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新风口新引擎 > 2015搜狐财经峰会最新报道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张野:天使投资投的是一个企业的未来

来源:搜狐财经

  张野:天使投资投的是一个企业的未来

  搜狐财经讯 12月5日,"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新风口 新引擎"在京举行。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寻求结构转型升级之际,针对当下热点的经济社会话题,众多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展开热切讨论和思辨。峰会希望通过一场思维的碰撞和交锋,问诊中国经济,探索破局之道。

  主持人:张野 青山资本创始人

  对话嘉宾(按照姓名拼音排名):

  罗 剑 58赶集集团高级副总裁

  秦 君 清控科创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实录】

青山资本CEO张野 

  主持人张野:大家好!我是青山资本张野。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的第二场对话我们邀请到两位重量级的嘉宾,有请58赶集集团高级副总裁罗剑,清控科创董事长秦君。简单介绍一下,秦君女士是投资圈里公认的美女投资人,罗总是赶集的创始成员之一,曾任赶集的CTO,现在任58赶集集团高级副总裁。

  今天我们的主题是故事会,我想请两位给这场对话先暖个场,两位能不能分享一个在工作生活中记忆深刻的小故事。

  秦君:亲爱的小伙伴们晚上好,今年总理来了我的创业大街大概一个星期以后,我在接待一位非常重要的部级领导时,在见了我以后依然摸着我的手说,小秦。拉着我旁边的副总裁,又高大威猛的一个男人说秦总好,所以我变成了助理。给大家分享一下这个故事,让大家开心一下,这是很好玩的事实,所以助理的样子就是我这样的,你们都看到了吧。

  主持人张野:也能证明秦总是一个非常平易近人的投资人。罗总,你来分享一个小故事吧。

  寻好的合作伙伴如同“追女孩”

  罗剑:我跟大家分享一个可能也不算小故事,刚才其实很多创业者都在问招人怎么招,我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怎么招人,有一招是我长期使用的,就是:这么巧,我今天正好在这儿,我们吃个饭吧。其实我在赶集七八年的时间里,用这一招招来了很多厉害的人,包括腾讯的一些高级的总监、我们产品的VP,都是这么招过来的。所以说如果你想找到好的合作伙伴,无非就是像追求女朋友一样,天天死缠烂打。当然我们也用过很多其他的办法,因为赶集和百度特别近,所以我只拉晚上9点半以后从百度大厦出来的人,通过这一系列的故事我希望告诉大家一个什么事情呢?你如果希望寻找合作伙伴,寻找厉害的人,那就拿出以前追女朋友或者追女孩的方式去对待他们,你会得到很好的回报的。

  主持人张野:谢谢罗总。说到招人,我想今年互联网这个行业有一个热词,叫做合并。58和赶集的合并也是今年一个大事件,想问一下罗总,在58、赶集合并过程中,有没有什么让你觉得惊心动魄的事跟大家分享?

  合并的背后是减少市场浪费

  罗剑:确实,今年合并的太多了,中国互联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下一个估计只有BAT他们其中两家合并才能给大家更大的刺激感了。我们当初合并其实最为惊心动魄的是第一天放出来消息来以后,当天58的股价涨了百分之四十几。当天晚上从10点钟开始,我的手机就没有安生过,有电话、短信以及微信,当然我也不好回。其实对于合并,你反过来分析它,肯定是一个对所有人都好的事情,但是这个事情达成之前,对创业者来讲真的是非常非常难以决定的事情。其实这里边也包括了58同城的CEO姚劲波,以及我们赶集的CEO杨浩涌,因为两个创始人打了10年,突然今天说要合并。就好像金庸小说里面的情节,一直对他说那个人是你的杀父仇人,真正把刀比在那个人脖子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跳出来说,你不能杀他,因为他是你爹,特别像。

  当然扮演最后这个角色的我们可以讲它为资本方,或者我们可以讲是社会背后的推手。因为合并背后其实是减少了很多很多浪费,特别是社会资源的浪费,我们今年每家公司的广告预算是多少钱呢?15亿人民币。现在OK了,不用打那么多广告了,真的减少了很多浪费,并且两家可以合在一起去做一些我们认为非常重要的事情。那个时候我们在讨论,其实有很多其他的邀请,包括BAT其中的一家。但最终我们在很多推力下决定合并,我觉得首先表现了两位创始人的心胸是很宽广的。第二,这个是一个社会的需要,因为中国跟国外差别特别大的地方就是,一个创意出来马上变成千上万个,最后就是不停地厮杀。在美国其实很难看到这种情况的。这个确实太浪费了,我们合并以后,我们发现我们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而不是仅仅把眼光放在了以前的分类信息上面,我觉得这个是当初最大的一个感受。

  主持人张野:从罗总的描述中我悟出一个道理来,一旦先知道哪两家企业要合并,我们应该先抛售公司的股票。秦总,问一个问题,从好朋友和投资人两个不同的角度,对于合并您会给罗总什么建议呢?

  两个角度 不同逻辑 同一种选择

  秦君:其实如果倒着说,我更愿意先从投资人本身来谈这个问题,因为作为投资人,其实从产业本身的整合和产业链的整合上来说,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刚才像罗总所讲,第一,我觉得是运行效率本身的问题,第二是社会资源,我觉得这种资源是很大的概念,不仅仅是两个企业本身的资源,我觉得你的产业资源、行业资源,包括资金资源、人才资源,都是大大的提高整体的运行效率。第三个,从资本本身来看是这样的,在两个就像刚刚讲的仇人一样的企业在相互厮杀的时候,反正我认为对于投资人,不管投了谁都是捏一把汗的。如果他们能够用竞争的方式合作的话,我觉得这对投资人来说是非常理想的状态。而且我觉得两个企业捆成更大个儿的时候,从竞争能力上来说,你的竞争格局首先不一样了。第二,我觉得大家日子可能相对会踏实一些,不用去防或者怎么样,从这个逻辑上来说,从资本本身来说,我们今天只谈好的方向,不谈不好的方向,我认为是一件好事。

  如果从朋友角度,我觉得我的建议可能跟我作为投资人是一样的,我可能会把不好的放在前头,这两个角度和视角是不一样的,角度不一样。从资本本身从品质、从效率、从资源整合、从未来竞争格局上,从持续发展能力上,一定都是最好的。如果从朋友本身,我可能要从另一个视角来看。比如罗总,这件事情合并以后对你意味着什么?控制权的问题,决策机制的问题,包括未来两个企业走在一起的文化等等一系列问题,这也是很现实的。所以未来真正的企业,在产业整合之后,不得不去面对和思考。所以资本的推动有它资本本身的一个好处,其实也带来了未来在经营上的压力,在文化的融合上,在创新的能力上,我觉得真正能够实现的最终还是回到经营发展本身的问题上去。

  主持人张野:秦总说的我有同感,无论是并购还是合并,其实最大的问题是两个企业、两个创始人甚至两个地域的文化差异。这一点上58赶集有没有什么比较棘手的事情?

  合并之后还需行业持续深耕

  罗剑:两家公司肯定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因为这种文化的差异或者文化的不同并不代表哪一种文化一定是最好的,只是由于创始人本身的出身和自身的性格,导致了两家公司都聚集了和自己很相近的人,这是必然的,比如赶集这边更多的是一帮技术产品流派的人,而58那边更多的是营销层面的人,所以其实这是两种文化看起来似乎又是互补的一种结合。但是毕竟在合并以后,由于很多比方说岗位上的重叠,或者是合并以后也会带来的一些竞争上的变化,或者我们由于竞争产生的更多应该去深耕的产业或者行业,这个时候使得在合并过程当中其实是中层或者中层以下的人能够更好地、更容易地去融合一些,而可能对于高层来讲,大家就会去思考我应该接下来做什么事情能够为这个大的集团产生更有利的价值。比方说我们赶集以前产品的VP,他从赶集58集团分出去做了一家新的公司,叫做斗米,也融资很多钱,这是一个他主要做兼职,而兼职以前就是赶集58很大的频道,他来做兼职,赶集58集团占了很多股份。第二个,最近我们宣布的瓜子二手车的拆分,也是一个在合并以后产生出来的巨大的一个行业,我们应该去深耕,并且我们应该有专门的人持续的去深耕的一个行业,所以说这个我觉得是合并以后肯定会产生的相关变化。

  主持人张野:说到高层变动,一般的企业合并,外界总爱从悲情的角度拿创始人去留来说事,这一点您觉得合适吗?

  创始人离开实则背负巨大压力

  罗剑:其实我觉得,这个事情是媒体也好还有很多其他的创业者也好,都太过于关注创始人内心深处的东西了,因为说实话,这个东西大家肯定觉得可以去评论、可以去发表意见,甚至可以去挖八卦,给无聊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一些乐趣。但大家很难理解,创始人、创始团队在这种合并事情上面,特别是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去做合并的,打了那么多年仗以后合并的心情。我们当初合并以后,有一些以前认识的投资人,好几天都不给我们打电话的,过了好几天打电话过来,第一句话大家猜是什么吗?“最近心情好一点了吗?”我们有些投资人真的挺理解的,赶集背后的投资人对我们支持也非常大,有一些跟我们走过7年的时间,对一个VC来讲,7年不退出其实也挺难得,从来都不退出,每一轮都不退出。

  所以其实如果我们老拿创始人的去留做文章没太大意义,因为摆在这个时候,在同一个集团里面是否真的需要两个CEO,大家等坐到那个位置的时候再去考虑这个问题,因为你从来理解不了,包括我们其实媒体也很难理解。当某一边的创始人去选择做一个新的事情的时候,大家其实更多的应该祝福他,因为他开始一个全新的生涯。像很多创始人在合并以后,多多少少都会有巨大的财富的收入。这个时候他没有选择去退休、没有选择去做天使投资人,而是新的开始,这个开始成功与否都是很大的挑战。可能合并的时候大家看他有光坏,他退出了,有了很多套现,但是他真正开始一个新的业务的时候,他是否成功还是很大的未知数。肯定我们有很多投资人会支持他,因为他曾经成功过,投资人也很喜欢这样的创业者。真正连续创业成功的很少很少,我们的创始人是否他在新的事业上成功谁也不知道,我们更多的应该祝福他和支持他,包括我们以前创业团队的人。

  主持人张野:其实合并也好,或企业间大事件也好,都是由资本驱动的。同样作为天使投资人,秦总您有没有碰到过投的不同企业在某一时间点狭路相逢,然后哪个更亲、哪个更远?

  视野范围决定胸怀和选择

  秦君:刚刚罗总讲,两个企业合并以后不难理解,不管从表象上、本质上,因为任何一个企业的创办其实是这个基因本身,也就是创始人的基因已经埋下去了,不管他是用什么样的方式,这个企业的文化就是老大的文化。我自己当时创业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5年回过头来看我们500个员工的时候,自己在这里头太重了,这个基因重到什么程度,可能你的一个颜色、你的一个色彩、你的任何一个东西,都可能对这个企业产生非常巨大的影响,太浓了。第二个,真正合并以后,其实刚才讲,除了资本驱动以外,我认为市场本身也在驱动,而这种合并的趋势,我认为是会越来越多。未来会不会一定是说两个CEO要离开一个?我觉得也不一定,其实这个东西我觉得没有一个共性的问题,可能都是个案的问题。我们怎么来看个案的问题,我认为企业的性质不一样,模式不一样,可能合并以后大家的经营思路也不一样。有的人可能捆在一起的时候变成另外一个打法。还有人是什么?不停的壮大你整个的集团军的壮大的时候,往下不断的去拆分你的细分领域,我觉得这也是打仗的一种方式。

  至少你在组织的过程当中不难理解的是,战略肯定发生变化了,战略变组织肯定发生变化,人是自然变的,不管你过去是什么样的架构,不管你用什么样的组织方式,总之必须要跟着变。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至于像我投的企业里,因为我投的主要还是天使比较多,我们也遇到过,我遇到过当时其实是两个小团队,我希望推动他们合并,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会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在特别小的时候合并谁都不愿意,非常难,我认为只有企业长到一定程度才愿意合并。为什么小的时候不容易?其实我经常会觉得,人的选择,在早期的时候你的选择范围、你的能力范围,你自己所应对的视角范围,我觉得都是非常小的,当你特别小的时候,你的判断依据是不一定准确的,或者你的判断能力也是有限的,那怎么办?为什么在硅谷有大量的企业并小企业,而不是小不点和小不点合在一起,今天我们看中国趋势,老大跟老二合了,或者老二跟老三合了,然后老二变成老大,老大和老二在一起变成老大了,反正就是这种组织方式,不难理解的是什么?这种案例多了大家很难关注到,考验的依然的是你的眼界、格局,再加一条就是胸怀,这三条构成了为什么可以走在一起、为什么走在一起可以不分开的一个非常核心的原因。

  主持人张野:我们跳出合并,聊一下现在的资本市场的情况。大家都在说现在是创业和资本的寒冬,初创企业可能还没有达到商战的那个程度,但创业策略、融资策略应该怎样调整,两位有什么建议?

  活着最重要,烧钱讲条件

  罗剑:可能投资人更有话语权,我觉得其实赶集一共经历过两次资本寒冬,一个是08年的年底开始到09年,一个是2011年的下半年到2012年。其实我们都经历过两次了,这两次里面我们有做的正确的地方,也有做的失误的地方,其实现在来讲,大家看到的又是一个资本的寒冬,这个寒冬其实,由于我也成长了,我看待这个问题也不一样,以前觉得资本寒冬来了,大家要勒紧裤腰带,要节衣缩食,要好好的把成本降下来。当然成本永远都是应该去考虑的问题,但今天我们看这个问题,第一,就好象刚才牛总和林凡讲的一样,寒冬到的时候其实对很多真的怀有初心,而不是纯粹抱有赌一把的人来讲是好时候。第二个,我觉得是否在寒冬阶段应该花大力气去贴补或者是去做这些类似于烧钱的事情,是要看你做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有助于你建立起来一个真正的壁垒,如果这个是烧钱能够建立起壁垒的,OK,否则烧了钱都没有用。

  最后来讲,以前大家觉得烧钱冲单量甚至是假单量可以去博得投资人的欢心,可以拿到下一轮的投资,这样的好事情没有了。其实后来的投资人也懂了,先去看一个项目,说你们一天多少单,说我一天5万单,投资人先打个五折。以前我们赶集去投一些企业的时候,我们做怎么做呢?我去告诉他说,把数据库的用户名和密码告诉我们就可以了,我们都是这种方式去挖这个本质。现在如果还需要烧钱,一定要烧在自己能够建立壁垒的区域。当然如果接下来一看就只能花4、5个月了,对不起,活着是最重要的,壁垒都别想建了,这是我的感觉。

  主持人张野:秦总,您怎么看对投资人来讲的寒冬,是否真的有寒冬?

  认清时代 天使没有寒冬

  秦君:其实我觉得,从当下这个时代来看的话,是不是寒冬,我觉得这个寒冬可以放大到整个世界的经济运行方式,和整个的经济变化上来,第二个,我觉得我们要看到中国,中国自身在做产业结构上的调整,中国遇到了实体经济和新经济结合转型的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关卡。这个卡关其实到今天回过头来,面对创业者也好、投资人也好,是不是寒冬,我认为总体的环境就在这儿,是不是寒冬我们自己其实都应该很清楚这个时代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们必须非常清楚认识这个时代,我们才真正的知道你在这个时代应该怎么干活。不管是不是寒冬,我自己都觉得,在去年和前年,我作为天使投资人,其实看到了大量的项目,只要有BP就可以拿到钱。

  我自己曾经苦苦的问过我自己秦君一句话,我说这个BP我自己都没有看明白的时候到了别人手里就被投了,难道真的是我没有能力看BP吗?难道真的是我在商业上我的判断力就这么差吗?但是回过头来我很庆幸我自己的理性。这种理性是什么?我觉得如果我自己没有看懂,我没有从BP里或者从早期投资团队的身上找到我自己能够懂的东西,我是不会做这个决策的,我是愿意错过的人,因为我认为错过了同样美好。

  你不可能不错过,但是回过头来我们又看什么,说今天创业者到底是不是寒冬,我知道我投资一直都是很谨慎的,是不是寒冬你都要找最优秀的团队、最靠谱的人、最靠谱的项目、最能够让你觉得对趋势的判断和理解最深的一帮人、一群人,即使这个阶段他输了,你也依然会投这样的一群人。对创业者是什么?是不是寒冬,我依然觉得,近期的目标和远期的战略一定要结合好。近期是什么?不管寒冬来没来,还是说像去年和前年拿投资这么容易,你拿了别人钱都要有交待,你是要负责任的。这份交待是什么,企业第一步,活着就要是最好的,只要先活好。第二步是什么?拿了钱以后要快速的去把你自己一开始既定的目标往前冲。

  关键是什么?这里头很少有人谈团队,都在谈壁垒、谈技术、谈商业逻辑,其实最难的是什么?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我们投了大量的早期项目,有很多团队在头三个月,到第6个月、第8个月、第10个月就在分家,我们一定要干什么?在合伙人团队里头,我觉得每个人都要关心这个问题,其实不仅仅要分股权的问题,还有一个团队里能力的组合和优化。第二个是什么?我一直觉得,你对团队也要在管理的认同上不断的让企业的价值观变得更加的正向,才能一开始有三五个人创业,最后让一群人跟着你奔这个日子。如果你没有能力打群架,最后都坏在人的身上。团队是一个大家非常非常要关心的问题。

  最后一个,从融资本身,我依然觉得今天是不是寒冬?好的项目、好的团队依然会得到非常知名的、非常好的、非常有资源的投资人的青睐,为什么?只要你好,至于是不是冬天,我给我自己曾经讲过一句话,都要干什么?就是你都要干一点最实在的事,所以这个时代还是未来的时代,还是资本最热的时代,脚踏实地,眼望未来,还有,心怀感恩,感恩曾经帮过你的人。我觉得也许可能是一群人帮你度过了冬,是投资人帮你度过了冬天,是你的导师帮你度过了冬天,但我觉得都要学会感恩。在这个过程中,只有你脚踏实地才是最靠谱的,才是惟一的捷径,做事、做人惟一的捷径就是走正道。第三条,还要真的及时的快速的反映未来的趋势变化和环境的变化,以及你所处的行业的,以及产业的变化和位置。所以我觉得一定要快速的去理解和认识。

  主持人张野:秦总说的非常好。说到寒冬,同样作为天使投资人,我一直在讲,天使不惧寒冬,天使投资投的是一个企业或是一个市场的未来,而不是当下这个环境。所以我们反倒应在寒冬之前的那个季节加谨慎一些,而真正进入了寒冬,我们更不该去恐惧了。

  借用我主持人身份给自己打个广告,我们青山资本专注于TMT领域的早期投资,昨天也刚刚获得中国天使投资机构30强的奖项。我们现在关注的领域主要是泛娱乐+和消费升级,青山资本大门永远向创业者敞开。

  下面我们进入开放问答的环节,下面观众有问题问罗总和秦总的,请举手示意。

  主持人艾诚:之前大家达成共识两个CEO是不可能共事的,一个山头不能有两个老大,所以请两位再谈谈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一个团队是否只能有一个老大?

  实际操作中联席制并不现实

  罗剑:说的直白一点,两个CEO的问题,肯定不可能,因为我跟浩涌也一起并肩作战了快8年,其实我去赶集之前我们俩就认识,所以说当这些重大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多多少少我们最早的那几个人都会去讨论这个事情。其实两家公司刚开始合并的时候,两个CEO都抱有了什么态度呢?做成一个牛逼的开创一个先河,把两个合并的好好的,这是大家最早都想到的,但其实在实际过程当中,因为赶集和58都是拥有十年历史的公司,里面的人事和关系其实已经非常复杂了,每个公司里面都有一些创始元老级的人物,也有经理人,因此合并之后真正把两个CEO的想法都传达好,这是不可能的。

  主持人张野:杨浩涌现在任瓜子二手车的CEO,我想罗总也对瓜子二手车有非常深刻的理解,这个问题也请您谈谈。

  利用自身优势 完善体系是关键

  罗剑:瓜子二手车和人人车,我这么讲吧,其实现在根本不是人人车和瓜子二手车之间的争夺,是模式之间的争夺,二手车其实在中国是一个非常早期的项目,因为我们和美国的比起来简直差太远了,在中国我们看到,今年号称能够有一千万辆的二手车交易,大家知道实际是多少吗?一个C卖给B,再转给B,再转给终端的B,再转给C,这是四次交易,中国的二手车交易量还非常少。另外一个,无论是现在的所谓的经销商或者黄牛卖车,大家还是各自在大市场里面捞交易,捞卖车的人和买车的人,人人车和瓜子之间的竞争其实远远没有达到应该到的那个地步。

  另外一个,其实就是,你要说我们怎么样能够和人人车拉开差距,我觉得其实现在不应该想这个,因为赶集拥有的优势我们应该利用起来,我们有流量,我们有全国的能力。如果现在让任何一个创业者说,我现在要去布20个城市,对他来讲其实非常蓝,但对赶集58来讲这是荣誉的事情,因为我们又有城市的代理商,又有直销公司,我们还有这么多人。所以说您问的问题我们怎么样拉开差距,我觉得这个其实不应该去想这么多,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怎么利用自己的优势把自己先做好。因为我们那边还面临了B2C,我们还面临了中国其实还没有做起来的一种模式,就是美国的模式,那个模式在中国目前号称只有一家学的还可以,剩下的都很小,那个模式还没有起来呢。所以我觉得现在的二手车自己把自己那份田地耕好,自己那个壁垒建起来,那个服务建好。包括人人车和瓜子二手车还有很多服务没有做好的地方,很多体验还很差,我们先把这个事情做好,剩下的再说。

  听众:我们年轻人想创业,会有一些想法,但是却不了解盈利点。那么我们如何去判断一个项目能不能走得通呢?

  参与团队实践 学会借助“孵化器”外力

  秦君:大学生创业的忠告,谈不上忠告,我觉得个人的视角而已。我投过最年轻的一个团队是95年的,我大概投了这样的94、95年有五六个了,在美国有4个,在中国只有1个。我觉得从目前投资上来看,个体的差异还是非常大的,有时候创业真的是需要基因的,比如说刚才那位女生问的问题,就是说我如何能够理解我自己的商业模式,其实你创业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都不能够非常清晰的判断清楚你的商业识别。创业最早期最难的是商业识别的能力,就是你自己能够在一个商业逻辑里给自己找到非常充分的理由,让自己往前走,这其实很难的。第二个,商业的路径,不管大学生创业还是所有人的创业,你有没有能力创业的非常好。第三,从识别、到路径到未来可持续发展,能不能有一群人去把这个事完成,我觉得创业就是做买卖,坦诚的来讲也没有那么神秘,我们也不能把它想的太神秘,就是你有好的产品帮别人买掉,你能够持续的有一个非常让别人说的动的投资人给你投资钱,我觉得可能就是这么点事,没有这么神秘。但是从大学生本身我个人的主张是什么,大学生应该在大学里完成你的学业的。

  第二,我依然认为中国的教育体制一个很大的缺陷是什么,我们大学生上学的时候没有社会的实践,所有早期创业课辅导性的支持,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普遍的东西。这几年,大概八年前我们在梅总清华经管学院一直开一门课,支持大学生的创业课,找不同的老师进行创业课程的辅导和帮助。所以我觉得在早期一定要学会,不管哪个阶段创业,如果你觉得很迷茫的时候,路还不是很清楚的时候,去找孵化器。我给我自己打广告,到创业大街来,去找不同样的孵化器,找不同样的导师。我觉得这个时候要学会借外力,不要自己凭着一种我想当然或者我自以为的方式擅自去行动。其实真判断比选择重要,反过来讲你先行动了再去行选择,不停的选择时你依然在发现你所有的判断都是不对的,所以要有非常清晰的判断。第二,你选择的时候一定要知道是靠谱的选择。第三,在你每一个行动的时候就是死磕,没有别的。我经常说,谁跟我比天真就输了,因为我相信我自己设计的路线是对的。第二,谁跟我比死磕你就输了。创业这么多年一直在死磕的问题,你每次死磕的时候才发现不断的遇到自己,你自己不断强大以后才能够磕更大的路,就是这么点东西,没有什么特殊。

  大学生创业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你能够在这个阶段能够去得到一些社会实践和实习,尤其在早期能够跟很多创业的团队去做一些事情我觉得是可以的,除非你有特别特别好的技术,或者特别特别好的项目。我觉得你是可以愿意去主导自己创业。我认为其实我个人在大学生创业上一直持着很保留的意见,当然我自己也在支持大学生去辅导大学生,我也愿意拿出很多时间来帮助大学生创业,所以也希望大家能够在创业的时候还是要有着非常清晰的外部环境的判断和内部环境的判断。

  主持人张野:秦总一次性回答了两个问题,大学生创业这个话题,罗总,您怎么看?

  经历太少 领导力成困难

  罗剑:其实很巧,我也投了一个大学生创业的项目,而且他也做的还可以,现在已经拿到了B轮了,估值大概8千万美金吧,大学生创业肯定也有成的,但是我看到大部分是都不成。核心有一点,我其实坦白来讲,是因为你们经历的事情太少了,就好像秦总讲的,一个团队成长是创业路上是最最重要的一块,而大学生由于他们经历的少,以后面临的变化也多,他们在一个地区生活的各种因素变化太多了。我相信你在做创业的时候,初期你的团队基本上都是大学生,都是你的同学、伙伴,他们是否跟你一样有成果也是一个问题。当你招募很多外面已经成熟的人进来的时候,就面临着怎么用你的领导力和号召力感染他们,这些对大学生来讲都是很大很大的困难。秦总说的最好的是,读书现在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张野:剩下最后一个任务,快过年了,两位给创业者一个祝福吧。

  拥抱梦想 永不言弃

  秦君:终于轮到当女士可以优先一回了。我觉得是这样的,其实人生需要梦想,人生也需要舞台,我觉得人生的每个阶段最难得的是什么,是自我成长。成长跟每个人来说,经历了就是财富。所以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不选择创业,如果我自己没有走向今天这条路,也许你自己的视角,可能连一双能够看别人的眼睛都没有这个能力。所以我们既然是有理想、有梦想,所以我一直在觉得,就要敢闯敢干,所以当你都没有勇气选择的时候,你是没有资格说放弃的。所以我在这里祝愿我们所有的青年朋友,如果你有梦想,你愿意创业,我觉得就要按自己既定的目标出发。

  积累团队 苦乐同享

  罗剑:我也给大家一些祝福,作为已经走过那么多年的人来讲,我觉得核心的,最大的祝福是来自于你的团队,你怎么样能够去积累一帮真的愿意跟你一起在最艰苦的时候一起去拼搏,在有一定成功基础的时候能够开怀的去庆祝的人,这个其实是最重要的。所以说无论怎么样,创始人要坚持自己的初心,这个是必须的,而且这个动机是非常非常强烈的。你在床上可以晚上睡不着不停的想这个事情,这个是非常重要的第一点。第二点,你怎么样拿出分享的精神,拿出你的领导力去集结一帮愿意有同样的目标、同样动机的人跟你一起干。我祝福大家都能找到自己最美好的合作伙伴。

 

  主持人张野:再次感谢两位嘉宾,清控科创秦君女士,58赶集高级副总裁罗剑,感谢搜狐财经,感谢现场观众,我是本场主持人青山资本张野。(完)

  独家声明:搜狐财经独家稿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违者必究。如确需使用稿件或者更多资料,请与我们联系获得授权,注明版权信息方可转载。联系我们可致电010-62726118。

business.sohu.com true 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51209/n430525750.shtml report 13322 张野:天使投资投的是一个企业的未来搜狐财经讯 12月5日,"2015搜狐财经变革力峰会:新风口新引擎"在京举行。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寻求结构转型升级之
(责任编辑:UF023) 原标题:张野:天使投资投的是一个企业的未来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