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 区域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2017年完成疏解大红门变服务业创新区(组图)

来源:新京报
11月20日,大红门方仕国际鞋城已关停,市场周围立起围挡,送货的人已经无法进入。 新京报记者 李飞 摄
  11月20日,大红门方仕国际鞋城已关停,市场周围立起围挡,送货的人已经无法进入。 新京报记者 李飞 摄

11月20日,升级后的方仕窗帘城。店铺变身装修好的样板间展示窗帘。新京报记者 李飞 摄
11月20日,升级后的方仕窗帘城。店铺变身装修好的样板间展示窗帘。新京报记者 李飞 摄
位于河北白沟的一家箱包交易中心内景,这里承接着大红门市场的外溢商户。
位于河北白沟的一家箱包交易中心内景,这里承接着大红门市场的外溢商户。
11月20日,北京飘落的雪花打乱了李慧芳的计划,她没有去河北白沟大红门服装城的新摊位,而是留在北京。在河北白沟和北京大红门都有摊位的李慧芳,现在越来越多的时间都投入到白沟那边。她明白,“做批发的早晚都要走,这是大势所趋”。

  1 1月20日,北京飘落的雪花打乱了李慧芳的计划,她没有去河北白沟大红门服装城的新摊位,而是留在北京。在河北白沟和北京大红门都有摊位的李慧芳,现在越来越多的时间都投入到白沟那边。她明白,“做批发的早晚都要走,这是大势所趋”。

  提起大红门,人们就联想到服装批发。不过将来,在这个地区,服装批发这种不符合首都功能业态将会消失,2017年大红门地区将完成45家市场的疏解。如今,越来越多像李慧芳这样的大红门商户,也选择离开大红门发展。

  过去

  从“浙江村”到商圈崛起

  李慧芳干服装批发已经20多年了。上世纪90年代时,她就在老“动批”做服装生意,2007年,她来到大红门,起初是在大红门早市上摆摊,“早市是5点就上摊了,凌晨4点就要起床。档口只有4平米,也就两米长两米宽的一张床大小,可拥挤了,你还不能过线,过了就是别人的档口了,每天市场里没少因为这个发生纠纷的。”

  丰台区南苑乡的一位老村民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大红门地区还是一片面积达10万亩的大菜地。1983年,从浙江来京谋生的外地人看中这个离前门不远的地方,逐渐开始在大红门地区租房而居,做服装生意。基本上都是“前店后厂”,前面摆摊卖服装,后面是服装的加工作坊。

  后来这些来自浙江的商人逐渐形成“十万大军”,遍布大红门地区的果园、东罗园等其他村落,被称之为“浙江村”,这里以物美价廉的服装而闻名全国。据南苑乡统计,仅靠房租一项,当年东罗园等村的5600余户农民就增收3000万元。

  “浙江村”迅速膨胀,许多意想不到的社会问题接踵而来。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大红门地区一度成为“脏乱差”和社会治安混乱的代名词。“既然之前他们是练摊式的无序经营,那就盖楼建商场,集中管理。”在这一思路指导下,当年,由丰台区工商局和温州市工商局共同主导投资兴建的京温服装市场开业,大红门商圈自此崛起。

  1996年5月,由南苑乡果园村投资兴建的大红门服装商贸城破土动工,其后,新世纪、天雅、福成、天海等20个大型服装批发市场陆续建立,业务范围逐渐辐射到华北、东北、西北、内蒙古等地区。营业额飞速增长,规模不断扩大,“大红门的鼎盛时代”来临。

  李慧芳也趁着“鼎盛时代”,不断的扩充自己的生意。“挣的也都是辛苦钱,而且说句实在话,这个地方真是乱,进货发货的车、三蹦子,来回乱窜,周边的老百姓尤其是老人,想下楼活动一下都不行,没有空间。”

  形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就是这些低端市场对人口聚集的负面作用。此前据丰台区官方统计,大红门地区聚集了45家活跃市场,涵盖服装批发、面辅料批发、窗帘床上用品批发、鞋帽批发、小商品等各类商品市场,总共161万平方米,有商户2.8万户,直接从业人员约5.8万人。

  外迁

  一商户在白沟租3摊位

  去年年初,当京津冀协同发展和疏解非首都功能提出后,大红门批发市场的疏解也被提上日程,并迅速推进。

  去年5月8日,丰台大红门地区与保定白沟商贸产业对接推介会举行,丰台区商务委与保定白沟新城管委会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大红门地区仓储、批发业态的疏解正式拉开帷幕。

  很快,在去年9月28日,承接大红门市场转移的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一期开业,首批600家大红门商户在白沟开店迎客。

  许长发是首批搬到白沟的大红门商户,“既然是早晚都得搬出北京,早出来比晚出来好,主动出来比被动出来强,早出来还能抢占个好先机。”许长发在白沟一下子租了3个摊位,90多平米。他说,在白沟,他这样的外地人可以在子女上学、看病等方面享受本地人同等待遇,他打算把老婆、孩子也都接来。

  李慧芳也是第一批去白沟的商户,她租下了两个摊位,只是北京的档口目前也还保留着,自己两地跑。不过,她对形势看得很清,“做批发的早晚都要走,这是大势所趋。”如今,李慧芳的生意重心也逐渐在向白沟转移,“一般是在白沟呆一个多星期,再在这边呆三五天。”

  对于李慧芳而言,搬到白沟对她的生意也没有损失。“虽然那边的营业额比北京低,但最后落下的差不多。因为那边成本便宜,前两年档口是免租金的,而且那边房子也便宜,租个两居室,一年才七八千。在北京,你给服务员租个地下室住,一个月都得1500。而且北京的档口,从2007年到现在租金已经翻了3倍,100平米的一年要五六十万。”

  今年4月29日,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二期成功开业。目前,白沟承接北京市场外溢商户已经有1000多家。

  关停

  年内计划再关停7市场

  今年9月15日,大红门地区具有代表性的两个鞋类市场方仕国际鞋城和鑫海宏都鞋城正式关停。大红门疏解办为商户留了2个月的撤摊时间。

  近日,方仕国际鞋城和鑫海宏都鞋城西门外被围挡遮蔽,市场正式停止交易。方仕、鑫海鞋城建筑面积约7.2万平方米,疏解800多家商户,疏解直接从业人员约1600人。

  对于方仕、鑫海鞋城关停后续的规划利用,方仕、鑫海鞋城疏解清退关停工作组副组长、北京建机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孙耀兴表示,将充分考虑这两家市场的承租人意愿,如果他们有升级改造的意向,将按照市区以及集团要求确定未来经营项目。

  “我们不急于马上搞新的项目,要稳妥地推进,原则是要上马服务于北京市民需求的项目。”孙耀兴表示。

  大红门疏解办相关负责人说,除了方仕国际鞋城和鑫海宏都鞋城正式关停外,今年年底前大红门地区还将关停时村集体土地上的7家市场,并陆续关停23处不在活跃市场账目上的、存在安全隐患,在非首都功能疏解范围内的市场、大院、库房。

  这7家市场分别是丹陛华北区、海慧寺羽绒一条街、银都建针织品市场、鑫南城市场、万鑫轻纺城、源鑫达市场和慧时华洋布料城,涉及商户600多家。

  这位负责人表示,今年大红门地区已经关停的北京世贸天地皮草城、天海服装批发市场、锦绣连发布艺市场、京都轻纺城、三营门建材城5家市场就消减商铺3000多个,疏解直接从业人员1.2万多人。

  预计今年底,大红门地区可疏解商户5900多户,疏解建筑面积34万平方米,疏解从业人员约1.8万多人。

  升级

  窗帘城无库存变“定制”

  大红门疏解办相关负责人说,目前,大红门161万平方米市场已经关停30万平方米,疏解商户5000多户,预计2017年大红门地区将完成45家市场的疏解,届时将保留10家左右市场进行升级改造,其余将关停转型。

  那么,升级后的市场会是什么样?

  位于大红门桥西南角的方仕国际窗帘城就是第一批据此升级改造的市场。

  走进方仕窗帘城,店铺里不见了一堆堆码放的布料,取而代之的是布料样板和吊卡,大部分门店为配合不同的窗帘风格,设计和搭配了配套的墙纸、家具,形成了一个个不同的居室陈列。

  走进一家店铺,里面没有货架,而是一间间豪华装修的样板间,各式的窗帘展示在各房间的窗户上,房间内还搭配摆设着沙发、茶几等家具,顾客在吧台上和商家喝着茶和咖啡。

  店铺老板林先生说,他是窗帘城从开业以来的“元老”了,最初只是一个仓库的店面,批发的顾客来这里拿货。后来有了店铺,越做越大,最近则刚刚将店铺扩大并重新装修,花了几百万。店铺的面积也翻了一番,达到1000平米。

  窗帘城的运营总监夏国雄说,窗帘城有过两次升级改造,今年的升级正好赶上大红门地区的疏解和升级。以往大部分店铺都是几十平米的小开间,而如今大部分商户都是几百平米的“展示厅”了。

  除了店面扩大,购物环境好了外,这里商家的经营方式也变了。夏国雄说,门店已经没有了货物,顾客选好了,确定了设计,就把设计方案送到工厂里制作。做好了可以直接去顾客家中安装。“可以说,是从卖布到卖艺术的升级,从单一卖窗帘到提供整体室内解决方案的转变。”夏国雄说。

  据介绍,大红门地区已经升级改造了8家市场,疏解商户840多户。

  未来,大红门地区将由主要服务“三北”地区向满足本地市民需求转变,打造一个全新的首都市民生活服务业创新示范区,一个全新的时尚生态圈。 新京报记者 马力

  对话

  不要仓储、物流、批发 转向定制创新

  大红门市场的疏解会给这个地区带来哪些变化,将来的大红门会是什么样?就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大红门疏解办相关负责人。

  新京报:在疏解的过程中,商户们什么反应?工作有没有遇到困难?

  相关负责人:疏解过程中,我们在与商户和市场方交流的过程中发现,他们提出这个地区不让经营批发、仓储、物流业态了,那么以后我们经营什么?我能够从事哪些业态?

  目前,市、区也出台了相关的禁、限产业目录,这个地区的经营发展肯定要遵循目录,同时要遵循这个地区的规划建设,以及功能定位来实施。

  疏解的时间任务紧迫,相对来说,这个地区的规划属于重点区域,位于南中轴线,需要更加紧迫的推进。按照相关规划来实施,商户和市场对于未来的发展更明确。

  新京报:大红门位于南中轴这个重要区域,它的疏解除了符合首都功能定位,还有什么意义?

  相关负责人:目前大家都能感觉到,大红门地区的车流、物流都是非常拥挤。其实区里对大红门地区的市政配套建设非常重视,投入也非常多,但高密度的业态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对这个地区市政配套建设所起的作用。所以,要按照“瘦身健体”的要求,改变地区的产业业态,使业态符合首都的功能定位。按照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配置、政策促进的思路,进行推进。

  新京报:将来的大红门会是什么样?市民在这里还能买到什么?

  相关负责人:以后的大红门地区将是一个服务首都市民的现代服务业创新示范区,以服务首都市民生活这样一个主要的定位。在这个区域里,有服饰、服装的展示、设计,有高端定制,有创意发展。而仓储、物流、批发肯定不会在这个区域继续存在下去。

  同时,经过市场疏解后,区域环境能够得到很大的提升,市政配套设施也会加大投入,使市民生活能够享受到更好的环境。 新京报记者 马力

  追访

  市统计局:

  市场疏解后治安满意率升至八成

  新京报讯

  近日,为了解农贸、综合等市场疏解对周边居住环境的影响,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北京市统计局开展了北京市场周边居民居住环境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居住地周边居住环境和治安状况满意率提升,并认为环境卫生和社会治安等问题有所改善。

  居住环境满意率达84.1%

  此次调查涉及城六区两类市场,一是27家2014年以来搬迁或关闭的市场,二是随机抽中的20家处于营业状态的市场。调查对象为抽中商品交易市场周边的社区居民,样本总量为930个。

  调查显示,被访者对市场疏解前居住环境和治安状况的满意率分别为50.9%和52.1%,而市场搬迁或关闭后,满意率均升至8成以上,分别为84.1%和86.9%。

  同时,对于区域管理、环境卫生和社会治安等方面的各类问题,多数被访者认为市场疏解后各类问题有所改善。

  区域管理方面,有8成被访者表示“外来流动人口过多、群租现象较多”和“私搭乱建”有改善;环境卫生方面,对于市场周边存在的“乱扔垃圾、乱倒污水”等问题,也有8成被访者表示改善;社会治安方面,有9成被访者表示“打架斗殴赌博等治安案件较多”有改善。

  “交通拥堵”仍需改善

  记者走访动物园批发市场周围的一栋住宅楼时,居民马女士称,她已在此居住30多年,“动批”搬进来后这里的环境就变得越来越乱,马路上有摆摊的,各种装货的车都堵在路边,自己的车没处停。最严重的问题是噪音太大,尤其是晚上大包卸货,大约从凌晨12点开始,一直到早上。

  “动批”开始疏解后,马路上摆摊的情况有所减少,尤其是今年年初开始好多了,晚上装卸货的声音比以前减轻。不过,她表示,现在装卸货声音还是存在,希望可以尽快解决。

  市统计局在报告里也表示,市场疏解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居住环境,但对于群众反响强烈的区域管理问题,比如“交通拥堵”和“乱停车”等问题,仍需要进一步改善。

  统计局称,仅依赖商品交易市场的关停、外迁,不足以有效解决小区管理方面的难题,提升居住品质仍需多管齐下。新京报记者 沙璐
business.sohu.com false 新京报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5-11/24/content_609396.htm?div=-1 report 7509 11月20日,大红门方仕国际鞋城已关停,市场周围立起围挡,送货的人已经无法进入。新京报记者李飞摄11月20日,升级后的方仕窗帘城。店铺变身装修好的样板间展示窗帘
(责任编辑:Newshoo)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