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内财经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历史镜鉴的独特视角

来源:经济参考报
  • 手机看新闻
  虽然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总有惊人相似的一幕。从公元960年到1279年,宋代几乎遭遇了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可能遇到的各种复杂情况,因此,宋代依然是今日中国很好的一面镜子。历史的时空中漂浮着万千碎片,北京外国语大学何辉教授的历史经济著作《宋代消费史:消费与一个王朝的盛衰》,选取宋代消费这一独特视角,通过考察影响消费的诸因素,考大国之变,制今明之鉴。

  光芒四射与积贫积弱

  历史学家陈寅恪评价:“华夏民族……历数千载之演进,而造极于赵宋之世”;曾担任亚洲研究协会主席的美国学者罗兹·墨菲也称“宋朝算得上一个政治清明、繁荣和创新的黄金时代”。中国历史乃至整个人类文明史上,宋代的伟大贡献都抹之不去。

  然而,教科书中的宋朝是用“积贫积弱”来形容的,历史学家钱穆就说:“宋代……内部又终年闹贫,而且愈闹愈凶,几于穷得不可支持。”当然,证据也很多,即便引以为豪的经济,政府也是常常“入不敷出”、赤字连年,穷到连军粮都无法充分供应,王安石就曾说“今士卒极窘,至有衣纸而擐甲者,此最为大忧,而自来将帅不敢言振恤士卒……”,甚至“只是侥幸没有遇上严重的天灾人祸,才保宋朝百年平安”;对老百姓来说,宋朝更是一个非常黑暗和恐怖的朝代,经济上的被盘剥自不用说,《宋代酷刑论略》一书今日读来仍觉后怕。

  也许,繁华自由、光芒四射是真实的宋代,暗黑恐怖、积贫积弱也是真实的宋代,正是这样一个矛盾的复合体,绵延了316年之久,在中国自秦统一之后的大王朝中仅次于两汉排在第二。纵看宋代兴衰,与今日的“中等收入陷阱”非常类似,经济发展、摆脱贫穷落后之后,就想到富国强兵,彻底摆脱被动挨打的宿命,结果政治、经济、军事等诸多方面的影响,又使经济转型停滞和失败,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又陷入“积贫积弱”的窠臼。

  虚幻昨日与真实今天

  如果说宋代遭遇了那个时代的“中等收入陷阱”,那么“中等收入陷阱”的根源究竟是什么?何辉的《宋代消费史:消费与一个王朝的盛衰》正是在做这个方面的探索。书中,我们不仅可以了解宋代人吃什么、穿什么,平日里都有哪些娱乐、休闲,可以了解宋代不同时期的贡赋品种与数量,可以了解宋代主要城市普通雇工的收入和消费水准,可以了解秦桧的年收入,甚至可以知道宋代的“房地产泡沫”——要想在开封买一套普通住宅,一般收入群体不吃不喝得150年到400年,“农民工”则需要800多年的努力,可以知道宋代和如今一样“娶不起”,普通市民娶妻折算为现在的水平最低也得花费31185元人民币,官人吃饭一餐“即银近百两矣”……

  消费是经济基础的一面镜子。宋代商业发达,没有宵禁,车马拥挤,人头攒动;酒楼、茶馆里吹箫、弹阮、歌唱、散耍之声可传入深宫,有的酒楼一到晚上数百名浓妆艳抹的妓女聚满长廊,以至于宋徽宗都抵挡不了诱惑……娱乐场所遍地开花,北宋首都开封仅一个片区就有大型娱乐场所五十余座,旅游成为了一个专门的产业,“洛阳的牡丹花节”、“开封的菊花节”那个时候就开始举办,琉璃瓶已是奢侈品,富人消费则还要在瓶里贴上一层金箔片……宠臣宦官大肆兴建园苑,收集奇花异石……

  我们不能不感叹历史的“惊人相似”:当今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奢侈品消费国,超过全球购买量25%……而这个过程中,我们正在进行的历史使命“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宋代也有类似的努力。

  民间消费与王朝盛衰

  消费是整个经济链条的最后一个环节,在经济学的意义上,投资每增长一个百分点,能拉动经济增长0.2%,而消费每增长一个百分点,能拉动经济增长0.8%,是投资的4倍。所以,何辉教授将“解密”的关键放在消费上,通过大量史料,最后得出了一些基本结论:经济因素是影响宋代消费的决定性因素,社会消费受到政治与军事因素影响非常明显;政治腐败、社会动荡严重降低了人民的消费水平;舆服制度制约着民间消费;宋代的消费观念与社会风尚受到统治阶级的影响甚至左右;最主要的消费群体是宗室、官僚和军兵,限制了真正大众消费需求的产生;奢侈消费让大宋陷入财政危机;以土地兼并为“催化剂”加上权力高度集中、财富高度集中,不仅导致异常脆弱的贫富二元社会结构,也阻碍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使原有社会联系弱化、消解,个体以原子态存在,最终让宋朝成为一根一击即倒的朽木。

  我国的现代化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但消费需求一直处于较低的水平。现在,出口增长碰到了天花板,投资之外的政府开支增长空间越来越有限,传统发展方式难以为继,经济的进一步健康增长恐怕只能让民间消费替代政府消费,民间投资替代政府投资。但是,民间消费如何增长?从哪里增长?最近,“民间投资大幅下降”又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风险点”。民间投资与民间消费是一体两面的关系,民间消费增长,民间投资才有热情,反过来,民资投资失速又会反映到居民可支配收入水平上,并进一步影响消费。

  如何辉教授在书中所言,“在当代中国,情况与宋代不太一样,却也有类似之处”。消费需求疲软的背后,一样是生产力资源分配不均、社会贫富分化二元化的问题,而加速中国贫富分化的重要“催化剂”则是高度集中的资本与高度集中的权力相结合的高度集中的生产力资源。正因如此,为了跨过“中等收入陷阱”,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完善社保体系、依法治国、大力反腐、规范政府行为、国企改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改革举措,至少从消费层面,必要性和紧迫性都很强。毕竟,面对当下中国的诸多问题,居安思危,照照历史之镜,至少没有坏处。

  作者:叶雷
business.sohu.com false 经济参考报 http://dz.jjckb.cn/www/pages/webpage2009/html/2016-08/12/content_22323.htm report 2447 虽然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总有惊人相似的一幕。从公元960年到1279年,宋代几乎遭遇了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可能遇到的各种复杂情况,因此,宋代依然是今日中国很好的一
(责任编辑:Newshoo)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