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报道 > 要闻快报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ST春天:虫草之王的跌落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作者:经济观察报
  • 手机看新闻

  张晓晖

  7月6日,在连续五个跌停之后,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0381.SH,下称ST春天)这家借壳刚满一年的企业,股价终于打开了跌停板。

  四年前,ST春天开发出一款极具争议性的虫草类保健食品——“极草5X”:可以含着吃的冬虫夏草纯粉片。鼎盛时期,ST春天凭借极草产品达到了20亿元的年销售收入,并迅速的成为冬虫夏草行业龙头。

  围绕着极草的争议一直存在,行业内的一种观点认为极草的出现,搅乱了整个虫草市场;而另外一种观点则认为,极草的创新,是颠覆性的改变了虫草行业。而无论如何,随着极草的保健食品试点身份被叫停,ST春天已从虫草之王的宝座上重重跌落。

  试点叫停前后

  “把冬虫夏草打成粉,再压制成片剂,然后口服。”这种虫草服用模式的创新,来自于ST春天的董事长张雪峰。

  张雪峰被ST春天尊为极草产品的总设计师,该公司官方网站上对其的描述是:极草总设计师张雪峰先生开创了冬虫夏草高效利用时代,独创的发明专利,使珍稀中药冬虫夏草从低效利用、巨大浪费的落后状态,提升至现代高科技保障的安全高效利用时代,是中华医药的一项突破性创新成果,为珍稀药用资源的可持续发展、青藏高原的环境保护、藏区农牧民生活的安定富裕做出了巨大贡献。他开创的不仅仅是商业的传奇,更是以现代化高科技形象实现了中华医药全球共享的成功探索。

  “当时青海省政府就一直支持省内的冬虫夏草企业,2013年贤成矿业(ST春天所借壳的主体)进行资产重组的时候,作为实际控制人的青海省国资委对能够达成资产重组的项目筛选了一遍,只有ST春天这个项目符合上市要求,重组才由此展开。”ST春天副总经理张素贞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从极草产品生产设计的开始,ST春天就按照中药制剂的GMP生产标准来生产这款创新型保健食品,从德国购买关键的压片设备,进行没有任何添加剂的工艺探索,最终生产出可以含着吃的极草产品。

  由于冬虫夏草原料价格昂贵,加上生产过程中有40%的损耗率,导致极草产品一问世,价格就极其高昂,这个价格至今挂在公司官网上:最便宜的极草精致含片(0.1克48片/瓶)售价为3876元。

  为了推销极草产品,ST春天在全国高档酒店和商场建立了直营与加盟商互补的销售网络,鼎盛时期每年投向市场的广告费用超过亿元。

  2012年8月15日,极草产品也获得了合法的身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发文件称:为在合理保护冬虫夏草资源的前提下,高效开发利用冬虫夏草资源,推动高端科技含量保健食品的研发,研究建立珍稀原料用于保健食品的有效监管办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组织制定了《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方案》。请各省(区、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根据本行政区域内保健食品生产企业的实际,按照试点工作方案的要求,组织做好试点相关工作。

  2013年,ST春天开始借壳重组。与此同时,企业获得高速发展,首都机场户外广告牌出现巨大的“极草5X”产品宣传广告,企业仅为此一项,每年投入超过千万。

  2014年9月30日,ST春天复牌,收获了十个涨停,六个月后股价突破40元。

  与此同时,由于冲击了整个虫草行业,极草产品也开始在市场间饱受争议:比如一些传统中医药企业认为极草改变了虫草的食用形态,达不到药效;一些民间打假人士,则向工商局举报称极草涉嫌对产品的夸大和虚假宣传。

  伴随着争议,ST春天的虫草每年收购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10吨,而全国的冬虫夏草一年的产量只有100吨左右,ST春天一家独大,占据了10%的市场份额。至此,ST春天凭借着极草产品,以行业的龙头地位成为虫草之王。

  转折点发生在今年2月。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当时发出警示,称极草产品一直未能解决砷含量超标的问题,长期服用会导致砷元素的积累,可能会对人体产生不利影响;接着在2016年3月底,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文取消了ST春天的冬虫夏草保健食品资格。

  当时处于停牌之中的ST春天遭遇巨大挫折,主营业务被监管部门全面否定,意味着“含着吃”的极草产品宣告失败。

  虫草大王从顶峰跌落下来。

  业绩承诺能否兑现?

  对于极草产品被叫停一事,也有不愿意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ST春天其实是监管的“受害者”——冬虫夏草的历史已经上千年,极草产品的砷含量为天然富集,其他冬虫夏草同样存在超标,唯一区别是监管标准不同:极草是按照食品标准监管,而冬虫夏草是按照药品的标准监管。监管标准的不同对整个冬虫夏草行业影响巨大。

  而摆在ST春天面前的现实问题是,当初借壳上市时所作出的业绩承诺该如何兑现。

  2015年完成借壳上市的ST春天,重组方的业绩承诺一直到2017年才能结束。在此期间,除了已经完成承诺的2014年和2015年,ST春天的实际控制人肖融等七位股东,还要承诺在2016年完成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3.97亿元和4.26亿元。对于大股东的业绩承诺,外界普遍担忧。

  2016年6月29日,ST春天复牌,因为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3.3.1条“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的相关规定。企业在简称前冠“ST”,同时日内涨跌幅限制在5%。

  另外一个不利的因素是,ST春天4月18日以来的重大资产重组宣告终止,那么在复牌之后的六个月内,公司承诺不进行重大资产重组,这样就导致ST春天对公司进行新的重组也只有等到2017年。

  按照这样的逻辑分析,ST春天在2016年靠公司本身完成净利润承诺的机会就十分有限,七位参与业绩承诺的股东,必须拿出真金白银来补偿。

  经济观察报记者来到青海省互助县ST春天的工厂,该工厂此前主要生产已被叫停的极草含片,目前生产线已经停工。ST春天董秘陈定表示,公司正在积极的挖掘虫草行业的附加值,以及挖掘其他产品的价值。

  目前能够观察到ST春天为生产经营遭遇重大挫折而做出的“自救”努力是:一方面继续延伸自己在虫草行业的龙头地位,开发出元草系列产品,并以中药饮片方式进行全国销售;二是利用现有的营销队伍,和全国经销网络,探究其他产品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ST春天还开始销售控股股东旗下公司三普药业的多款产品,其中包括类似红景天的心脑欣胶囊。

  ST春天的最大挑战是争取在2017年年底前完成公司的转型,对于一家刚刚完成借壳上市一年的企业而言,其困难可想而知。

  而对于业绩承诺,陈定表示,按照重组时候的承诺,一旦业绩无法兑现,七位股东就遵守此前的约定,来完成2016年公司的净利润承诺。

business.sohu.com true 财经综合报道 http://business.sohu.com/20160731/n461863725.shtml report 3020  张晓晖7月6日,在连续五个跌停之后,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0381.SH,下称ST春天)这家借壳刚满一年的企业,股价终于打开了跌停板
(责任编辑:郭儒逸 UF029)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