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报道 > 要闻快报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欣泰复牌周记:1.2亿元迷之成交 机构都亏哭了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王娟娟 黄思瑜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欣泰复牌周记:部分股民还在“飞蛾扑火” 机构都亏“哭”了

  作为一家被判“死刑”的公司,*欣泰可以说是A股首只市场一致看空的股票。但即便如此,上周四个交易日,复牌三天半,这只“死刑”股却在四个跌停板上斩获近1.2亿元的总成交,部分股民用实力演绎了什么叫做“飞蛾扑火”。

  而对此,有机构人士分析称,这部分资金或存在两大可能的赌博原因,一是赌*欣泰的跌停板会如退市博元一样打开,回光返照,短暂上冲;二则是赌这家公司将以被并购等间接方式重回A股,以时间博取价值上升。

  一个尴尬的现象是,相较部分股民的主动性博傻,此前在*欣泰身上下血本的机构已经要亏“哭”了,而具有股票交易锁定期的创世翔上周更是数着跌停板流泪的节奏。

  1.2亿迷之成交

  按照深交所7月15日的最新核查来看,*欣泰买入成交和卖出成交*欣泰股票的均以个人为主,本周3212个个人账户买入该股,其中2994个账户资金规模在100万元以下;共有989个账户卖出,其中759个账户资金规模在100万元以下。深交所称,买入居前账户普遍资金规模小,其中买入5万股以上的账户共有26个。

  “虽然表面上看都是散户,但并不排除有潜伏的机构在利用个人账户买入。”对于部分股民缘何“飞蛾扑火”,上海一公募基金经理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而对于这部分资金的买入原因,不止一位机构人士分析认为,或是在按照退市股退市前的交易惯性在“赌博”。“之前退市博元在退市前一开始也是连续跌停,但后来打开猛涨了一波。”上述基金经理称。

  该基金经理所言非虚,2016年3月29日,退市博元进入退市整理期,虽然其股价最初连续4个跌停,但从4月5日开始,跌停打开,4月6日-4月19日,退市博元累计涨幅近20%。此外,同样进入退市整理期的退市长油,在连续6个跌停后,亦打开跌停板。

  不过,和退市博元与退市长油不同的是,*欣泰将被永久赶出A股,无法退到股转系统,而是直接退至新三板。

  “退到新三板也可以进行交易,也有价值,且不排除它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回到A股,比如被主板公司并购,毕竟这家公司现在市值非常便宜了。”华南另一买方机构人士也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不排除有人想以时间成本来赌这家公司价值上升。

  无论退市后命运如何,*欣泰退市已板上钉钉。深交所在15日强调指出,*欣泰将被“一退到底”,退市进程已经确定。

  回顾*欣泰上周的交易数据来看,12日复牌首日,欣泰电气成交超过3万手,成交金额达4008万元,换手率超过3%。这一天交易所和各大券商均开始紧急“打补丁”,风险提示全天未停。13日,*欣泰仅交易了半日,但仍然成交了3821万元。接下来的14日和15日,*欣泰继续开盘就跌停,但成交继续,不过交易量有所下降,两日分别成交时2456万元、568万元。

  这离奇成交的1.2亿元,让市场费解,带来的直接后果是*欣泰的龙虎榜被高度聚焦。不过,从连续四日的龙虎榜数据来看,除了光大证券江门东华一路营业部部于7月13日和7月14日分别登上“*欣泰”买入和卖出龙虎榜前五名;来自安信证券六大营业部资金夺路而逃之外,并无明显异常。

  机构都亏“哭了”

  今年上半年豪气买入*欣泰的广州市创势翔投资有限公司 (下称“创势翔”)如今就显得有些被动。今年3月1日至4月20日,创世翔通过旗下共计22个信托账户先后购买了*欣泰859.11万股和856.47万股股份,两次均触及举牌线,并最终以10%的持股比例成为欣泰电气第二大股东。当时披露的交易价显示,两次举牌均价分别为每股13.28元和每股14.02元,各耗资1.12亿元和1.2亿元。

  而四个跌停板之后(截至7月15日)的*欣泰股价为9.55元/股,以此看创世翔上述两次举牌交易目前分别缩水至8204.45万元、8179.32万元,浮亏之后累计还有1.64亿元在囊中,相较此前投入的2.32亿元,目前已浮亏0.68亿元,缩水近3成。

  从创世翔介入的时间来看,是在*欣泰尚被立案调查而处罚结果未出之时;从基本面看,*欣泰业绩并不好。有明星私募光环的创世翔如此重仓买入背后逻辑也成为业内的关注点。据媒体报道,今年4月份创世翔研究总监钟志锋在回应举牌风险事表示,*欣泰退市风险不会很大,从过往案例来说,没有单单因为信披违规而退市的先例,“在排除这个最大风险后,我们才买入的”。

  如今看来,这种博弈已成输局。除创世翔折戟之外,广发基金7月12日的一纸公告也将持股暴露。据其公告显示,该公司旗下百发大数据系列基金投资了*欣泰,决定自2016年7月12日起对旗下百发大数据系列基金持有的*欣泰股票进行估值调整,估值价格为零。并称,该股票后续期间若发生重大事项,本公司将进行合理评估,进一步确定其估值价格。

  值得一提的是,在最近三个交易日的卖出席位中,有一个机构专用席位卖出837.68万元。有业内观点猜测,卖出方可能是广发基金旗下百发大数据系列基金,该基金上周三已在跌停板上卖出该股。

  在*欣泰一季度的股东名单中,“国家队”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央汇金”)也位列其中,持股为137.13万股。中央汇金是于去年三季度进入*欣泰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之列。而去年7月1日至9月30日,*欣泰的平均股价为14.44元/股。若中央汇金持股至今未有变动,那么这意味中央汇金在*欣泰上已浮亏约671万元。

  面对不断缩水的资产,索赔成为目前大多数*欣泰投资者的一根“救命稻草”。而按照*欣泰保荐机构兴业证券的先行赔付相关细则,在*欣泰虚假陈述揭露日(2015年7月14日)或更正日(2015年11月27日或12月10日)之后买入欣泰电气股票的投资者并不属于赔付的范围内。这意味着创世翔和中央汇金的亏损都将自负盈亏。

  而创世翔方面并不认同这样的规定,一位接近创世翔方面的相关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创世翔已向兴业证券提出赔付异议,聘请相关律师团就此事与兴业证券交涉,并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对产品可能产生的损失影响进行评估验证。

  一卖方机构人士则认为,监管层不太可能会理创世翔,这种应该属于买卖自由、盈亏自负。

business.sohu.com false 第一财经日报 http://www.yicai.com/news/5044779.html report 3172 作为一家被判“死刑”的公司,*欣泰可以说是A股首只市场一致看空的股票。但即便如此,上周四个交易日,复牌三天半,这只“死刑”股却在四个跌停板上斩获近1.2亿元的总
(责任编辑:杨明)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