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观察 > 资本市场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网下打新成秘密武器牛散们找到A股稳赚新玩法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网下打新成秘密武器牛散们找到A股稳赚新玩法
在今年初新股发行进入“免费抽奖”模式后,市场申购新股的热情被推升到了巅峰,但随之而来的,是中签难度的明显提升,动辄以“万分之几”来衡量中签率,注定幸运只属于极少数的人。而与普通投资者参与的网上打新相比,以机构为主体的网下申购配售率(与网上中签率含义类似 ,指机构最终获配新股数量除以网下申购数额)甚至需要用“十万分之”的比率去衡量,远远低于网上中签率。但就算是如此之低的配售率,却依然引来无数人的关注,因为在网下申购,只要条件(价格和申报数量)符合,则意味着必中新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今年以来,按照IPO新规发行新股的网下配售数据后发现,葛卫东、赵建平、郑海若等在A股市场上如雷贯耳的名字,扎堆出现在新股网下配售名单中。网下打新,为何让一众资本市场上的牛人乐此不疲地参与,其中到底有何玄机?还有哪些千万级别大户身在其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接下来为您一一道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胥帅

  打新·网下配售

  A股超级大户扎堆网下配售 盘盘中新股乐此不疲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胥帅

  自实施IPO新政之后,A股的新股发行就进入了“打新不用先给钱”的新玩法。每逢新一轮新股发行展开,市场资金都会趋之若鹜。自今年1月实施IPO新规至4月30日,《每日经济新闻》(更多资讯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添升宝”)记者统计25只上市新股公布的网下配售名单发现。包括机构、基金等2000名投资者进入了网下配售名单,其中出现了葛卫东、赵建平等资本市场上如雷贯耳的名字。

  令人感到不解的是,新股网下配售比例远低于网上申购,获配金额也少得可怜,为何如此多的投资机构和自然人都迷恋上这些“小钱”?

  网下打新配售率其实更低

  事实上,打新共有两种方式,一类是通过网上申购,另外一类便是网下配售。前者是针对普通投资者的打新方式,也是大家比较熟悉的;而后者主要是为公募、私募、券商、险资及大户投资者所选择。

  需要解释的是,网下配售对象普遍按照类型大致分三个类别。其中公募和社保基金为A类,企业年金基金和险资为B类,自然人投资者则为C类。对于A类投资者,中国证券业协会是要求主承销商应当和发行人安排不低于本次网下发行股票数量的40%配售。C类则是自然人投资者,配售比例低于A类和B类投资者。

  “在帝王洁具的配售原则中,A类和B类投资者的配售比例是高于C类的。”4月2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帝王洁具的承销商华西证券,有关人士对此表示。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金融终端统计,网下配售的比例大大低于网上申购的中签率。在IPO新规实施后,发行的25只公布网下配售数据的上市新股中,网上平均中签率是0.053%。其中中签率最低的是维宏股份,中签率为0.0319%;最高的是南方传媒,中签率为0.1329%。

  Choice金融终端同时显示,在这25只上市新股名单的网下配售名单中,配售比例的平均值为0.015%。这意味着如果一个投资者申购1万股,其获配数量仅有1.5股。如果以平均值进行比较,网上平均中签率是网下平均获配比例的3倍之多。

  超大户扎堆网下配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梳理新股网下配售名单后发现,除了社保、基金、券商等机构,不少在A股市场上大名鼎鼎的人物,也频频现身于网下配售名单当中。比如,在南方传媒的网下申购名单中赫然出现了葛卫东的名字,葛卫东还出现在通宇通讯、维宏股份、坚朗五金、鹭燕医药等多只新股的网下配售名单中。

  在金徽酒、天鹅股份、名家汇、景嘉微等新股名单中,何雪萍这一名字也反复出现在上述新股名单之类。另外与葛卫东、何雪萍同时出现在新股网下配售名单中的还有赵建平、赵吉、郑海若等自然人。

  对于上述名字,长期浸淫资本市场的投资者想必并不陌生。如果上述名字与投资者熟知的那几位资本超级大户是同一人的话,那么这意味着资产上亿的资本大鳄也已经加入了网下配售的热潮。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各位超级大户都成功获配新股,但其配售股数和金额并不高。以葛卫东为例,其网下配售股数最多的是坚朗五金,葛卫东在申购920万股后才获配了1.5万股,获配金额为32.5万元。而其获配股数最少的是天鹅股份,申购1500万股后才获配553股,合计还不到6手,对应的金额仅有4938元。赵建平同样与此类似,获配股数最多的是金徽酒,对应的股份数是4402股,金额则为4.8万元。其获配股数最少是天鹅股份,获配股数和葛卫东一样。

  在网下申购上千万股,最终仅仅到手几千股甚至几百股,仅从概率来看,诸位超级大户在网下的巨额申购,还不如一般散户在网上打新“碰运气”?况且因为配售金额的基数太低,即便新股上市后股价滚几倍,超级大户收获的浮盈也是很少。

  以新股打开涨停当日最高价进行估算,例如葛卫东在川金诺的账面浮盈仅有2.12万元。而何雪萍在名家汇的账面浮盈也是有4.8万元。这对于这些动辄上亿交易资金的超级大户来讲,几千、几万的浮盈简直是九牛一毛。

  为何这么多大户们都乐此不疲愿意参加网下配售新股,何况要获得配售资格,还需要有持有股票市值的要求。今年股市多数股票都呈下跌,新股上获得的收益,可能还抵消不了持股下跌损失的市值,这又是什么原因呢?记者通过表格梳理发现,这么多牛散们今年普遍都有中10只新股左右,参与早的牛散更是中了20多只新股,这种次次都中新股的盈利通道,才是吸引牛散们热衷于此的主要原因。

  打新·账面收益

  新股配售藏“金山”大户网下打新总浮盈逾2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胥帅

  现在的行情赚钱不易,难怪众多超级大户也对几千股新股配售趋之若鹜。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经过大量的数据统计,以及对新股承销商、投行负责人采访后发现,事实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虽然网下打新配售率极低,但却是“100%”命中新股,而网上申购则纯属凭运气“中奖”。值得一提的是,参与网下配售的自然人还可以同时申购到多个新股。即便每个新股的配额资金不高,但“积少成多”,在短短不到四个月时间中,就赢得数以百万计的浮盈。

  网下配售必中新股

  对于常年打新的投资者来讲,对网上申购并不陌生。以新股东方时尚为例,如果通过网上申购,东方时尚的网上中签率为0.07%,按照单一账户申购上限为15000股估算,顶格申购将获得15个配号,那么该打中新股的中签概率为1.05%。毫无疑问,即使顶格申购东方时尚,1.05%的中签率依旧很低,幸运注定属于极少数人。

  再看东方时尚的网下配售,一个自然人有效申购3500万股,最终实际配售数量为2904股,配售比例甚至不足0.01%。表面上,东方时尚0.01%的网下配售比例大幅低于网上申购中签率。但细究下来却不然。“如果最终被确定为有效报价投资者(网下配售),是必定会配售新股的。”华西证券上述人士表示。

  事实上,所谓网下配售是针对特定投资者的,其中包括了社保基金、公募基金、私募基金、达到门槛条件的自然人。而对于这些特定投资者,发行人和承销商是可以按照比例对其直接配售一定数量的份额。换句话说,尽管网上中签概率高于配售率,但并非“100%必中”。而网下配售能有100%的概率获得新股。

  简单地说,一般散户的网上打新是“中”或“不中”的概率问题,而这些超级大户们的网下配售,则是“中多”与“中少”的数量问题。

  网下配售成机构、大户专享

  既然网下配售新股必中,那么网下打新堪称是“稳赚不赔”的买卖。相信很多投资者会问,自己是否也可以通过网下方式来申购新股呢?答案是否定的。

  根据最新修订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承销业务规范》,网下投资者报价时应当持有不少于1000万元市值的非限售股份。并且如果是自然人想要同时申购沪市和深市的新股,那么与之对应的是,他在沪、深两市都需要分别至少持有1000万元的流通市值。一般来说,对于网下配售“门槛”的认定是以初步询价开始日前两个交易日为基准日,在基准日(含)前二十个交易日持有对应市场流通A股的流通市值日均值应为1000万元(含)以上。

  实际上,持有1000万元的市值只是一个基本的门槛要求。根据不同发行人和承销商的具体要求,在初步询价结束后,还将有一个剔除环节,留下有效报价投资者。“首先是剔除拟申购总量中报价最高的部分,这部分的比例在10%。”华西证券上述有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在对帝王洁具的网下申购中,除了剔除这10%的最高报价之外,还可以剔除对应最低价的网下投资者。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是有主动承诺限售期,那么自然人投资者所对应的配售比例会大大高出同类投资者。例如:葛卫东有效申购坚朗五金的数量为920万股,承诺上市12个月内不卖出。其最终获得配售股数为1.5万股,获配金额高达32.5万元。同样是网下申购坚朗五金,没有“加锁”的投资者侯儒波,他的有效申购数量达到3259万股,最终配售股数为3967股,获配金额仅有8.6万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坚朗五金承诺12个月限售期的C类配售比例为0.16%,而对应没有承诺的同类投资者则仅有0.12%,相差超过10倍。

  在实施IPO新规后,网下投资者在申购时无需提前缴付申购资金。这意味着在网下打新堪称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但令人诧异的是,从新股网下配售名单中发现,有网下投资者并未满额申购。例如:林婵贞、岳泰弟、殷晓春只在网下申购了150万股的永和智控,而其申购上限则是1500万股,相当只申购了其中1/10。

  “新股的申购数量并非受投资者持有市值的影响,只要达到最低的"门槛"(1000万元流通市值),就可以根据投资者需求自由决定。”某上海投行负责人表示,他猜测投资者未满额申购的原因或许是考虑到手里的资金成本,“虽然说打新不必提前缴款和冻结资金,但是投资者或许还是要考虑到账户资金情况。毕竟配售股数越多,相应支付的金额也更高。”

  华西证券上述人士表示:“有效的申购数量是在200万股~1300万股。只要是在这个区间内,申购数量的多少都是由投资者自行决定的。”

  网下打新收益诱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发现(更多资讯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添升宝”),共有42个自然人投资者通过网下打中了20只以上的新股。其中徐晓和柳德庆更是打新之王,命中了28只新股。而葛卫东和赵建平也分别命中了24只、23只新股。在葛卫东的打新名单中,坚朗五金和通宇通讯获配金额是最高的,分别是32.5万元、19万元,如果按照新股开板当日的最高价计算,这两只个股的账面浮盈分别是178.7万元、59.4万元,基本翻了接近5倍。

  再计算超级大户们通过配售新股获得的累计账面浮盈可以发现,只要打中20只新股以上,那么账面浮盈合计上百万也变得十分寻常。如果按照新股开板当日的最高价计算,“打新王”柳德庆总计账面浮盈高达356.9万元,而其获配总金额为86.8万元,收益几乎是翻了4倍之多。而徐晓的总计账面浮盈也高达353.4万元,而其获配总金额为84.5万元,收益几乎翻了4倍。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葛卫东打新的新股数量不及徐晓和柳德庆,但其账面浮盈却高出他们许多。葛卫东的账面浮盈总计为388.4万元,而其配售金额也达到了117.7万元之多。另外两名超级大户赵建平、何雪萍的的总计浮盈也分别达到了133万元、156万元。而这所有超级大户合计总的账面浮盈更是高达2.4亿元。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数据仅仅是实施IPO新规以来,从1月26日截至4月30日的不完全统计。只要新股网下配售的规则不改变,超级大户还可以继续通过网下申购配得更多新股,届时账面浮盈便远不止2.4亿元这一数据。有意思的是,这也将成为超级大户“细水长流”的生财之道。

  

  打新·大户现身

  解密网下配售名单


  隐形大户批量曝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胥帅


  由于1000万元市值的“硬性指标”,注定网下配售只能是小部分大户、超大户的“专享福利”。在这个特殊的群体中,除了市场耳熟能详的葛卫东、赵建平、何雪萍之外,还有陌生的隐形大户也被曝光。《每日经济新闻》梳理最近公布网下配售名单的新股,近200名神秘大户重复出现在朗迪集团、东音股份、多伦科技、永和智控、汇嘉时代这5只新股中。安健、毕瑾、陈矗等甚至远超大佬葛卫东,全部出现在上述新股网下配售的名单之中。

  200名神秘大户上榜

  4月,朗迪集团、东音股份、多伦科技、永和智控、汇嘉时代这5只新股公布了网下配售名单。从单个的网下配售名单来看,接近200名的神秘大户上榜。《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上述新股的网下配售名单的新股,每份近200名的神秘大户名单并非是独立存在,相互之间竟然出现了惊人的相似之处。

  安健、陈矗、鲍旭义、蔡华等超过10名神秘大户均出现在朗迪集团、东音股份、多伦科技、永和智控、汇嘉时代这5只新股的网下配售名单中。仅荆涛、康世峰、雷真等个别大户的出现频率最低,但也至少出现在两只新股的网下配售名单之中。有意思的是,葛卫东仅排在中游,4月份出现在三只新股的名单之中。

  除了葛卫东、赵建平、何雪萍这些知名的大人物之外,类似徐晓、柳德庆、毕永生这些隐形超级大户也在网下配售名单中被批量曝光。这同时还包括进入新股网下配售名单的黄宏、郝慧、黄立山、黄仕康、李天云、李文、完永东等一系列陌生名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虽然这些隐形大户的名声不如葛卫东等人响亮,但实际上这些超级大户们目前持有的流通市值却是不少。因为按照规定,这1000万元的流通市值是单边对应沪、深两市的上市新股。换句话说,如果投资者想要申购通过上证所发行的新股,那么该投资者则需要持有在沪市1000万元的流通市值。反之对于深市也是同理。这意味着如果有投资者想要“双管齐下”同时申购沪、深两市的新股,那么其所对应的流通市值合计就应超过2000万元。

  特别是这打中了20只以上新股的42个自然人,包括徐晓、李杨、黄立山等均获得了沪深两市的新股配售。这意味着他们实际持有的市值合计是超过2000万元。例如:杨林发不只成功获配了白云电器、多伦科技等沪市新股,同时还获配了东音股份、川金诺等深市新股。

  超级大户“移情”打新?

  A股自1月调整以来,成交量略显低迷。上证指数最近六个交易日的成交量均未达到2000亿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翻查2015年年报和2016第一季度季报数据发现,相比过往,部分超级大户并不未有大面积的减仓,甚至对个别股票进行了增仓。而从个股的网下配售名单不难看出,这些超级大户对网下打新花费了许多心思。

  从持仓数据可见一斑,何雪萍在去年年报还持有千山药机1000万股,位列第二大流通股东。而在今年的一季报中,何雪萍仍然是千山药机的第二大股东,甚至还增持到了1170万股。何雪萍持有的宏达新材也是如此,去年年报持有180万股。而在今年一季度,何雪萍甚至增持到了1118万股,以4.19%的持股比例成为了宏达新材的第一大流通股东。

  赵建平在一季度出现在力生制药欧比特天龙光电理邦仪器等14只个股的股东名单中。去年年报,赵建平持有177.8万股的中来股份。而在今年第一季报中,赵建平增持到197.8万股,为第三大流通股东。欧比特同样如此。去年赵建平持有150万股,今年一季报增持到160万股,仍为欧比特的前十大流通股东。

  葛卫东更是坚守大蓝筹平安银行不动摇。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按照平安银行最新收盘价计算,葛卫东持有平安银行的流通市值就达到了13.74亿元。

  有意思的是,如果热衷网下配售的超级大户真是为新股配置市值的话,那么也有可能陷入“因小失大”。根据沪深300指数走势,今年第一季度以来跌幅达到了13.75%。这意味着如果他们配售股票的走势和沪深300指数走势接近,那么为打新配置的1000万元市值将面临超过100万元的亏损。而这几乎与其打新合计浮盈持平。
business.sohu.com false 每日经济新闻 http://www.mrjjxw.com/shtml/mrjjxw/20160503/84007.shtml report 8742 在今年初新股发行进入“免费抽奖”模式后,市场申购新股的热情被推升到了巅峰,但随之而来的,是中签难度的明显提升,动辄以“万分之几”来衡量中签率,注定幸运只属于极少
(责任编辑:蔡越坤)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