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 企业
搜狐首页 > 财经频道 > 产经新闻 > 《东方企业家》 > 特别策划
新台商上海突围
2003年5月13日14:06   来源:[ 东方企业家 ]

  滚滚红尘,浪奔浪流。

  一波又一波来沪“台潮”,

  蜕变成一族有梦有传奇的新上海人:

  大企业家、中生代小资和台湾的

  海归派,重新在上海相遇,

  他们在改变上海的命运,

  也正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但是小心,在新上海滚滚大潮里,

  将军或成弃子,机会亦是险境。

  上海,一个迷人的新世纪移民城市;新上海,

  正在改变许多人的命运。

  1949年以后,旧上海搬到了台北,白先勇的金大班、张爱玲的白流苏,在台北又重新活了一次;2003年,台北人又把老上海搬回上海滩,有人重修百乐门,有人为儿子取名“叶上海”,要在十里洋场中再走上一遭。

  滚滚红尘,浪奔浪流。“上海滩”的发展如大江大河般一发不可收。现在,上海滩不但是全世界的资本冲积平原,也是历史洪流中,千百年来又一个浪头。

  前赴后继的全球“上海热”,第三波“台潮”,一个接一个,冲进上海滩。浪潮里有IT人、金融人、文化人、寻找机会的上班族,甚至有人说,连台湾的扒手、小偷都到了上海。

  根据统计,截至2002年底,从上海口岸进出的台胞,已冲上了58万人次高峰,如果加上大苏杭,台商在上海进出已达80万人次。再加上北京南下,广州北上,来自四面八方的台胞,累计超过100万人次。

  调查显示,其中有6.3%的台湾人已经在上海安家落户,成为新上海人。

  上海达彼思广告总监叶国伟,有一次去机场接太太,先后看到7个台湾朋友走出来,朋友个个吓一跳,“你怎么知道来接我?”他只能尴尬地傻笑。

  浦东机场,现在成了台商机场。“在浦东机场,一半人挥挥手对我说:嘿!我来了;另一半则挥挥手说:对不起,我不玩了!”台湾知名建筑设计师姚嘉志比手画脚的表演,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亚洲周刊》形容,“新上海人”是不说上海话,却能改变上海命运的人;台湾来的新上海人,要改变的是自己的命运。

  台湾的失业率节节攀升,50万失业大军,失去的不只是工作,更失去了梦想。

  台中房地产行情狂落时,建筑才子姚嘉志赋闲了一年,“不是人数不够就是业主没钱,连早上去健身房碰到的年轻人都跑得比我快,人生真是灰色啊!”他说。

  姚嘉志目前在上海已小有名气,他是新天地内“百草传奇”的设计人。两年前,他只身到上海,一切从零开始。早上赶在6点钟前到波特曼旁刚开幕的麦当劳,等着吃免费早餐、用免费场地画图。“有一天,在地铁里,看到一个妇人抱着小孩哭,鼻一酸,我觉得好像是我在哭,”姚嘉志谈起往事,笑中都是泪。

  人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在上海是,男儿哪个不流泪,”姚嘉志吐口气说。很多台湾人到上海来,为的只是一个梦想。对姚嘉志来说,之所以来上海,是因为在上海的地平线上,他有机会变成另一个“贝聿铭”。

  这就是这批来自台湾的新上海人诞生的背景。在“机会”面前,台湾的新上海人拼搏着,递出写着“梦想”的名片。

  ※ ※ ※ ※ ※

  上海新经济的诞生,造就了新上海人。

  对台湾人来说,旧上海是乡愁的上海,而新上海已成资本的上海。世界500强企业当中,已有超过300家进驻上海;上海GDP连续11年呈两位数增长,2002年上海GDP达5408亿元人民币,上海外资合同金额更创下635亿美元的新高,其中台资合同金额达81亿美元,占13%。

  世界资源如江河般汇集,现在的上海不再是一年一个样,而是一天一个样。浦东平均每6天,盖起一栋高楼;上海的地铁现在虽然仅有3条线68公里,但2007年将增为9条线250公里,“上海就像露天煤场,随手都是机会,”移居上海的杂志总监梅汝彪表示。

  在台湾艺术家林怀民眼中,上海青年的眼睛,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台湾人,会发亮;在台湾画家眼中,画上海,要用13种颜色,比他平常常用的7色多近一倍;在企管专家石滋宜眼中,上海是上帝对台商的厚爱,给他们一生两次经济起飞的机会。

  新上海,有三波台潮,第一阶段在1992年前,主要是散兵游勇;第二阶段为1995年后,是企业家、创业家的冒险乐园;2000年后是第三阶段,上海已成为台湾上班族青睐的新天地。尤其最近半年,在失业潮强袭之下,上海更成为台湾年轻人毕业后闯天下的新标的。

  根据台湾104人力银行的最新调查,目前希望到上海工作的台湾上班族,已经占台湾赴大陆求职人数的30%,比去年的18.5%多出近一倍,上海的风华,领袖群伦。不过“平均每十个人,抢不到一个工作机会,”104人力银行总经理杨基宽说。工作机会显然僧多粥少。

  事实上不只是台湾人,过去旅居美国硅谷、洛杉矶、日本、新加坡的华侨,也趋之若鹜,重新来到上海。台湾的“海归派”,和台湾到上海的打拼族,纷纷在上海相遇。

  在大好经济形势下,台湾新上海人的产业及居住聚落也进入新阶段。台积电获核准赴松江投资后,松江、张江、苏州(昆山)成为科技三大重镇;除了科技和投资机会外,上海本身也快速进入第三产业发展期,服务及文化产业成为台商发展的第三波;而看好上海2010年世博会,更多台商太太们已开始购房,准备在上海安家落户。

  台湾的新上海人,也有上海的“石库门精神”,在螺蛳壳里做道场,汤汤水水应有尽有。展开台湾“新上海人”上河图,是大企业家的舞台,是中生代小资(new moneymen)的梦土,但有人也不自觉陷在海派的围墙文化里,走不出来。

  大企业家的舞台

  在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眼中,童年的上海象征着“大时代”。最近将在松江设厂的台积电,正要开启上海芯片厂的大时代。

  台湾海岛型的商人性格,遇到了长江大河,气势格局也愈变愈大。在时下最热门的“新天地”里,新天地从何而来?“只有‘第一大’,才能构成‘天’,”顶新国际集团董事长魏应交说。有天还要有地,天圆地方,上海就是许多白手起家者的新天地。魏应交的“康师傅”,现在已是中国第一大方便面王国。

  黄浦江畔,只有世界500强才能挤进的浦东陆家嘴商圈里,一栋金黄色“ARORA”大楼,比阳光还刺眼。上海人盛传,上海是长江的龙头,而这里就是上海的龙眼,金色大楼就是台湾电信巨头震旦行的新总部,也是台湾第一栋跻身业界500强国际地平线的大楼。

  或许上帝厚爱台商,给了他们两次经济起飞的机会。但是,“上海,只给第一名机会,”魏应交说。这些事业有成的台商,不但要做上海的第一名,还要做中国的第一名,而上海就是“东风”,借资本扩张舞台。

  旺旺、龙凤准备在沪上市;获得世界第二大基金挹注的永和大王,也打算在香港上市;另外华邦电子、震旦行、嘉新水泥,也正进入上市辅导期。“惟有资本,才能搭起中国的大舞台,”永和大王执行总裁林猷澳说。

  这些移民式的创业者,却愈来愈转向“大市场的思考方式”,他们不但是新上海人的中坚,也要翻身成为中国的企业家。

  在上海人眼中,台湾企业家工作的狂劲是吓人的。以往的“台湾牛(苦干)”,加入上海孔雀(排场)、猴子(精明)、猫(敏锐)的多元性格,已经变成另一种伟大的精明。

  十里洋场,以前是英法租界的天下,这群在新上海打天下的台湾老板,不但创造了自己人生第二个舞台,也给上海滩平添了许多传奇。

  新moneymen的梦土

  上海,对错过上一轮台湾经济奇迹的中生代来说,或许是人生中第一次可以当家作主的机会。上海现在时兴白领当家,这群上海人口中的“小资”,更会精准地拨算自己的全盘人生。

  台湾神达电脑在上海的环达计算器产品企划部处长蔡世荣,没等老板出牌、也没跟家人商量,就自动请缨到大陆发展。蔡世荣不犹豫的原因:一是市场就在这里,二是专业经理人一定要有大陆经验。“既然我们生不逢时错过上一回,我不想再错过现在,”他说。

  蔡世荣到了上海后,不像一般人窝在研发(R&D)圈子里,他不但会说地道的上海话,而且仔细研究各种本地的产品供应链,他希望在上海能闯出自己的名气。

  台湾广告人Molly,拎着40公斤的大皮箱,下了飞机,就直接到办公室报到。公司内同样3个台湾人,一个是曾为“台流”的媒体人、一个是娶了上海老婆拿本地薪水的老前辈,Molly进来后,光是薪资、位子的变动,就让她的心情掉进一池浑水。一天,站在零下两度的人行道上哭泣的Molly,突然清醒并告诉自己,“我来这里,不就是为下一步创业做准备吗?”她不再伤心,并积极投入工作。

  辰新医院是一家由台湾医疗团队经营的医院,其上海会务中心主任陈信宏从就诊记录上发现,最近半年,新上海人中出现非常明显的“年轻移民潮”,有各种上班族及IT人士,甚至文化界人士。

  上海已成知识精英的梦土,在上海的台湾人,已逐渐形成大世界里的小社会。蔡世荣和Molly没有父辈(old moneymen)的庇荫,但他们相信可以打造自己的人生,成为new moneymen。

  上海太太 上海先生

  移居上海,已经变成另一种时髦的名词。上海乔冠化工管理部协理叶信昌,在儿子一出生的时候,就为他取名“叶上海”,因为他认为上海一定是本世纪最红的名词。

  周末,一群台湾太太、婆婆妈妈开始成群结队在上海买房,“表示要开始准备在上海安家落户了,”统一星巴克主管经理林盟钦说。移居上海的梅汝彪也观察到,今年农历新年很多台湾人不回去了,反而把爸爸妈妈接到上海过年,因此回台湾的直航包机坐不满。

  最近半年,上海已经出现各种台商医院、台商学校、台资银行,台商球队,甚至台商按摩店。万般俱全。梅汝彪认为,移居上海的理由,一是很多人认为上海是本世纪最大的机会,不想错过;二是抱着台湾资产像抱着冰块,既冷又怕会化掉,不如转换成上海资产;三是在上海居住,既便宜又能存钱。

  对台湾人来说,上海生活是从容的。青菜以“毛”为计价单位,两块钱可以买十个小笼包。如果是一般居家过日子,梅汝彪形容,“上海的4000块,相当于台湾的4万块”,十倍之差的物价,衍生了生活的从容,以及金钱的余裕。

  但有一种人不能去上海,在台湾有房贷或负债者如果去上海,会因为薪水变得相对稀少,不够支付而落入贫穷,一穷就会计较,日子就不好过。

  移居上海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台资背景的华一银行华东业务开发部总经理诸建明,在上海已经过了3个冬天,现在“终于有了家庭生活”。褪下职业妇女角色的太太变快乐了,女儿也不再是“钥匙儿”。不过以往在台湾是双薪,到了上海变单薪,太太虽然得到解放,但是男人要舍命才能立足上海,压力相对增大。“我们在这边的工时比台湾还长,”一位主管说。

  “以前很多太太担心,不过来怕家庭有问题,但是来到这里,才发现也不是那么简单,”住在上海的两性问题专家蓝怀恩说。移居上海9年的媒体人符芝瑛认为,“在这里,太太最大的责任就是掌稳家庭的舵,否则全家人一定晕船。”

  单身者移居上海,少不了男婚女嫁。对偏大男人主义的台湾传统家庭来说,“画着柳叶眉的上海姑娘,八面玲珑,有帮夫运,但却是台湾男人未必能懂得的女人,”一位台商如此认为。

  和全世界的移民家庭所要适应的事情一样,从教育到医疗到婚姻,新的上海家庭一样也少不了。

  IF族+海归派

  上海目前最流行的术语就是“IF”族(International Freemen),一群可以在全球自由选择工作、居住、生活的人,是一群都市冒险阶层对幸福的想象。

  在中芯国际学校任职的陈瀚恩,就是从美国来的ABC(美籍华裔),而台湾的著名歌手李骥,目前任职于昱达电脑数码产品事业部总监,他们都非常认同IF族。

  在李骥眼中,台湾新上海人就是IF人。

  “当年我父亲就是从山东到北京念书、到上海工作、转到嘉义,再迁到台北定居;现在只不过是换成我,我从台北到北京,再从北京到上海。”

  在上海,有愈来愈多的李骥,愈来愈多的IF族。他们不但承袭了上海海派文化中五湖四海的性格,更能化去移民性格中的悲情,把自由加财富、加思考的生活,熔于一炉,化出上海人称之为“高、精、尖”的生活方式。

  除了追求新生活的IF族,新上海人中还包括大批的台湾海归派,这些人的迁徙路径,是在台湾长大、留学美国、最后飞到大陆工作。在硅谷、台湾都不景气的情况下,赛勃互动的总经理詹东海、智芯科技MCU(微处理器)事业部副总经理杨裕兴都是从硅谷来上海的台湾人。

  原本在台湾银行工作,后来到美国开贸易公司的上海好来运旅游制品老板娘黄淑美,最近索性把家搬到了上海。一年做1亿美元出口生意的她,“做梦也没想到退休前,还会重新在上海开创事业第三春。”

  虽然不沪不成商,但逐水草而居永远是生存的定律。

  海派里的围墙文化

  在第三波上海移民潮中,IT产业是最吃香的产业,但是有人形容,台湾的高科技厂像座“围城”,外面的世界走不进来,里面的人也不想走出去。

  3月初的星期天,苏州友达光电总经理彭双浪并没有利用这个难得的假日好好休息,这一天他要亲手做菜,招待五十多位离乡背井的台籍干部。“这样的聚会,最能凝聚台干的感情,”彭双浪说。

  随着台湾中芯、广达等IT大厂进驻大上海,每座厂区动辄五六十位台干,每天往返于工厂与宿舍之间,朝夕相处,逐渐培养出一种“海派里的围墙文化”。

  不太融入当地生活、讲求纪律与效率,是围墙里的台干共同的特质。上海怡高科技服务公司董事长曹阳分析,像广达等大型IT制造厂,在上海设厂时,就把整个台干的生活区分开规划,由专人负责他们的所有生活需求,等于筑起围墙,与外界隔绝。

  台育企管顾问董事长邱创盛指出,也有台商为便于管理台干,规定干部周一到周六都不能离开宿舍。

  来上海十年的大洋百货总裁王德明认为,执着于“围墙文化”的人,将会永远是上海人口中的“阿乡”。

  谁不该到上海

  调查显示,33%的上海人认为,一年内就能把职场内的台干“干掉”。在新上海的滚滚大潮里,机会同时也是险境。60万新台湾人蜂拥至上海的同时,也开始流行“台干变台劳、台劳变台流”的话题。

  到底什么样的台湾人不该来上海?台湾最大的赴大陆求职求才网站104人力银行最新调查显示,排名第一的是金融投资人员,求职者有135人,工作机会是“零”;媒体人、饭店人、土木工程师、领队导游、甚至人力中介,在上海也都是前途无光。

  104人力银行总经理杨基宽分析,赴大陆台干的薪资,已由先前相当于台湾本地1.8倍,下降到1.5倍,并逐渐拉平,未来还会下降。

  年龄介于30至34岁、有5至6年工作经验者,是最受欢迎的台干;而且在求才职位中,四成以上要的都是中高阶主管精英,想在上海从基层做起的人,机会渺茫。

  台干平均薪资,以食品饮料业最风光,月入新台币10万元。若以职务排名,行销企划的薪水也有超过8万的水准。

  事实上,上海大学生的失业率达8%,上海人力市场的平均工作机会是六分之一。“复旦大学毕业生月薪约2000元人民币,专业能力不差、英文讲得好、还会修电脑,你说我会请谁?”上海银行上海办事处主任孙国平说。

  借外商当跳板到上海,是台湾求职者最想走的路,不过最近这道门也愈来愈窄。据台湾官方统计,大陆已有14万海外留学生回国创业,懂中国也了解西方的海归派是台干立即遭逢的杀手,未来还有40万海归派将陆续回国,“马上会有很多台湾将军变成弃子,”梧桐创投上海代表林谷峻说。

  事实上,不只海归派,万宝华(Menpower)企业咨询中国区总经理吴若萱分析,懂中文、英文好、薪资又便宜的马来西亚精英,都可能成为台干的竞争对手。

  上海美商惠悦董事总经理李崇基也表示,最近,很多外商公司在大陆的管理目标,就是建立本地人才,“一定要用本地员工,公司才会上来,”她说。扶植本地人才政策,让许多已在外商公司工作的台干都惊觉地位不保,纷纷转至台资企业,或是考虑在大陆国企、民企工作。

  海派的包容,更意味着无止息的竞争。“站在世界大舞台,局要慢慢布。不怕掉在舞台下,就怕你不会翻跟斗,”姚嘉志说。台湾的新上海人,在世界经济版图重整下诞生。新上海人,代表了包容、视野、选择、自主,更代表新人生的追寻;台湾过去经济实力累积下来的隐隐火苗,正在高高的法国梧桐树下,慢慢地引燃,无声无息融入上海的新文明之中。

  在醉人的老歌,如梦的繁华里,台湾的新上海人,当前最需要的是认清形势,多保持一点清醒。

我来说两句 去相关俱乐部 发短信息
相关新闻
该作者文章
免费交友,更有机会中大奖!

精彩相册[男][女]
活力社员[男][女]
魅力情人[男][女]
美女 天若有情
帅哥 不帅照脸踢
·和弦铃声:
原来的我 挥着翅膀的女孩
·疯狂音效:
On…个头啊 翠花,接电话…
订阅任何彩信服务
三天内退订不收费!!!
请发表您的看法
用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留言: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新闻搜索
关键字:



香遇桃花岛免费交友
·找老乡尽在激情老乡会
·攒魔法袜子拿圣诞礼物
·[] 眉飞色舞
·[] 厉鬼再现
热门词:必杀功 林忆莲
精彩订阅
新闻资讯
因SARS突发而暂缓的公务员加薪计划将从12月起实施。
订阅 焦点新闻,了解详情




搜狐商城
大染坊电视剧原著
1元图书特卖场
财富就在你眼前
股市潜规则
时尚女性巧理财
BUSINESS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60转6682或6633
Copyright 2003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