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本市场 > 上市公司调查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污名柳岩,就可以把“闹伴娘”事件合理化?(图)

来源:第一财经网站
  • 手机看新闻
包贝尔婚礼现场,作为伴娘的柳岩差点被伴郎团推进水里,幸得贾玲解围
包贝尔婚礼现场,作为伴娘的柳岩差点被伴郎团推进水里,幸得贾玲解围

  前几天,柳岩在包贝尔婚礼上当伴娘,却被伴郎团差点推进水里的新闻,刷新了大家的新下限。人们通过那个广为流传的视频,明白了这些衣冠楚楚的明星,在调戏伴娘这件事情上,粗陋野蛮程度和最底层的村氓没有任何不同。

  本来这事在舆论大口径上没什么太大异议:就是骚扰女性,就是low,就是陋习。但过了两天后,该道歉的伴郎团成员一个个屁股都很沉,很坐得住,受害人柳岩反倒出来道了个歉。这一道歉,很多公知得意了,他们感叹道:唉,你看,她道歉肯定不是真心,但必须如此,不然她没法在那个圈子里混了。挣钱不易啊,除了要忍受咸猪手,连自己不该背的锅也要主动背上。她自己选择放弃争取自己的权益,选择一头扎进那个染缸,就要做好接受一切坏事的准备,食得咸鱼抵得渴。我们外人闹得很欢,但其实人家已经准备好咬牙继续圈钱了。一位大号还很高屋建瓴地总结:“什么女权,男权。在金钱面前,全是跪着的。”不少群众也认为,这段话不无道理。

  其实,这些说辞总结下来,就是以下意思:“这个受害人在整个事件中显得并不那么清白无辜,所以不必给她争取什么权益。”这话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耳熟?在事件刚爆发时,有一种声音就是:柳岩是个靠露胸博上位的艳星,艳星应该早被摸惯了,娱乐圈那么乱,这种还是小场面云云。一句话,虱子多了不痒,咸猪手多了不恶心,一个艳星活该在婚礼上被当做一个有性意味的公器,被兴致盎然的男宾猥亵。

  这种思维是一种特别不要脸的思维:先污名化一个人,就可以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然后理所当然地侮辱和损害对方。我猥亵一位女性,就因为她是艳星,早该习惯了此事?她不是艳星?那她穿那么少,就是在勾引我。你说她穿得不算少?好吧,她多看了我几眼,和我说了几句话……说一千道一万,就是一句:她活该。我的猥亵行为并不下作,反而是合理的。

  这种论调之恶心,可能很多人都能看出来。那种“柳岩主动道歉,说明她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权益,外人就别瞎咧咧了”的论调,不也差不多吗?都是一种受害人有罪论。只不过前一种污名化的办法,是在下手之前先泼污水,然后好下手行恶。后一种是受害人被加害乃至被二次加害后,堵掉她被人支持、被人帮助的路。我可以想象,如果以后柳岩不幸再次被骚扰,一定会有很多人打着哈哈说:“别闹了,大家上次支持她,她自己反而出来道歉,不用浪费表情啦,反正她不介意。”上一次的后置污水,直接变成了下一次的前置污水。

  问题是,柳岩的被迫道歉,会改变闹伴娘这件事情本身的糟糕属性吗?不会。某位受害人出于某些原因愿意息事宁人又如何?闹新娘这件事在文明社会就是恶的、野蛮的,该尽快弃绝的。而且大家对这种行为人人喊打,真的只是为了柳岩一个人吗?是为了不计其数被侮辱和损害的女性,她们在这种恶俗中喊不出,喊了也没人听,听了也没人帮助,还常常被迫息事宁人。

  我们声援柳岩,是为了从整体上改变这种不良风气,以此保护那个随时可能受到迫害的自己。一个事情是错的就是错的,就抓紧时间修改。如果有人找各种理由扭扭捏捏,拖延敷衍,我只能认为是一个原因:他就是那个企图在这种扭捏中,抓紧时间再摸几把的无赖恶人。
business.sohu.com false 第一财经网站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4/4770124.html report 1813 包贝尔婚礼现场,作为伴娘的柳岩差点被伴郎团推进水里,幸得贾玲解围前几天,柳岩在包贝尔婚礼上当伴娘,却被伴郎团差点推进水里的新闻,刷新了大家的新下限。人们通过那个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