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新风口新引擎 > 2015搜狐财经峰会最新报道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阎焱喊中概股回归A股:人多钱傻速回

来源:搜狐财经
原标题:阎焱喊中概股回归A股:人多钱傻速回

  阎焱喊中概股回归A股:人多钱傻速回

  搜狐财经讯 12月5日,“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新风口 新引擎”在京举行。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寻求结构转型升级之际,针对当下热点的经济社会话题,众多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展开热切讨论和思辨。峰会希望通过一场思维的碰撞和交锋,问诊中国经济,探索破局之道。

    在下午场的资本论坛“2016大趋势:大资本崛起,怎样影响我们的生意和生活?”中,民生证券总裁助理、民生财富首席经济学管清友,文化部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刘军宁,北京青普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首席战略官王功权,赛富亚州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参与了圆桌讨论。

赛富亚州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 

  阎焱在会上表示,资本市场永远是波动的,中国的资本市场有点抢钱的味道,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目前资本市场的估值和国际资本市场的估值平均水平中间有很大的差价。赚钱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把蛋糕做大,另一种是套利,现在中国资本市场很多的拆VIE结构回中国的结果就是套利。

  在详细谈到大量的拆VIE回到中国来问题时,阎焱指出是因为中国现在市场的平均值远远高于美国的平均值,将那边的拆了回国交易就可以赚3倍以上的钱,因此他回答道,“拆VIE该不该回来?能拆就可以拆,反正人多钱傻,该赚钱就赚,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很长,最后一定会形成均衡的市场回报。”中国A股市场好质量的公司很少,真正向外资投的质量比较好的公司不多的,所以现在好多公司都希望能把这样的公司装进来,能做就做。

  另外阎焱还谈到了目前市场的收购与兼并的问题,他表示,这对于消费者未必是好事,一是收购与兼并容易形成垄断,垄断形成后价格就提高了,对于消费者并不好,二是垄断会扼杀创新,对于长期发展也不利。

  以下是会议实录:

  主持人杨守彬:阎总做过盘点吗,今年赛富项目或者你个人投资项目的总体投资回报率,年化收益率大概是多少?

  阎焱:我们有私募基金,私募基金我们2015年是一个很不错的年,因为有好多退出,包括58的退出,所以很好,具体数字因为我们是私募基金,是不对外讲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有两个是公募的,是公开的信息,一个是美元的对冲信息,一个是人民币对冲基金,我们人民币对冲基金有两只,一只去年的,一只今年的,去年的我们到上个星期五,前天我们的回报是268,我们的第二只基金就是今年的,我们是78%,到上个星期五。因为大家知道,6月份我们股灾的时候,我们在6月8日全部都出来了,所以股灾对我们没有影响。我们美元的对冲基金到上星期五是34,我们过去四年的平均回报大概30%左右,所以我们现在排在全球第四,那是完全美元的基金。因为这个是我们的公募基金,资料是公开的,所以任何人都可以查到的,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个人不做投资,我个人做基金管理人,严格规定,我个人不能做投资,所以我也不做投资,我的钱都在基金里面。

  主持人杨守彬:总之今年回报也是非常好。其实整个差不多2015年从年初到现在,中国的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都出现了非常大的波动,年初的时候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市场也是天空突然飘来五个字“钱都不是事”,这个公司的估值一路看涨,一堆的各种路数的投资人进场,非常多的人抢项目。很快从所谓的资本的春天,一下跃过了夏天和秋天,说冬天来了,小公司我们就看到他们开始陆续的倒闭、跑路,大的公司之前经过惨烈的竞争,包括58和赶集、包括滴滴和快嘀,包括最近刚刚发生的美团和去大众点评,一系列的垂直细分行业的老大和老二就合并了,老大和老二把小三、小四、小五干死了以后他们合并了,出现了惨烈的局面,说一下子到了冬天天空又飘了五个字说“好事就一会”,这样一个剧烈的变化,结合二级市场股市也是一样的,说今年整个一二级市场只有两首歌可以概括今年的特点,第一首邓子琪的“泡沫”,第二手孙燕姿的“绿光”,刹那间的烟火都是泡沫只剩绿光,这样的情况大家是如何认识和判断?对未来5年大家对资本市场是怎么看的?

  阎焱: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主持人今天守彬是投资人最能忽悠的,是媒体中间最懂投资的。人类历史上所有好事都是一会儿的,不信你体验一下。

  主持人杨守彬:体验就是高潮很短。

  阎焱:高潮都是很短的,无论政治上的高潮、经济上的高潮、生活上的高潮都是短的,这很正常,资本市场永远是波动的,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到今年上半年的回报最高是大街上扫大街的大妈的时候,你一定知道资本市场会有问题,所以在一个正常的情况下,我们从经济学理论上来讲,应该是一个正常的人做你正常的投资,大概你应该得到的概率最大的是资本市场的平均回报,当然中国现在好像大家在资本市场有点抢钱的味道,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在中国目前资本市场的估值和国际资本市场的估值的平均水平中间有一个非常大的差价。我们知道赚钱两种方式,一种是把蛋糕做大,这就是我们做风险投资人做的事。另外一种就是做套利,现在在中国资本市场很多的你看到,拆VIE结构回中国来,这样做的结果是套利。

  刚才守彬讲的另外一个东西,就是市场的收购与兼并。这种情况在一个国家里面,对于消费者来讲未必是好事,比如两家竞争的时候,过去58同城和赶集在竞争,我们做的一个结果就是,我们大家给消费者的服务价格都比较低,当我们垄断以后,现在我们占了大概市场的80%以上,现在价格就提高了,所以对于消费者来讲并不是好事。

  从国际上来看,对于这种情况是通过国家的力量、通过《反垄断法》来防止集中的垄断,垄断不仅对消费者是伤害,还有一个重要的,会扼杀创新,所以在一个市场对国家里面,都是通过立法的形式来反对这种垄断。目前中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中国的《反垄断法》主要是对外国,外资要到中国来买民族品牌,他要通过《反垄断法》,通过这样的法律,但是对于国内的还没有。往下走的话,可能会是个问题,但是希望在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企业创新的塑料,因为更快,他应该不要被这种垄断或者准垄断的东西来扼杀这种创新的力量。

  主持人杨守彬: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讲的非常专业,但是我想代替我们现场的观众刨根问个问题,据说今年是背后的几位投资人把58的姚劲波和赶集的杨浩涌,把他们圈在三里屯维斯汀酒店包了一个总统套房,给他们说了三固化,谈累了就歇会儿,谈伤了继续谈,饿了有饭吃,我们要的是合并,这件事情是不是你是幕后主使,29小时之后两家公司宣布合并了,他们谈的太累了。

  阎焱:这个是电影的素材,刚刚守彬讲的充满想象力,现实不是这样,投资人都是小股东,尤其是我,我是一个比较随意的人,从来不会对创业者说什么,我们顶多做一些牵线搭桥的工作,最终的决策其实还是创业人,因为他们是大股东,他们是最终的决策者,我们都会尊重大股东的意愿,如果他们两个人有合起来的意愿我们也会支持。姚劲波和杨浩涌都是非常聪明的人,一旦做这么成功都是有主见的人,绝对不是傻帽或者随波逐流的。投资人,功权也知道,我们更多的时候是顾问的角色,我们不会替他做决策,如果真的是一个创业者,如果让我们投资做决策,这样的企业我们是不会投的。

  阎焱:我和功权是20多年的朋友,其实我可以告诉你们,其实我们之间私下的谈话是最有意思的,但是我们不可能在公众下什么都说。其实我觉得守彬恕我直言,你这个问题问的不太准确。

  主持人杨守彬:更准确的应该怎么问?

  阎焱:准确的问应该是,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好的投资人?所谓好的投资人是说你赚的钱比赔的钱多。为什么说这个问题问的不准确呢?做投资人是特简单的事,因为投资人就是花钱,全世界没有人不会花钱的,门口的门卫你问他会不会花钱,肯定会,比如说富二代你问他是不是投资,肯定会。这个行业入门比较容易,但是出来是非常难的。我告诉大家一个统计数字,美国做过一个统计,这个行业从你入门的那一天,到你能够成为,美国人叫做就是独立的成熟的投资人,大概需要12.5年的时间,12.5年是什么概念?大概10年的时间。另外,我原来曾经认为在中国,我们可能不需要12.5年,因为我们见的东西比较多会加速这个过程,现在回过头来看还真差不多。我们赛富是2001年成立的,到今天已经15年的时间,差不多当年到我们这儿做投资的人现在成了合伙人,15年的时间。这个行业基本上一个人,你要在这个行业至少10年以上,而且要投出1亿美金以后,差不多才能悟到这个行业的一些投资的,刚才功权讲的理性的部分。

  投资这个东西难在一点,他不是一个知识的东西,需要很多包括经验的东西,包括感觉的东西,有些人做了10年,哈佛毕业的,很好的东西,非常聪明,但是就是投一个赔一个,我们身边就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多人投了十几年以后仍然没有找到感觉,说这个东西能不能开一门课教你怎么赚钱,全世界没有。实际上我曾经讲过,我们做投资20多年,我们每天都在寻找投资创业成功的充分条件,巴非特花了60多年,至今没有找着,功权我们花了20多年,至今没有找着,如果找着了我今天立马改变职业,我去学校教课只赚不赔,投资永远有赔的可能。

  我想投资这个行业,刚才功权讲的几点我都非常认同,尤其是认同后一点,到最后我们做投资这个行业,实际上是拼体力,我比较好就是,年轻时候打过专业运动员,所以至今依然乐此不疲,两个原因,一个是身体好,第二个是爱这个行业,因为每一天对我们来讲都是新的一天。刚才守彬的这个比喻,说我们跟小姐这个比喻,这个我觉得有点不太一样,小姐这个事是被迫的。

  主持人杨守彬:咱是主动享受。

  阎焱:咱们这个是指享受,是投资,你做甲方,而且对我们来讲,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学到很多的东西,这个行业呆久了以后很少有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的周围结识了一些非常聪明的人,包括一些聪明的坏人,所以这是我们这个行业最有意思的一个方面,所以我补充一下刚才功权讲的这个事。

  主持人杨守彬:两位投资界的前辈、专家合起来就讲,投资有的时候就是一个手艺活,是独家的手艺,第二,是体力活,未来我们投资人应该从体育运动员里多找点人,身体好才能干这个活。接下来的问题问阎焱总,过去几年我们一些公司VIE结构到美国上市,这两年出现拆VIE结构在美国退市回到中国上市的潮流,这个问题阎总你认为是好是坏?做这样的动作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

  阎焱:总体来讲肯定是好事,为什么呢?我们最早在中国的时候更多的是两头在外,第一我们钱在国外,第二,在国内不让上,国内A股是要各个省,地方要走后门、拉关系、分名额,所以根本轮不上咱们,所以我们只能到海外去。现在回首来看,中国过去在30多年改革中间,赚钱最多的是谁?两家公司,一家是我们的软银,投了阿里,今天仍然占35的股份,另外一家,南非的一家公司,投的是腾讯,今年仍然占腾讯的33%的股份,远远超过马化腾,远远超过马云。为什么是这样?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早期没有人愿意投这些东西,你以为呢,哪有政府的人给你投钱,银行贷款,没有房地产的东西给你摔出去,因为那会儿都是国营银行。

  主持人杨守彬:没有抵押物的。

  阎焱:赚钱很简单,两种方式,一种是把蛋糕做大,我们VC这种,勤勤恳恳的早期投了,像刚才功权讲的,早一点做,后面有人能投的更高的估值进来,这是一种。还有一种,就是套利,为什么现在大量的拆VIE回到中国来?很简单,就是因为中国现在市场的平均值,我们中小板的平均值现在是66倍,美国的平均值纳斯达克大概24倍,我把那边拆了,什么不要做改变国内的交易,就可以赚3倍以上的钱。中国现在,刚刚小刘讲的,中国过去几年,不到10年,我们M2广义货币发行量增长了3倍多,我们老说美国人天天印钞票,我们的印钞票远远超过美国,所以我们现在大量的钱在过去,5年银行钱最多的在房地产,现在在股票市场,没有地方去。现在最多的就是VC、风投,大家都在做,傻子都能明天搞一个融30亿的人民币,真有这样。所以市场上碰到一个人,一不小心在街上碰到一个老头是做VC的,20年前VC都是皮包公司,现在谁都是投资的,所以中国钱太多导致中国资本市场估值很高。所以你有这么高的估值在那儿,作为一个套利的机会,为什么不能做。

  第二,从长期来看,一个公司上市,一定要离自己的母板要近,换句话说我是中国公司,最好的就是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上市。为什么很多公司在美国,我们一家公司CTFO,我们两年前从纳斯达克下市下来,1亿5千万美金下市下来了,装到一个A股上市公司里面成了控股股东,我们占了75%,股票现在480亿人民币,打死我都不相信,我们那时候觉得回来能赚三四倍,那能这么回事,整个就是一个傻子。所以现在在现在傻子世界你怎么办,在一个傻子世界你太聪明了就会孤单、就会孤独,就赚不着钱,所以你也稍微傻点儿。

  我们有时候讲,投资要理性,这个理性看怎么说,像巴非特很理性,我们都很崇拜他,但是互联网的大潮他一分钱没赚着,过去的10年,大家都知道巴非特在过去60年平均20%的回报,但是过去10年他的回报只有8.9%,远远低于好多平均数,中国很多一流基金的回报数远远超过他,当然不能这么比,他做二级市场,管的钱比我们多很多,我们做的是一级市场。所以说现在回到那个问题,VIE拆,该不该回来?将啊,能拆就可以啊,反正人多钱傻,该赚钱就赚呗,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很长的,最后一定会形成均衡的市场回报。当然要多少年咱也不知道,要看人民币什么时候可以兑换,一旦可兑换以后是不是还有行政性的阻拦在那儿。

  总之,这段时间确实比较好,另外一个,中国A股市场好质量的公司很少,真正向外资投的质量比较好的公司不多的,所以现在好多公司都希望能把这样的公司装进来,能做就做。

  阎焱:这个守彬我又得说你了,你说的特别不准确。

  主持人杨守彬:今天遭受了阎焱老师严重的抨击。这个准确吗?

  阎焱:这个比较准确,不是攻击,是纠正。因为O2O我们讲是从线上到线下,指的是一个方式,不是一个行业,线上到线下可以到任何一个行业,我觉得比较准确的说法可能是这样,就是你的P2P是做网上、做金融,确实在去年最热,到上半年今年开始出现大面积的死亡,所以不能够用O2O这个事来说,因为里面包含的东西太广了。中国历史上可能出现比较典型的二元经济,在中国今天是蛮典型的,第一个就是我们看到互联网,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行业非常火,大家知道,我们开会的时候都是动辄几百人、上千人,而且估值没有最高只有更高,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传统经济,尤其是制造业是水深火热,可能是中国改革以来历史上最困难的时候,你看我们历史上在中国我们消耗全世界一半以上的钢铁,铁矿石占了75%,铜占40%,我们消耗了全世界一半以上的水泥,这些价格都在大幅度下降。今天早上报告,福建一家公司破产,几千人,公司创始人找不着了。

  传统行业中间,能有5%利润的传统行业已经不多见了,中国在过去几年传统行业出现的一直在下滑,起始元年是在中国颁布新的《劳动法》以后,劳工法颁布以后我们制造业的成本大幅度提高,我们现在实际上中国我们的劳工成本远远高于越南、高于菲律宾,甚至高于美国了,我们做了一个计划,为什么很多企业回撤到美国,如果从投入产出的效率美国已经高于中国。

  投资的热点是什么?M2或者现金这么泛滥的情况下,可能投资要从赚钱的角度来讲,一定要退出和资本市场结合的更加紧密一些,做老黄牛去耕种的话,可能要选择在商业模式规模的可扩充性比较好的企业去投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可能中国今后几年急剧的变化,包括人民币贬值的可能性,以及人民币可转换等等,都会对这些早期的企业,尤其传统行业带来更大的压力。所以从我们对中国来看,其实我们对于中国的O2O仍然抱的很乐观,因为在传统纯粹的互联网领域的战斗基本已经结束,所谓BAT把战役纯粹的互联网上已经打的差不多了。但是用互联网的方式来改造、提高我们传统行业的运营效率大有空间。举个例子,我们在传统的服装行业、纺织行业,过去这个行业非常难做,死的任务书,血流成河。

  今年上半年我们投了一家公司,在杭州,这个公司很有意思,是做传统的,做传统的服装行业,但是服装行业大家知道,我要做一个品牌,大概80%的成本是用在做广告、做宣传方面,要打品牌,花很多钱。结果这家公司做了很有意思的方式,他把所有的做市场的钱全部去掉,他在网络上选了一些85后的年轻的姑娘,这些姑娘特别爱在网上发照片什么的,选择超过有50万以上人的姑娘,我们公司跟这个姑娘签合同,以她的服装品牌来帮她设计、帮她来做包包、鞋,我们跟她签分利的合同,跟她三七分、四六分等等,按照她的粉丝有多少。这个公司我们从3月份投资到现在已经成长了5倍,毛利大概68%,所以这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用完全互联网的方式来改造我们一个特别传统的行业的例子。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中国的O2O行业的机会是非常多的。

  主持人杨守彬:阎总整体上依然非常看好O2O,依然非常看好互联网和传统产业的结合。

 

  独家声明:搜狐财经独家稿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违者必究。如确需使用稿件或者更多资料,请与我们联系获得授权,注明版权信息方可转载。联系我们可致电010-62726118。

business.sohu.com true 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51205/n429883036.shtml report 8103 阎焱喊中概股回归A股:人多钱傻速回搜狐财经讯12月5日,“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新风口新引擎”在京举行。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寻求结构转型升级之际,针对当下
(责任编辑:田欣鑫)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