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 企业
搜狐首页 > 财经频道 > 证券要闻
扩容提速遭质疑 专家称国有股问题不能再堆积
2003年8月27日11:18   [ 王子恢 ]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本报记者王子恢

  8月26日,被市场视为利空的华夏银行4.5亿A股上网发行,另有5.5亿A股将于28日定价配售。这是自上月南方航空(相关,行情)发行之后,市场上再次亮相的超级大盘股。而自7月底以来,新股发行的速度明显加快。

  根据记者的不完全统计:自7月底凌云股份(相关,行情)发行6800万A股,中金黄金(相关,行情)发行1亿A股后,进入8月份短短的一月时间内,国阳新能(相关,行情)发行1.5亿股A股,福耀玻璃(相关,行情)增发不超过8151多万股A股,亨通光电(相关,行情)发行3500万股A股山东黄金发行6000万股A股,宁夏赛马发行4800万股A股,石岘纸业发行5000万股A股,吉恩镍业发行6000万股A股。几乎是每周发行两只、上市两只,较之上半年扩容速度提高一倍以上。而频繁的新股亮相使市场信心受挫,7至8月,股市多次出现“黑色星期五”。

  新股扩容的速度在目前看来没有丝毫要放缓的迹象。今年6月通过证监会审核的内蒙古包头北方创业股份有限公司,称有望今年内挂牌交易上市,据了解将计划发行股票5000万股,募集资金3亿-4亿元。首家在境外创业板市场挂牌的郑州燃气《建议发行A股及股份合并》公告亮相,称计划申请发行不超过5000万股A股。

  有统计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共发新股36家、融资额184亿元。而去年A股市场首发新股融资额合计为560亿元。分析人士称:若今年维持去年的首发融资水平,则在今年余下的5个月里,至少还要完成首发新股融资305亿元。若按7月份的水平,算上发行可转债及增发、配股,余下的5个月要完成融资500亿元。

  “难道发行新股是赶任务?”这是南开大学教授、著名的股市评论人物韩强的公开质疑。

  张卫星激辞建议停发新股

  “停止新股发行应该是中国证监会当前最应当出台的政策。”近日来,张卫星在新浪公开发表其建议停发新股的观点后,又数次致电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进一步地表达他的看法。

  张卫星称,自2001年国有股减持政策引发的中国股市大幅爆跌以来,在“股权分裂”这种制度性缺陷暴露出来后,仍然发行上市这种股权分裂型的股票,就是继续延续历史错误,使得历史遗留问题越堆越大,市场的结构性扭曲也越来越大。“事实上给中国证券市场的现实与未来制造了更大的麻烦!”

  张卫星说:“两年多来的政府管理层的实践,使我们很遗憾的看到,‘在发展中解决问题’已经蜕变为‘只圈钱而不解决问题’,甚至制造和累积更大的问题。所以我建议在国有股问题的解决办法没有达成共识、没有得到解决之前。建议停止再发行股权分裂型的新股,停止制造与扩大历史遗留问题,给遭受重创的股票市场以休整的时期。等股权分裂问题解决后,再发行上市全流通型的新股。”

  “我的看法肯定会得到许多人反对,此前甚至有人批评我根本不懂经济学,但是我想我的观点会在实践中再次到验证。”张卫星告诉中国经济时报:反对者也许会说:停止发行新股以后,企业融资怎么办?券商吃什么?监管层做什么?但我认为,直接融资的渠道并不只有股票上市,发行债券也是直接融资的一种形式,其实在国际上企业债券的融资规模并不小于发行股票。所以面对大量的企业需要直接融资,可以采用发行债券的方式来解决。比如长江电力、华夏银行等等企业融资可以发行大规模企业债券来解决融资问题。券商可以承销企业债券,而监管者出可以承担起规范企业债券发行的任务,培育真正市场化的企业债券,为企业直接融资开辟新的渠道。

  “开办和发展企业债券市场,才是真正的‘在发展中解决问题’,既发展了债券市场又解决了企业直接融资的问题,还没有制造历史遗留问题。”

  实际上,“停止发行新股”是张卫星一直坚持的观点。去年11月底,他接受记者采访时就已经明确地提出,必须要停止新股发行。(见本报2002年11月29日一版《解救中国股市危局》)此前,他甚至著文,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新股发行”是中国股市的晴雨表,若大量发行新股,则中国股市下跌不止,若少发新股中国股市苟延残喘,若正式停止,才意味着中国股市真的见了底。

  “停止新股发行是中国股市新生的第一步。”张卫星告诉中国经济时报。

  新股发行不能再走老路

  “暂停新股发行,一方面让疲弱的股市休养生息,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对上市公司进行清理整顿,让被大股东占用的资金回到上市公司中来,真正起到发行发展生产的作用。同时,也呼吁取消新股增发。”南开大学教授韩强继张卫星之后也明确提出停止发行新股。他援引一组统计数字称:去年下半年以来,1175家上市公司中,有57.53%的上市公司676家存在被大股东占用巨额资金的现象,被占用资金合计高达966.69亿元,超过2002年市场一年的首发新股融资额度560亿,平均每家被占用资金1.43亿元。韩强称,从2000年到2002年的三年间,我国上市公司数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前9年的速度。由于新上市公司继续延续部分股票流通的“老办法”,非流通股和流通股相割裂的结构性矛盾不断积累。他认为,应该从切断历史遗留问题入手,适度调节新股发行机制,扩大流通股比例,缩小非流通股比例,通过量变促进质变。

  著名学者王连洲就此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张卫星呼吁停止按老办法发行新股的出发点是正确的,也具有广泛的社会认知基础,我赞同他的这个观点。当然,我也深知,停止发行新股的愿望虽然不错,但实现起来有一定的困难,因为这可能会触及拟上市公司、券商、中介服务机构等各有关方面的利益,会遇到不少阻力。”他说:“股权割裂是造成目前证券市场诸多问题的重要根源之,按老办法发行新股是继续扩大和积累股权割裂问题,此办法并不可取,因为急速扩容是杀鸡取卵,只能打击投资者的信心。”

  王连洲说:目前,股市似乎是一个大漏斗,抽血者众而输血者寡,外围资金不敢进入,上市公司的投资价值不明确,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就是股权割裂使股市违背了同股同权、同股同利的基本原则。而将“股权割裂”的股市根本性缺陷明了地揭示出来,是张卫星对中国股市的一大贡献。

  上海金信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康此前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必须减少发行新股,停止增发,对配股要严加控制。尤其是增发,因为存在制度性的问题,实际上就是巧取豪夺,没有一丝一毫的合理性,这种明目张胆的圈钱使老股东受到的损害极为严重,如果减少甚至停止新股发行及增发的话,可以提高市场的预期;李康认为,只有停止增量才能解决存量问题。“但由于市场现状,管理层要这样做的可能不是很大,但至少短期可以控制发行节奏。”

  刘纪鹏教授今年初曾发表《2003:资本市场应调养生息》一文:文中称:“以追求规模和速度的第一个十年所产生的制度性矛盾已充分暴露。回避这些问题,将不利于我们前行。继续采用追求规模的扩张速度,将使我们陷于更大的被动。我们需要在反思的基础上,制定资本市场未来五至十年的系统规划,而不是再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不能再以规模和速度作为衡量资本市场发展水平的唯一标准。……因此,应尽快取消增发,减少配股,增加企业债券融资,把债权融资不仅当作企业融资的手段,而且当成规范上市公司行为、提高其质量的重要途径。”

  去年,上海金新金融工程研究院院长王林通过中国经济时报基于“老股存量搁置”和“新股增量全流通”的原则而独家提出了“分期流通发行”的方案,并呼吁改革新股发行方式,许多人认为他提出了一种较稳妥的办法。其方案的实质是新上市公司发行前,对发起人暂不流通股份给予明确的分时间流通的预期。但时至今日,国有股减持依然处于搁浅状态,新股发行依然照走老路,不但存量问题没有解决,增量问题还在不断积累中。

  国有股问题解决不能再设障

  就在按老路数发行新股紧锣密鼓操作使历史问题不断积累的同时,上周,一则《关于向外商转让上市公司国有股和法人股有关问题的通知》的操作细则正在制定中的消息让市场再掀波澜。刘纪鹏教授在第一时间通过本报表示了其反对意见。他将监管层的这一决策称之为“慌不择路”。他认为,只解决非流通股的转让,未解决流通,只是把非流通股份从抽象的国家和各级政府名下转到具体的外资法人名下,对今后解决非流通股实现可流通这一难题又设置了一道障碍。

  8月23日,刘纪鹏教授就国有股问题再次接受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的采访。他认为,股权分裂是中国股市的根本性制度缺陷,但要是从历史的、辩证的观点来看,正是因为有了股权分裂,才有了中国股市。那是中国股市初创时期基于中国国情的独有的制度设计,要解决这一问题,只有股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具备两个条件、时机成熟时才能进行——首先要从理论上解决股份制不是私有化、股权流动不是流失;其次要在现实中使国有资产产权清晰化。但是,由于管理层错误的决策,使这一矛盾过早地暴露了出来。

  刘纪鹏说:“2001年6月国有股减持政策出台引起资本市场的莫大恐慌之后,2002年6月,监管层又一次更加错误地终止了在国内证券市场减持国有股。这样做的结果是,今后国有股减持只以协议方式进行,在其中,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个人意识到中国股市是最大的不规范就是最大的机遇。他们热衷于获得非流通股,因为一旦实现流通,两类股份统一时产生的超额利润将转移到受让的非流通股的私人企业、MBO的经营者和外商手中。而这一转让的代价,是牺牲6000万股民的利益。”

  “非流通股转入流通的时候,流通股股东理所应当得到制度性补偿。”刘纪鹏认为。他认为,必须正视国有股减持问题,同时完成全流通,如果回避全流通,那就是“温水煮青蛙”,在不知不觉中,随着增量问题的不断积累而将整个股市的发展毁掉。而早在去年,刘纪鹏教授就正式提出了“补偿式全流通”的方案。

  王连洲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称:“股权割裂”是中国股市的原罪,这是一个历史问题,但不见得就是正确的问题。无论如何,国有股的问题不能再拖了。这把悬在股市头上的剑迟早要落下来。我们要正视、要解决、任何拖延、掩盖的做法都是不可取的。“在证券市场停止国有股减持之后,国有股采取了协议转让的方式进行,但是为什么不让利给支持了资本市场发展的投资者呢?”他说。

  “就像一个漏斗,里面有水,上下各有一个龙头,如果想将这些水放干,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打开下面的龙头,关紧上面的龙头,这就是张卫星的思路;但是如果上面的龙头不能关,还要想将旧水放干,那只有将上面的龙头拧得紧一点,让增加的水量少于流出的水量。这样要的时间会长一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漏斗里最终会装满新鲜的水。”北京证券研发中心总经理吕立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打了一个形象的比方。

  但是,新股发行方式不见改革,而股市扩容又紧锣密鼓,国有股问题解决的障碍似乎还在增加,那个上面的“龙头”不仅没有关掉,反而越开越大,股市的问题什么时候才能解决呢?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
  • 评论:解决国有股问题需务实谈判(07/26 13:43)
  • 别走臭棋:论国有股问题的解决(04/07 09:09)
  • 刘纪鹏:解决国有股问题可“化整为零”(07/01 12:19)
  • 该作者文章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 新闻自写短信
    对方手机:
    [最多2个] (半角逗号分隔;0.2元/条)
    短信内容:
    署    名  
    手    机  
    密    码  
     
    免费交友,更有机会中大奖!

    精彩相册[男][女]
    活力社员[男][女]
    魅力情人[男][女]
    美女 天若有情
    帅哥 不帅照脸踢
    ·和弦铃声:
    原来的我 挥着翅膀的女孩
    ·疯狂音效:
    On…个头啊 翠花,接电话…
    订阅任何彩信服务
    三天内退订不收费!!!

    新闻搜索
    关键字:



    香遇桃花岛免费交友
    ·找老乡尽在激情老乡会
    ·攒魔法袜子拿圣诞礼物
    ·[] 眉飞色舞
    ·[] 厉鬼再现
    热门词:必杀功 林忆莲
    精彩订阅
    新闻资讯
    因SARS突发而暂缓的公务员加薪计划将从12月起实施。
    订阅 焦点新闻,了解详情




    搜狐商城
    大染坊电视剧原著
    1元图书特卖场
    财富就在你眼前
    股市潜规则
    时尚女性巧理财
    BUSINESS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60转6682或6633
    Copyright 2003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