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经理人会所 >> 大型企业
通用电气有多少了不起的地方?
http://business.sohu.com/
  它再次粉墨登场,第五次蝉联“最受赞赏公司”的冠军。但是,这些天以来,当通用电气公司(GE)的管理人员面对公众时,他们并没有沉浸在赞扬声里,而是不得不向人们解释,他们的公司为什麽没有像安然公司(Enron)、环球电讯公司(Global Crossing)或者泰科公司(Tyco)那样一败涂地。

从一个层面来说,这一点很容易解释。通用电气不会崩溃,也不会解体。它拥有大量的现金,公司每月业务收入可达十亿美元以上。它的信用等级为3A,生产的是涡轮机和冰箱之类实实在在的产品,人们也实实在在地花钱去购买这些产品。它的兴旺发展的历史长达120年,这期间经济形势时好时坏(其实是110年──因为该公司创立之初是一家赔钱的高技术初创企业,在19世纪80年代步履维艰──但这并不影响大局。)

通用电气在取悦华尔街方面的记录也令人称。季复一季、年复一年,通用电气的收益滚滚而来,每年至少递增10%,而且几乎总是能和分析师们的预期相一致。

这在过去被视作好事一桩。随着First Call公司和扎克斯(Zacks)汇编的统一概算方法在90年代大行其道,“编制数据”便成了衡量公司业绩的最令人关注的手段。由于通用电气在过去十年当中只有一次没有达到预期的收入目标(根据First Call公司的计算,那是在1997年第四季度,而且是只差一美分),从而使它及其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得以在企业群英榜上占据着一个显赫的位置。

当然,通用电气还有其他值得称颂的理由──它拥有培养杰出管理者的悠久历史,直言不讳、誉满天下的首席执行官,以及引以自豪的企业文化和成就。可是,说起那些亦步亦趋地效仿通用电气的公司,其中大多数学得最像的,只是在设法超出分析师们的收益预期来取悦华尔街方面。

如今,随着仿效者之一安然公司的崩溃──该公司从1998年开始公布高于目标的收益数字,而人们最终发现,这些数字都是编造出来的──这种几近完美的现象开始受到怀疑。“这有点像抽烟一样,”杰克.西谢尔斯基(Jack Ciesielski)说。“在过去,抽烟是一种优雅、时髦、潇洒的举动,可现在不是了。那些年复一年总能公布15%收益增长的公司就像是一些刚学会抽烟的人一样。”西谢尔斯基主办的通讯录《分析师的会计观察家》(Analyst‘s Accounting Observer)专门记录各公司为了实现这些预期数字在其收入报表里造假的现象。

所有这一切意味着,在几个月前曾向一拨又一拨采访者保证自己不会在其前任的威名下畏葸不前的通用电气新任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如今却发现他不得不向一拨又一拨的采访者澄清,自己不是一个在收益上做假的骗子。“难道非要说哪一回没实现预期收益增长就显得更为诚实吗?”伊梅尔特问道,语气里不无恼怒之意。“我认为这是胡扯。我觉得这太糟糕了。在这件事上,人们完全是在发昏,他们指望我承认‘我没有实现我提出的预期数字──你们难道不为我感到骄傲吗?’,为此我可以走上领奖台,接受诺贝尔和平奖。”在通用电气公司,你如果实现指标的话就当不成首席执行官──至少不能有第二回。韦尔奇在他的回忆录《Jack: Straight from the Gut》里说了这样一件逸事。韦尔奇说,1995年初他曾在公司的一处休养所为难过当时任塑料制品分部主管的年轻的伊梅尔特。由于成本上涨导致塑料制品部差5,000万美元没有完成1994年的收益指标,韦尔奇发出了严厉的警告:“我爱你,而且知道你能干得更好。但是如果你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把你开除掉。”

伊梅尔特做到了。通用电气就是这样管理的。指标最初是在每年夏天召开的叁年期计划会议上制定的,大家称这次会议为“第一轮会议”;然后在11月或12月的“第二轮”会议上对下一年的指标加以修订,根据经济环境和行业遇到的困难做一些调整。但公司里真正的英雄是那些在艰难的年景里照样能完成指标的人。另外,如果你能在其他部门苦苦挣扎的时候做出额外的贡献,从而使公司实现其总体目标,那就更好了。韦尔奇在回忆录里还讲到了另外一件事:1994年4月,凯德.皮博德公司(Kidder Peabody)的无赖交易员约瑟夫.杰特(Joseph Jeft)胡作非为,给通用电气的收益造成了3.5亿美元的亏空。“公司业务主管们对这次危机的反应充分体现了通用电气的企业精神,”韦尔奇在书中回忆道。“尽管该季度的帐已经结算完了,许多人还是主动提出争取把基德尔公司造成的窟窿补上。有的说还能从自己的业务里找出1,000万,有的则说能找出2,000万、甚至3,000万,来弥补这次意外损失。”

伊梅尔特继承了这个传统。他解释道,由于去年经济疲软,公司的家用电器和灯泡等“短周期”业务显然已经不能完成指标,这时,他要求“长周期”业务部门(电力系统、医疗器械等)“再加把劲”。伊梅尔特所谓的“再加把劲”是什麽意思呢?“他们卖出了更多的CT扫描仪和更多的涡轮机;他们更加努力地降低成本,并且抓住机会在中国进一步扩大业务。用不着请哪路神仙来帮忙,让他摇一摇魔罐,一下子变出1,000万美元来。”或者,引用一句前任首席执行官韦尔奇最爱说的话,那就是:“我们不管理收益,我们只管理业务。”

"我们不管收益,我们只管业务"

话是这麽说,实际上,他们两样都管。每当通用电气从售出一家子公司或其他资产中赚了一大笔钱时,它由来已久的做法是,在同一季度里拿出一大笔可自由支配的投资或是一笔重组费用──这样能使净收益稳步上升,而不是比上一个季度猛然增加一大块。例如,2001年第四季度,通用电气在一个人造卫星合作项目上赚取了6.42亿美元,从而轻而易举地拿出6.56亿美元,以支付退出现有不盈利业务和减少不成功投资项目的所需开支(包括投资安然公司债券后损失的8,400万美元)。对此,伊梅尔特和首席财务官基思.谢林(Keith Sherin)一点也没有否认。他俩只是不理解,既然他们可以避免在某个季度公布30%的收益增长而在下一个季度却说只增长3%的做法,为什麽人们还想让他们那样做。谢林说:“对我们来说,这对于管理企业本身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通用电气在其财务报表里、甚至在公布收益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了这些大型投资项目和重组计划。鉴于通用电气在2001年的经营收入为1,260亿美元,公司有许多拉平收益的方法,而且这些动作本身小得不“起眼”,根本无须在10-Q和10-K表格里出现。(即使是那些确实记录在公司文件里的交易也可能不易为局外人所理解。)人们最担心的是,假如通用电气要经历一段持续很久的困难时期,那麽,实现收益目标的无情压力有可能把该公司推下一个陡坡,从拉平收益滑落到造假甚至公然欺诈的田地。

并不是每个人──至少不是《财富》杂志询问过的每个人──都担心通用电气公布的数字里隐藏着某种极其凶险的东西。会计调查者霍华德.希利特(Howard Schilit)创办的财务调研与分析中心(Center for Financial Research and Analysis)经常警告其投资客户,哪些公司的会计行为里可能隐藏着不可告人的东西,但他尚未看到有任何理由警告客户留意通用电气。尽管如此,他还是指出:“我认为通用电气会继续处于压力之下。人们还会要求它加大信息透明度,特别是关于其投资公司(GE Capital)的情况。”

面对这种压力,伊梅尔特的反应一向值得称道,他没有用典型的企业无赖式的托词,说通用电气的财务报表“是按照‘公认会计原则’制作的”。相反,他谈到了公司的“正直的文化”──以及旨在贯彻这一企业文化的公司的500名内部审计师。他还一一列举了通用电气所做的那些超出“公认会计原则”范围和许多其他大公司常规做法的事情:分析师能收到通用电气下属工业生产部门的每月定单数字。公司各业务部门和投资部门各单位的负责人定期会见分析师,向他们详细介绍其业务经营情况。伊梅尔特又添了一个新花样,下令把他与分析师的全部会见内容公布在公司的网站上。“我们愿意让别人来接触、感受、观察和发现,”他说。“我觉得那样能展示我们的实力。”

话虽这样说,通用电气并没有把它与投资界共享的数据全都公布在互联网上,供所有人查看。此外,由于人们对与安然公司相关的会计行为惶惶不安,通用电气的股票在2月初大幅下滑,伊梅尔特对此的反应不是允诺加大透明度,而是举行新闻发布会,重申其公司的收益前景良好,有望在2002年增长17%到18%。

当然,正是关于公司前景的这番精确得不可思议的谈话,使人们对通用电气的收益产生了怀疑。不过,这次新闻发布会好像起了作用──通用电气的股票价格在此后连续五天上扬。而且,人们可以这样认为,这些艰巨的年底收益指标与通用电气的运作方式休戚相关,如果不将这些指标透露给华尔街,就是不诚实的行为。

据首席财务官谢林称,伊梅尔特在去年12月同分析师会见时透露,后来又在今年2月重申的2002年预期指标,仅仅是前几个星期“第二轮”经理会上商定的各部门收益指标的总和。通用电气拒绝同分析师合谋,私下低估预期收益,以便使正常的收益变得“出人意料”。该公司说,其2002年收益预计为每股1.65至1.67美元。如果它过去的记录可供参考的话,这些指标很可能会实现。“如果我们没有实现这些指标,”谢林说,“那是因为我们的工业生产部门没有完成生产计划,(投资部门的)投资项目业绩没有像我们预期的那样好,而不是因为分析师的预测不现实。”

总之,这就是通用电气给外界的说法。如果你想全力以赴地研究该公司,了解它的各部门是如何组合、运作的,那再好不过了。如果你做不到,那就先考察一下我们是如何完成为自己制定的目标的吧。如果你担心实现收益指标的压力会导致欺诈行为,那好,我们有一批审计员在四处打探,以防止这种事情发生。要是你觉得这样还不够好,也许你不该把钱投在像通用电气这样的巨型企业集团(伊梅尔特喜欢称它为“多业务”公司)上。但是这并不妨碍你赞赏它。
来源:[《财富》杂志]

2002年6月17日15:40

我来说两句

内容相关文章
  • 通用电气的多事之秋
  • 通用电气如何能一直走在最前面
  • 通用电气涉足中国再保险
  • GE不是榜样
  • 通用电气:最有价值公司遭质疑
  • 伊梅尔特难续“GE神话” 通用电气光环渐失
  • 全球第一CEO晚节不保 情人跑了妻子也离了
  • 通用电气一季度净利润创纪录
  • 数字化举措使GE一季度净利润创纪录
  • 通用电气在中国大肆开始“圈地运动”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经理人会所 >> 大型企业
    品牌管理
    财务管理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