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报道 > 要闻快报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年报解读】去年中煤亏了25亿恒煤赔了14亿 高管们都被降薪了

来源:第一财经网站
  3月29日,恒源煤电(600971.SH)发布了2015年年度报告,营业收入约为39.66亿元,相较于2014年64.45亿元,下滑近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3.83亿元,同比跌幅高达8983%。

  无独有偶。中煤能源(601898.SH)2015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为负数, 约为-25.2亿元,相较于2014年7.67亿元,跌幅逼近429%。

  实际上,恒源煤电和中煤能源正是煤炭行业普遍亏损的一个缩影。据同花顺iFinD金融终端数据,38家煤炭类上市公司中,20家预告2015年净利润亏损,亏损比例在50%以上。

  中煤能源董事长李延江坦言,2015年是中国煤炭行业十分艰难的一年,国内经济增速继续放缓,煤炭供需严重失衡,煤炭行业亏损面持续扩大。

  中宇资讯煤炭分析师关大利等业界人士也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目前煤炭企业普遍面临着盈利大幅减退或是直接亏损的局面,这已经是普遍现象,并非个例;而在煤价难以明显回升的情况下,煤企节约开支、压缩成本成为必然趋势。

  中煤上市以来首亏

  实际上,资本市场对于上市煤企2015年的业绩情况早有心理准备,但具体数据被披露出来之后,不少投资者还是感到惊讶。在中国煤炭行业中,中国神华(601088.SH)与中煤能源被尊为“双雄”,但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

  虽然盈利也在下滑,但中国神华2015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约为161.45亿元,然而,中煤能源2015年却陷入了巨亏泥潭。

  中煤能源2015年年度报告显示,营业收入约为592.71亿元,和2014年706.64亿元相比,跌幅超过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5.2亿元,相较于2014年7.67亿元,跌幅逼近429%。这也是中煤能源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

  对此,李延江坦言,2015年一年来,国内煤炭价格持续下滑,中煤能源的煤炭业务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导致公司出现经营亏损。

  2015年,煤炭业务仍是中煤能源的“顶梁柱”,贡献了421.06亿元的营业收入,但利润总额却为负数,约为-24.88亿元。同期,恒源煤电的煤炭业务利润总额也约为-13.7亿元,而2015年全年恒源煤电净亏也不过13.83亿元。

  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党委书记华炜就直言,造成当前煤炭产业困境的直接原因在于供需失衡导致的价格跌跌不休,而从根本上讲则是由于产能过剩。

  2015年底,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单边下跌至370元/吨,比年初降低150元/吨以上,降幅达30%。而2016年3月23日,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发布了最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389元/吨,本报告期(2016年3月16日至3月22日)与前一报告期持平。虽然煤炭价格暂时止跌,但并没有明显回升,行业情况仍不容乐观。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1~2月,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的主营业务收入为3187.3亿元,同比下降17.1%;但利润总额为-9.3亿元,同比跌幅高达111.1%。国家煤炭工业网也于3月28日转发了这组数据。

  而对于2016年煤炭的价格走势,关大利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波动可能性不大,虽然下行空间有限,但上涨空间也有限;而从中长期看,煤价取决于国内去产能以及经济形势的走向,而目前煤炭行业仍是供大于求,只有等到产能全部出清之后,国内煤价才可能稳定复苏。

  安迅思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坦言,目前这个煤炭价格对于大型煤企可能还有一点利润,但对于那些拿矿成本比较高的中小煤企来说,应该就是亏损的。所以现在很多煤矿在春节后仍没有复产,就是在观望市场行情、国家政策等。

  煤企高管被降薪

  由于煤炭价格下滑太快、太大,各大煤企为了减少亏损幅度,不得不紧裤腰带过日子,并在“节约开支”、“压缩成本”上绞尽脑汁。

  作为煤炭行业龙头企业,中煤能源通过深化源头降本、降低生产单耗、控制人工成本、压缩外包队伍、加强修旧利废等措施,狠抓煤炭生产过程成本控制,自产商品煤单位销售成本同比下降14.9%。

  作为中煤能源掌门人的李延江就表示,2015年在煤价下跌、限产减产等因素减少利润86亿元的情况下,中煤能源上下共同努力,挖潜增利60亿元以上,有效缓解了煤炭业务亏损扩大的势头。

  同样,恒源煤电也在2015年强化成本控制,并逐月下达“原煤完全成本、四项费用”等成本控制目标;同时优化人力资源配置,减少冗余人员。

  截止到2015年底,恒源煤电在职员工数量合计2.4022万人,相较于2014年底的2.5486万人,减少了1464人。同样,中煤能源在职员工数量合计也从2014年底的5.415万人,下降至2015年底的5.2648万人。

  除了减少冗余人员,降薪也早已开始了,就连高管也未能“独善其身”。2015年,恒源煤电高管合计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330.02万元,和2014年的380.26万元相比,“缩水”了50.24万元。

  中煤能源也压缩了高管薪酬。2015年,中煤能源高管从公司领取的工资、薪酬总额(税前)为469.26万元,和2014年的654.86万元相比,减少了185.6万元。

  邓舜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高管降薪是煤炭行业普遍现象,因为煤企普遍存在员工较多的问题,机构也比较臃肿,但又不能大面积裁员,就只能通过降薪的方式来压缩成本,而高管降薪也是一种表率。

  然而,当有的煤企还在为扭亏、减亏而愁眉锁眼之时,那些布局非煤业务的煤企却喜笑颜开。永泰能源(600157.SH)在2015年度业绩预增公告中透露,预计去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6亿元,同比增幅在50%上下。

  业绩逆势“飘红”,永泰能源方面表示,因收购的华兴电力自2015年5月起纳入合并报表范围,电力业务已成为公司主要利润增长点。

  另外,兖矿集团于2014年3月成立的中垠地产,已经开花结果。《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注意到,兖矿集团官网发表了一篇《品牌制胜——中垠地产整合发展系列报道之一》的文章。该文透露,2015年,中垠地产预计实现销售收入28亿元,利润则有2亿元。亿元级别的利润水平对于在寒冬中匍匐前行的煤企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business.sohu.com false 第一财经网站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3/4767984.html report 4254 3月29日,恒源煤电(600971.SH)发布了2015年年度报告,营业收入约为39.66亿元,相较于2014年64.45亿元,下滑近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