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报道 > 要闻快报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王茁:上海家化的“挫折”让我走得更好(图)

来源:新京报
  • 手机看新闻
5月11日,上海家化原总经理王茁在上海复旦大学主持了一场论坛。离开上海家化后,王茁自己成立了投资公司。 受访者供图
  5月11日,上海家化原总经理王茁在上海复旦大学主持了一场论坛。离开上海家化后,王茁自己成立了投资公司。 受访者供图

  王茁履历

  2012年 任上海家化总经理。

  2014年5月 上海家化董事会决定解除王茁的总经理职务。

  2014年6月 王茁提出仲裁申请,请求裁决恢 复其与上海家化之间的劳动关系等。

  2015年9月 上海市当地法院要求上海家化恢复与王茁的劳动关系,并支付一个月的薪水。后来,王茁并未接受上海家化的工作安排。

  2016年5月 王茁公开自己创业项目——磐缔资本,主要从事日化行业项目投资。

  5月11日,王茁着正装出现在复旦大学一场关于化妆品行业的论坛上。作为论坛中一个主持人,48岁的王茁语气抑扬顿挫,时不时抛出一个幽默问题。

  这是继王茁2014年被罢免上海家化总经理职位的首次公开露面。出乎意料的是,王茁并没有直接加入其他企业,而是选择了自己成立投资公司,投资日化行业的项目。

  活动结束后,王茁接受了新京报的独家专访。在近两小时的访谈中,王茁讲述了他的多面人生与人生起伏。对于与上海家化的“爱恨纠葛”,王茁仍然不愿多谈。

  “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王茁只是引用孔子的话,回应说。

  “我几乎没有做过后悔的决定”

  “历史往往会拐弯,正如长江并不是笔直奔到大海。”5月11日,王茁对新京报记者说。

  王茁人生的拐弯,始于2013年上海家化管理层换血。在此之前,王茁是上海家化——本土最大的化妆品企业的总经理。作为上海家化的“老人”,王茁原本设想,自己后半生的职业生涯将在上海家化度过。

  2011年,平安信托收购上海家化集团100%的股权,成为上海家化的控股股东。平安方面在竞购时,曾表态将在品牌推广、产业链完善、渠道网点建设等多方面,给予上海家化帮助。但在经营方面,平安方面与原董事长葛文耀等前管理层存在分歧。

  2013年,“因年龄和健康原因”,在上海家化工作28年的葛文耀“退休”。原强生医疗中国区总裁谢文坚入职上海家化替任。2014年5月,上海家化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决定解除王茁的总经理职务,其后又通过了罢免王茁董事职位的议案。

  与上海家化多位旧部辞职不同,王茁选择了与上海家化打起官司。历经一年诉讼后,上海当地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要求上海家化恢复与王茁的劳动关系。

  随后,王茁收到上海家化对其的最新工作安排——“中国文化应用研究员”,薪酬为6000元/月。而在免职前的2012年,王茁的税前年薪为65.17万元。

  王茁没有接受这样的安排。“从现在来看,我几乎没有做过后悔的决定,无论是开始到上海家化实习还是后来被迫出局。”

  在王茁看来,他从上海家化“被迫出局”的根源,在于他与控股股东平安集团对公司发展方向理解不一致。

  5月11日的采访中,王茁多次提及,他十分推崇思想家梁漱溟“互以对方为重”的观点,“把私心放小、放低,以公心为重。”

  最近两年,主要在“与书为伴”

  2014年6月,上海家化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罢免总经理王茁的议案,王茁要求两分钟陈述。

  他在陈述时,读了一首近代诗《赠国士》:黄金台上三千客,赤壁风前百万兵。终古山河仍带砺,唯应谈笑取公卿。

  这首诗的最后两句,常用以表现人的自信。媒体当时形容称,王茁在慷慨陈词后,结束了24年的家化生涯。

  5月11日的采访过程中,王茁时常引经据典,并抛出自己的感悟。如此造诣有赖于王茁日常读书的积累。

  王茁说,在上海家化期间,他的时间被截然划分为两半,除了工作,其余时间几乎全与书有关。离开上海家化的近两年间,王茁大多数时间也与书为伴:读书、教书、写书、翻译书。

  王茁的书房中,堆满了几万册书籍。周末,他和妻子常做的事情也是翻译书。王茁说,读书能让内心平和、愉悦。

  对于偏执的阅读爱好,王茁归因于年轻时的经历。那时,王茁对西方思想和诗歌着迷,尼采、萨特、北岛、舒婷等都是他当时心中的“偶像”。

  在近两年所读的书籍中,美国塔勒布的《反脆弱》尤使他印象深刻,“正如尼采所言:杀不死我的,使我更强大,《反脆弱》讲述了人在经历打击、挫折之后,并不是恢复到原状,而是变得更为坚强。”

  在王茁看来,这本书传递了越挫越勇精神,尤其是推崇承担风险的企业家精神。

  “上海家化是我路过的风景。"被罢免"这件事在别人看来是挫折,但我是珍惜这段经历的。”王茁说,“经过带有引号的挫折,实际上可能让你走得更好、更远。”

  投资时更看重创始人的胸怀

  除了读书以外,离开上海家化的王茁,还分出一部分精力研究自己所熟悉的日化领域。在他看来,国家“两创”提出后,很多行业兴起了创业风潮,但化妆品行业是个例外,“即便有人在日化行业创业,也无非是开个小店,而那些致力于制造业,打造品牌的创业项目很少。”

  同时,不少大的日化企业向他抛出橄榄枝,希望他去做高管。王茁想得更多的是,品牌管理是许多日化企业的薄弱环节,应该如何利用自己的经验去帮助更多的企业。

  “目前国内一些日化企业希望把国外的品牌买下来带到中国。恰好,我自己在国外有很多资源。”王茁想消除这种不对称的局面,在跨境整合方面做一些努力。

  行业痛点找到了。去年,王茁谋生了创业的想法,并在2015年9月注册成立了新公司——上海磐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专注于投资日化产业。

  “总体上讲,在中国做投资,不了解所投产业的人偏多,而做过企业后再做投资的人更少。”王茁认为,他的公司能在资本和产业之间创造很好的连接。

  相比所投资的项目本身,他更看重企业家的胸怀和人格魅力。磐缔资本的首个投资项目是北京明弘科贸。后者是一家从事植物护肤领域的公司,创建了护肤品牌“植物医生”。解勇为董事长。

  “日化行业受过完整大学教育的企业家不多,解勇把莎士比亚全集的中英文版都看过,这在行业内很难找到。”王茁对解勇评价甚高。

  未来想做教育家

  在王茁心中,有血性、有理性、有耐性,是衡量企业家是否优秀的三把尺子。

  “中国处于快速增长期,大量企业家如像草莽英雄一样,认为遍地都是黄金,赶紧捡就行了。”王茁说,中国企业家并不缺乏血性,但相比国外企业家,在理性和耐性方面略逊一筹。

  华为CEO任正非是王茁最为推崇的中国企业家。“他是内心有城堡的人,为华为打造了比较宽广的护城河,他既有军人的血性气质,也有很深刻思考的理性,同时还具备耐性。这三点在任正非身上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也是吸引我的三个重要维度。”

  对于大部分企业家所推崇的乔布斯,王茁认为,乔布斯不仅具有直指人心的洞察力,还有十分强的实现手段,进而可以创造出高附加值产品。

  在王茁看来,当前中国企业普遍缺乏工匠精神,“大家都喜欢赚快钱,并没有慢下来培育出高附加值的品牌”。

  “在大家都想赚快钱的环境下,变现就变得不那么容易了,这时候就会倒逼企业慢下来涵养品牌。”王茁认为,中国企业缺乏工匠精神关键问题在企业家,并不是只靠车间工人努力就行,而是必须改为由上而下的态度和理念。

  王茁将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为三步走:企业家、投资家、教育家。他希望,未来有一天,能将自己的财力和精力投入到教育事业,“现在管理教育太过于科学化了,文史哲与商业领域缺少一种沟通。”

  新京报记者 徐伟 实习生 李娜 杨韵琳 上海报道
business.sohu.com false 新京报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6-05/16/content_635149.htm?div=-1 report 4328 5月11日,上海家化原总经理王茁在上海复旦大学主持了一场论坛。离开上海家化后,王茁自己成立了投资公司。受访者供图王茁履历2012年任上海家化总经理。2014年5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