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动态 > 2016第十二届北京金博会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李扬:中国现高杠杆危机 警惕债转股成逃废债的通道

来源:搜狐财经
  • 手机看新闻

  搜狐财经讯 10月27日—30日,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行。130余家金融机构、近百位金融机构负责人、经济学家、投资大师参加了此次活动。本届北京金博会聚焦金融服务于持续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金融改革与创新所带来的新动能,以更好地发挥“中国金融业发展风向标”的引领作用。

  在金博会“2016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上,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发表了主题演讲。李扬在谈到去杠杆问题时表示,当下中国的债务问题高起,这次危机就是高杠杆危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 

  股市和楼市存在泡沫

  李扬提到,从去年5月到现在我们见证了两个事件,一个是股市、一个是房市,这里面都有去杠杆的意图在,但是我们看到了一地鸡毛。杠杆去没去我们不是特别地清楚,但是泡沫是出来了。这个办法也不可行,但是有些国家是可行的,比如说美国,美国去杠杆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特别是居民部门和企业部门去杠杆效果比较明显,由于美国危机八年,美国的股市涨了八年是密切相关的,这个条件在中国不具备。

  增加GDP是去杠杆的治本之道

  李扬表示,增加GDP,即保持经济稳定增长,是去杠杆的治本之道。但是保持经济增长看你用什么方式来使它增长,如果用传统的是不断刺激需求的办法来保持经济增长,那是万万不行的。因为传统的资金需求无非就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增加了财政赤字,无论是增加货币供应还是财政赤字都是提高杠杆的办法。如果我们要在整个杠杆率的分母上下功夫,如果我们要想用扎扎实实的经济增长来达到降杠杆的目的,那只能是老老实实地转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不要太多依赖那些需求增长。

  债转股去杠杆?要堤防成为逃废债的通道

  李扬还提到了最后一个可以转移杠杆的办法,即依赖市场的债转股。

  他表示,这个理论上是一个办法,但是这个债转股可能变成了一个逃废债的通道。在中国这一轮的债转股已经好几次折腾了,曾经都变成了一些企业恶意逃废债的手段。现在中央可能注意到这个事情,现在债转股在一个非常严的限制下进行。去杠杆债转股的过程要同时是企业改革的过程,反复强调解决金融上的问题一定不能以损害经济体制,使我国经济走回头路为代价。

  以下为发言实录:

  李扬:各位上午好,我是这个论坛的老客户,很高兴再次应邀参加。今天这个会议的题目选得很好,全球金融发展的新格局,新格局很多,比如说我们全球现在陷入通货紧缩,比如说现在全球陷入了低利率或者是负利率的环境。再比如说我们现在是全球的债务只涨不减,再比如说我们现在各国的货币政策经常都失调。从2007年以来的金融危机给全球金融发展带来了新格局,我今天只讲一下去杠杆。

  现在中国的债务问题高起,危机以来一直受到世界注目,因为这次危机就是高杠杆危机,从次贷危机美国,到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现在转到新兴市场经济和发展中国家了,中国尤其突出。对中国债务问题一轮一轮地炒,最近又掀起了一个新的炒作。面对这样一些问题,我们必须有明确的回答。

  今天我大概列举一下有哪些去杠杆的办法,以及这些办法在理论上是什么性质,以及在中国我们如何能够实施。

  第一个办法:就是还钱,你不是负债高吗?我们去杠杆就是还钱,主要办法我卖资产去还负债,这个办法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危机中是不行的,一是危机中资产价格在缩水,二是如果大家一起卖资产,本来很值钱的价格价格就会集体下跌。理论说得很正确,逻辑上非常完美地解决去杠杆,但是这样行不通。

  第二个办法:造成通货膨胀,用通货膨胀来稀释负债的价值,也是世界各国通常做的。但是现在的通货紧缩的局面下,我们通货膨胀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第三个办法:销账,现在有很多不良资产,有很多的债务,所谓杠杆率高是债务占GDP的比重很高,我们把一些债务消掉可以吗?理论上可以,实践是万万不可行的,因为这种去杠杆的办法直接破坏了市场的纪律。如果我们就为了去一个杠杆、解决一点债务问题,就把我们40余年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而且正在完善中的市场制度给冲垮的话,那是得不偿失的。

  第四个办法:让现有的金融资产的价值重估。说白了就是股票价格上涨,它上涨可以去杠杆,它上涨投资者手中的财产性收入会上升,财产会增加,通过这样一个计算会有降杠杆的作用。但是这是一条不归路,它的本质实际上是用了金融的泡沫替代了金融的杠杆。

  我们从去年5月到现在我们见证了两个事件:一个是股市、一个是房市,这里面都有去杠杆的意图在,但是我们看到了一地鸡毛。杠杆去没去我们不是特别地清楚,但是泡沫是出来了。这个办法也不可行,但是有些国家是可行的,比如说美国,美国去杠杆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特别是居民部门和企业部门去杠杆效果比较明显,由于美国危机八年,美国的股市涨了八年是密切相关的,这个条件在中国不具备。

  再一个条件就是我们去杠杆说的都是在分子的角度打转转,可不可以通过扩大份额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呢?当然可以,就是增加GDP,就是保持经济稳定增长。这个应当说是一个治本之道,但是保持经济增长看你用什么方式来使它增长,如果用传统的是不断刺激需求的办法来保持经济增长,那是万万不行的。因为传统的资金需求无非就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增加了财政赤字,无论是增加货币供应还是财政赤字都是提高杠杆的办法。如果我们要在整个杠杆率的分母上下功夫,如果我们要想用扎扎实实的经济增长来达到降杠杆的目的,那只能是老老实实地转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不要太多依赖那些需求增长。

  当然这是说去杠杆,现实中还有几个转杠杆的。一个转杠杆的办法把居民或者企业的杠杆转到财政手里,因为各个不同的部门对杠杆承担的程度、他的能力、他的影响是不同的,如果说某个部门杠杆太高,转到其他部门可不可以呢?是可以的,转到财政部门,由财政部门出钱把它买进。这个短时期是有效的,但是财政部门如果拿到这样一些东西之后,他通过什么方式为他筹资呢?一个传统的方式让征税,增加收费,在经济低迷的时候也是万万不可行的,于是财政就发债,发债也是有限制的,于是像发达国家就出现了很多财政,在我们这边其实也遇到了,越来越强地对政府发债能力的限制,所以这个做起来利弊得失也还很难说。

  再一个转杠杆就是中央银行,中央通过发行钞票,利用发钞票的能力来购买这样一些杠杆,但短期内是有效的,长期内也是有害的。现在世界各国在这次危机中都通过它的中央银行来去杠杆,确实做到了,把别的部门的杠杆做到了,单位他自己的杠杆率提得高得不得了。中央银行首要的任务叫做恢复正常,就要收表,降它自己的杠杆率,才发现也许降非中央银行的杠杆率很困难,降中央银行自己的杠杆率有可能是更困难,现在实际上是两难的境地。

  最后一个可以转移的办法,依赖市场的债转股,这个理论上是一个办法,但是这个债转股如果变成了一个逃废债的通道,在中国这一轮的债转股已经好几次折腾了,曾经都变成了一些企业恶意逃废债的手段,现在中央可能注意到这个事情,现在债转股在一个非常严的限制下进行,债转股如果我们想用转杠杆的办法来降杠杆,至少有五个要点:

  1、去杠杆债转股的过程要同时是企业改革的过程,反复强调解决金融上的问题一定不能以损害经济体制,使我们的经济走回头路为代价。

  2、既然是一个全社会的事,国企、民企同等对待,国企杠杆高的问题,民企也有这样的问题,杠杆高是整个经济体的问题,应当同等对待。好在最近中央下了一个文,关于要破除民营企业原罪问题,这个实际上是非常厉害的一手。

  3、要市场化,刚刚赖董事长说到他们做的不良资产没有经过评估,按照民意价值就拿过来,这不是市场价值,应该重新定价。

  4、法治化,要依法有据。

  5、我们在市场经济体过程中要考虑到国际投资者的一些需求。

  其中有一种是有效的,老老实实把国际经济搞上去,不能依靠传统的需求端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只能老老实实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任务应当是很艰巨的。

  谢谢各位!

business.sohu.com true 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61027/n471526889.shtml report 3927 搜狐财经讯10月27日—30日,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行。130余家金融机构、近百位金融机构负责人、经济学家、投资大师参加了此次活动。本届北京
(责任编辑:杨苗)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