还有川投能源 (600674.SH)牛散吴红燕。截至今年中期,吴红燕持股数量高达4060万股,较今年一季度大幅增仓2253.37万股。

  不过,截至8月3日,吴红燕已从前十大股东榜退出。按第十大股东持股数量1587.95万股计,吴红燕最少已减持2472.05万股。

business.sohu.com true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business.sohu.com/20150902/n420284018.shtml report 4619 【A股巨震牛散亦难幸免沈付兴持仓或贬值逾4.9亿】若未能及时出逃的话,部分牛散重仓持股自今年二季度以来,股价已惨遭腰斩。如牛散赵建平今年二季度重仓的欧比特(30
(责任编辑:陈志杰)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