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狐财经思想库 > 思想库观点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安邦咨询:如何看待中国的逆城市化现象?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作者:安邦集团ANBOUND

  摘要:与发达国家的历程类似,中国的逆城市化现象也是城镇化过程中的正常现象,在此基础上叠加了土地制度改革滞后以及城乡二元结构的扭曲。如果客观看待这一现象,并借势推动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逆城市化现象完全可能成为助推中国新型城镇化的正能量。

  (搜狐财经思想库:让思维有乐趣,让思想有力量!汇集顶尖财经智慧,分享深刻透彻的调查研究,旨在普及常识,为网友提供思想洞见和专业分析。)

  文/贺军 安邦集团研究总部高级分析师,研究总监,安邦合伙人

  中国城镇(市)化建设快速推进,从1978年的城镇化率17.9%,到2011年首次突破50%,目前我国城镇化率约在55%左右。横向比较,中国的城镇化率低于发达国家80%的平均水平,也低于发展中国家60%左右的水平。在官方政策中,中国的城镇化与工业化一样,都只走完了上半场,城镇化的下半场仍然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

  中国城镇化的下半场在规模和质量方面都需要提升。一方面,中国的城镇化率仍将会提升,新型城镇化发展战略中设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城镇化率将要达60%左右,大约有1亿农民将会转移到城镇。另一方面,城镇化下半场将更加重视人的城镇化,突破城乡二元结构下的不完全城镇化。

  不过在城镇化的过程中,国内也开始出现了“逆城市化”的现象,部分城市人群离开城市,流向更小的城市或者返回农村地区,逆城市化现象在东部发达地区表现得更明显一些。

  逆城市化是相对于城市化而言的。美国地理学家波恩于1976年提出逆城市化概念,指的是西方国家的城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伴随交通拥挤、犯罪增长、污染严重等城市问题日渐突出,城市生活压力增大,一些城市人口开始迁往郊区或农村居住,市区出现“空心化”,以人口集中为主要特征的城市化由此发生逆转。逆城市化的人口流动一般呈现出特定的阶层秩序,富人最先搬出,随后是中产阶级,伴随着新居住地功能完善,最后形成新型小城镇。

  从城市化进程来看,逆城市化是经济社会发展到成熟阶段、城乡差距大大缩减后的一种自然现象,是城市化发展的一种高级形态。因此在波恩的概念中,“逆城市化”是城镇化发展进程中的一个阶段,并且是出现在城镇化后期的。诺瑟姆通过对西方国家城镇化过程的实证分析得出结论,城镇化率大于70%的阶段属于稳定发展阶段,此后城镇化增速趋缓甚至停滞,进而出现逆城市化现象。

  2014年中国常驻人口城镇化率为54.77%,远低于发达国家80%的平均水平,也低于人均收入与中国相近的发展中国家60%的平均水平。根据世界城镇化发展的一般规律,中国仍处于城镇化率30%-70%的快速发展区间。不过,国内在城镇化进程中,已经不同程度地出现了“逆城市化”的现象。近年来浙江、江苏、江西等省部分地区频发农村籍大学毕业生“非转农”现象,越来越多的农村籍毕业生将户口迁回农村。此外,一些城市的市郊拆迁项目增多,加上国家各类惠农政策出台,农村土地带来的利益不断增厚,不仅一些农民工不愿意舍弃农村户口,甚至于很多原有城市户籍的人口,也希望换成农村户籍,分享发展红利。

  实际上,中国的逆城市化现象还表现在户籍变更之外。部分城市人口已经迁移到小城镇或农村地区,在那里买房、置业、生活,虽然他们没有农村户籍,但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逆城市化。

  有一种看法认为,在我国城镇化发展仍处于低水平的阶段,过早出现的这类逆城市化现象,这对今后的城镇化发展不利,对于处于工业化后期以及人口红利衰减的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非常不利。尤其是当前政策希望未来有1亿农民变为城市居民,还要继续提高城镇化率,而且要以户籍城镇化率考核城镇化工作时,逆城市化就变得与当前政策目标背道而驰。

  不过在我们看来,对于中国的逆城市化现象应该客观分析,不能轻易得出对错的判断。首先,逆城市化是城市发展的规律,城市化进程到了一定程度,城市化与逆城市化就会同时出现,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需求,逆城市化也反映了一部分人的需求。比如随着城市中产阶级的兴起,他们有更多的休闲需求,对更好的生态环境的需求,也有逃离城市喧闹的需求等,并非只是低收入人群因为高生活成本而离开城市。

  其次,中国的逆城市化现象有制度因素。目前,中国的城市与农村土地制度不同,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前景是驱动逆城市化现象的原因之一。比如拿到农村户籍后,可以拥有农村土地、林地的承包权(如果是长期承包,相当于变相拥有产权)。农村宅基地也存在制度改革的前景,如果未来宅基地产权制度改革取得突破,宅基地能够上市进行产权交易,将会赋予农村居民一笔可观的财产性收入,还能够刺激数量可观的城市资本下乡。国内目前数量极为可观的小产权房,就是城乡土地制度落差的畸形结果。目前,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已迫在眉睫,这应该是中国讨论逆城市化应该考虑的一个焦点,中国的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已经严重带后,跟不上形势发展。如果在制度改革上突破,中国的逆城市化并非坏事,对于推进资本下乡、促进小城镇建设和发展,实际上大有好处。

  与发达国家的历程类似,中国的逆城市化现象也是城镇化过程中的正常现象,在此基础上叠加了土地制度改革滞后以及城乡二元结构的扭曲。如果客观看待这一现象,并借势推动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逆城市化现象完全可能成为助推中国新型城镇化的正能量。

  (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安邦咨询”)

  更多内容见搜狐财经思想库,请扫下方二维码进入:

 


business.sohu.com true 财经综合报道 http://business.sohu.com/20160224/n438306297.shtml report 2806 摘要:与发达国家的历程类似,中国的逆城市化现象也是城镇化过程中的正常现象,在此基础上叠加了土地制度改革滞后以及城乡二元结构的扭曲。如果客观看待这一现象,并借势推
(责任编辑:单秀巧 UF011)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