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人物 > 商界面孔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价格远超黄金的“极草含片”遭叫停

来源:第一财经网站
  曾创下每克1054元“贵过黄金”的极草含片,正遭遇最严重的“退市”危机。

  “不知道,完全没听说。”3月30日下午,山东省极草代理商马先生在电话中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对于前一晚极草母公司青海春天的公告,自己还不知情,“ 没有人通知我,我们的(极草)正常卖的,卖得挺好的。”

  3月29日晚间,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青海春天”,600381.SH)发布公告,确认收到国家食药监总局《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告知书称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春天药用旗下冬虫夏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均已停止,应立即停止相关产品生产经营。

  这一纸公告也将此前围绕极草的未卜前途与猜测彻底坐实。

  被注销的身份

  “如果现有极草相关产品被迫退出市场,广大合作商势必蒙受经济损失。该事项可能导致春天药用今年的冬虫夏草采购计划被迫停止,春天药用及合作商目前员工合计超过约4000人,该事项可能导致春天药用及合作商对员工的大幅裁减,也将导致我公司股票存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措施(即ST)的可能并产生巨额亏损。”青海春天在公告中表示。

  作为虫草保健品类代表,极草含片已经占据了国内超过半数的市场份额。

  根据国家食药监下属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2009-2013年我国冬虫夏草类产品市场研究报告》统计,近年来虫草深加工产品发展迅速,销售额从2009年的4.09亿元快速增长至2013年的77.66亿元,年均增长接近110%;而冬虫夏草原草销售额由2009年的194.06亿元增长至2013年的282.37亿元,年均增长率仅为9.83%——其中极草含片在2013年销售额已占冬虫夏草深加工领域市场份额的51.5%,占整个冬虫夏草行业份额超过11.1%。

  2014年,借壳*ST贤成的青海春天公告显示,其在2011年、2012年、2013年和2014年上半年的营业总收入分别为3.22亿元、13.06亿元、21.41亿元和10.78亿元,三年间含片销售翻倍增长。

  但在市场上狂飙突进的同时,极草一直没有摆脱“身份”未定的风险。

  2012年8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印发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强调为“在合理保护冬虫夏草资源的前提下,高效开发利用冬虫夏草资源,推动高端科技含量保健食品的研发,研究建立珍稀原料用于保健食品的有效监管办法”,首次对以野生冬虫夏草作为主要原料的保健食品进行规范,要求试点的企业其保健食品工业产品年销售额10亿元以上,首批试点企业包括青海春天、同仁堂康美药业、劲牌有限公司、江中药业,为期5年。

  然而,5年期限未满,国家食药监总局紧急叫停了冬虫夏草的保健品试点身份。

  今年3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总局关于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的通知》,宣布根据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相关规定,总局已制定公布《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令第22号),含冬虫夏草的保健食品相关申报审批工作按《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有关规定执行,未经批准不得生产和销售。

  与此同时,“冬虫夏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这一身份也同时被终止。

  2014年7月,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和青海省政府的文件和要求,青海省食药监局撤销《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规定冬虫夏草纯粉片的新身份为青海省出产的冬虫夏草经加工制成的产品,为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这一规定曾被认为是极草规避食品和中药饮片管理的“新身份”。

  “(极草)现在也还在正常卖,这一年多礼品市场确实受影响卖得不如以前好了,但是还没有听说停止销售的事情,我们双层(含)片刚刚推出活动,原价16900元,现价13200元。”3月30日,北京极草销售员张杰(化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被保护的身份

  在极草长达3分钟的广告中,通过破壁技术改变传统中药服用方法成为纯粉片增加吸收率,是极草最大的卖点,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形态改变,极草的身份也一直在食品、中药饮片、试点产品和保健品试点中切换。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1月,极草冬虫夏草纯粉及纯粉片产品正式上市,被批准为食品;2010年12月,《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出台,极草冬虫夏草纯粉片开始被纳入“中药饮片”范围管理——也因为当时极草是市场上唯一的冬虫夏草中药饮片,这一新规也被广泛认为是为极草“量身定做”的合法身份。

  2012年2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回复给西藏食药监局的食药监注函[2012]24号文中指出“鉴于药材的提取、浓缩,及制成片剂、颗粒剂等现代剂型不属于饮片炮制范畴,故不宜列入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同年6月,国家食药监总局下发《关于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冬虫夏草粉碎及压制成片不属于中药饮片炮制范畴,明确要求青海省对“规范”予以修正,妥善处理,切实加强对中药饮片的监督管理。

  2013年6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关于严格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及中药配方颗粒试点研究管理等有关事宜的通知》再次明确指出:“不得将片剂、颗粒剂等常规按制剂管理的产品作为中药饮片管理,并不得为其制定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并要求“对已发生的不当审批行为须立即纠正、妥善处理”。

  2014年7月18日,压力之下,青海省食药监局发布公告,撤销曾由其颁布实施的《青海省冬虫夏草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同日,青海省食药监局发布了关于《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事宜的通知》(53号文),明确指出极草饮片是“青海省出产的冬虫夏草经加工制成的产品,作为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试点产品”,包括“产品销售参照非药品柜台销售,以滋补保健类中药材为内容物的包装礼盒商品有关法律适用问题的批复执行”等。

  “‘滋补类特殊产品管理’,根本就是青海省食药监局专门为青海春天量身定制的一个‘创新品种’。”谈及这一事件,知名职业打假人王海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作为一个地方局,青海局没有权力给一个企业或者一个产品豁免权或者品类创制权,这是包庇行为。”他说。

  王海告诉本报,在国家药监局取消对地方药监局的垂直管理之后,这样的现状并不难理解,“财政、人事和官员调动都在地方,国家局只有业务指导功能,出现国家局和地方局政令不统一的情况就很自然了。”他表示。

  2014年7月,青海省商务厅副厅长朱小青在北京推介青海虫草时曾介绍,青海冬虫夏草蕴藏量达150吨以上,年采集量60吨左右,年成交量100吨左右,占全国份额60%以上,年交易额超过200亿元,青海已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冬虫夏草生产与交易集散地。

  作者:王蔚佳来源一财网)
business.sohu.com false 第一财经网站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3/4768720.html report 4411 曾创下每克1054元“贵过黄金”的极草含片,正遭遇最严重的“退市”危机。“不知道,完全没听说。&rd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