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隐形冠军”企业: 坚守不易 “巧者不过习者之门”

来源:经济参考报
  • 手机看新闻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培育“工匠精神”。记者近期在国内多地走访发现,虽然社会上对不少企业“由实转虚”、逃离制造业感到担忧,但确实有一批企业家,数十年如一日,在某个细分领域一直坚守,追求精益求精的生产,占据中国、亚洲乃至世界第一的位置,为我国推动供 给侧改革提供了标本和方向。这批企业家是中国经济的顶梁柱之一,他们的感受和困惑,理应得到政府重视。

  “20年前我在外经贸部任职,那时美国北卡罗来纳州还是世界第一大袜子生产地,从那时起我就发现了中国袜业的机遇,一直做到现在。”中昊针织董事长高宝霖说。

  目前,中昊每年生产12亿双袜子,仅袜子一个品种的出口金额就超过2亿美元。包括彪马、优衣库等全球36个知名品牌,都是中昊的客户。

  高宝霖指着车间里的意大利织袜机说:“像这样的自动化设备,中昊已经安装了600台,还有600台订单待交付。原来袜头的脚趾部分还要手工缝制,现在可以做到全自动化生产。整个公司的一线工人,已经从过去的1200人降到300人。”

  把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必需品,做精做强,做到行业第一,这是“隐形冠军”的共同特点。“现在全球家用空调,每新增2台就有1台使用盾安的截止阀,市场占有率居世界首位,四通阀、电子膨胀阀居世界第二位。”浙江盾安控股集团董事长姚新义说。

  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在制冷配件领域,盾安有着近20年的耕耘,仅截止阀一个产品就申请专利46项。“这些创新不但增强产品性能,还节省成本,如此一来,哪位客户还会不接受?”姚新义说。

  国内电力保护装备龙头企业上海思源电气董事长董增平说,很多人羡慕德国、日本有大量的“隐形冠军”,承载自己国家的“工匠精神”。“其实,中国并不是一个缺乏工匠的国家。善于解牛的"庖丁"、木匠"祖师"鲁班,都是这种精神的凝聚。有句老话叫"巧者不过习者之门",任何一个事情重复做、用心做,就能成为专家和赢家。”

  除了做精做强,国内“隐形冠军”在面对外部诱惑时,表现出了难得的冷静。“有朋友说做制造业太辛苦,劝我投金融和房地产。我的看法是这两者好比吃饭和吃肉,肉太好吃就容易放弃米饭,但饭才是根本。” 高宝霖说。董增平也表示:“一个人一辈子能做好一件事已经很不错了。盲目多元化,到最后可能全线溃败。”

  供给侧改革,是今年经济工作的重头戏。一直以来致力于提高供给质量的“隐形冠军”们,对这项改革有什么样的新感悟?

  四川宏华集团是中国最大的陆地石油钻机出口企业。尽管在陆地钻机方面做到了世界尖端水平,但能源市场的瞬息万变仍令宏华如履薄冰。“在一个细分市场做精做强,并不意味着在一款产品上做死,而是要根据产业的发展趋势,提前布局新技术新产品,发掘市场新需求。”宏华董事局主席张弭表示。在这个战略指引下,宏华大胆切入海洋工程装备和页岩气开采装备领域。

  盾安控股也没有满足于制冷配件的冠军地位。姚新义说,依托制冷配件领域的积累,企业近年来大力拓展新能源和节能服务领域。“我们选择进入的新行业,除了要有巨大的市场空间这个基本条件,还要有投资门槛、技术门槛。做别人做不了的事,要做就要做到数一数二。”

  “思源从当年生产避雷器在线监测单一小产品的公司,成长为一个拥有众多电力产品线的企业集团。我们的梦想是做一个能与瑞士ABB、德国西门子竞争的民族品牌,所以思源不断放下成绩,一个产品接一个产品与人家竞争。”董增平告诉记者。

  亦有观察者表示,虽然国内很多人对日本制造的“工匠精神”推崇备至,但反观日本的部分知名制造业品牌,近年来却陷入巨亏甚至被迫出售的困境。其中的教训在于,过度依赖“工匠精神”,却忽视了产品的标准化与通用化,缺乏低成本量产能力;过于苛求于性能与指标的极致,却忽视了市场实际需求,以至于市场变化时不能及时调整产品线。这些教训,中国的“隐形冠军”不可不察。

  不过,记者采访的“隐形冠军”们仍然表达了自己的诸多困惑和担忧——这些困惑和担忧并不是来自市场,而是当下的营商环境。

  首先是不公平的税负和金融环境。一些企业家告诉记者,现在只要公司名带科技的,或从事互联网等行业的,就容易评高新企业,享受税收优惠政策。而一些潜心做品牌、提品质的企业,却因为所在行业的原因,很少能评上。这种税负不公平的现象,需要得到改善。

  张弭则告诉记者,现在民企和国企根本不在同一个舞台上竞争。“去年申请国开行旗下的发展基金,国企拿下来很轻松,而民企就必须有地方政府担保,这显然是不公平的。”

  其次是国内市场的垄断和挤压。张弭表示,宏华集团当初瞄准国际市场,既有主动作为的成分,也是在国内巨头挤压下的被动选择。“像页岩气开发基本被国内巨头把持。虽然这些年宏华在页岩气领域投入数亿元,地方政府也鼓励我们参与进去,但实际上连进场试验的机会都没有。规模上不去就是亏损,投入只能打水漂。”

  此外还有政府的不当干预和诚信建设。张弭说,政府的责任除了维护公平竞争,还应该带头加强诚信建设。“在美国,企业违约的成本非常高,没有人敢欠钱,回款速度快。而国内这几年的三角债越来越多,其中不少还是政府工程项目。”“隐形冠军”们一致表示,在管住政府“有形之手”、发挥市场“无形之手”方面,改革依然任重道远。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由张非非、商意盈、何欣荣、毛海峰、周楠、吴涛、江毅、胡旭采写)
business.sohu.com false 经济参考报 http://dz.jjckb.cn/www/pages/webpage2009/html/2016-07/20/content_21460.htm report 2962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培育“工匠精神”。记者近期在国内多地走访发现,虽然社会上对不少企业“由实转虚”、逃离制造业感到担忧,但确实有一批企业家,数十年如一日,在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