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全球进入制造业争夺时代 中国需以创新补位成本优势下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手机看新闻
  本报记者 夏旭田 实习记者 张 飞 北京报道

  传统的制造业大国,在成本优势下降的今天,如何通过竞争力换挡实现由“大”向“强”的转变?

  在7月2日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举办的“中国制造业竞争力研讨会”上,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与德勤联合发布的《2016全球制造业竞争力 指数报告》(下称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仍然是全球最具竞争力的制造业国家,但随着劳动力成本的提升以及人才、创新、法律环境等方面的短板,这一地位正面临美国的挑战。

  单一依靠成本优势来取胜的时代正在远去,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正从此前的“成本创新”向更广泛的技术、产品创新腾挪,智能制造、服务型制造和互联网+制造是中国面临的难得机遇,中国有望在这些领域打造新的竞争优势。

  中美角逐制造业最强国

  报告认为,中国制造业除了传统的成本优势外,基础设施的长远发展巩固了先进技术对未来制造业的作用,同时,科研投入提高、中产阶级扩大等新的优势也正在形成。

  研发方面,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研发支出国,国内研发总支出占GDP比重从2000年的0.9%提高到2014年的2%,从绝对数来看,从2000年的410亿美元增长到2014年的3447亿美元,增长了700%。

  与此相应,自2000年以来,中国的专利申请年增长率为31%,从2000年的579件增加到2014年的25539件,申请专利数量仅次于美国与日本。

  报告认为,中国中产阶层正在快速增长,有望于2022年达到6.3亿,中层阶层消费占家庭消费数量的78%,而2000年这一数字仅有4%,这将形成强大的国内产品消费市场。

  此外,中国还是强大的原料供应基地,这有利于制造业成本的下降,而基础设施建设比其他亚洲国家也都更具竞争力。

  但报告也指出,中国制造业正面临着经济增速放缓、产能过剩、劳动生产率低下、创新能力不足、监管效率不高的挑战。与此同时,美国正和中国争夺第一名的位置,报告认为,到2020年美国有可能反超中国,成为第一。

  “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在下降,而在人才、创新、能源政策、基础设施、法律环境方面表现皆不及美国,是美国可能超过中国的主要原因。”德勤中国合伙人董伟龙解释。

  报告称,自2005年以来的十年期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上升了五倍,比1995年涨了15倍,这使得中国与发达经济体之间的成本套利下降,一些发达经济体的企业已经把他们的生产转移到成本较低的国家或搬回自己国家。同时人口老龄化也是中国制造业面临的重大挑战。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路风表示,报告所指向的制造业竞争力,侧重于工业中的制造环节,因而更多反映了劳动力成本的影响。“制造环节的竞争力特别取决于劳动力成本和劳动生产率之间的对比,在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但生产率未能同比例上升,竞争力就会下降。”

  实际上,就在中国讨论为何不能生产高档的马桶盖时,美国也在讨论为什么美国不能生产iPhone。在会议主持人、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所长高世楫看来,美国人在本土不能生产iPhone和iPad,不光是因为中国劳动力技能高且便宜,还有中国的700多家零部件供应商能灵活地满足其制造需求,而这是不可能搬回美国的。

  中国科技大学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的研究员陈经表示,由于中美都拥有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规模,制造业竞争的焦点就是中美之间的竞争,美国竞争力回升的预期来自于美国制造业回归和先进制造的战略。

  如何重塑制造业新优势?

  报告断言,一个国家仅靠单一优势(如成本竞争力)就可建立统治地位的时光一去不返了,领先国家正在对人才、成本竞争力和创新采取更加平衡的方法,从而脱颖而出,正在进行的全球制造业争霸之战属于那些优先发展全面创新计划的国家。

  这种创新首先来自于技术层面,先进的技术正日益加速制造业竞争力的提升,随着数字与物理制造业世界的全面融合,全球可能会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能成功应对这次转型的国家将是最大受益方。

  工信部信软司副司长安筱鹏表示,美国的竞争优势在加强是一个趋势,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把IT领域的竞争优势移植到了制造业领域。

  “未来制造业发展的趋势可以用四句话概况:以软件支撑和定义,以数据驱动,以平台主导,向服务化转型。”安筱鹏说。

  关于如何重塑中国制造业新的竞争优势?德勤企业战略咨询总监陈宁表示,中国制造业目前存在三个大的机遇:智能制造、服务创新和互联网。

  智能制造方面,由于人力替代需求迫切、产品开发上市时间缩短的倒逼,选择广泛应用智能装备设备的企业比例由2013年的11%上升到2015年的23%。同时,服务正在从产品的弥补者,转变为差异化的竞争者,现在已经成为整个制造业解决方案的提供者。此外,互联网正在融入机床、汽车、工程机械等各个领域,使得这些领域发生了深刻变化,产生了大量新的产品和制造业模式。

  不能放弃中低端制造业

  不可否认,中国存在着规模巨大的中低端传统制造业,这些行业如何转型升级备受关注。

  路风表示,在制造业领域,中国真正的优势在低端劳动密集型产业上,这是长期时间内劳动生产率增长较慢的原因。“中国下一阶段一定要在技术和资本密集型产业实现突破,转变工业结构,变成一个出口高端的技术密集型、高附加值产品为主的国家。”

  然而这种从低端到高端的升级是一个长期的艰难过程,沈阳机床总裁赵彪对此感受很深,他介绍,原来很多生产手机壳的企业只能用日本的机床,因为日本提供给中国机床企业的控制系统只开放了30%的功能,中国机床很难实现高端的加工和制造。

  更让他痛心的是,中国全产业链的中低端化很难形成创新的土壤。“作为机床组装企业,我们最终是根据客户需要(来生产)的,但是我们整合前端产业链过程当中很痛苦:中国整个产业链都在中低端,这种情况下你要想做到中高端是很难的。”

  不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王金照表示,中国始终不能放弃在中低端产品上的竞争优势。“尤其中国在东南沿海一带有一些产业正在外流,我认为这是一个危机。”

  王金照表示,产业是应该向高端发展,但前提条件是中国走到了全球价值链的高端,并且已经开始占据足够的市场。在此之前,将中低端产业挤出中国存在着风险。

  因而王金照更关心的是中低端产业怎么通过信息技术的改造,维持其竞争力。“高端产业市场没有想象那么大,但是中国在中低端领域,劳动生产率的提升空间还是非常大的。”

  赵彪表示,中国制造业此时最重要的是把握好中端。“我们分析过市场金字塔,大量的需求在中端,我想中国制造业一定要抓住中端,面向中端进行技术开发。”

  北京市经信委副主任童腾飞同样强调,中国传统的低端产业量大面广,承载着大量的就业,不能轻言放弃。

  童腾飞建议应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升级,提升其自动化、网络化、数字化水平。其在河北的调研发现,很多传统企业可以通过公有云、大数据等来提升效率、创造价值,建议大力发展围绕传统产业的生产性服务业。此外,他认为,发展高端产业也应该起到辐射作用,带动传统产业的发展。

  作者:夏旭田 张飞
business.sohu.com false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epaper.21jingji.com/html/2016-07/05/content_42964.htm report 3791 本报记者夏旭田实习记者张飞北京报道传统的制造业大国,在成本优势下降的今天,如何通过竞争力换挡实现由“大”向“强”的转变?在7月2日中国信息化百人会举办的“中国制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