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动态 > 2016第十二届北京金博会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赖小民:中国济形势发生重大变化 喜忧交集

来源:搜狐财经
  • 手机看新闻

  搜狐财经讯 10月27日—30日,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行。130余家金融机构、近百位金融机构负责人、经济学家、投资大师参加了此次活动。本届北京金博会聚焦金融服务于持续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金融改革与创新所带来的新动能,以更好地发挥"中国金融业发展风向标"的引领作用。

  在金博会"2016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上,中国华融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小民发表了主题演讲。赖小民表示,这一轮的债转股市场化、法治化的特征主要地出现在哪些方面呢?这一轮的债转股我的一个感觉是在经济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跟17年前大不一样,而且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已经成为我们经济新一轮改革的一个轴心,一个核心,也是一个重大的推手。

中国华融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小民
中国华融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小民

  赖小民称,当前的经济形势用四句话来描述,一句话喜忧交集,喜大于忧。第二句话机遇与挑战并存,机遇大于挑战。第三句话商机与风险同在,商机大于风险,风险可控。第四句话,中国未来经济将会继续保持中高速的增长,我对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充满信心。

  以下为赖小民发言实录:

  赖小民:我想站在企业讲一个具体的问题,讲一个主题"供给侧新形势下实施市场化债转股中国资产管理公司大有可为"。2016年10月10号前两天,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积极稳妥地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国发54号文件,以及《关于市场化债转股股权的指导意见》,做出了在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下实施新一轮债转股的战略决策,这是供给侧改革形势下的一个最重要的一项战略决策。以中国华融为代表的华融、信达、东方、长城过程四大金融管理公司,成立以来承担起实施企业债转股的历史使命,几大管理公司不负重望实施债转股,企业转型、脱困、化解风险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上一轮债转股取得了成功

  债转股最近国务院发了文件,大家社会各界非常关注这个事,这个不是个新的事,17年前我们就在做了,过去债转股是中国的一大创造,也是解决商业银行不良资产率过高,企业困难财务压力很大,特别是现代企业的制度当中没有建立所实施的一项重要政策。

  17年前当时朱熔基总理在的党中央国务院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特别是亚洲金融危机,当时亚太地区发生了一场重大的金融危机,以泰国泰铢贬值引发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那场危机重创了亚太金融出席,使得亚洲金融次序遭到了破坏,香港、台湾、新加坡、南海四小龙在这场危机当中销声匿迹,后来我们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南非五大金砖国家,现在叫新兴市场国家,这场危机引发中国政府的思考,组建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对国有企业三年脱困总理决心很大,给自己买了副棺材放在那里,背水一战,三年脱不了困将谢罪天下,决心非常大。我当时亲自参与见证了这场大型改革历程,国有企业当时银行的不良贷款居高不下,23.5%平均,全部是亏损,而且国有企业不要说本金,连利息都还不了,借了大量的银行借款,造成了国务院在改革的时候,在剥离不良资产的同时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方式,叫债转股。企业银行是债权人变成了股东了,企业还不了钱,所以当时的债转股实施政策性的债转股,17年前我看了一下数据,当时是4050亿债转股,当时以华融信达为主实施债转股,对601户企业最后实施了580户企业,实施了4000多亿债转股。

  那个债转股是政策性的,政府买单,政府主导银行作为股东,我们资产管理公司作为最大的市场实施正经债转股的主体唯一的一家。应该是当初的债转股政策的三大落地,第一解决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比例过高,回收更多的盘活资产;第二降低企业过高的负债,帮助企业解决缓解财务困难;第三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现在大家来看看现代企业制度都很完善了,那个时候17年前、20年前没有什么信贷企业制度的,当时实施债转股的目的就是三大目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实施债转股帮助企业建立先进企业制度,现在回过头来看,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上一轮的债转股政策取得了重大的成功。帮助国有商业银行解决了财务负担,不良贷款比例过高,企业负担过重,以及大部分国有企业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三大目标现在回过头来评价基本上完全实现了,我们现在国有银行的不良贷款比例最低的时候1.1%左右,现在也就是1.75%,现在算比较高了,我们25%降到1.75%,过去比他们亏损,现在所有的银行都是盈利,两大盈利,一个是共产党长子国有企业一万多亿,国有银行一万多亿,资本充足率也大幅度提升,资本充足率都在13%以上,远高于北京的巴塞尔监管协议规定。

  特别是国有企业经过十几年的改革,包括实施政策性债转股帮助企业剥离,使得企业焕发青春,成为市场的主体,成为国家利税大户的主要来源,成为共和国的长子。资产管理公司以中国华融为代表,信达、东方、长城我们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共同发力,共同运作,在支持国有银行的改革发展、支持国有企业的脱困,特别是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起了一个安全网和稳定剂的作用,也为今天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提供了有利的尝试。时过17年中央再次实施债转股政策,这一轮债转股跟上一轮债转股最大的区别这一次由过去,上一轮是政策性,纯粹国家买单,国家点菜资产管理公司去运作,这一次强调突出两点:第一市场化,第二法治化。

  本轮债转股有三大意义

  这一轮债转股有几个方面的意义,我们充分认识这一轮的债转股,现实意义去杠杆是国家推进供给侧改革的五大中心任务之一,面对这一次新一轮的企业杠杆率过高、负债规模增长过快、负债负担不断增加的现状,去杠杆成为今年五大任务,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补短版五大任务之一。债转股一是实施债转股政策是党中央国务院主动引领经济适应新常态、寻找新动力、实现新发展的重大举措。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经济发展和金融工作的主线,在当前形势下为具备条件的企业开始市场化的债转股,支持有较好发展前景、但遇到暂时困难的优质企业渡过难关,是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防风险的重要结合点,也是一项重大的举措,是有效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决策部署,这是意义所在。

  第二是推进实施市场化债转股对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国有经济提高综合竞争力,放大国有资本功能的有积极的作用,国有企业在近几年的高速发展过程当中,总额不断地扩大,少数企业经历了一定的金融风险,出现了暂时的金融性的困难,有些是出现了全行业的亏损,像钢铁、水泥去年出现了行业性亏损。实施市场化的债转股可以有效地降低企业的负债和财务成本,帮助企业摆脱困境、优化融资结构,对推进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升级转型,重回良性发展道路具有积极的作用。

  第三,实施市场化债转股,是支持金融发展,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增强经济中长期发展韧性的重要举措。

  具有多年的改革,我们的银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和相关国有企业治理结构更加完善,市场化程度更加高,盈利水平有了实质性变化,完全有能力通过市场化的债转股来支持银行的发债和支持国有企业,特别是大中型的国有企业降低财务风险,改善流动性的危机,有效地防范系统性的风险,意义不言而喻。

  中国济形势发生重大变化

  这一轮的债转股市场化、法治化的特征主要地出现在哪些方面呢?这一轮的债转股我的一个感觉是在经济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跟17年前大不一样,而且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已经成为我们经济新一轮改革的一个轴心,一个核心,也是一个重大的推手。在这个形势下实施债转股,毫无疑问意义重大,对当前的经济形势刚才两位专家做了很多的阐述,我也有自己的一些看法。

  我总的感觉,当前的经济形势用四句话来描述,一句话喜忧交集,喜大于忧。第二句话机遇与挑战并存,机遇大于挑战。第三句话商机与风险同在,商机大于风险,风险可控。第四句话,中国未来经济将会继续保持中高速的增长,我对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充满信心。

  当前经济形势很复杂,我说喜忧交集,喜在经济总量保持全球第二,我们今年有望超过70万亿,事实上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二个我们经济对世界的贡献率这几年在25%以上,大家知道50年代毛泽东主席就曾经说过,中国应该对人类有重大的贡献,现在我们实现了中国对人类真的有较大贡献。我们过去一直是美国的经济、西方经济,发达国家在唱主角,现在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经济异军突起,经过改革开放30年,特别是近些年的发展,我们已经形成了强大的经济总量,对全球经济的贡献率在25%以上,仅次于美国。所以这个中国的的确确对人类有较大贡献。第三我们经济结构发生了调整,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年年讲经济结构的调整,年年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几年特别是十八大以后,经济结构的调整出现了重大的变化,我们过去投资、出口、消费三架马车一直是投资过热、出口偏旺、消费偏冷,一直是困顿的经济发展,我们曾经GDP的增长靠50%以上的投资拉动。美国的次贷危机,这十年两次金融大的危机都是金融惹的祸,1997年的亚太金融危机,十年以后的2007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这场危机深度地影响了世界,我们中国的经济下行压力不能说跟这些危机没有重大的关系,现在我们仍然在受这场危机的深度影响。我们因此在2008年为了保8,保经济增长,我们动用了四万亿的公共财政,十万亿的中国信贷。我们信贷最高的年份3.9万亿,2008年开始,一下子干出了9.56万亿的贷款,四万亿的投资,加上9.56万亿的贷款保了2009年保8,2008年的8.3%的GDP。所以70%是靠投资拉动的,经济结构的调整一直是靠投资拉动,这几年出口几乎是负增长,没有多大贡献率,投资在减少,很高兴地看到我们的消费首次去年实现了56%以上,半壁江山是靠消费在拉动经济的增长,可以说叫了30多年经济结构调整,这两年我们达到了预期的目标,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投资适度增长,出口稳步增长,大部分靠消费来拉动经济增长,这就是个良好的经济结构的调整。像美国这种相当好的经济结构,基本上70%、80%靠消费在拉动,中国还是个过程,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是喜的方面。再一个我们就业每年一千万以上,社会稳定,中国的政局比较稳定,特别是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采取了很多新风新政,改革的力度前所未有,这些都是喜的,都是我们主要的喜大于忧。

  忧在哪儿?刚才他们讲了,国内忧要特别关注,我作为一个企业这样一个市场经济主体,当前忧在一个现状叫"一增一加一减一窄一冒泡",一增不良贷款增加,现在余额2.04万亿,历史上最高,不良率刚刚发布的商业银行不良率1.75%,不良率我在银监会工作了六七年,过去我们的不良贷款比例余额是霜降,现在比例余额是双升,这个就反映了经济的现象,银行是个晴雨表,不良贷款的增加这是实体经济困难,融资贵、融资断档、融资没有担保问题依然比较突出,这是一增。

  还有一个数字,我们的关注率贷款,银监会公布的数字3.3万亿,还有一个数字企业应收账款11万亿,过去叫三角债,我们搞企业的都知道。这三组数据都在增加就引起我们高度关注,这是我们金融系统三大数据必须关注的,两万多亿的不良,3.4万亿的关注率,11万亿的企业应收账款三角债,这个我们要高度关注,这是中央反复要求金融系统要保持系统性的守住风险底线,不发生系统性的危机。一增一降GDP在下降,我们从高速度降到6.7%,我们尽管在降,仍然是全球最高的,最新的数据银监会公布的我们银行去年的利润增长9.23%,银行是管钱的,2011年银行利率增长39.3%,将近40%,从2011年到现在2015年的2.3%。从利率增长将近40%跌到了2.3%,这个断崖式下跌,银行都感觉到赚钱的困难,更何况我们很多企业是用钱的,更加感觉到赚钱的更加困难,这个盈利在下降。

  再一个钢铁行业、煤炭去年是亏损,今年做的好的现象,供给侧改革还是有效果的,钢铁行业我看一个数1—8月份盈利215亿,钢铁煤炭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完成了80%,这个都是好的,但是我们仍然要关注它的增幅,盈利的增幅在下降,所以这些一增一降。

  一减资金成本在减,融资难、融资贵,过去都在12%—13%左右,我们现在两块钱的货币拉动了GDP增长1.7%左右,我们整个货币供应量流动性159万亿,大致160万亿,但是钱有相当一部分没有用到实体经济。从总量来看,人民银行实施的货币政策是非常正确的,效果也很明显,但是关键在结构方面,如何引导信贷资金有效地投到实体经济是我们当前一个很重要的课题,也是个很重要的问题。让更多的实体经济享受到银行信贷资金这个活水源头,这是当前我们信贷深化改革的一个重要的方面。

  一窄,银行贷款越来越窄,现在1—3个点,现在存款利率放开、贷款利率放开以后,银行赚钱越来越困难,收息空间越来越窄。我中国华融去年是170亿的净利润,增长30.3%,今年上半年我仍然实现了128.5亿的净利润,保持了30.2%的增长,整个在全国金融系统我算最高的,整个银行是2.83%。即使这样,我仍然感觉到盈利能力在下降,在收窄,赚钱越来越困难,所以提醒大家不管是银行,在座的各位企业家,一定要关注当前的形势,我们赚钱的空间越来越窄,所以赚钱越来越困难。

  再一个一冒泡,风险在冒泡,各种问题在积聚,各种矛盾也在积聚,一增一减一窄一冒泡,这个表现忧,喜大于忧,大家对房地产泡沫、金融风险可以告诉大家,我相信中国不会发生大的金融风险和危机。房地产也不会出现泡沫,我觉得中国共产党有充分的能力解决大事、难事和险事,中国共产党最大的本事可以集中优势的力量来解决难事,来解决大事,来解决险事,只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不会出现大的危机,这一点简单来说数字一看要出现大的危机了,好像这是多大的事,我历来对中国经济发展充满信心,对中国共产党充满信心,这点在中国他为人民服务,为政局稳定,不会让经济出现大的危机,到一定程度上即使有一些问题,他也有能力解决,有办法解决。中国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最有能力的国家,中国共产党95周年,我们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就像纪念红军长征80周年一样的,那个是最困难时期走过来了,更何况现在,我们这么大的经济总量,结构在调整,所以这些问题国家都会得到解决,而且现在房地产,我对当前的房地产市场我还是充满信心的,我觉得总体风险还是可控的,不管是金融风险,还是房地产的一些状况,经济当中出现的问题,所以我为什么第四句话叫做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

  我们在这一轮的经济形势下,供给侧改革出现好的形势下,加大市场化的债转股的力度,我觉得是当前恰逢其时,我觉得要把握几点:一个选择对象要严格,选择债转股,我曾经给有关方面建议,上一轮四千多万,这一轮大概要一万亿以上,只有到了一定的规模才能解决一定的问题,市场方面要采取产业重组并购基金,通过基金化的方式来解决债转股,管理的市场化,这个做法的多元化,业务的基金化,人才的专业化,运作的规范化,按照这么一种方式加大债转股,特别是加大资产管理公司的主渠道作用。

business.sohu.com true 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61027/n471529113.shtml report 6743 搜狐财经讯10月27日—30日,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行。130余家金融机构、近百位金融机构负责人、经济学家、投资大师参加了此次活动。本届北京
(责任编辑:刘阳禾 UF035)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