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本市场 > 上市公司调查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小县城的台球梦(组图)

来源:第一财经网站
石汉青获得第二届中式台球世锦赛男子组冠军
石汉青获得第二届中式台球世锦赛男子组冠军


  县城两条主干道张灯结彩、锣鼓喧天,有树上甚至挂了近20个火红纸灯笼的那个下午,28岁的连文群挤在兴奋欢呼的人群里,看着偶像丁俊晖微笑着走过,紧跟其后的是希金斯、特鲁姆普、罗伯逊等世界知名台球明星时,想起了中学时代瞒着老师,悄悄拐进学校附近一个偏僻台球室,打1元钱一场球的往事。

  那时,台球室被列为“三室一厅”,和歌厅、麻将室一样是严禁学生进入的场所。喜欢出入者往往被认为是“混混”。短短十年,周围对台球的认识又发生了变化。 3月16日,热闹的龙狮舞中,省市国家乃至国际上与台球相关的官员都在县城齐聚。“台球本来是高雅的运动,只是传入中国后中被异化了。”人潮中,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是县里经常参与台球运动的2000多人之一,周末会去球房找人切磋一盘。

  如果不是因为接连两届中式台球世界锦标赛都在玉山举行,对大多人而言,这个江西省东北部的小县城还是有些籍籍无名。正是趁着与国际顶级赛事接轨、知名度扶摇直上的同时,已经通了高铁的玉山还试图进一步再做些转型——这也是当下中国大多数以传统农业、水泥加工等为主要经济支柱的县城,正在苦苦寻找的机遇。

  玉山的目标是向英国知名斯诺克比赛城市谢菲尔德看齐。后者也是从一个小镇开始发力的钢铁城市,现在以“体育之都”闻名于世。在城市发展转型过程中,玉山能走多远?若干年后,能否真正实现成为“中国谢菲尔德”的宏愿?

  ”比的是谁力气大“

  连文群想创业开一个台球俱乐部的想法,是大学毕业回县城兜了一圈后决定的。“我们这边和南昌差距太大了,所以会有机会。”这个脸上还带着些青涩的年轻人说。他大学时比较贪玩,经常去学校附近的球房。南昌不少台球房的专业化玩法和运作,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他的家乡玉山县生产青石,此前主要是用于打磨砚台。后来被发现也是台球桌石板的最佳用材。经过20多年的发展,玉山成为全球最大的台球桌板材生产基地。与省会大城市相比,玉山的球房从装修、打球设备,乃至服务氛围,明显都落后一大截,“全是流行过了才传过来的”。

  这个截至2010年一共出了5名院士、400多名博士的“博士县”,和大多数中国小县城一样,球风一度也比较“彪悍”。“那时说白了打的都不是台球,就是比谁的力气大。”提起90年代的往事,如今已是一名出租车司机的徐沛兵忍俊不禁。他现在疲于养家,多年都没碰过球杆。

  那也是台球运动在中国发展得尤为火爆的阶段。球桌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不少店家以此用来招揽人气。四周总是围着三五个爱好者,走着走着就可以玩,一打球彼此就默契地自来熟。

  小城里,很多时候打球也不太不讲规则,只要进洞就算赢。有人为了增加进球率,就用球杆的大头部分来打。有的人还直接用手去推,矮个子索性坐到球桌上。徐沛兵回忆,那时大家之所以喜欢打台球,除了娱乐方式相对匮乏,打台球还有点带“赌”的性质,一次可以赢2元、5元、10元,甚至更大金额,所以很多人提到台球就点反感。

  连文群父母都是县城普通老百姓,在儿子的创业计划刚提出时他们曾表示反对,觉得这不算是一个光彩的事情。时至今日,连文群也不太愿意妻子到球房来。直到2014年6月,连文群把父母帮着东借西凑的35万元全部都投资出去后,总面积300平米的台球俱乐部才终于开张。

  球房的主要收入来自每小时20元的收费。玉山县常住人口也就几十万,县城居民平均月收入3000多元,不少人都出去打工,当地人有喜欢成群结队到外地做建筑生意的传统,留在县城的青年人不算太多。从一开始,连文群面临的竞争就非常激烈。每月1.3万元租金是最大的经营压力,开张半年,除了勉强可以支付房租,经营始终比较困难。生意最差的那一天,收入仅为80元。

  几乎与此同时,县城里另外一家由几位年轻人合伙开的球房,开张仅一个月后就被迫关闭。而多年来,前赴后继投入台球房生意的老板之间,广为流传的一条生意铁律就是,如果球房经营半年仍没起色,就必须果断改行,否则加上前期的大手笔投入,普通人根本“耗”不起。

  “那时真的非常害怕,一个人在店里呆着,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有没有盼头。”宁静的午后,偌大的球房不时响起“啪”地撞球声。连文群给记者搬来一张清式圈椅,想起曾经的低谷,还有恍如昨日的感觉。
艾伯尔顿获得首届中式台球世锦赛男子组冠军
艾伯尔顿获得首届中式台球世锦赛男子组冠军

  顶级赛事下沉

  苦苦挣扎4个月后,2015年1月,玉山将举办首届中式台球世界锦标赛的消息在网上流传,这也是县城第一次举办如此高规格的体育赛事。“非常兴奋,当时第一反应就是,以后打球的人肯定越来越多。”谈及此连文群多次感叹,真是赶上了好时机。

  几乎与此同时,在外打工的刘杨波做了要返乡观看比赛的决定。就像贾樟柯早期电影中常见的那类小镇青年,青春期的刘杨波喜欢在台球室度过,很自然地也被周围人视为“不务正业”,这是他一段灰色的回忆。去年,这位剃着平头的青年还参加了县里组织的台球比赛,并拿到大奖。他说参赛不是为了拿奖金,而是看中这份荣誉。“台球是一项运动。”刘杨波用略带上饶口音的普通话认真地告诉记者。

  果然,随着比赛如期举行,全县的台球热情被再次点燃。进连文群球房的人一天比一天多,曾经“害怕”的女孩子进来了,接触到球杆才发现,个中竟然不乏高手。除了原有的个体户朋友,老师、公务员也加入其中。一些学校中还建立起台球兴趣班,小学、中学生们来打球也变得坦坦然然。周末球房里,几乎一半的球桌上都有他们的身影。生意最好的一天,凌晨2点已过,连文群的包房还有人在排队打球,当日营业额达到6000多元。

  “通过比赛,大家都知道了中式台球的发源地是玉山,城市知名度也提高了。”玉山县农工部部长朱明善说,中式台球其实也在广东流行,但玉山人率先抢下连续举办世锦赛的先机,就可以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加快经济建设发展。按照县政府的整体规划,今后这个经济发展在上饶市排名中上的县城,将重点发展体育经济。除了每年举办一次中式台球世锦赛,还将引入全国和省市级的台球比赛,预计光是台球赛事的频率,就可以达到每两个月左右一次。另外,因为县城附近有著名景点三清山,未来还计划引入高规格的马拉松比赛、自行车比赛,进一步拉动旅游人气。

  作为各大体育比赛的重要参与方,北京星伟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甘连童就敏锐地发现,以前高端体育赛事主要在集中在北上广几个大城市。但最近一两年来出现的新趋势是,赛事逐渐下沉到三四线城市。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以台球比赛为例,玉山县打响头炮后,山东、安徽、河北、宁夏、广东等地也跃跃欲试,试图今后在类似赛事上有更多尝试。

  甘连童说,变化背后首先得力于宏观政策的调整。根据2014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要把体育产业作为绿色产业、朝阳产业进行扶持,力争到2025年,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随着国家经济建设重心逐渐向中西部地区转移,今后国际一流体育赛事在更多县级市、地级市落户的可能性将会越来越大。”一线城市体育赛事在逐年饱和,运作也日臻成熟,继续推广难度越来越大。而在三四线城市,体育需求却极为贫乏,反而有很大发展空间。

  任重道远的发展

  三清山大道附近,一大片空地被盛开的油菜花染得金黄。三面是正在修建的高档楼盘,其中一个名叫中央公园,外墙广告的设计图显示出楼盘建成后的档次。

  “现在县城最贵的房子每平米6000多元。”四十多岁的退伍转业军人方平把车停在油菜花地一旁,点烟一支烟后说,这个人均收入也就3000多元的县城,物价却不比上饶市低,“年轻人硬中华都抽得少,很多都是抽软的。”方平也是一位台球爱好者,喜欢周末时看看台球转播比赛。他笑言,看得懂台球规则,看不懂当今的消费观念。

  约莫夏天过去,油菜田最后一次丰收后,一个总面积为630亩、投资高达30亿元的国际台球文化产业城将在此拔地而起。根据县政府规划,里面有台球产业园、国际台球体育馆、国际台球培训学院等10多项规划。“估计以后这里开发出来了,房价还要再涨。”方平摇头叹息。

  台球场的规划中,不难见到效仿英国著名城市谢菲尔德的踪迹。1977年,斯诺克世锦赛正式落户谢菲尔德,由此拉开这座曾被誉为“最肮脏丑陋”钢铁城市的转型。如今,除了一年一度的斯诺克世锦赛外,国际田联大奖赛、黑球世锦赛和世界橄榄球联赛等全球顶级赛事也都进驻谢菲尔德。朱明善说,玉山的今天就是谢菲尔德的前身,这是玉山县政府的目标。

  不过,也有玉山县官员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小小的玉山县要想追上谢菲尔德的步伐,显然还任重道远。“主要还是对台球的固有观念还需要时间转变。”一位官员说,尽管中国台球爱好者已经达到8000万,但并非人人都能成为丁俊晖、潘晓婷这样的世界级顶尖选手,中式台球要在中国大力发展,更多还是需要民间爱好者的推广。另外,玉山作为一个县城,国际赛事如何彻底市场化运作,也有待继续探索。

  一位曾经专门去过谢菲尔德看球的女球迷就说,在谢菲尔德,斯诺克世锦赛期间整个城市都笼罩在浓浓的比赛氛围中,“是一种很享受比赛的感觉。”而在玉山,整体气氛只有开幕式当天最热烈。

  不管怎样,除了随之上涨的房价,被认为是“世界四大绅士运动”的台球比赛引进后,变化在县城悄然发生,“县级比赛时,着装上也尽量要求大家绅士些。”有官员介绍,在与国外球员接触后,本县选手练玩球后自觉将球归置到三脚架中,枪粉不再乱撒。潜移默化中提升了县城的文明素质。“你有没有发现,在玉山县转一圈,看不到有人在吵架?”他颇为自豪地向记者提示。

  现在,连文群的微信介绍是“24小时”,“只要凌晨2点有人打电话打球,我都会来开门。”玉山的阔步发展让他变得很拼,每隔2个月左右,就要去南昌和上海的台球俱乐部转转,虚心向这个行业的前辈学习球房的各种管理。他的地毯是县城里唯一时髦的格子形,球桌四周还加了一圈蓝色的彩灯,他觉得很炫酷。这是从南昌“取经”之后的灵感。

  连文群正式决定把球房作为自己的事业,甚至还谈及了当前看来有点遥远的扩张。“说真的,现在我很后悔大学时没有好好读书了。这是我不能再错过的机会,也是必须生存下去的动力。”
business.sohu.com false 第一财经网站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3/4765637.html report 5520 石汉青获得第二届中式台球世锦赛男子组冠军县城两条主干道张灯结彩、锣鼓喧天,有树上甚至挂了近20个火红纸灯笼的那个下午,28岁的连文群挤在兴奋欢呼的人群里,看着偶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