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财经 > 全球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谁是退市博元“接盘侠”?

来源:第一财经网站
  沉浮A股26度春秋,数度更名的*ST博元(600656.SH),正待退市。

  从3月29日开始,*ST博元进入30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股票更名为退市博元。在此前2015年该股暂停上市关头,投机资金蜂拥而入,在头顶高悬退市风险的情况下,将其股价大幅拉升。

  公开信息显示,退 市风险警示期间,退市博元前十大股东全部席位均为自然人。这些人中,多数具有职业炒家背景,部分出身“牛散”,常年出没于ST股如今,随着退市临近,这些牛散可能成为退市博元最后的接盘者。

  谁在接盘

  2015年3月27日,退市博元被启动强制退市程序。当年3月31日到4月9日,其股价出现连续7个“一”字跌停,但很快风云突变,它又连续经历多个涨停,到2015年5月14日最后一个交易日,收于6.55元,一个月涨幅高达26%左右。

  面对高悬头顶的退市风险,*ST博元能够逆势飙涨,与大量冒险资金进入密不可分。在机构投资者纷纷出逃之际,投机者们却在蜂拥进入。从暂停上市的去年3月30日到5月14日,*ST博元的投资者账户数量,短短一个半月时间增长了超过1万户。

  根据2015年三季报,截至去年9月底,*ST博元的前十大股东中,已经没有一家机构投资者。除了持股2.63%的第一大股东庄春虹之外,剩余的9家,也全部为自然人,合计持股数量约2364万股,持股比例为9.77%。

  股东名单显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除了庄春虹,*ST博元其他九大股东依次为黄冠辉、麦荣伙、梁秀英、陈忠结、毛瓯越、王文波、陈庆桃、郭金星、蒙美敏,分别持股330万股、316.1万股、315万股、281.6万股、142.3万股、140万股、117万股、114.4万股、107.4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黄冠辉、麦荣伙、陈庆桃、蒙美敏在内的九人,大多数都具有职业背景,早就被市场冠以“牛散”之称,其中黄冠辉、陈庆桃两人,更是因以长期炒*ST股而闻名股市。

  《第一财经日报》查阅资料发现,仅仅2012年到2015年的三年里,黄冠辉的身影,就曾出现在原ST万鸿、*ST黄海、*ST霞客*ST凤凰*ST常铝、*ST天龙、*ST国恒等ST股,以及万福生科宁波富邦湘潭电化云意电气等十多家上市公司中,持股数量则动辄在百万股以上。

  相较于黄冠辉,陈庆桃也不遑多让。公开信息显示,2008年到2015年底,陈庆桃先后出现在近20家上市公司股东名单中,而且绝大多数是濒临退市的ST股,其中包括原*ST宏盛、ST华龙、ST思达、*ST中华A、*ST兴业、*ST珠江、*ST金泰等,并且参与已经退市的退市长油、退市国恒、*ST炎黄等股票炒作。在持股数量上,陈庆桃少则百万股,多则上千万股,远超黄冠辉的持股规模。

  而麦荣伙、郭金星、毛瓯越等人,也不是等闲之辈。早在2012年,麦荣伙就曾在*ST皇台、天山生物等股票中出现过。其中,2012年9月30日,就曾买入*ST皇台89万股,并在三个月后卖出。2012年6月,麦荣伙还曾买入天山生物24万股。

  在上述*ST博元股东中,部分与公司渊源颇深。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09年,蒙美敏就曾买入过当时还名为ST方源的该公司股票。其第一次建仓,是在2009年9月30日,买入数量为402万股,随后一路增持,最多时持股数量达到961万股。

  不仅仅仅是牛散,众多小散,也前赴后继的成为接盘者。上证所数据显示,2015年3月30日,*ST博元的投资者账户数为18276户,而到了2015年5月14日,已增加到30080户,增加了近1.2万户,增幅超过55%。

  ST“牛散”将损失惨重

  3月29日,*ST博元进入退市整理期,并更名为退市博元。当天开盘后,其股价“一”字跌停,报收于5.9元,跌幅为9.92%。

  出于壳资源的稀缺性,A股长期存在的“炒壳”、押宝重组的炒作之风经久不衰,尤其是每到年底,都会掀起一波所谓ST股炒作行情,不少投机者从中获得不菲收益。但随着*ST博元强制退市,炒作者们终于失算了。

  退市博元2015年一季报显示,其前十大股东分别为珠海华信泰投资有限公司、柯华勇、兰溪市财政局、黄慧珍、金彩珠、林韵怡、江璟以及两只信托产品、一家公募基金。而在2015年在半年报中,上述前十大股东系数退出,代之以黄冠辉、陈庆桃、麦荣伙等人。

  启动强制退市后,从2015年3月31日,退市博元的股价从7.14元,跌到4月9日的5.24元,跌幅约为27%。从翌日起,经过连续拉升后,到4月29日,又涨到7.45元,涨幅达到40%以上,到2015年5月14日暂停上市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其股价报收于6.55元,一个月的均价约为6.35元。黄冠辉、陈庆桃

  由于缺乏披露,目前尚不清楚黄冠辉、陈庆桃等人买入具体时间及持仓成本。作为正式退市前的逃命机会,在最后30个交易日里,上述退市博元持仓者虽可逃离,但却将面临亏损,按其上述退市前一个月的均价计算,仅仅3月29日一个跌停,黄冠辉、陈庆桃等人就已亏损巨大。《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一个名为“持仓”在线的网站上查询得知,黄冠辉、陈庆桃等持仓成本,均为6.55元。

  寄望于正式退市前股价大涨,似已无可能。在此之前,*ST长油、*ST国恒退市前都曾“回光返照”,在最后几个交易日里大幅暴涨。其中,*ST长油临近终止上市最后几个交易日中,涨幅最高达到6.67%。在进入股转系统后,又连续33个交易日涨停的。而连续四年亏损终止上市的*ST国恒,退市整理期间也曾出现过连续6个涨停。

  但与上述因财务问题而退市的上市公司不同,作为沪深两市信披违法强制退市第一股,退市博元在退市整理期间,是否还有人敢于接盘尚未可知。作为退市整理期的第一个交易日,3月29日其交易极为惨淡。数据显示,3月29日其成交量仅为999手,成交额59万。截至收盘,交易挂单全部为卖单,没有一单买单。

  豪赌退市后在上市的希望,也极为渺茫。上证所此前已明确表示,退市博元要满足重新上市条件具有相当难度,短期难以实现。根据要求,该公司最近3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均为正数,且累计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最近3个会计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超过人民币5000万元。

  作者:杨佼来源一财网)
business.sohu.com false 第一财经网站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3/4768193.html report 4694 沉浮A股26度春秋,数度更名的*ST博元(600656.SH),正待退市。从3月29日开始,*ST博元进入30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股票更名为退市博元。在此前2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