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 宏观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正视市场七年之痒 谨防蝴蝶共振效应

来源:证券时报
原标题:正视市场七年之痒 谨防蝴蝶共振效应
  自然寒流和市场寒流共舞

  刚刚过去的周末,中国全境都经历了霸王级寒流的袭击,多地气温降幅超过了历史最低值;美国则遭遇了暴风雪;而国际金融市场,上周也经历了超级寒流,国际原油、矿物等大宗商品暴跌,非美货币遭遇大幅贬值潮,全球股市下跌,不少国家的股市跌破了2015年的低位。

  自然界的超级寒流和国际金融市场的超级寒流共舞,今年并不是第一次。记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同时,中国南方爆发了冰雪极寒天气,欧美地区也经历了寒冬。自然界的寒流或许很快就会过去,而金融市场的寒冬,却不那么容易流逝。“七年之痒”的周期性规律,依然影响着全球金融市场。

  社会学界认为人的婚姻有“七年之痒”的规律。即结婚七年之后,夫妻矛盾会有一次集中爆发,夫妻感情和婚姻存续将接受考验。而在国际金融市场,自1973年以来,也出现了“七年之痒”。当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产油国实行石油禁运,引发全球石油危机;而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更是引发了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并且重构。此后,每隔七年,全球金融市场都发生大幅动荡,最近一次出现在2008年,由雷曼兄弟破产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不仅引发了欧债危机、新兴经济体股市汇率双双大跌,而且引发了全球经济衰退,至今仍然未能缓过神来。

  美联储加息

  扮演了“黑天鹅”

  本次国际金融市场的“七年之痒”,起于2015年,美联储加息扮演了“黑天鹅”的角色,而股汇双杀则成为非美市场的噩梦。

  2015年12月美联储加息,而早在2015年夏天,美元加息的预期已经推动全球资本回流美国,从而引发了全球汇率市场的动荡。美元的强势是以全球非美货币的贬值为代价的,2015年以来,俄罗斯卢布、阿根廷比索、墨西哥比索、巴西雷亚尔、南非兰特、土耳其里拉等一大批非美货币的汇率遭遇腰斩或者接近腰斩。

  国际资本流出非美市场,引发了全球股市的大幅下挫,包括印度、新加坡在内的亚太股市和欧洲一些股市已经跌破2015年的低位,甚至连美国股市也不能幸免。美国股市在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肆虐的背景下,仍然能够走出一波长达六年的牛市,道琼斯指数从2009年3月最低的6440点,上升至2015年6月的18351点,涨幅高达两倍;而后掉头下挫,至今跌幅已有两成。全球资本回流美国,为什么美股还会下跌,其逻辑就在于美联储加息引起收紧银根的预期。

  2015年,在全球经济结构失衡,需求疲弱的背景下,国际原油、矿物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失去支撑,大幅下跌,何止腰斩!大宗商品的暴跌也危及了国际物流业,具有国际大宗商品风向标之称的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已经跌至450点下方,创出历史新低。

  国际金融市场一地鸡毛。在美元加息引发非美货币大幅贬值、国际大宗商品跌势未能言底的蝴蝶共振下,全球股市依然压力重重。根据美银的统计,从2016年以来,全球股市市值已经蒸发了8万亿美元。然而,全球资产价格的重估,仍然在进行时。对此,我们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和心理预期。

  扎紧篱笆 迎接挑战

  在人民币国际化取得阶段性进展、中国股市实行沪港通等国际化措施的背景下,中国金融市场与国际市场的联系日趋紧密,国际金融市场风高浪急,股汇双杀的情况在中国也未能幸免。2015年8月,中国央行调整人民币中间价的形成机制,导致人民币对美元短期大幅贬值,而2016年1月上中旬,中国央行为了保持人民币汇率指数(CFSTS)的平稳,也明显下调了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在A股市场,2015年的股灾历历在目,而2016年开年的三周内,上证指数就下跌了17.6%,一度跌破了2850点低位,创业板指数的跌幅则超过了20%。

  不久前,在冬季达沃斯论坛上,国际对冲基金大鳄索罗斯公开承认他“做空了亚洲货币,做空了美股,做空了一切”。其气焰之嚣张,不能不说激起了国人的公愤。

  诚然,以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力,中国要击退国际炒家的袭击并不是难事。但是,面对国际金融市场的七年之痒和蝴蝶共振的扰乱效应,我们更需要的不是意气用事,而是要重视金融市场的规律,正视自己内部存在的问题,把困难估计得更充分一些,扎紧金融市场的篱笆,备好过冬的粮食,以迎接国内外的一切挑战。

  首先,要尊重市场规律,顺势而为。考察国际金融市场未来走势,要考量以下因素:首先是国际油价稳定没有,这不仅关系到“石油美元”的动向,还会带动大宗商品。上周,国际能源署(IEA)发布评估报告称,如果石油供求关系没有重大变化,今年石油过剩产量将达到每天100万桶。显然,目前油价尚难言见底。其次,美元加息周期刚刚开启,加息步伐未能停止。其三,全球经济依然在筑底,真正的复苏尚需时日。其四,随着油价和原材料价格的下降,企业盈利能力不增反减,全球资产价格重估仍然在进行。

  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在达沃斯论坛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国股市“还不成熟”。笔者认为,这个“不成熟”,不仅仅是以散户为主的投资者队伍不成熟,也包括了股市制度的不成熟和监管的不成熟。2015年发生杠杆比例高得惊人的信托资金大规模流入股市,和随后引发的股灾和流动性的缺失有密切的关系;日前,又爆出了票据融资入市的问题,这里面水有多深,对市场影响有多大,需要认真清查。2016年开年之初,4个交易日4次熔断股指,对新年A股市场的暴跌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血一般的教训告诉我们,制度建设要建立在充分的市场调研和可行性研究之上,制度建设还需要符合中国国情,不可盲目照搬。只有建设好适合中国国情的股市制度,A股市场才能经受起国内外市场的风浪。

  面对国内外金融市场的动荡,A股市场更要注重供求关系的平衡。今年初开始实行的IPO新政,解决了新股发行导致二级市场资金大量分流的问题,深受投资者好评。但是,新股发行和上市的节奏仍然需要有所节制,毕竟新股发行和上市,也在增加市场的供应,在二级市场存量资金不断流出的情况下,增加了二级市场的负担。在股市走弱的阶段,新股发行上市的数量越多,股市转强的概率就越低。

  无论是汇市还是股市,其根基都在实体经济。只有加快改革,切实推进经济转型升级,让实体经济尽快复苏,汇市和股市才具备长期坚挺的基础。

  作者:吴智钢 (来源:证券时报网)
business.sohu.com false 证券时报 http://epaper.stcn.com/paper/zqsb/html/epaper/index/content_782369.htm report 2768 自然寒流和市场寒流共舞刚刚过去的周末,中国全境都经历了霸王级寒流的袭击,多地气温降幅超过了历史最低值;美国则遭遇了暴风雪;而国际金融市场,上周也经历了超级寒流,
(责任编辑:李腾飞)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