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评论 > 民生杂谈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贵阳3万套保障房闲置背后是畸形政绩观

来源:新京报

    3万多套保障房闲置逾两年,不合理;涉事官员玩逃避术,不应该。

  据央视报道,国家审计署日前公布了一个惊人的数据:在贵阳市,3万多套保障房一闲置就是两年!这些保障房项目共涉及投资85.43亿元,却因道路没同步建设,水、电等还不能入户,百姓住不进去。央视记者来到贵阳市住建局局长办公室,但一听采访,这位局长却直呼自己不是局长!但记者在住建局网站上发现,其正是局长刘朱本人。此外,因廉租房质量差等问题,住户们投诉连遭踢皮球,一共走了七八个部门也没能解决。

  已建好的数万套保障房却闲置两年多,不仅造成了国家巨额财政资金的浪费,也让众多低收入群体又爱又恨,当地有关部门对此显然有失职嫌疑。而无论是央视采访中局长自认“不是局长”的桥段,还是住户投诉遭踢皮球的情节,都为“失职”二字再添注脚。

  讽刺的是,就在今年3月24日,《贵州日报》还刊发报道称当地“谋定而后动”,多方发力推动保障房建设,全省拟从2014年到2020年用7年时间实施城镇保障性安居房196.39万套。“筑成广厦”的愿景很美好,可若筑成后总闲置,又如何让民众“俱欢颜”?

  保障房后面,是千千万万低收入群体的安居梦想,一再延宕,终非治道。实际上,保障房闲置并非新现象。早在2013年,多个省份审计结果就显示,“有房无人”“空房等人”问题尤为普遍。山东1.29万套、云南2.3万套……两年过去,该问题在个别地方仍未得到缓解。

  从保障房大面积闲置常见的原因看,就配套问题而言,房子建到哪道路就该修到哪里,这理应前期就统筹好;还有资金接续问题,保障房资金本就该专款专用,杜绝各种名目的拆借,各地在规划建设方案时应心中有数,何以还会掉链子、出岔子?说到底,保障房“开了头却煞不了尾”,根源仍在于一些地方、部门畸形的政绩观,即只求开工面积,不问投入使用;只求完成投资,疏于质量监管。

  鉴于这诸多乱象,有必要进一步加强监管,严厉问责。其一,继续严肃审计制度,不仅国家要年年审计,各级地方政府也要全程管理,从规划到入户,构建完整的监管链条,对闲置较久的保障房重点清理,并将问责整改情况向人大、媒体报告;其二,除了以往的开工面积、竣工套数等指标外,不妨将“入住率”、“满意率”等作为重要的考核指标。其实,国内有些地方如陕西省等,早已把入住率纳入考核体系,这项指标占到15%的比重,在各项考核指标中占分最高。

  对保障房闲置的追责,要实现“问责到人”。3万多套保障房闲置背后,也是庸官庸政。为完成量化考核任务而不考虑实用面的问题,并逃避责任,也是种怠政。对此必须建立与保障房闲置责任对应的严格约束追责制,溯责到人。

  保障房是联系政府与民众的德政工程,但前提是把工作做实、做细,这才是真正的“谋定而后动”,否则,涉事官员再怎么玩逃避术,也逃不出舆论围困。

  □胡印斌(媒体人)

business.sohu.com true 新京报 http://business.sohu.com/20151122/n427522329.shtml report 1318   3万多套保障房闲置逾两年,不合理;涉事官员玩逃避术,不应该。据央视报道,国家审计署日前公布了一个惊人的数据:在贵阳市,3万多套保障房一闲
(责任编辑:UF02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