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文化
山东乡村的“巴伐利亚”试验
http://business.sohu.com/
[ 孟雷 ] 来源:[ 经济观察报 ]

  中国数以亿计的农村人口如何走上城市化道路,无疑是未来中国发展的一大难题。正在山东乡村实行的“巴伐利亚”试验,即不通过耕地变厂房、农村变城市的方式使农村在生产、生活质量上而非形态上与城市逐渐消除差异,使农村生活条件、生活质量达到与城市生活“不同类但等值”的目标,似乎为人们指出了另外一条可行的路径

  “农民学校”与“等值化”思想

  “我也要在报纸上做广告,广告词该是这样‘农村的孩子快来上这个学校,学好之后能回农村当个好农民’,这才是这个学校该做的事。”在平度职业教育中心的德国专家办公室里,奴贝克显然有些气恼。平度职教中心原名为“平度农业职业教育中心”,始建于1990年,是德国赛德尔基金会和巴伐利亚州的在华援建项目之一,目前已成为教育部确定的国家级重点职业学校,奴贝克是这个项目的经理,负责规划的监督执行,这个职位数年换一次人,奴贝克已带着全家在平度县工作了一年多的时间。他的气恼是因为记者说到,当地的教育界官员在宣传这个学校时,似乎更乐意把学生在大城市和大企业的高就业率作为重点。

  赛德尔基金会的希望是,在中国乡村寻找一块“试验田”,以推广他们在德国巴伐利亚州农村革新中的经验和城乡“等值化”的思想。所谓“等值化”,指的是不通过耕地变厂房、农村变城市的方式使农村在生产、生活质量而非形态上与城市逐渐消除差异,包括劳动强度、工作条件、就业机会、收入水平、居住环境等,使在农村居住仅是环境选择、当农民只是职业选择。

  在这个学校原来的校名和它目前的课程设置上,可以比较清楚地看出它当初成立的目的。农学与畜牧养殖、果树栽培与果品加工、园艺花卉、农业机械技工,这些涉农课程仍占目前专业设置的一半以上(其后根据农村发展增设汽车机械、水暖空调、工企设备专业),在学校里可以看到实验养殖场的奶牛舍、挤奶车间、果酒加工车间。学生中有很大比例来自农村,在不远的镇上的一个分校里,则几乎全部是各地的农村学生。它的教学采用的是德国双元制职业教育模式,所谓双元制指的是理论加实践的教育方式,在这个学校中它们的比例大约是理论培训占35%,实践培训占65%,当然还有中等专业学校所必修的课程(语言、英语、数学、体育等)。“它当然是一所很好的职业学校,我认同你‘农民应当成为只是一种职业选择,与选择去当工人、商人、公务员一样’的看法,我们想培养出一些有文化、技能和公民感的农民,他们将逐渐地改变中国乡村和农民的现状。”奴贝克说。但有些问题是他所无法回避的:具有了这些特质的年轻人是否愿意回到农村,回去后能否留得住(像记者曾经提到的毕业生在城市企业的就业状况),因为毕竟乡村的生产、生活、收入条件与城市不可比拟;而在传统的乡村治理结构、管理模式下,能否给他们以发挥的环境。奴贝克所面对的难题,实际已包含了乡村社会的经济与政治生态两个方面。但奴贝克认为自己的“固执”是有理由的,在德国、在欧洲的农村,他所服务的机构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些问题,并且希望把他们的经验拿到中国来进行试验。

  这听起来具有浓重的理想主义色彩,但这一计划自50年前在巴伐利亚开始实施后,成为德国农村发展的普遍模式,并在1990年起成为欧盟农村政策的方向,改变了欧盟“为集中建设而放弃边远的农村地区,迁出农业人口”的规划。在二战结束后的欧洲,如德国,相当长的时间内,农村地区的情况并不乐观。除医院等基础设施大量缺少外,偏远的地理位置、薄弱的产业结构、连接并不顺畅的交通,使农村地区与城市人口密集区相比,一开始就处于不利位置,而战时和战后恢复工业经济的迫切,使工农业剪刀差的问题同样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这种现实压力,造成大批的农业人口离开农村地区,迁往城市人口密集区,农业凋蔽使城乡社会经济差别迅速拉大,同时进一步使城市不堪重负,在就业、环境等诸多方面面临严峻局面。一位法国前总理曾总结:一旦农村不再呼吸,那么城市也将窒息。赛德尔基金会所倡导的“等值化”思想此时开始发挥作用,它通过土地整理、村庄革新等方式,实现了“在农村地区生活,并不代表可以降低生活质量”、“与城市生活不同类但等值”的目的,使农村经济与城市经济得以平衡发展,明显减弱农村人口向大城市的涌入。

  在目前的巴伐利亚州,农村地区占州总面积的80%以上,为近60%的人口提供居住、工作和生活空间,与山东省的农村特征基本吻合,这成为他们选择在山东农村试验的主要原因。而山东省与德国巴伐利亚州建立了15年的友好省州关系,能使赛德尔基金会试验项目得到较大的支持和方便,并使他们的规划能被村里遵守。

  经过多次的选择比较,试验地最终落脚在潍坊下属县级青州市的南张楼村,时间是在1988年。自1990年项目正式启动,已进行了12年时间,这个作为青岛农业职业教育中心项目的子项目而立项,以“土地整理、村庄革新”为引子,其实拥有更广泛的外延的试验,近来被重新“发现”并引起广泛关注。

  南张楼试验

  南张楼村地处青州市北部,距青州城区约40公里,全村有1000余农户、4200多村民,原有地300余公顷。它的特点是明显的,一不靠城、二不靠海、三不靠大企业、四不靠交通要道、五无矿产资源、六人多地少,是典型的北方平原村落。项目开展前,该村无硬化道路,主要为草顶住房,人均年收入1000余元。而德方之所以最终选择南张楼,正是看中了它的这些“优势”。在当时,有意争取这个项目的还有青岛汽车厂所在的青岛楼山后村和全国第一个村里买飞机的烟台后庄扶村。因此,赛德尔基金会的选择,以往曾被地方官员和村民普遍认为是“投资扶贫”。但从项目进展的10余年计算,基金会的直接出资额不足500万元,它更多的是通过改变村庄规划方法、乡村治理制度和村民观念来达到目的。

  首先通过山东省测绘局,南张楼村制作了全村土地1:1000和1:2000的远红处地图和布局图,这成为“土地整理”的重要依据。在此基础上,由德国合作方对村庄实际情况进行了4个月的考察论证,征求全村各方面代表意见,制定出“南张楼村发展规划”。根据规划要求,为改善村民的生产条件,首先调整土地。通过对土地的削高、填洼、整平,全村可耕地面积增加至420.6公顷。这些土地被重新划方分配到户,一个基本“方”东西300米,南北350米,根据自然风向改传统的东西向种植为南北向种植,每户集中耕种一块粮田,并统一埋设了界碑。土地的削高填洼整平与集中耕种,使机械化耕作成为可能。方与方之间是18公里田间硬化道路及防风防沙林带,彻底改变了过去“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耕作条件。基金会提供的联合收割机、播种机等农业机械,使耕翻、播种、脱粒实现全过程机械作业,减轻了劳动强度,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在以往,南张楼与其他农村同样,土地承包使集中耕种不复存在,农户基本回到公社体制前的手工劳作状态,一家几块地分散种植,村东8分、村西一亩。通过这次的土地整理、集中,使家庭、合作组(小队)成员间在播种、耕作、灌溉中可以相互配合,机械化使农民劳动强度大大降低,使解放出来的农业劳动力有时间条件到村里的企业工作。

  根据南张楼的土地、气候特点,项目专家指导村民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发展反季节瓜菜、畜牧养殖和农副产品加工等高产高效农业,推广生物病虫害防治和生物有机肥,定期化验农田土壤成分,指导农民科学施肥。目前,南张楼粮食作物与经济作物比例达2:1,其中优质粮食基地267公顷,瓜菜125公顷,桑园15公顷,涝洼地改造藕池29公顷。有200多户农民专业养鸡、养鸭、养蚕。全村年产粮490万公斤,瓜菜940万公斤,桑蚕4万公斤。全村农业经济收入达到1亿元,农民由农业及农业延深产业中得到的收入明显提高。

  为合理转移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的剩余劳动力,通过土地整理调整出的150亩非农用地被用来建立农村企业。基金会帮助村里选项目,扶助发展农村中小企业,他们认为中小企业比大企业更容易度过经济萧条期,他们的职业教育使更多的农民学会织布、钳工、车工。目前在南张楼自己的工业经济园区内,集中了石油机械、纺织印染、面粉加工、建筑安装、再生塑料回收、蔬菜加工保鲜等中小企业50余家,年工业产值1.8亿元,利税1000万元。这为有余力的农民提供了一个特别的工作方式:“白天进厂,下班种田”。农村就业岗位的增加,使平均每个家庭都至少有一个劳动力在这些村里的工厂上班,也使在奴贝克的学校里学习回来的年轻人有了用武之地和满意的薪酬。

  农田耕作收益的提高和在村里企业的就近工作,使南张楼农民收入不断地增长,在去年包含未成年人、老人在内的村民人均收入达到4600元,均衡发展的全村工农业经济产值达到2.8亿元。

  土地的整理和规划,还使南张楼村在农田外清晰地分为4个功能区:村南是工业区,村西是商业、手工业区,村北是文化教育区,村内是居住生活区。其后开展的村庄革新的重点在于这些功能区设施的配套和完善,放在已实现降低劳动强度、满足就业岗位需求、提高收入水平后,如何使生活条件、生活质量达到与城市生活“不同类但等值”的目标上。

  根据发展规划的要求,南张楼村十几年建了三幢教学楼,幼儿园、小学、初中的1100名师生搬进新教室。赛德尔基金会为学校配备了劳技室、微机室、实验室等先进的教学设施,分批对老师进行培训,它的素质教育模式,使学生具有了更多的实践能力。普通教育之外,他们在村民中开展文化培训,定期请专家讲课,提高村民科学文化素质。在南张楼,目前取得农业技术“绿色证书”、会计资格和其他职称的村民达到280人,800多人接受了中等教育,10年间出了140多个大学生,其中还有4个留学生——由赛德尔基金会提供资助。目前40多名毕业生已回村就业,在涉外场合,村里充当翻译的全是本村的青年村民。

  为改善医疗条件,村里建起了医院,装备了当地较为先进的医疗设备,定期派医护人员外出进修,并由专家办起了医疗培训班。目前,这个医院已成为周围十几个村的医疗中心。

  在赛德尔基金会看来,纯正的乡村文化同样是该保护的重要资源。村落在城市问世之前早已存在,村庄文化因此比城市文化更为悠久,比城市的商品文化更发自人们的内心,与大城市中互不相干的匿名生活形成鲜明对比。根据规划,南张楼村建立了自己的民俗博物馆。村主任袁祥生告诉记者,在他已去过几次的巴伐利亚州,几乎每个村庄都有自己村的博物馆,记录着这个村的历史文化和变迁。“它像使人有了根,”奴贝克说,“一个有了可以看到可以触摸的历史之根的人是不愿轻易离开的。”塞德尔基金会鼓励有了闲暇的村民参加村乐队、戏剧组、各种协会,并组织村民论坛,他们认为这些都能使村民不会轻易离开他熟悉的“组织生活”。10年里,南张楼还逐步有了自己的文化中心、图书馆、影院。

  对村民个人来说,变化最大的应该是他们的居住条件。在标有中国国旗、德国国旗和巴伐利亚州州旗的村口大牌坊前,可以看到村内公路两边七八幢粉红色的三层欧式小楼,这是村里盖的村民住宅楼,很漂亮也很实用,虽然奴贝克对此不太满意,他认为这太不像中国的乡村建筑了,他喜欢的是住在村中心的500多户村民建起的包含会客室、卧室、厂房、浴室的新房,这些有出檐的青砖瓦房布局合理、功能齐全、居住舒适,而且“看上去很中国”。

  在南张楼村,经过10余年的土地整理和乡村试验,在取得可观的工农业产值和农民收入的增长外,一个更为显著的特点是农村劳动力大规模向城市涌入的状况扭转。1997年起,流向比例开始变化,流向城市的8人、返回村子的26人,1999年这一比例是5:38,而2001年去潍坊等城市2人,返回南张楼工作生活的人数则是45人。劳动条件、就业机会、收入水平、生活质量的变化,使更多的农民愿意留在村里而不是涌向人口稠密区。我们要什么样的

  城市化■本报记者 孟雷/文

  奴贝克知道马克思,但他并不清楚是马克思在出版于1858年的《经济学手稿》中第一次提出:现代的历史是乡村的城市化。这一论断起码在目前的中国得到应验,虽然它往往仅被理解为单纯的城市规模扩大化。同时,它的背面是,农村土地减少、传统乡村社会解体后,在农业收益不见提高、赋税压力仍重的情况下,贫穷、失土(失业)农民涌入城市成为无保障市民,乡村在被动地城市化、城市在无奈地扩大化。奴贝克他们的作法,似乎是在寻找第三条道路。与我们曾经大力推行的小城镇建设有类似的地方,但又不是——小城镇在区划上的政令式集中和准城市化的突击建设一直为人所诟病,小城镇对农村的带动作用极为有限也是不争的事实——观察南张楼的连片大田和传统民居,谁也不会认为它已不是一个乡村。而德国人的试验更像是把农村视作一种应该与城市并存共生的社会生态单元,如同生物和环境学上的生态物种必须多样性一样,“彼”能否存在和繁荣是“此”存在和繁荣的必要条件。

  赛德尔基金会的“等值化”是温和的,不会成为反对“城市化”的潮流,它的使农民愿意留在农村的目标,在一定程度上对“城市的真正城市化”是一种帮助,它想守住的是一种各安其所各乐其业的均衡。对南张楼这样的农村来说,它们的凋蔽,对于中国北方绝大多数尚未进入大工业时代的中小城市,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现代的国家仍然需要农村,城市化的目的并不是简单的全面非农化,在国家战略与社会现实来看都是如此。况且,城市化的进程并不是一蹴而就,城市范围也无法无限膨胀,在这进程和范围之外更多的、像南张楼一样“六不靠”的农村如何保持可持续发展,会是一个重要问题。

  目前看来,在南张楼村的“等值化”实践是有效的,就“村”这一层面的发展提供了一个范例,但在记者的观察里,这个项目本体之外所牵扯进的一些变化,同样值得思考。其一,在我们所知的大多数情况下,农村收入包括农民进城打工所得,其绝大部分又通过上学、就医、交通、衣食等方面流回城市,所余再进入银储系统,支持了城市建设。农村资本的被迫外流和空洞化,使农村发展后继乏力。南张楼村在这个农村经济体内部实现工农业均衡发展,按中德双方的约定,取得收益后大量用之于基础设施建设和工农业再投资,使大部分资金能留在这个经济体内相对封闭地流转并增值,较少外流。同时,它通过持续建设医院、学校、文化娱乐、商业等服务设施将工农业增益按规划有效投放于本地,在完善村庄功能带来生活舒适的同时,农民把这些必须要花的钱花在农村,服务设施体现收益,实现资金的新一轮循环,使农村资金的利用率提高并用之于农村。

  农村公共资金的使用是由此牵出的第二个话题。在十几年的“土地整理村庄革新”项目中,赛德尔基金会共出资约450万元,这些钱对于南张楼现在的变化来说远远不够,而且主要用于购买设备、培训学生、组织农民出国学习等方面。它的方法是与村约定,后者也应在变化所带来的收益中拿出钱来,作为再发展和投资的配套资金,累计下来村集体按约定已陆续投入800余万元。有村民私下里说,德国人拿钱来当然好,更好的就是村里也拿钱出来了,而且确实花在村里的建设上,集体的钱不怕你花,就怕你掖着不花、乱花。奴贝克说他知道村民这样讲后很高兴,这是他事先没想到的,是意外的收效。

  在项目开展的十多年里,南张楼村民逐渐养成了参与村政的热情,对村里的建设是敢说话的。赛德尔基金会一直要求,在土地整理和村庄革新的过程中,要有村民的参与。特别是涉及农户利益的农业结构调整、土地、住宅等变动,合作双方都要与村民广泛讨论、召开大会,一户不同意也不能确定规划方案,“私权自治”是村民通过这些事情了解到的。而妇女的地位也得到明显提高,在从高强度的手工农业劳动中解放出来后,她们大都参加进了村里建立的以妇女为主的7家织布厂和面粉食品加工厂,现在村里共有1000多名妇女在以各种方式实现就业,几乎占到18-50岁女劳动力的全部。村里现有各领域的女性管理人员32人,妇女们的劳动收入占全村年总收入的4%以上,她们在村务决策和家庭中有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

  

2002年12月24日17:57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文化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