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壳牌重返新能源投资业务 每年研发预算达2亿美元(图)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手机看新闻
本报记者 王尔德 北京报道
本报记者 王尔德 北京报道

  导读

  壳牌集团正在重返新能源市场,布局新能源投资。壳牌集团执行委员会成员、天然气一体化和新能源事业部总裁魏思乐(Maarten Wetselaar)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目前新能源投资占壳牌的资产规模比重比较低,还不到1%,未来将重 点投资三个领域:新燃料、天然气和新能源发电、通过数字化和互联网服务能源终端用户的解决方案。在壳牌每年10亿美元的研发预算中,新能源业务占到1/5。

  巨头再次归来,壳牌集团正在重返新能源市场。

  今年5月底,壳牌集团在既有的天然气一体化事业部中增加了新能源业务,新建了天然气一体化和新能源事业部,布局新能源投资。

  6月28日,壳牌集团执行委员会成员、天然气一体化和新能源事业部总裁魏思乐(Maarten Wetselaar)在北京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首次全面阐述其新能源投资战略。

  魏思乐表示,和15年前首次涉足新能源投资时的环境相比,现在处于好时机,这是一个深思熟虑的战略决定。

  壳牌认为,全球能源转型正值其时,希望参与这次转型,通过生产更多天然气以减少煤电,同时继续投资于未来能源,推动全球能源转型,并继续支持政府主导的碳定价体系。

  魏思乐解释,目前新能源投资占壳牌的资产规模比重比较低,还不到1%,未来将重点投资三个领域:新燃料、天然气和新能源发电、通过数字化和互联网服务能源终端用户的解决方案。

  “在壳牌每年10亿美元的研发预算中,新能源业务占到1/5。”魏思乐透露,可以预期的是,新能源投资将成为其未来的重要增长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在壳牌的上游、下游、项目与技术、天然气一体化和新能源四个事业部中,天然气一体化和新能源是业务增长最快、效益最突出的部门。

  “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壳牌重新认识到了新能源的未来前景。”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秘书长秦海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这家重量级选手的回归,将为全球新能源市场带来新的变量。

  新能源累计投资17亿美元

  这并非壳牌首次涉足新能源业务。

  早在2001年,壳牌便在全球布局了一些风电、太阳能发电和水电等项目,但由于这些项目投资规模大、成本高,而消费者尚未准备好为清洁能源支付更高的费用,随后逐步退出。

  对此,魏思乐解释,“的确如此,这可能是因为当时投资新能源的时机不成熟,我们布局太早了。社会对低碳能源投资认知不够,消费者也没做好为此买单的准备。”

  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壳牌在新能源领域累计的总资本投入为17亿美元。其中,在生物质燃料方面的投资包括位于巴西用甘蔗制乙醇的合资企业Raízen公司,通过新技术的商用化,用可持续的非食品原料来制造有竞争力的低碳生物燃料。

  在氢能领域,壳牌在德国参与了一家合资企业,计划投资大约390个氢气零售站点,其中230个站点将使用壳牌品牌。到2015年底,壳牌在德国已有3家加氢站在运行。

  壳牌还在英国和美国等其他国家探索氢能相关的机会。氢作为一种交通运输燃料,可以与壳牌现有的下游零售设施、供应配送体系以及天然气业务相结合。

  在风能方面,壳牌于2001年进入了美国的陆上风能市场,并在8个风能项目中参股,其供电装机量共计450MW。壳牌在容量为108MW的荷兰NoordZee海上风能项目中占股50%。

  在太阳能方面,壳牌积极探索利用太阳能技术实现低碳运营,成为Glasspoint公司的非控股投资者,该公司成功示范了将其太阳能蒸汽供热技术用于热采(通过加热提高原油采收率),目前在阿曼建设容量约为1GW的项目。

  “现在大家都相信能源体系正在转型,全社会正在认真对待二氧化碳排放引起的气候变化问题,所以我们认为,再次回到新能源业务组合,是一个良好的时机。”魏思乐分析。

  “传统的油气企业布局新能源投资并非孤例,一方面是为了多元化布局,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来对冲油价下跌带来的业绩下滑。”金风科技战略经理陈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例如,作为全球四大石油化工之一的道达尔集团(Total SA),在新能源领域布局颇多。

  2011年,道达尔收购美国Amyris公司18.5%的股份,并与Amyris在巴西圣保罗合作建设Brotas生物工厂,布局生物燃料产品的规模化生产。同年,以14亿美元收购SunPower公司66%股份,该公司是美国最大的太阳能板制造企业和光伏电站投资企业之一。2016年5月,道达尔以9.5亿欧元收购法国电池制造公司SaftGroupe,该公司主营镍电池和锂电池的设计和制造业务,主要用于交通、民用和军事等工业领域的电子产品。

  对比之下,壳牌的新能源投资步伐略显滞后。

  “我们现在进入并不晚。从全球来看,风能、太阳能等非水可再生能源占比仍然较低,占全球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2.2%,预计这一比重未来会提高到50%,这意味着市场刚刚打开,我们还有很多机会。”魏思乐分析。

  魏思乐认为,壳牌现在进入新能源为时不晚的另一个原因是,在过去的15年里,早进入的新能源企业从营收来看情况并不理想,所以壳牌十多年前淡化甚至退出新能源业务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布局三大重点领域

  壳牌已经明确了未来新能源的投资策略。

  魏思乐表示将考虑在三大重点领域开展业务:新燃料,包含生物质燃料、氢能与储能业务;在发电领域,采取一体化方案,将天然气发电与可再生能源发电结合起来;终端能源用户解决方案,在能源系统去中心化的背景下,通过数字化和互联网技术为终端能源客户提供解决方案。

  其中,在第一个重点领域,魏思乐认为,生物质燃料依然是重点。

  “生物质燃料可以显著降低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不仅属于低碳能源,还是实质意义上的负碳能源。因此它非常契合我们的低碳发展战略。”

  魏思乐透露,壳牌目前正在研发利用生物质废料生产燃油的二代生物质燃料技术,在巴西已设有这样的生产基地,技术可行但经济成本偏高,随着技术进步,将来会实现大规模商业生产。

  对于氢能,壳牌也很看好。不过,魏思乐坦言,“现在新能源汽车发展得如火如荼,但业界对于未来新能源汽车到底是走纯电动路线还是燃料电池路线,现在并不清晰,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同时,在第二个领域,魏思乐非常看好太阳能发电的前景。

  “现在太阳能发电成本在迅速下降,例如在迪拜这样一些日照条件非常好的地区,甚至可以低于石油天然气发电的成本。”魏思乐预计,在未来5-10年,在世界主要经济地区,太阳能发电成本会与传统能源发电成本持平。

  对此,壳牌集团CEO 范伯登(Ben van Beurden)曾公开表示:“我坚定地认为,太阳能将在未来数年内成为全球能源系统的主心骨,尤其是发电行业。”

  不过,太阳能发电也面临着挑战。

  “作为一种典型的间歇性能源,在四季分明的区域,不但需要在夜晚储能,还需要在冬季进行大规模储能,而目前储能成本很高,所以我们计划开发太阳能发电与天然气发电一体化的业务。”魏思乐介绍。

  魏思乐透露,“由于新的事业部刚刚成立,未来三大重点领域以怎样的方式和速度发展——是以并购增长还是以自建为主的有机增长,现在还不清楚。我们非常看好未来中国的新能源投资机会。”

  他表示,如果未来在中国的新能源业务不具有一定规模的话,很难想象壳牌集团全球范围内的新能源业务会实现与油气业务相当的规模。
business.sohu.com false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epaper.21jingji.com/html/2016-06/30/content_42738.htm report 4258 本报记者王尔德北京报道导读壳牌集团正在重返新能源市场,布局新能源投资。壳牌集团执行委员会成员、天然气一体化和新能源事业部总裁魏思乐(MaartenWetsela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