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动态 > 2016第十二届北京金博会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杨再斌:任何一个行业 只要中国企业参与必然会过剩

来源:搜狐财经
  • 手机看新闻
浦发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 杨再斌
浦发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 杨再斌


  搜狐财经讯 10月27日—30日,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行。130余家金融机构、近百位金融机构负责人、经济学家、投资大师参加了此次活动。本届北京金博会聚焦金融服务于持续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金融改革与创新所带来的新动能,以更好地发挥“中国金融业发展风向标”的引领作用。

  在金博会“2016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上,浦发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杨再斌发表了主题演讲。他表示,为什么任何一个行业,只要中国的企业一参与,保证这个行业就过剩,钢铁中国人干不了几年全过剩了,纺织,包括新能源汽车,新能源汽车没几年也要过剩了,原因在哪儿?原因还是出在我们的金融供给体制上的问题。我们的金融供给体制绝大部分以中国为主,韩国危机以后出现的问题原来它也是国有银行为主的体系,产后它逐步地解决市场化的改革。

  以下是文字实录:

  杨再斌:很荣幸,今天能够在这里跟大家一起交流一下,我们作为商业银行来谈一下我们对历代金融改革的一些看法,刚才郑主席提到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我今天要讲的题目也是有相关的关系,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资产管理业务是中国金融共同改革的主力。

    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很难解决 必须要进行供给侧

  刚才大家都提到了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怎么解决?大家提出说要创新,怎么创新?实际上刚才说在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在中国传统的金融供给结构体系下,我个人认为是很难解决的,非常难以解决。我在博士期间就写了一个论文,叫关于金融性的配置问题,从理论上来说要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从传统商业银行体系内解决中小企业融资的问题,本身就是在迂腐公平。现在商业银行出不良的绝大部分都是中小,尽管我们给中小企业融资的利率,刚才郑会长也说了利率很高,但是即使利率很高,也无法弥补商业银行现在所造成的不良水平。也就是说这个不是说即使我给你这么高的利率,我仍然不愿意贷给你钱,因为他出的不良更多,利率10%,不良一出现百分之百没了。这个本身体系内刚才说确实是通过传统的金融的问题现在去谈到解决这个问题,永远都是在体系内打拳。这里我们也提到我们个人认为资产管理业务,我们现在一定要进行供给侧改革,我说三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核心问题,中国经济现在出现的所有的问题的根源全部在我们的金融体系内出了问题,中国经济的核心是由于我们金融供给结构的失衡了导致了我们经济结构的失衡,后面我会说我具体的一些观点和看法。中国经济现在出了这么多问题,全在我们金融的问题上,我们仍然是在用计划经济体制下所形成的金融供给体系进行市场化的建设。大家看一看,我们现在有很多金融监管的政策,都是在以往我们经济既有的问题上没有改善。

  第二个观点,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通过供给侧改革,大家各种媒体都在转发,国务院下发的关于企业降杠杆的文件,是供给侧改革的路径之一,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从真正的体制上去解决问题。

  第三个观点,资管是供给侧改革的主力军,必须从机制上来推动,怎么通过金融体系的创新,而不是金融某一个产品的创新,现在中国要解决这个问题,你想通过某一个产品的创新,要解决机制上所在的问题是不可能的。我们必须要从金融供给侧整个机制上的改革来解决我们目前经济存在的问题。

  为什么说中国经济的核心问题是金融问题,我们所有问题都是金融供给侧的问题,大家看一看,在座的各位有没有仔细研究过商业银行法?我们的贷款投资,我们的商业银行法、贷款投资多少年了改过没有?没有,商业银行法里规定商业银行不能干的几件事情,商业银行法属于底线,你不能干。第一条就是商业银行不能做股权投资,如果商业银行去做股权投资,那就没有中石油、中石化,全是商业银行的。第二也不能做房地产,如果商业银行做房地产,那所有东西更不用说了。

  这就造成了什么呢?大家看一看,我们很多时候在学习国外的东西,但是我们忘了国外的很多东西它有它自己发展的路径和根源,人家通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形成了这么个东西,我们现在要照搬拿过来,拿过来发现水土不服,大家看到我们中国最大的特色是什么?我们的国家金融资产90%都集中在商业银行,200多万都集中在商业银行。大家看到券商,我们所有的券商2015年所有的券商的资产总和有什么概念?也就是和浦发银行差不多,浦发银行表内表外如果加上管理侧它还是它,如果加上托管这个表,管理资产规模十多万亿,这说明了我们国家金融供给机构里面是畸形化的,你看看我们的金融资产90%多集中在商业银行,我们这么多资金通过商业银行体系出去的,这个商业银行体系内传出的通道是规定死的,你只能干这个事,这就造成了我们企业的资产负债表畸形化。

    任何一个行业 只要中国企业参与必然会过剩

  大家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我自己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任何一个行业,只要中国的企业一参与,保证这个行业就过剩,钢铁中国人干不了几年全过剩了,纺织,包括新能源汽车,新能源汽车没几年也要过剩了,原因在哪儿?原因还是出在我们的金融供给体制上的问题。我们的金融供给体制绝大部分以中国为主,韩国危机以后出现的问题原来它也是国有银行为主的体系,产后它逐步地解决市场化的改革。这就造成了我们的企业你看看我的资金的来源、我只能够拿到债券性的资金,任何一个企业都有资产负债表两端,要么资产端、要么负债端,企业有破产,我一分钟不少,我不断地给你债券,你原来有50%,当你负债变成90%谁还愿意给你贷款?企业自身也要控风险,资产和负债是可以转化的,做大资产负债表,最好的变化就是重复建设,这个其实是由于我们的金融供给体制通过个传导机制导致了国家很多企业资产负债表畸形,现在玩不下去了,因为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普遍很高了,有一个前提,当你扩大规模生产的时候有一个基本的前提,就是产能不能过剩。结果你看这些年人民币的升值,我们的新劳动法的颁布,企业的生产、企业的成本快速的上升,汇率的损失,好几个风险一块夹击,造成企业都很困难,包括企业的税收也高得不得了,我们很多社保等等,全压到企业身上了。

  这个时候为什么中国要迈过中等国家收入陷阱,一定要通过我们的供给侧改革。刚才说我们的金融体系本身就是这种体制决定的,你资金供给结构已经决定了,这个时候我们要去降杠杆,降杠杆不是路径,只是路径之一,怎么降?如果当一地通过降杠杆很容易造成一些不应该死的行业死了,应该死的不死。应该通过增量调整的方式,应该让死的企业应该死掉了,好的企业应该起来,应该推动有前途的企业起来,如果把一些不该死的死掉了,最后下来还是它迟早要死,它今天不死明天还得死,也是一种资源的浪费,这个里边刚才我说从逻辑上来看,我们必须要进行供给侧的改革,一定要从体制上改。

  但是现在从商业银行体系内,要去修改商业银行法,让商业银行去干一些投资银行的事,干不了。因为现在所有的金融客户里边都集中在深夜银行,我认为通过资产管理创新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值得促进推动的方向。

  商业银行的资产管理业务是受托管理业务,它不执行商业银行法,没人说商业银行资产管理就执行商业银行法,本身客人通过我进行投资,只不过我是延伸客户多元化的服务,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做,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解决原来我们在商业银行体系内所不能够为客户提供的相关的金融服务。比如说是不是商业银行的资产管理业务可以进行一些真正的股权投资,这个我们银监会尚主席在会议上也提出了,包括大家去看一看,我们前一段时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投融资体制改革的几点意见,也提到了这个问题,因为你中国的金融资产90%在商业银行,如果不从商业银行体系内创新改革这个问题,其他的解决不了。包括以前我记得李扬院长也曾经提出这个问题,将来有可能会从商业银行体系内崛起一个资本市场的新经济体。现在能够为商业银行提供资产负债表的代表,商业银行自然会筛选出来一些非常好的行业和服务直接给你提供股权服务,我可以通过售后责任去满足我的客户这方面的需求,这样就是真正地从增量上面促进有前途的行业、有前途的主体得到创新。这方面商业银行在中国创新能力也强于商业银行,已经开始有这种尝试了,大家去看看商业银行这些年有些创新能力比较强的商业银行资产管理业务,资产负债表已经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变化,在商业银行体系内,它的非标资产已经很少了,传统商业银行的资产业务管理体系内,传统的方式已经不可能再持续了。

  你看看现在商业银行给一般客户的贷款利率现在一年4.3基准,4.3基本上还要下浮10%,去掉通道3.7,大家看个人买的商业银行的理财价格是多少?意味着一个月的商业银行卖的理财价格,有的可能比你的融资成本还要高,这种模式商业银行通过放贷,通过传统方式去解决企业融资需求这种方式本来在这个经济下行环境下,已经不可持续了,商业银行必须回归到真正的资本管理。这方面它自身的转型和我们国家所需要的金融供给侧改革的机遇是一盘棋。这方面商业银行在这里边通过供给侧改革,这里边有很多的促进,比如说通过产品的促进、投资组合策略的创新,是非常有效的一个问题。

    资管是金融改革的主力军

  第三,为什么资管是金融改革的主力军呢?上边已经表述过了,我们要通过商业银行自身的,因为它商业银行体系内,现在商业银行,大家都知道我们很多的经营结构里面,我们的法律是不一样的,信托支持信托法,商业银行支持商业银行法,基金支持信托法。这是商业银行管理的受托责任,解决我们供给侧改革的问题,因为现在任何一个机构都不可能用这么大的体量、从机制、体系上面解决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我认为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大家去看一看,我们很多,包括说原来我们很多国家为什么提出来,中等国家收入陷阱,有没有?有的说没有,但是从目前来看,南美的很多国家曾经也像中国一样保持过高速的经济增长,但是不行了,冲不过去,又回来了,现在有一些国家但是南美可能有些国家经济也很困难,负增长,经济包括老百姓的收入辛辛苦苦几十年,一下回到解放前,大家看看南美一些国家,我们去了以后无论是物质和经济增长都不行,以前它的经济增长也是创造了经济奇迹的,怎么去迈过这个陷阱?核心还得从我们的金融供给侧积极解决。

    所以机制上怎么去解决?这个里边本身体系内自身谋求转型,因为它原来生存的空间、生存的环境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它玩不下去了,它自身也有需求。同时又有这样的需求,包括刚才讲到的降杠杆方式,如果通过传统的方式去降杠杆,很难解决问题,有可能最终导致整个社会资源的浪费,包括这次国务院提出降杠杆,我认为还是非常市场化的,叫市场化降杠杆,没有说强行的。有一些行业该淘汰的必须要淘汰,你不淘汰就是早死晚死,反正就得死,因为你一定要把这些行业保留下来,保留下来的目的一定是整个社会、整个活动要保留,比如说当年,你的企业不让它死可以,你的产能在那里,你能够保证钢铁解决国际的需求,或者它能够有这么大的需求,有些该好的行业,如果要通过新的进入供给侧改革的方式,扶持一些有前途的行业起来,而不是说在我们的存量里边做一些杠杆率的调整。一部分有优势的企业、有核心技术的企业确实可以通过这个方式获得一种发展,但是最根本上来说,一定还是要谋求真正的中小企业。

  比如说一些中小企业做真正的股权投资,我们真正的有技术、有创新的一些科技企业,甚至可能我们支持这些企业,刚才也提到了中小企业缺少担保、缺少抵押,在传统的金融中永远无法解决,没有良好的抵押物。如果我们筛选出真正的有创新能力的企业,真正的科技企业,我直接钱就给你了,不需要任何担保和抵押,我看的是你的未来,而不是你的过去,这个就是新的做股权投资的模式上,它和传统信贷的本质已经发生区别了,传统信贷看过去,股权投资看未来,这种模式下就可能出现真正的,包括大家一直在说的投贷联动,国债贷结合,从根本上、从机制上解决这个问题。

  我的观点就到这儿,谢谢大家!

business.sohu.com true 搜狐财经 http://business.sohu.com/20161027/n471553752.shtml report 5530 浦发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杨再斌搜狐财经讯10月27日—30日,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行。130余家金融机构、近百位金融机构负责人、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谢伟 UF030)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