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新风口新引擎 > 2015搜狐财经峰会最新报道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李丰:资本寒冬只是抹掉供给增加的价格泡沫

来源:搜狐财经

  搜狐财经讯 12月5日,“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新风口 新引擎”在京举行。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寻求结构转型升级之际,针对当下热点的经济社会话题,众多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展开热切讨论和思辨。峰会希望通过一场思维的碰撞和交锋,问诊中国经济,探索破局之道。

FREEs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 

  FREEs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在会上对资本寒冬的问题做了详细解释,他指出现在并非资本寒冬,目前很多公司在合并,原因就在于流动性在往回收,同时没有更多的流动性推动资产价格,所以都回到了企业内生价值的增长带来的企业资产价格变动,而把资金供给所增加的那部分价格泡沫慢慢的抹掉就是大家所谓的资本寒冬。

  李丰作为一个著名投资人,也在会上讲了关于投资的相关要点。他指出,投融资的基本原则就是看大趋势和大市场,不仅要找到行业的发展趋势,同时还要关注是否有足够大的市场,两者不可或缺。

  在讲到挑选投资对象的问题上,李丰也提出了自己独到的观点,他认为投资对象一定要去想深刻和长远的东西,目标也要设定更远,同时在投资对象的内部,还需要科学理想主义与商业化执行运行相结合,在平等的基础上形成互补,这样的创业者才有丰沛的成长基因。

  【以下是会议实录】

  主持人李晓晔:请问雕爷,你作为十几家公司的创始人,这几家公司还都挺不错的,能不能介绍一下成功经验,如何成功的忽悠到投资人呢?

  雕爷:严格讲,我有三块,一块是化妆品业务,就是以阿芙精油为代表的,其实只有非常非常小的投资,只有2点几的股份,餐饮这块,像雕爷牛腩、薛蟠烤串是没拿投资的,真正拿到投资的就是第三块河狸家,河狸家一开始没打算拿天使或A轮,因为我认为我自己投了就好了,当时就是因为我找到李丰,因为我身体力行吧,因为他是我认识的创投界里面最聪明的,我说你帮我把把关、把把脉,你觉得怎么样,结果他也没给我什么好建议,他就非得要投,等于惟一拿了一次真正的投资,就是从李丰那儿开始的,之后河狸家才有所谓的B轮、C轮的投资,所以你要说怎么去融资这事我也不熟悉,我也正经的融从他那开始的。

  主持人李晓晔:我觉得这个题目问你真好象有点困难,因为你属于投资人追着你,纠缠不休,最后你才勉强接受了好基友,是吧?

  雕爷:是的。

  主持人李晓晔: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问丰叔吧,你可能每天都要面对大量这样像我这样想去忽悠你的投资者,你作为投资人怎样避免被创业者忽悠呢,有没有什么成功的经验?

  李丰:这个问题基本上没法有很好的回答,最先开始怎么认识的,最先开始,从拿雕爷融资来讲,最早他做阿芙精油的时候我就认识过,因为那时候叫看满多的所谓互联网品牌,因为他在这个行业里比较知名,但是别人介绍他之前给了我很大的伏笔,说这个人不太好打交道,跟他说话不太容易,我去的时候战战兢兢的。第一次聊的时候聊了很长时间,他当时说他的运营手段,他讲了一个亲身经历,你送女士东西,怎么每次送不一样的东西,我听了以后叹为观止,这是很细的运营方式了,就是因为这样的事认识的。跟他谈融资确实很不容易,客观上第一次谈阿芙精油的时候,恨不得就一个价格和条款来来回回有了8个月,7个月以后的投资意向书和7个月以前的完全没有任何一致的地方了,说要不然咱就先别投了,后来我说,咱别投了。后来没有投阿芙精油,两年半以后才到河狸家这儿,所以跟他谈投资不是特别容易的一个事。

  主持人李晓晔:我觉得您刚才讲的是一个如何被别人忽悠的故事,而不是如何防止别人忽悠你的故事。

  李丰:你讲投资融资基本上就是一个,你要问最大的其实很简单,比如说我们大家自己内部讨论的时候,我们就说第一个叫做大趋势和大市场,这两件事最好都不能缺,我原来也犯过错误,有一些听起来很有意思,也有好的不错的方向,但是不是可能不是一个足够大的市场,最后证明了,你要竭尽全力费了20%的努力,创业者也非常优秀,做了一个中等规模的企业,你也看到了在足够大的市场里面,即便他没跑到第一名,最后也成就了一个比较好的企业或者比较大的企业,这是大市场、大趋势,基本上就是,你或者能够自己去找到发现一些事物发展的方式、方向和节奏、节点,或者是因为你谈的创业者足够多,所以你慢慢的直觉或者意识到了一些可能正在发生或将要发生的趋势,大概就这两件事的交叉点理论上是最好的,这两件事都不沾,理论上是最不好的,这两件沾其中一个算是应该可为的,如果在这个基础上你再加人的维度,无非上中下只能靠直觉判断,不一定这么准,大概就这么组合出来的。

  主持人李晓晔:这个问题想问雕爷,在你创业的路途中,你有没有怪道你觉得最难过的一个坎,是怎么解决的?因为你创业了十几家公司,你要不要想一想,我先问丰叔。

  李丰:我好奇一下,他真的有十几家公司吗?我真的不知道那么多。

  主持人李晓晔:他名片上印了十家,其实还有几家。

  雕爷:十个品牌,主要是四家公司,一个餐饮公司底下有好几个餐饮品牌,这样加起来有十个。

  主持人李晓晔:可见咱们也还需要继续的加强沟通了解。

  雕爷:李丰,别担心,没那么多。

  李丰:我吓一跳,净值调查完全没做好。

  主持人李晓晔:其实这也说明需要外部的监督力量。

  丰叔,您现在做的峰瑞资本,也算是创投公司,创业的领域,我很好的朋友陈明(音)据说也被您忽悠过去了,我想问问您,虽然您创业的时间并不算特别长,在这个过程中你遇到最难的事情是什么,你是怎么想办法解决的?

  李丰:我出来之前,我们自己努力去做这个事之前,很多人对我的评价当中,其实要算严格意义上的创业有过两次了,我个性上给人的印象,我懒得折腾那些很麻烦的事情,我不一定愿意花时间、花精力折腾这个,你讲刚才问这个问题,我觉得在过去这几个月当中,这些大家觉得麻烦的事我觉得还挺高兴的,回过头来说你觉得大概在几个月个过程当中,如果我不把自己看成一个基金、不把自己看成一个创业公司,我觉得不容易的事情并不是经历过的困难、焦虑、不确定,最花心思的事情还是说想办法让这些团队的成员大家既能够找到让自己觉得能够发挥同时又高兴的那个角度,这件事情可能真的是最不容易的。还有跟这个相关的另外一半,因为毕竟要付更多的责任,要对大家更多的感受付更多的责任,所以我们经常有其他的合伙人也说,说我们谁谁谁是不是有点什么想法,应该去谈一谈、去聊一聊。面对这样的情况的时候,我也经常跟他们或者争执或者讨论,我说这是我纯粹自己的想法仅供参考,大概我的理解,有的事情是应该去安抚和沟通的,有的事情是不应该去的。原因是因为,我猜大概大家在不舒服的状态里边才能是有成长的,通常在舒服的状态里基本上是很难成长的,这是我跟大家讨论的。

  如果他是一个聪明人,并且他认可这个方向,有之间或这或那的时候,大概总有一些阶段自己需要去缓解自己不舒服的地方,如果他因为这样的事情而选择离开这个事情,或者集体,即便我现在让他高兴了,可能最终他仍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也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让他自己难受下去,有的事情是说他在目标上有一些问题的时候,我觉得理所当然大家都应该去沟通,如果只是因为某些这个事情之外的事情,他有一些迷茫、难过、纠结的,我觉得大概需要让他们去经历这样的过程,因为我们自己也经历过。

  雕爷:你说所谓的难熬的日子,我举个例子,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叫花花公子,花花公子会不会为情所困,比如花花公子也会失恋,但是他失恋的时候会不会三个月都走不出来,你觉得会吗?

  主持人李晓晔:不会啊。

  雕爷:我想说什么呢?其实有些事对于人是禀赋,禀赋的意思就是说,天生老天爷给了你某种禀赋,对我来讲,比如说感情上的问题我就完蛋了,但是创业中的问题,就是看手就好了,你的无名指如果比你的食指长的话,这个在意大利的一个研究表明,基本上他可以证明你的基础睾酮的含量比较高,这种人他意味着通常他的抗压能力更强。

  主持人李晓晔:女性看什么?

  雕爷:也看这个。

  主持人李晓晔:女性也有雄性激素,就跟男性身体内也有雌性激素是一个道理的。而且通常而言,女性的无名指不会更长,跟食指比起来,但是一旦女性的无名指更长,通常创业的机率就会暴增。有一次我当时读到这个理论,在我们的群里面,因为河狸家的CEO就是女性,因为我老装算命的,我说你现在马上拍一张你手部的照片,你看是不是你的无名指更长,我们的CEO就发了一张照片,但是跟了一句话,我们的CEO就说,哪根是无名指啊?总之,她确实是无名指更长。这不见得一定是好事,因为在创业当中无名指更长和很多的按那些顶级的运动员同时也是无名指更长,因为他的睾酮基础含量更高,意味着她的抗压能力更好,关键是意味着她更喜欢竞争、更喜欢抢夺。遇到挫折的时候更容易走出所谓挫折的那个状态,但这不见得是好事。因为什么呢?因为这样的人通常难打交道,因为争强好胜心比较强,所以人就比较不那么的好。那天我也给李丰发了一个,我说李丰,你看你人这么好,你的无名指应该不足够长,答案我就不说了。

  李丰:他确实发过,只不过发来之后我就一看我的无名指没那么长,我就说不对。

  主持人李晓晔:丰叔,有一个问题我比较好奇,其实我把你投资过的明星项目扒拉来扒拉去以后总结出一个特点,你投的项目基本上创始人颜值比较高,比如像我右边坐的这位很典型。

  李丰:你要拿那个当典型,确实颜值都很高。

  主持人李晓晔:我就是想问,你光看颜值吗,投资主要看的几个重要因素是什么?

  李丰:颜值不一定靠谱,无名指也不一定靠谱,以前从来没看过,说一进屋你先把手放桌上看两眼,也没出现过。你问我,我自己的类型,从性格上来讲,大概有一两个比较明显的特点,第一个就是,我自己愿意去做很多抽象的事情,就是去想很多抽象的事情,有一类我比较喜欢的创始人,我们叫做你想这个问题想的比较深刻,或者你想这个问题想的比较远,我后来还自己给自己发明了一套理论,证明这样的创始人确实好。原因是因为什么呢?因为投资多了之后有的时候会变成比较违心的事情,比如我经常举例子,你问大多数成功的人你为什么成功,他说多半是因为运气问题,很多人讲这句话也不一定是完全因为谦虚,他可能的原因是,他回过头来看他所以成功,是因为他做了很多次的选择,这些选择是非理性的,但是这些选择连成了线之后,导向了今天的成果,所以因之他觉得这些非理性的选择造成了成功,所以是运气。

  你问我,我大概理解是,这些人所以能够走到他们的成功,因为这些不能够非常确定选A和选B的时候,他选了某一个,然后最后成功,是因为当时指导他的有另外一些原则,这些原则或者是因为一些极其强烈和深的愿望或者欲望,或者最好的方法还是因为你有一些你相信的更长远的一些或者是理想、或者是思考的东西。这句话为什么有用呢?是因为如果你,因为你在创业、你在尝试一件事情的时候,基本上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在座的创业者都知道,你整天看的都是这些不确定性和焦虑。但是如果你的目标设的比别人远一些,你目标设的远一些最大的好处是,你从那个目标往回看,折射小一些,你浪费的资源小一些,因此你走的更远或者成功一些。你从远和近,把一个问题想的更深、想的更远,这样的创业者我是比较喜欢的。

  雕爷经常在讲他思考一些商业模式,我们叫商业模式走向的时候他是有这样的能力的,而且他也确实想的比较深,你要去看他写的文章,就是他在微信上写的文章,他基本上能写出一些他想的比较深的思想,只不过是出于他自己的考虑,他每次都把其中最重要的最后一步基本上放一边,但是他每次都给你写到倒数第二步,但是也不错。

  雕爷:我那主要是为了写广告,广告里边要加一点干货才有阅读量。

  主持人李晓晔:雕爷肯定是特别诙谐,因为他的本职工作其实不是创始人,也不是投资人,他其实是专栏作者。

  雕爷:也不能这么讲吧。

  主持人李晓晔:雕爷,你十几个创业项目,其实需要大量的人才帮你,除了你刚才说的看无名指选创业合作伙伴,我听说曾经在你办公室里招聘的时候让人家给你跳热舞,是跳的好就选做合作伙伴嘛,你主要看什么?

  雕爷:那个当然是传闻了,只不过在我们的办公室里面,每天下午2点多有一个大家放松的时间,各种才艺的表演,也包括跳舞一类的,只不过这是放松。

  主持人李晓晔:你选择合作伙伴你主要会看哪些点呢?

  雕爷:我觉得一家公司如果想要顺利推进的话,大约有两种最主要的人是跑不掉的,第一种人,我称之为叫法度森严大推土机,第二种人叫做天马行空法无定法,这两种能力比较难在同一个人身上出现,就是说所谓的推土机型的人物、法度森林,通常比如说像MBA教出来的,或者说在那些极其优秀以管理著称的公司,经过了严格的训练的这些人,比如说他们每天对各种的,就是简单的讲,其实有时候你招募一个员工,你看他的工作邮件就能看出来他有没有受过严格的训练,越是在那些好的公司、大的公司受过严格训练的人,你看那个邮件的排版都会变得漂亮一点。

  但是越是这种受过良好教育,从学历上良好教育,又经过严格的公司的这种培养的人,他通常而言,我指通常,在我们说的第二部分,就是天马行空、法无定法方法通常会差一点,这也是为什么你看,其实很多创业者是辍学生,就是还没来得及被过多的去不能叫摧残了,总之这两者是相悖的。

  主持人李晓晔:比如你。

  雕爷:我其实也是比较早就辍学的那种,有的时候因为我们没有受过良好的科班训练,甚至没有受过大公司严格的训练,所以思维当中的框框会比较少,没有框容易天马行空,然后更加的喜欢,用法无定法的方式,因为没有框框什么方法都可以去做,这也是为什么你看,通常每个行业的变革大都来自于跨界的人,跨界的人因为没有框框,他可以天马行空、可以法无定法的来做,反而在原有的行业里面做的很好的人,他们脑子中有明显的框框。

  李丰:大多数人创业者有他的成长基因,雕爷的成长基因我不具体描述他少年时代的故事,他基本上充满了特性,他做的故事,第一,一定要多多少少有反传统的,第二,一定要多多少少带有艺术特性,或者你从里边找到艺术特性的东西或者元素。他刚刚讲了人的组合,你刚才讲的问题我忘了讲另外一小半,你从最好的创业者来讲,我们非常典型的几乎百分之百的理想主义和百分之百的商人之间的组合,我原来在新东方做过高管,我那个高管因为特定的原因还跟俞敏洪老师关系非常近,你要问我,我那个时候觉得我的理解,在我还相对单纯一点的时候,我对俞老师的理解,每近他一层心目中就变一个样,可能这一层的时候觉得他是极其理想主义色彩的人,再近一点觉得是商人,再近一点又觉得是理想主义者,再近一点又是商人。做的比较好的人我猜大概都是这样,我猜马云也是这样。昨天我们很多人一块吃饭,有谷歌和Facebook回来的小朋友,他们说扎克·博格也是这样的,他做Facebook过程当中,他在商业上有干掉原来的股东、创始人,等等纯商业的元素。大家讨论谷歌,我说谷歌是我比较喜欢的企业的原因,是因为里边有两个创始人,一个人负责了一半,就像他刚才讲的一样,一个人负责了科学理想主义,还有一个人负责商业化和执行和运行,超级聪明的两个人在平等的基础上形成了互补,这比较难得。

  主持人李晓晔:我看到台下的听众有一些已经听呆了,其实丰叔已经放慢他的语速了,大家慢慢消化一下,我想再问雕爷一个问题,我一直以为创业公司去融资的时候靠的乘数法去估值或者另外一种方法去估值,你河狸家是靠这两种方法,还是试梦率(音)拍脑袋的方法呢?

  雕爷:我这样当然是试梦率了(音)。

  主持人李晓晔:凡是融过的都成功了?

  雕爷:首先我刚才讲河狸家是融资,另外两个项目部需要融资嘛,当然那是开玩笑,市梦率是开玩笑。市面上有些财经媒体,老把投资人写的好像挺傻似的,没那么傻了。投资人基本上是单个儿比猴精儿,有的时候集体无理智而已。就是大热潮的时候,像去年年底比较疯狂的时候,啥都有人投,当然有点集体非理智,当然这没办法嘛,真正去融资的时候,首先,每轮不一样嘛,通常而言天使轮主要看人,说难听点有的时候在天使轮连商业计划都没有,A轮主要看风口,B轮主要看你的增长,C轮主要看行业地位是不是数一数二了,其实到了D轮真的开始看数了,开始要算账了。所以我觉得每一轮不好一概而论,因为天使论跟D轮,通常没有一家公司说到的,既以D轮为主又经常投天使,没有听说过,或者反过来说,通常投天使的绝对不可能,他的钱,所有的天使投的钱不够投一笔D轮的。所以通常每一笔基金,像李丰原来作为IDG的合伙人,IDG已经算是业内最大的一个基金了,其实也主要以A、B轮为主,偶尔投到C轮,偶尔投到天使,但是还是以A、B为主的基金,有的以D轮为主的PE,市场上听说都没听说过,他不需要公众的知名度,其实一年就投十几个项目。再融资过程中,如果跟大家有关系,首先看你在哪一轮,哪一轮侧重的点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李晓晔:雕爷作为资深的创业者,明显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道丰叔对创业者对投资人的剖析还有没有什么补充?

  雕爷:没什么,他讲的差不多,就是这样的。

  主持人李晓晔:刚才雕爷提到了A、B、C、D这几轮的融资,我前几天刚看到一个说法,说的特别好,A轮就是天使轮,B轮是2B,C轮是2C,D轮就是D轮死,为什么D轮死,有没有什么共性跟大家分享的?

  李丰:我想轮没有什么意义,我讲一个别的吧。很多人在讨论资本寒冬、合并企业什么的XX一堆事,讲两个现象,第一个现象,2010年年初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在IDG每年做前瞻和回顾,当时我们有一个回顾的是这样说的,说在中国做美元的VC非常苦逼,原因是那个时候我们数了一下,所谓叫上10亿美金估值,那个时候阿里还没上,上10亿美金估值大公司算一块十几个,这些公司在09年之前既不买也不投,你烦死了,他还经常做跟你一样的东西,所以你那时候投的互联网公司就VC美元这部分,只能熬这个公司要不然上市、要不然就完蛋。有一个说法,互联网影响的行业和覆盖的范围还不够多。2011—2015年,这5年过程中,你从这5年里边数,从百度推多米诺骨牌第一张花20亿买91开始,过去这5年花钱最多的在资本市场上的绝对不是单个的PE和VC,基本上这几家花的钱应该超过任何一家PE。

  第二件事,很多人讲资本寒冬,其实你理解这样一件事,第一,钱不会平白无故的涨出来,第二,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见到这么多独角兽公司,我就问你一个问题,有多少是以融人民币为前提形成的独角兽公司?我问你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什么呢,背后道理很简单,你知道钱不是平白无故出来的,你发现世界,就是美国和中国好了,在过去5年或者4年里,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形成了无数多个未上市的超大规模估值的企业,你当然可以把它归结为移动互联网,但是你要考虑另外一个问题,移动互联网在这一次为什么能产生这么多的独角兽公司,这里边就逃不脱最重要的第二个问题,回过头来我刚才问你第一句话,其中有多少个是以融人民币的形式融成了独角兽的,融成一两亿人民币估值的,很少。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他们被美元基金投成了独角兽公司,道理上很简单。是因为你也知道从08年到2010年,大家为了解决金融危机和经济刺激,美国做了一些比如说降低利率、量化宽松,往系统里放了无数多钱,如果你学过一点经济或者懂一点金融,你知道一点道理,如果我们进降息通道,比如中国现在,我们进了利息降低的这个通道,流动性又非常充裕,流动性又非常充裕,就会导致低风险的资产回报非常低,当然比如像现在余额宝,不知道2%点几、1%点几,就会导致很多的钱,这么多的钱就会追逐高风险、高回报的资产,因为风险高、回报也高,因此很多钱进入了高风险的生产阶段,谁是高风险呢?我们是高风险,当然我们投了他也是高风险。接下来这些高风险的资产只是凑巧在2010年的时候叠加到了移动互联网这个新兴的业态,凑巧因为美元是一个非常好的广义上的储备货币,所以流动性非常强,兑换非常方便,所有这些钱在全世界流动,当然也包括中国、也包括美国,叠加上我们的移动互联网,造成了刚才我们讲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么多说在2010年到2015年这四年期间产生这么多的独角兽。

  现在说过来有人说是寒冬,是寒冬吗?不,美国进入了反弹进入了升息周期,一升息所有钱会回美国,他就会收流动性。刚才讲了,任何一个资产的价格只有两件事决定,第一件事,这个资产的内生价值和价值增长。第二件事情,这个资产的价格纯粹由于资金的供给而变动,比如我们二级市场的股票,在中国很大情况下他的涨和跌,市盈率高和低是由资金供给决定的,这个道理你明白。

  我们讲为什么这么多公司要合并,原因很简单,你也知道流动性在往回收,同时没有更多的流动性推动资产价格,因此所有人都回到了这些企业内生价值的增长带来的企业资产价格变动,而把资金供给所增加的那部分价格泡沫慢慢的抹掉,这就是所谓大家讲的寒冬,这个被太多人问了太多遍,因为每次解释比较麻烦,所以我一次讲清楚,你理解过去5年产生了若干多的独角兽,今天很多人开始合并,今天很多公司受到挑战,在中国或者美国,这些事情到今天几乎还没有以典型人民币为币种推到的独角兽价格或者独角兽的数量,这些事情的背后是有道理和原因的,不是因为大家在这儿坐着讲一讲,今天到了寒冬,不是讲一讲过去一定互联网产生了那么多独角兽,这些事情大概也有他的经济学道理。

  雕爷:讲的好。

  各位,刚才李丰这一大段解释资本寒冬听懂的请举手,不错,有差不多3%左右的人听懂了。我就喜欢李丰这么讲话,虽然我也听不懂,大是我就喜欢听他讲。

  主持人李晓晔:刚才丰叔讲了资本寒冬,但是我们看到今天搜狐财经的变革力峰会来了这么多人,这么晚了还有这么多人坐在这儿听李丰和雕爷在这儿白话,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们在最后几分钟里请我们台上的两位重量级的嘉宾给我们现场的这些创业者能不能再注入一点希望。

  雕爷:我觉得今天毫不客气的说,中国在人才储备上比之于十年前我自己的感觉实在太强大了,因为举个简单的例子,河狸家前一段时间在招募一个CTO,我专门还写了一篇文章,招这个CTO招的非常辛苦,为什么呢?因为他需要具备大流量、高并发、平台型、交易线的这样一个CTO,后来在这个找寻过程当中我觉得有一个特别令我捧腹大笑的事情,叫什么呢?这样的CTO全世界范围内只在中美两个国家存在,欧洲我们都找不到人,日本不可能有,为什么?你回想一下,平台型、高并发,大流量,还得是交易线,这样的企业只存在于中国和美国。所以你会这个时候发现,以我们这次找的CTO为代表的这种人才,这种超高级的人才,包括CTO底下带着一群兵和将,这些人我们说以互联网为代表的这一批人才,专业性的人才,在今天全世界范围内,只由美国和中国大量的产生。所以今天中国的国力,不是简单的制造业或者简单的某一个行业,而是有一大批的人才储备,真真正正的形成世界级的竞争力,这是我个人的而言其实对中国的未来充满着信心的最重要的一个方式。

  因为举个例子,比如头几个月我还去了一趟迪拜玩,坦白的讲,在那个地方它的财富是以石油作为依托的,它的财富完全来自于石油,他并不是没有培养出具有世界级竞争力的人才,所以真财富和假财富,或者含金量的高低,就取决于你到底通过资源的竞争力还是通过人才的竞争力而达成的,所以这点而言,我当然看好中国的经济。因为短期而言,总有起起落落,但是十年、二十年望过去,中国由于在全世界具备了这样的竞争力,我觉得太信心满满了。

 

  主持人李晓晔:既然我们这几个话唠已经拖堂了,我看大家都没走,我也不在乎我们再拖几分钟吧。我们现场再开放一个问题。

  听众:因为本身我也是一个创业者,我在看市面上大部分的创业产品都是为了在某一个行业把格局做的更大,把客户的数量变得更多,我的这个创业产品是为了把我的客户急剧的缩小,缩的特别特别小,像我这样的创业形式是否符合现在的这种投资理念呢?

  雕爷:投资的事肯定得他说,主要是我没听懂。

  听众:我再深入说一下,因为我是做留学教育创业的,因为现在留学教育创业说实话投资的领域也是比较多,投资的企业也比较多,我的这个产品仅仅限于某一个地区的商科研究生的申请,并且我的一些产品可以做到非常极致,但是我相信这样的创业产品在全国应该也会有很多,对于投资人来说这样的产品是否有投资价值,而且我未来也不想做的更大。

  李丰:你工资干什么,你都不想做大?

  听众:当然我这个融资肯定是想把我的产品做的更加精制。比如雕爷牛腩用10块钱的牛肉、100块钱的牛肉做出来的品格和整体的形象肯定不一样,这也是我需要钱的原因。

  李丰:这个我不知道,听起来不是特别合逻辑的产品关系,你不需要融投资机构的钱,融点亲朋好友的钱,每天也不需要投资人坐在我边上说做大上市什么的,挺好。

  主持人李晓晔:雕爷,你同意刚刚丰叔说的这番嘛,小而美基本上亲朋好友融吧?

  雕爷:当然有这个逻辑,世界上不是每个产品都要融资的,有一个分水岭,商业模式是否是清晰的,举个例子,我开个饭馆,他不存在探索商业逻辑,就是这个菜炒熟了,加价卖出去,不需要探索的商业模式,所以融不融资也许不那么的重要,有一些生意,尤其偏互联网化的,在早期的时候,商业模式甚至于是不清晰的,比如像河狸家,从哪儿赚钱,一开始是完全没人知道,但是你就像跑马圈地,这个时候变成了A轮、B轮、C轮一直融下去。所以我觉得刚才这位同学你的这个生意,你的商业模式如果很清晰,你说我想做一个小而美,但是每一单我是有利润的,我何苦一定要去把时间花再融资上,因为融资首先是个体力活,运气好说谈三家成了一家,运气不好你谈100家全是浪费口水这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所以如果商业模式清晰的话,不如做好每一单、伺候好每一个顾客,把OK的利润赚到手,自己慢慢做大。

  我不太懂你的生意,有些生意也不存在大者通吃,就好象你比如说餐饮业,没有大者通吃这回事,但是你说我开始做一个像饿了吗,送外卖,就开始存在大者通吃了,做到第一名,把市场全给做光了。但是你开饭馆的跟饿了吗是共存关系,甚至产业链供求关系,不用做到非得第一。

  主持人李晓晔:下面还有一个提问机会。

  听众:现在我们放眼望去大多数都是互联网的项目,当然对于实体的传统的项目好像听到的特别少,我想问一下上面的嘉宾,怎么样看中国传统的实体的项目,如果想要融资的话,有没有投资者愿意去投传统的实体项目?

  李丰:这个问题问的好,我原来在很多不同的各种各样的年终总结当中我都说,你从中国的整个发展状况和发展趋势来看,我猜制造业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好机会,几个问题是,我不知道你说的实体是不是这样的实体方法,换我肯定非常愿意,第一个原因,你从中国的人口结构和人口基数来看,中国是不是需要长期解决生产力和就业的问题,肯定,百分之百。现在,现在是不是差到了连做第二产业的人都不愿意做了,显然是的。第三件事,我就不再讲什么附加值的问题,既然这个事要长期存在,并且要占很重要的地位,而现在又差到了连什么人都不愿意做的情况,你就从哲学上来讲,他现在就是最低的低点了,后面就只能往上不能往下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也是非常值得去做的,且不说现在也是国家也希望的、行业也需要的、政府也需要的、政策也需要。

  主持人李晓晔:雕爷怎么看?

  雕爷:我不是风投,我所接触的风投,也有很多风投专注于投偏传统的,比如说有一个叫天途(音)的基金,投的并不是TMT的,投的就是所谓的传统领域。他们就关注两点,第一,你有没有高速的增长,斗争投资说白了,是生意,是追求回报的。你的增长如果在可预期的未来几年不够快,肯定不想投你。你到底做了哪些的创新、变革,导致你能够变快,所以就是,第一,为什么你很快,第二,你的商业模式做了哪些创新,也像一个问题。所以你只要证明这一点,我觉得去拿投资是OK的,不存在说我做传统的不是互联网的是不是有人投,没有这个问题。

  独家声明:搜狐财经独家稿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违者必究。如确需使用稿件或者更多资料,请与我们联系获得授权,注明版权信息方可转载。联系我们可致电010-62726118。

business.sohu.com true 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51205/n429896484.shtml report 12872 搜狐财经讯12月5日,“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新风口新引擎”在京举行。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寻求结构转型升级之际,针对当下热点的经济社会话题,众多经济学家和
(责任编辑:田欣鑫)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