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国内财经
内部人控制和数十亿银行债务蒸发迷局
http://business.sohu.com/
[ 黄钙 ]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02年7月,长沙市第二纺织印染总厂(简称二纺印)和长沙市锦纶厂(简称锦纶厂)完成破产拍卖,在整个破产过程中,两厂4000名职工分化成两大集团。

  支持破产的人认为,破产后职工的权益会有保障;反对者则提出,长沙市国有纺织企业的破产“搞得不规范”,职工拿不到安置费的现象并非罕见。

  纺织系统的一位中层骨干指出:长沙市国有纺织企业的破产过程中,普遍存在“假拍卖”现象,其结果往往是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国有资产,被装进了个人的口袋。而这些买受人,基本上都是破产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和领导。

  湖绸撇债破产湖南绸厂(简称湖绸)的破产个案,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1997年12月10日,在连续9年亏损之后,湖绸的总负债已高达1亿多元,该厂经职代会通过并报上级主管部门长沙市纺织工业总公司批准,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还债。13天之后,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湖绸依法破产。

  7个月后,破产清算组确认,湖绸总资产价值10211万元,负债总额10487万元,其中包括中国工商银行长沙市分行营业部有抵押债权6239万,长沙市交通银行有抵押债权2548万。

  1998年7月24日,在长沙市拍卖行第48期拍卖会上,天鹿公司以5860万的价格竞得湖绸全部资产。依据法院裁定,湖绸的上述拍卖所得,在拨付必需的破产清算费用后,剩余款项全部用于安置职工,同时裁定“未得到清偿的债权不再清偿”,并“终结湖南绸厂破产还债程序”。

  一个正常的结果应该是,在撇掉银行9000万债务后,湖绸破产清算组用天鹿公司交付的5860万妥善安置职工,而天鹿公司获得原湖绸的有关资产,重新开展经营。

  天鹿公司未付分文拍卖款

  但事与愿违,天鹿公司董事长章丁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直到4年后的今天,天鹿公司的拍卖款分文未付,原湖绸的土地等资产已卖得七七八八,职工的安置问题却悬而未决。

  长沙市工商局的一份工商登记资料(注册号24796352-5)显示,股本金200万的天鹿公司共有5个股东,长沙市纺织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简称经营公司)出资80万,占股40%;长沙毛巾集团公司出资30万,占股15%;原湖绸厂厂长饶放平出资40万,占股20%;厂党委书记常希娥出资30万,占股15%;厂工会主席秦秀君出资20万,占股10%。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公司申请注册的时间,是在湖绸进入破产程序两周之后。

  另外,天鹿公司最初登记的法定代表人张建灵,作为经营公司的董事,在湖绸进入破产程序之后,既是天鹿公司的董事长,又是湖绸破产清算组的组长。

  工商局的存档资料同时显示:1998年6月16日,即湖绸进行拍卖的前一个月,天鹿公司“火速”向长沙市工商局提出申请,将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张建灵变更为章丁。从随后发生的事实可以看出,这一变更,完全是为了避免7月24日在湖绸拍卖成交时,委托人与买受人均为张建灵一人的尴尬。

  湖绸公开拍卖时,实际只有天鹿公司一个买家。很显然,湖绸的资产只能“落”到天鹿公司手中。

  在拍卖成交确认书上,长沙市拍卖行特别加注了两条说明:1.所有成交价款由买受人直接向委托人支付;2.所有标的的转移有权属的变更由委托人与买受人直接办理。

  经营公司负责人、天鹿公司董事张建灵当面拒绝了记者的采访。不过,记者从其他渠道得到了一份协议文本,其显示:1998年9月6日,经营公司将湖绸的全部资产移交天鹿公司。同时,天鹿公司无须向经营公司支付5860万收购款,而是获准通过继续经营原湖绸上亿资产,最终解决职工安置问题。这份协议的签署人正是张建灵和章丁。

  作为符号的“国有企业”

  但湖绸的资产转入天鹿公司之后,完全“没有经营”。章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天鹿公司的主要工作是“安置职工”,等到职工全部得到安置之后,“就可以自行解散”。

  据了解,4年多以来。天鹿公司总共卖掉两块原湖绸的土地,收到2380多万的现金。目前的情况是,天鹿即使把手头的土地全部卖掉,也筹集不到5860万现金,因为剩余的另外两块地,按天鹿公司现有的操作手法(每亩地卖价100万),收不足2000万现金。两项相加,天鹿公司当初“拍”得的湖绸资产,最多只能卖得4500万。

  一位原湖绸职工称,天鹿公司将一块20亩的土地卖给一家房地产公司,得款1800万,平均每亩的价格不足100万。但在同一地段,另一企业在同时间却卖出了每亩228万的价格。

  有天鹿职工反映,天鹿把20亩地卖给房产公司后,公司个别人在地块的开发项目上占有股份。

  目前,天鹿公司700多在职职工已不能正常开工资。天鹿公司的几位个人股东也开始否认自己拥有股权。常希娥说,“天鹿公司注册登记时,我没有出过一分钱”。她的15%股份,30万的出资额,“都是纺织总公司给的”。

  章丁也证实,天鹿公司3个自然人股东,根本没有拿出一分钱资本,另外,长沙毛巾集团实际也没出资。章丁称天鹿公司目前是“一个纯正的国有企业”。

  产权交易所缺位长沙市拍卖行负责人华虹认为,上述问题的症结,就出在国有资产拍卖之后,委托人与买受人的“交割”上。

  她认为,目前长沙市国有纺织企业的破产,多数是委托人(主管单位)与买受人(破产企业)之间的自行交易,很容易造成“自收自支”,国有资产无偿变成私有资产。而此类收购企业的产权结构不清,往往经营不善,在耗尽破产企业资产后,只好将职工这个“包袱”又推回给政府。如此恶性循环,令国家实行国企破产政策的初始目的完全落空。

  在考察了上海和深圳等地的做法之后,华虹认为长沙也必须尽快建立“交割证明”制度。这种制度的可行之处在于,由产权交易中心监督,买受人把价款交付委托人,委托人把标的转给买受人,之后才出具《产权交易交割证明书》。而买受人必须凭着《证明书》,方可到各部门办理资产过户手续。

  “交割证明”制度既保护收购企业,又保护国有资产。华虹表示,她已向当地政府主张,凡涉及到国有资产的拍卖,都应拿到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进行公开拍卖。华虹说,长沙市有关领导也赞同她的观点,目前正责成有关部门做这方面的准备工作。

  但华虹也承认,真正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最近二纺印和锦纶厂拍卖,她本打算推动这种制度的施行。但最后买受人长沙毛巾集团同样是没交一分钱,就拿到了两厂14800万的资产。而且,毛巾集团也拿到了《产权交易交割证明书》,并于7月30日凭此证明到长沙市国资局办理相关手续。

  长沙毛巾集团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了上述说法。毛巾集团为此接纳了破产两厂的4000名职工。

  800亿破产费难填巨壑?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长沙市国有纺织企业破产过程中,来自银行方面的阻力很小。

  虽然上述企业均以“破产还债”为由向法院提出申请,但拍卖成交价几乎都是清算费用和职工安置费用两项相加之和,最后法院裁定偿债率为零,银行抵押债权全部落空。如原湖绸破产,撇掉的银行抵押债务就高达9000万。

  银行怎会轻易放弃债权?一位拍卖行人士透露,一个重要原因是纺织系统在操作中摸准了银行的“脉门”。他指出,今年初,国家在确定101个城市国有企业破产政策时,专门从财政拨付800亿给人民银行,用于核销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

  但国家没有明确这800亿具体如何分配,各家银行只得从破产个案中予以核销。

  另一方面,国内银行实行一级法人制度,各家国有商业银行遍布各地的支行,都不是法人单位,而总行对各地支行的不良资产有严格的考核。以某银行长沙市支行为例,假如它曾向某国有企业贷款50万,而企业长期经营不善无法偿还。这笔贷款就必须列为这家支行的不良贷款。

  因此,如果地方支行默认企业破产,争取纳入国家破产企业名单,相关贷款就能全部到总行核销。其不良贷款比例就会大幅度减少,坏账则转嫁给总行和国家财政了。

  长沙市的相关数字是,仅二纺印和锦纶厂的银行抵押债权就达9亿。此前,包括长纺、三纺、四纺、毛纺在内的10多个纺织大企业,基本上都采用类似方式破产。整个纺织系统撇掉的银行抵押贷款,粗略计算已达数10亿。

  高法新规遏止恶意破产最新政策

  综合新华社8月1日消息从9月1日起,借破产之机逃废债务的恶意破产行为将被制止。最高人民法院今天公布的《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指出,一旦发现恶意破产人民法院可以不予受理、裁定驳回破产申请。

  目前,国际上通认的恶意破产包括两种情况,一是债务人以恶意申请破产方式逃避债务,二是债权人以毁损债务人商誉为目的恶意提出破产申请。一段时期以来,我国也大量存在这两种恶意破产情形,尤其第一种情况为甚,比较“流行”的手段包括:先剥离有效资产、留下空壳企业申请破产;先转移、隐匿巨额财产或压价处分有效资产后申请破产。

  《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对债务人有隐匿、转移财产等行为,意图借破产方式逃避债务的破产申请,规定法院不予受理。人民法院受理债务人的破产申请后,发现债务人巨额财产下落不明且不能合理解释财产去向的,应当裁定驳回破产申请。

  这个司法解释还规定,“人民法院受理企业破产案件后,发现企业有巨额财产下落不明的,应当将有关涉嫌犯罪的情况和材料,移送相关国家机关。”“破产清算组可以对故意侵害破产企业财产的直接责任人员提起民事诉讼,追究其民事赔偿责任。”

2002年8月11日12:06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国内财经
视 线 聚 焦
  责任——搜狐财经视线以历史的责任感为国家经济的振兴奉献青春和智慧;

  声音——搜狐财经视线关注财经热点,倾听百姓心声;

  反思——对过去的反思意味着清醒、提高和进步,成功需要反思的烙印。

   征稿启事

专 栏 作 家
仲大军 张国庆
魏海田 马方业
一叶秋 王英霞

精 彩 回 顾

重磅砸向了中美贸易这根敏感而脆弱的神经,中美贸易摩擦再次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

一场看不见的竞争已经在东北的黑土地上悄悄展开,沈阳、大连、长春谁引领东北起飞…

针对孙大午案,各路专家呼吁改善民营企业融资的法律环境。更有法律人士要上书人大…

一份最新的统计资料把浙江民营经济的巨大“魔力”彰显得淋漓尽致……

往 期 回 顾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