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财经 > 全球经济
宏观 | 金融 | 公司 | 产业 | 财经人物

OPEC走向式微,还是自我救赎?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手机看新闻

  本报记者 和佳 北京报道

  编者按

  欧佩克(OPEC)在11月30日达成减产协议,决定从明年1月份开始每天减产120万桶,该协议一度推动国际油价飙升近10%。但在伦敦国王政策研究所所长尼克·巴特勒看来,该协议不过预示着这个全球最大的卡特尔组织之一即将成为过去。按照他的说法,在控制油价50年之后,欧佩克正在走向末路。美联储12月14日宣布加息的消息传出后,就给近日持续蹿升的国际油价踩了个“急刹车”。不仅如此,美国金融监管政策、全球经济走势等都将对油价产生复杂的影响。甚至,连减产协议也会变得名存实亡。有消息称,伊拉克就计划在明年1月份增加原油出口7%。(赵海建)

  导读

  大多数OPEC成员国的经济结构较为单一,经济过于依赖石油出口,油价长期低位运行导致了财政压力、预算缺口的增加,严峻的经济形势令它们力不从心。

  低迷不振的油市终于盼来了利好消息:11月30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同意2017年上半年将原油产量削减120万桶/日;两周后,俄罗斯、阿曼和墨西哥等国同意减产55.8万桶/日。国际能源署(IEA)称如果各方都遵守协议,市场明年初可能会短缺60万桶/日。

  这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OPEC达成的首个限产协议,标志着这个以沙特为首的卡特尔组织政策方向的逆转。

  供应过剩令市场承压,国际油价自2014年夏季开始大幅走跌。以沙特为首的OPEC成员国拒绝减产,希望以此打击需要更高油价支撑的高成本生产商,从而将竞争对手排挤出市场。

  该策略在很大程度上奏效了,油价下挫使美国运行中的钻井数量暴跌,大批生产商宣告破产。然而两年之后,OPEC产油国已无力继续承受减产之痛,完成技术革新的美国页岩油却以更坚韧的姿态伫立在国际原油市场。

  有人认为,减产意味着“英雄末路”,OPEC主宰石油市场的神话已被打破;另一些人认为,减产象征着“王者归来”,这恰是OPEC务实的表现。

  重拾威严

  当前的油价仅是2014年中期水平的一半,始于2014年夏季惊心动魄的油价下跌成为市场挥之不去的记忆。

  2015《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指出,石油价格大幅跳水是受供应量增长的推动,非OPEC产油国的产量增长刷新纪录,而OPEC成员国为保市场份额维持了原有的产出水平。

  OPEC成立于1960年,成立之初,它就宣称要通过限制产量推动油价上涨,也因此被视为石油生产国的卡特尔。在低油价的两年里,OPEC的“不作为”受到外界质疑,甚至有外媒称,这个曾经在国际原油市场上叱咤风云的组织已名存实亡。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OPEC成员国曾一致同意削减400万桶/日的生产配额,以支撑油价。时隔几年,面对油价下跌的情形,OPEC部长级会议一再作出维持石油产量的决定,放任油价崩盘。沙特更是开足马力增加石油供应,期望以此将高成本的竞争对手挤出市场。

  然而,由于大多数OPEC成员国的经济结构较为单一,经济过于依赖石油出口,油价长期低位运行导致了财政压力、预算缺口的增加,两年后严峻的经济形势已令它们力不从心。

  其内部的分歧在风险下进一步暴露出来:地缘政治因素令沙特与伊朗的关系急剧恶化,解除制裁之后伊朗急需扩大石油产量、不同意减产,而沙特并不愿向其让出市场份额,这一度导致减产协议谈崩。

  事实上,OPEC成员国间的矛盾始终存在,由于资源禀赋不同,各方对于市场策略也持不同立场。伊朗、委内瑞拉等国需要通过维持产量平衡国内开支,而沙特等海湾国家对产量调节和油价起伏则显得更为从容。

  在行业分析网站隆众石化网分析师李彦看来,达成减产协议是OPEC的救赎。“屡次声称要减产但屡次放鸽子的OPEC终于认真了,这是OPEC重拾威严, 向外界证明它依然是全球石油市场最有影响力的组织。”他说。

  李彦12月15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低油价给沙特等国带来的冲击在2015年已有所显现。对于这些产油国而言,由于发现低油价依然无法彻底扼杀美国页岩油,并且对页岩油的繁荣已造成打击,因此已无必要继续承受低油价带来的损失。

  “两年来的低油价使OPEC摸出了美国原油产量的下限。美国原油产量最高曾达到960万桶/日,但低油价将原油产量压制到840万桶/日附近时,就很难继续向下了。所以在这样的现状下,不如适当地提高油价,缓解产油国自身的压力。” 他进一步解释道。

  李彦认为,此前数十年对市场的影响为OPEC带来信誉上的背书,只要该组织的产量份额仍然存在,其地位就不会被竞争对手撼动,包括拥有先进页岩油开采技术的美国。“‘OPEC走向末路’的说法至少在短期内是不成立的,除非新能源能够完全替代传统石油,而这还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严峻挑战

  1973年前,以“七姊妹”为首的西方石油公司把控着石油资源。石油危机之后,产油国收回控制权,其石油政策开始左右国际石油市场。

  OPEC话语权与在国际石油市场所占的份额息息相关,但它不得不面对的挑战是,国际石油市场发生的结构性变化使其市场份额正在下降。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潜旭明在12月10日举行的“2016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间隙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石油危机后美国十分重视能源安全,采取了三大措施:一是成立了以美国为首的OECD国家的能源组织IEA,与OPEC相抗衡;二是加大对加拿大、墨西哥等非OPEC产油国的投资和培植,减少对中东的依赖;三是加大对能源技术研发的投入,随着水平井与分段压裂综合技术等一系列的技术创新与成熟完善,为页岩油气等非常规油气的商业化开采奠定了基础。页岩油气革命更是帮助美国走向能源独立的道路。

  据报道,BP数据显示,OPEC石油产量占世界石油总产量的份额在1973年达到最高点51.2%,进入21世纪以来,除2002年之外,OPEC的石油产量份额保持在40%以上。2014年,美国石油产量占世界石油总产量的份额升至12.6%,对OPEC形成威胁。

  “目前世界原油供应是OPEC、北美及其他产油国三分天下的格局。OPEC仍旧占据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享有很高的话语权,但影响力不如以前那么大了。” 潜旭明说。

  国际能源格局也发生了巨变。据IEA中国合作部主任涂建军介绍,曾在全球能源消费和进口份额中一度占主导地位的IEA成员国,如今已占不到全球能源需求一半的份额。据IEA预测,如果其成员国组成不发生大的改变,到2035年,IEA所代表的能源消费占比将下降至全球份额的三分之一以下。

  “对于IEA这样一个在国际能源治理中有较大话语权的机构来说,都存在着自身的巨大挑战;对于OPEC这样的部分石油生产国之间为了维持世界石油市场话语权而存在的组织而言,面临的挑战恐怕要远远大于IEA。”涂建军10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他指出,事实上,OPEC成员国已陷入两难处境:降低石油价格一方面可以扩大市场份额,但这样做将使社会稳定和财政的持续性面临挑战。未来OPEC需要在保市场份额和保原油价格之间进行取舍,而能否做好取舍对其前途至关重要。

  市场的力量占了上风。“以前沙特是国际石油市场的机动生产商(swing producer),该国的产能可通过政府的意志进行调节,未来美国页岩油气行业会成为国际市场上新的机动生产商,而其产能是由市场价格而非国家政府意志来调节,我个人认为这种新的市场调节机制的形成对未来维持国际油价相对平稳运行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涂建军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为了支撑高油价,沙特曾实行减产,最后却以市场份额和出口量下降收场。如今,沙特显然不愿重蹈覆辙。或者说,它已无法再继续承受以减产来控制市场所付出的代价。

  能源出口占沙特政府财政收入的80%以上。受累于低油价,沙特2015年出现980亿美元的财政赤字,2016年财政赤字预计将达870亿美元,占GDP的13%。该国已被迫启动了一系列经济改革和财政紧缩措施。如果油价再持续低迷下去,沙特的财政将不堪重负。

  新星崛起

  美国页岩油或许将成为本次限产协议达成的最大赢家。分析认为,随着油价回升,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很可能再次增产。

  关于美国页岩革命对传统产油国影响的讨论从未停息。得益于页岩油的开采,2014年美国已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

  中国社科院中东研究室副主任刘冬在《石油卡特尔的行为逻辑》一书指出,对于常规油田而言,其停业点是油田的“操作成本”,而它在总成本中仅占很少的份额;而页岩油生产周期非常短,开采后只需几个月就能达到峰值,产量随即递减、油井迅速衰竭。要想保持特定区块页岩油产量,每年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资新建单体油井。

  此处得出的结论是,那些不会影响常规油田石油产量的油价下跌会导致页岩油田的投资萎缩和产量下滑。这就是为什么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国际油价刚开始下跌就击溃当时的美国页岩油投资热潮。因此,页岩油田高停业点的特性决定了页岩油不会是OPEC的严峻威胁。

  这的确道出了部分真相,此轮低油价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美国页岩油生产商。2015年,沙特宣布其排挤高成本竞争对手的战略正取得成功。价格的下滑使投资者对页岩油避之不及,美国页岩油气行业产量以及投融资活跃度均有下降。有数据显示,从2014年10月到2016年5月,在美国作业的石油钻井的数量下降了80%。

  然而,沙特过早地表达了乐观,美国页岩油业展现出的顽强生命力比此前预想要强得多。勘探和开采技术革新使美国页岩油的成本下降了40%。据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估计,美国页岩油的损益平衡点已从2014年的每桶79美元降至当前的53美元。

  “我了解到的目前主流美国页岩油的成本应该是36-48美元/桶左右,有一些页岩油企业成本甚至不到30美元,最低的仅有22美元/桶左右,这也是低油价寒冬之下,美国页岩油行业能够顽强前行的原因。美国大部分的页岩油,只有在布伦特原油低于30美元/桶时才会出现负现金流。当然,这些都出乎了沙特们的意料。”李彦告诉记者。

  美国页岩油只是经历了对长远发展有益的“瘦身”过程,它仍被视为增产潜力巨大的新星。

  限产协议的达成使国际油价得到提振。据报道,IEA称,与三个月前相比,包括安纳达科石油公司和切萨皮克公司在内的美国独立石油公司已经将2016年的资本支出预算增加了13%-20%。一些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同时预期明年的资本支出将出现增加。

  “特朗普上台将助推页岩油气及传统能源行业发展,国务卿人选也会强化这方面的国际合作,未来美国廉价的页岩油气会进一步向亚洲出口。这不仅有助于亚洲国家油气资源来源的多元化,也有助于油气市场的价格稳定。”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崔成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受石油危机影响,美国于1975年出台《能源政策和节能法》,开启了长达40年对美国原油出口的限制。这一禁令于 2015年12月18日才解除,为美国石油涌入亚洲开辟了道路。有外媒称,英国石油公司将率先展开复杂的长途海运作业,把近300万桶美国原油运送给亚洲客户。

business.sohu.com true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business.sohu.com/20161218/n476205308.shtml report 4947  本报记者和佳北京报道编者按欧佩克(OPEC)在11月30日达成减产协议,决定从明年1月份开始每天减产120万桶,该协议一度推动国际油价飙升近10%。
(责任编辑:郭儒逸 UF029)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