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天下·大事
理查德-桑布鲁克:处于十字路口的新闻业
http://business.sohu.com/
[ 黄继新 ] 来源:[ 经济观察报 ]

  “广播电视新闻业正处在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理查德·桑布鲁克在2001年11月4日的伦敦皇家电视协会会议上催促他的英国同行重新思考新闻业的发展方向。4个月后,他在华盛顿的记者俱乐部伤感与兴奋交叠地回忆起少年时对美国新闻的印象,那是肯尼迪遇刺、越南战争、登月行动与水门事件的年代。

  作为BBC新闻台台长(Director of BBC News),桑布鲁克掩饰不住对于伟大的历史事件的偏爱,尽管不长的职业生涯允许他身经其中的两次。当柏林墙拆毁时,时年34岁的桑布鲁克连夜飞往柏林,领导了BBC对该事件的报道。“而‘9·11’事件将再一次改变新闻业的面貌,”一年后,桑布鲁克仍坚持他最初的看法,“这是过去十年中最激动人心的变化,它将重新激起观众对于国际新闻报道的兴趣。”

  从2001年初开始,桑布鲁克负责指挥BBC新闻遍布全球57个分支的2000多名记者,这是世界上最庞大的电视新闻网,它已有70年的传统了,每周全世界有1.5亿人在收听BBC的广播,有2亿人在收看BBC世界新闻台,数以千万计的人访问它的网站。而46岁的桑布鲁克无疑因此跻身于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新闻领袖的行列,尽管他总是过分谦逊地说,“我从不谈论与思考自己。”

  在BBC新闻大楼6层的办公室里,桑布鲁克张开双臂迎接我们,笑容灿烂而真诚,他的蓝色衬衫与红条纹领带的穿着与办公室的陈列一样简单,而他讲话时的认真与谦虚态度则让我怀疑眼前是否就是那位热衷于“伟大时刻”的记者。他表情严肃地倾听问题,甚至记录要点,以使回答更为切中要害。我得承认,桑布鲁克先生不像我最初想象的那样激动人心,他的回答清晰、准确,却过分谨慎,但是一切谦逊都掩盖不住他对新闻业本身的信念与试图领导BBC新闻台重新定义新闻概念的热忱。

  “今天35岁以下的英国青年,参与电视节目的偶像评选,比参与英国大选投票的人数还多。”桑布鲁克感慨在“历史已经终结”的1990年代,西方新闻界沉醉于对戴安娜之死、莱文斯基这样的绯闻与琐碎的新闻的追逐之中。令人吃惊的是,桑布鲁克并未指责观众趣味的庸俗化,他相信我们身处信息革命的中间地带,观众有了前所未有的内容选择,“这是一个新闻业面临的新环境,”他解释道,“而严肃新闻节目的关键问题是,他们未能将这个更为复杂的世界向观众解释清楚,所以人们转向那些更容易理解的地区与琐碎的问题。”

  在英国(甚至全世界)的新闻界,很少有人比理查德·桑布鲁克更热心地相信“9·11”将再次改变我们的新闻价值取向。恐怖事件再次勾起人们对于国际新闻、陌生的阿拉伯世界的兴趣。或许新闻人都会信誓旦旦地说他们将重建新闻业的公共责任,但私下里,他们中的大多数仍相信,这可能仅仅是一次重大的灾难而已,人们的兴趣将很快回归最初的水平。在英国新闻界,或许只有《镜报》的皮尔斯·摩根堪与桑布鲁克的“9·11”热忱匹敌,这家英国第二著名的小报(仅次于《太阳报》)的传奇性主编语惊四座地宣称,要把更多的精力投放在严肃的新闻报道上,更多地探讨国际事务,而不是像对手《太阳报》那样目光短浅地仅仅刊登“三版女郎”。

  “我们谁也无法预言,恐怖浪潮会持续多久,但我们必须致力于为公众提供更全面与公正的新闻报道,现在人们想知道这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我们最能把握的东西。”桑布鲁克为BBC长久以来严肃、公正的新闻报道传统而自豪。当约翰·里斯在1920年代创办BBC时,这位20世纪最著名的媒体巨人与独裁者之一(他的性格与丘吉尔相当类似),秉信尚还极度幼稚的BBC肩负着像英国皇家艺术院、英格兰银行这样机构的崇高使命,BBC的广播节目是用来教育而非娱乐英国人民,它接受政府的补贴,却从未试图听命于政府。作为惟一的、国家设立的广播机构,BBC因为在三四十年代,尤其是二战期间的杰出报道,获得了几近不朽的声誉。在国家的危机时刻,人们守在收音机旁,倾听丘吉尔的演说与前线报道,它影响并包容了整个国家情绪。

  “一个新世界已经到来”,英国第一家商业电视台ITV在1955年成立,宣布了一场媒体革命的到来。但一直到70年代末,BBC的地位从未遭受到商业电视广播的严肃挑战,伴随着英帝国没落的是BBC在世界范围内几乎无人匹敌的影响力(革命性的CNN直到1982年才创立)。以至于当代最杰出的知识分子之一的爱德华·萨义德会说,在阿拉伯世界,BBC意味着值得信赖。自身日益增长的傲慢是这个巨人惟一的重要挑战。

  而当商业媒体在1980年代兴起与随之而来的信息革命出现时,BBC的行动迟缓开始遭受更多的质疑。它甚至和英国政府发生了一场战争,撒切尔夫人希望至少部分将这个庞然大物私有化。BBC集团在过去的20年间一直在进行着痛苦的转型,最初人们批评它过于傲慢与效率低下,那些曾被它鄙视的商业电视台的兴起则冲击了它的市场,如今在经过上一任总台长(Director General)约翰·伯特John Birt为期10年的改革后,人们又开始指责BBC正在失去其固有的高雅特色,它开始庸俗地追逐“收视率”。人们对于BBC的改革方案已经争论了将近20年,但一切改革都显得小心翼翼,没人敢于触碰BBC在英国公众生活占据的绝对地位与它无上的传统,包括以果敢著称的撒切尔夫人。在谈论到BBC的机构构成与政府的关系时,一位BBC新闻人评论道:“它们几乎是一场政府对政府的关系。”

  

  预测明年经济

  要考虑市场力量

  临近岁末,回过头来看一看去年年底几家权威机构有关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结果发现大多偏于保守。中国社会科学院是7.4%,国家信息中心是7.5%,国家统计局是7%。而今年GDP实际增长估计会接近8%,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形?我们认为最本质的原因是对中国经济发展中市场力量的日益强大估计不足。

  2002年中国经济最本质的变化是什么?我们认为是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新兴市场国家,中国经济社会的转型正在加速、市场力量的作用日益强大。

  不少人认为今年中国经济的增长让人“始料不及”。哪里“始料不及”?其实主要是房地产和汽车的消费增长(当然还有外贸,因“9·11”的影响,中国意外地成为全球生产转移的受惠者)。据相关统计,今年国产轿车前9个月累计实现销量83.4万辆,超过去年71.2万辆的全年总销量。预计今年国产轿车销量将突破100万辆,全国汽车产销增长将达到30%。也就是说,在入世的第一年,中国汽车市场就奇迹般地完成了原需3-4年的发展任务。另据国家经贸委的统计数据显示,2002年1-10月全国房地产完成投资5800多亿元,比上一年度增长29.8%,预计全年平均增长幅度将达到30%,明显高于同期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这表明开发商及社会各界对房地产市场发展前景全面看好,因此纷纷加大了投资规模。

  地产和汽车这两个消费热点无疑对今年中国GDP的增长作出了贡献。而预测的问题出在思想方法上,一般学者的分析主要是建立在统计数据的基础上,这些常量因素在一个稳定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可能较准确,但很难及时准确地反映出转型国家经济运行的特质,更重要的是人们也许太习惯于用静态的观点思考问题,对于转型国家和新兴市场变量加速的态势往往估计不足。同样,用均衡平行的发展模式来看中国经济肯定会出偏差,因为中国经济是典型的“非均衡”发展。

  也有人认为,这是因为我们还缺乏对市场经济本质的了解,市场经济的本质之一是互补经济差异,而中国加入WTO意味着将我们与其他国家的“经济差异度”卖给了别人。

  眼下又到了预测2003年经济增长的时候了,相当多的看法是通货紧缩的趋势不会消除,短期内物价总水平可能会继续下降。我们不是经济学家,作为传媒,我们从身边的一个个具体事件判断:2003年通货紧缩会缓解,物价会小幅上扬,全年经济应该有超过8%的增长。这里面的关键问题是货币供应。中国明年将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但适度放松银根、扩大货币供应量以刺激经济持续增长可能会成为宏观政策的主要选择。事实上,今年中国货币政策的执行上已出现松动迹象。央行在今年5月和10月两次调高货币供应量年度增长目标,主要原因就是2002年金融机构新增贷款增长较快,造成M2的实际增速不断超过预期目标,央行为此做出相应调整。这也被视为2003年货币供应量将适度扩大的先兆。

  推测经济前景永远是一件冒险的事情,我们只是想表达这样一个观点:预测中国经济今后一定要考虑到市场的力量和作用。因为13亿人民因信心转化而来的消费力量,那才是真正的内需。

  (上接A1版)

  “我们总是遭受外人的批评,这并不奇怪”,桑布鲁克认为BBC仍保持着其卓尔不凡的特色,尽管他说“BBC已不像20年前那样傲慢”,但在涉及荣誉问题上,他一改谦逊:“BBC不是商业电视台,这决定了……”,而外界普遍认为,桑布鲁克先生是BBC新任总台长格雷格·戴克的最重要的助手之一,前者正致力于在提高机构效率的同时重新确认BBC的特色。而桑布鲁克领导的新闻部门则肩负着或许其中最为重要的责任。2002年9月中旬,桑布鲁克制定了一个更为雄心勃勃的计划——将传统政治节目的收视率增加20%。

  正如他所说,我们必须重新定义政治新闻的含义,年轻人关心国际事务,关心环境、毒品、移民问题,这些新议题已改变传统政治的范畴。BBC新闻希望借助“9·11”探索这种新的国际事务与政治报道的方式,正如桑布鲁克在一次讲演中所说,今天的新闻工作者在报道严肃新闻的同时,必须提供更多的新闻背景,而更重要的是,他们要坚守获取第一手资料的信念,“我到了那里,我目睹了一切”,桑布鲁克在BBC新闻台倡导这样的精神,除了增加新闻的可信度外,同样可能增加收视率,“对于年轻的观众来说,他们喜欢这种感觉”。

  他热爱这个职业,在他的青年时代热衷于阅读杰出的国际事务记者詹姆斯·卡麦隆的专栏,“因为他总是前往第一线,亲眼目睹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他有着进步主义的普遍信念:更多的信息,有助于你作出更准确的判断。尽管在这个理性遭受质疑,不确定性替代确定感的时代,这种信念显得不无天真与脆弱。

  但是,客观的结果似乎并不倾向于桑布鲁克先生的热烈判断。由《金融时报》前任总编辑理查德·兰伯特领导的一家独立调查委员会在12月出版的一份报告表明,BBC新闻台的节目与商业电视台的新闻节目并无明显差异,它不具有BBC自己宣称的杰出特性。《卫报》不无讥讽地评价道,BBC新闻台不是过于相似商业电视台,而是还不足够像。新闻集团旗下的天空电视台无论在新闻质量与收视率上,都超越了BBC。而桑布鲁克先生在对天空电视台表示了尊敬的同时,对此评价道:“BBC新闻台仍有巨大的增长空间,我们需要做出更多的创新以满足观众的需求。”

  但不管遭受何种质疑,BBC新闻台仍是世界上最值得关注的新闻机构之一,或许它的收视率乃至新闻质量仍需面对全球主要电视新闻网的挑战,但它的伟大传统与声誉,则无人匹敌。“今天的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机构与BBC拥有同样的创建方式、价值观和审美观……我们是以观众——而非商业广告——为基础的,这就意味着我们有与众不同的价值观,今天这个非常商业化的世界尤其显示出了我们的独特性。”当理查德·桑布鲁克这样讲话时,很多人愿意倾听,尤其是在这个一切事物,包括政治都成为消费品的年代。

  访谈

  正在发生的伟大变革

  问:1989年你报道了柏林墙的倒塌,当时你是怎么看这个事件的?不少观察家认为,电视新闻在这个历史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今天的你对此又怎么看呢?

  答:柏林墙倒塌的前一晚,我还在(英国)剪辑我们最主要的一个晚间新闻节目。随后我便连夜飞到柏林,在那里组织了BBC其后的一个月的全部报道工作。

  它无疑是一个极其重大的事件,冷战从此宣告结束,但在当时,我们认为它最重大的意义在于,分裂了45年的德国终于完成了统一。之后,它的真正意义才慢慢凸现出来。这个事件最终促成了以一个超级大国(美国)为主导、充满了各种局部冲突(波斯尼亚、索马里)的世界的形成,资本主义和西方价值观得到了大规模的扩张,经济全球主义占据了主导。全球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看法和社会变革。然而,在“9·11”那天,我们却在某些地方看到了这些变化带来的反作用力。

  问: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后,西方世界再没有出现类似的重大历史事件,福山说,我们已来到了历史的终点。与此同时,媒体也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各种绯闻琐事上,没有人再关心国际新闻。在整个90年代,你因此而感觉到沮丧吗?

  答:我认为柏林墙的倒塌并不意味着历史的终结,“9·11”事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是我认为世界上的很多变革都是在全球层面上发生的,了解和把握它们非常困难,因此,才会有许多人逃避在绯闻琐事之中。它正意味着,新闻工作者在解释正在发生的伟大变革时,面临着更大的挑战。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恐怖主义宣战将表明人们的关注程度的提高。

  问:一年前,你说新闻报道将会因“9·11”而发生戏剧性的改变。今天,许多人又开始逐渐失去了对国际事务的兴趣。为什么我们不能说“9·11”仅仅是一个大新闻点,它必将——甚至已经——很快过去?

  答:我认为,“基地”组织所代表的反西方价值观的力量不会很快消退。反恐战争将持续很长时间,我们还会看到许许多多的袭击,如巴厘岛、肯尼亚。有人说,反恐战争的问题就在于,我们是在和一种想法——而不是和一个军队——作战。我同意这种说法,这正是为什么这场战争将会非常艰苦的原因。

  问: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BBC因其战争报道而在世界上赢得了极为显赫的声誉。那么,“9·11”是否也为BBC提供了同样的机会呢?

  答:我想也许会吧。BBC是以其公正、公平的全球性视角而闻名的。在今天,这一点相比以往尤显重要。BBC的全世界的分社比任何一个新闻机构都多,聚集了大量术有专攻的新闻人才。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资源的价值将会日益凸显出来。

  问:你把很大的赌注押在了全球反恐战争上,希望借此能够为严肃的电视新闻赢得更多的观众。但现在却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将持续到何时。力量全悬于一线会让你感觉到危险吗?

  答:不管面临什么样的境况,我们都得去面对。眼下我最大的挑战,就是要努力让人们在全球反恐背景下提高对新闻和政治的兴趣。我们会尽可能久、尽可能好地一直坚持下去。

  问:你在上任之初,曾提出要重新吸引年轻人对于政治报道的兴趣,如今你发现了某种有效的方式了吗?

  答:英国参加最近一次大选投票的选民数量降到了历史最低点,与此同时严肃的政治报道的收视率也在下跌。我们针对收视人群——尤其是年轻观众——进行了一次市场调查后发现,他们一方面是对政客失望,一方面则是对电视台的政治报道失望,因为电视台的政治类节目只有一个模式:总是一堆中年人围绕着政客话题互相喋喋不休。但是他们并没有对政治失望,他们仍然对具体的事件、环境问题,以及其他对他们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的事情充满着热情。所以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怎样去报道那些他们倾注了关注与热情的话题,然后把这些话题重新与政治建立起联系。

  我们要让观众明白,正是他们认为很无聊的政治直接影响到了他们所关心的问题。所以我们检视我们的节目有没有明确表达出它们与政治的联系。同时我们也要革新传统的节目制作方式,把那些喋喋不休的中年人统统从演播室请出去,让年轻、充满爱国热情的主持人们到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去,满怀激情地进行报道。

  我们也使用了互联网和互动电视等新的方式来加强这种联系。举例来说,我们正在制作一个网上服务,叫做“I Can”。它不是仅仅为政治、新闻类节目而设的,它还向体育、电视剧、纪录片等等BBC提供的所有节目提供服务,通过“I Can”,观众可以让我们在设想一个节目之初就能知道这个节目谁会喜欢、谁会不喜欢,这样我们就能更好地把握住观众,我们也可以通过这种服务来建立年轻人与政治之间的联系。

  问:是否意味着你必须重新定义政治的范畴?

  答:我认为这还是回到了以前的原则,这是在扩展我们的视野。很多传统的东西是无法重新定义的,比如政治。而实际上,在很多政治节目的观众眼里,政治的范畴太小了。所以我们需要做的,是扩展我们的眼界,关心更多的话题,它不仅仅是政府、政策,还包括每天对我们的生活产生深刻影响的一切事情,不管它跟政府或政策有没有关系。我们要看到所有的政治话题,还要看到我们采访的、邀来一同讨论的人们发表的意见。我们要让我们的节目里能听到非常多样的意见和声音。

  “保持我们的使命感”

  问:英国的报纸似乎不断在批评,BBC正因为对收视率与效率的追逐,而失去其固有特色?

  答:BBC永远会遭到英国报纸的批评。你做对了他们要批评,你做错了他们也要批评。

  重要的是,我们必须保持我们的使命感,清楚我们该做什么。在约翰·伯特(John Birt)的领导下,BBC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这些变化是让我们变成了一个更有效率的机构,让我们变成一个对受众、对公众更负有责任的机构。尽管伯特并不特别受员工的欢迎,因为他让这个组织实现了艰难、痛苦的转变,但是我认为正是伯特所作的一切将BBC塑造成了一个更强有力的机构。

  格雷戈·戴克(Greg Dyke)接任后,BBC已经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他推出了很多大受欢迎的节目,为BBC吸引到了比以前更多的观众。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英国每一个拥有电视机的公民都向BBC支付了收视费,所以BBC需要向每一个人提供有价值的回报。他们不一定都需要,其中有些人更爱看喜剧片,有些人更爱看情节剧,这些我们都得提供。

  有意思的是,不管报纸和政客再怎么批评我们,我们的收视率仍然高过了其他商业电视台,人们付费给我们,但也喜欢我们的节目。公众调查显示,观众对我们的支持率也都要高于其他商业台。我们也设法在通俗节目和独特节目之间寻求平衡,我们知道我们必须两者兼顾,但有时候寻求平衡也并非易事。不过总的来说,我认为我们做得还不错。在严肃的纪录片和时事新闻方面,BBC所提供的都比商业台多。我们也制作许多自然史方面的题材,比如《蓝色星球》(Blue Planet)等等。我们在这个国家拥有最多的收视人群。观众喜欢我们,不然他们也不会掏钱。总的来说,我们的工作做得还不错。不算完美,也永远无法完美,我们随时需要检视自己,质问自己还有别的什么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问:在撒切尔政府时代,BBC与政府间的关系非常紧张,BBC依赖政府的经费,却又试图独立于政府,这种关系未来会如何?

  答:是的,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总是很紧张。但如果不给我们钱,我们就什么也做不了。不管我们要做什么,钱都是中心问题,因为我们必须按照预算工作,高效地管理我们的钱,这样才能保证整个组织的强大。因此,节目制作人当然希望能够拿到尽可能多的钱,永远是这样,有时候我们就需要进行缩减和调整,以平衡预算。但总的来说,BBC是一个资金充裕的公司,我们手头有很多资源可以调用。花钱谁都愿意,所以(资金和内容之间的)紧张关系永远是存在的。

  问:但一些批评者指出BBC如今过于热衷于支持工党政府了。

  答:我不同意BBC是某个政府的坚定支持者的说法,但是我们很高兴现任政府仍然支持向公众收取收视费用于补贴BBC的做法。撒切尔夫人执政时期,约翰·伯特上任后做的一件大事,就是重新整顿了BBC的管理结构,整个组织变得高效起来,从而让很多说法不攻自破。现在,我们仍然在向前进步。

  很多人都一致认为,现在的BBC是一个管理高效、运作良好的机构,但是意见不一致的是,有人认为BBC是不是应该像现在这样庞大。不过,在这方面的争论并不太强烈。在政府内部,关于BBC的争论还有很多,比如我们的报道范围、我们的节目等等。但是他们明白,我们已经成为了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且在支持英国的电视制作方面我们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随着商业广告的大幅下滑,商业公司减少了电视片的制作,因此是BBC在很大程度上维持了英国的电视制作业。他们看到BBC在就业、以及在广播电视业的这一领域里,提供了极大的支持。等到商业电视机构恢复活力的时候,情况才能向更好的方面发展。从这个角度来看,政府不可能和BBC有非常深刻的冲突。

  但我认为,BBC是政府的反对者,或者是政府的代言人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我们每天都和他们发生大量的争执。所以我希望我们(和政府)之间能有一个正确的关系。

  问:但是管理层与内容制作者间是天然冲突的,前者追逐效率与预算,而后者更关心节目是否杰出,就像一切观察者指出,这种冲突在BBC更加明显。

  答:我看了看别的新闻机构的同行,发现BBC拥有的资金和资源都要比他们多。我认为,对于像BBC这样一个由公众资金支持的大型新闻机构来说,一大优势就是我们在全世界有50家分社,英国没有哪家广播电视机构能做到这一点,只有美国的广播电视机构还算接近。所以,作为一家资金充裕的公众新闻服务机构,BBC至少做到了在这么多的国家设立分社。在这个国家,我们有强大的电台和新闻时事节目,因为我们是公众资金支持的公司,我们不会像商业新闻机构那样因为收视人群小、广告收入低而裁减掉某些节目的人员和预算。由公众资金支持的新闻机构的优势就在于,(许多节目)如果我们不做,就不会有人去做。

  令人尊敬的新闻机构

  问:但在这个时代的媒体风潮即是对收视率的追逐,媒体尽量在取悦观众,而非提供足够严肃的节目,这种趋向可能避免吗?

  答:我想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的收入完全来自于商业,最终你就总会播放能够获得高收视率的节目,那就意味着更通俗的新闻节目、更通俗的话题,你就会回避那些艰深的话题,因为很少有观众会花精力去看、去理解那些东西。所以说,如果你是一个商业机构,那么你就必然首先追求收视率。这一点正是BBC与他们之间最大的不同之处,我们会制作我们认为重要的、值得我们制作的节目,不去想会有多少人看这个节目。

  说到这里,我认为我们的节目制作水准在英国是最高的。在电视业我们最大的竞争来自于ITN,尽管近几年他们的情况不太好,但多年来他们一直是我们最强大的竞争对手。默多克的天空电视台很令人吃惊,它获得了受市场尊敬(market respectable)的地位。受市场尊敬则意味着它告别了通俗、告别了市井小报的趣味。它是一家令人尊敬的新闻机构。

  在美国,我们可以看到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的成功。福克斯有强烈的政治倾向,它的新闻报道右倾色彩很重。在英国,广播电视机构却不能这样做,因为政府不允许。但现在已经开始有人在讨论,是否可以考虑放松管制,允许新闻报道带有倾向,以吸引更多的观众。但是我个人认为这样做会很糟糕,广播电视机构仍然是传播信息的主要媒介,这一点很重要,它必须做到公正。

  问:美国式新闻模式在今天获得了巨大的影响,从北京到里约热内卢,CNN这样的美国视角支配着我们的判断,而这些地区的新闻机构则致力变成各自地区的CNN,我们可能用何种方式来减弱这种过度美国化的倾向?

  答:我们知道,美国文化对今天的世界产生着巨大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还将持续很长时间。但是,我们之所以建立BBC世界新闻频道(BBC World),正是因为我们坚信,人们需要倾听不同的、多元化的声音,这一点很重要。

  有意思的是,我发现在阿尔及利亚,除了可以收看到一些24小时播放的阿拉伯语新闻频道外,还可以看到星空卫视(Star TV),以及大量正在出现的提供新闻资讯的境外频道。因此,尽管美国在文化上占据了非常强势的地位,我仍然看到有越来越多的新闻频道可供选择,人们可以选择不看美国的频道,可以用其他频道取而代之。现在的频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我认为这是有益的。

  问:你认为,更多的信息能让人们做出更好的判断。你希望BBC的新闻工作者们能够说:“我们了解,因为我们亲历亲闻。”然而,编辑记者们常常会把自己的成见做进报道里去,同时,更多的信息也常常使人更感困惑,乃至麻木。你怎样解决这个信息悖论?

  答:新闻工作者的任务就是揭示和解释,就是去除困惑。我相信,向人们提供信息以助其做出决定,这永远是正确的,是能促进自由的。我们的责任就是尽可能做到公平和公正,同时也为大量不同的声音和意见提供一个平台,即使它们不见容于某些政客或某些观众。辩争与讨论才是健康的。

  问:不同的人群,拥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他们拥有同样的新闻来源,收看同样的新闻节目,他们会得出相似的或者普遍性的结论吗?现在的情况似乎表明,更多的新闻反而激起了不同文化和民族之间更多的分歧。

  答:我认为,我们的工作就是提供公平、准确的信息,让人们做出自己的决定。我不同意那种新闻就应该有观点的说法。我认为,在这个复杂的世界上,有不带政治观点的组织提供了至少一个公正、准确的信息来源,这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BBC工作的原因。

  问:但是任何新闻都代表着强烈的编辑的个人偏见色彩,这是人类无法避免的思维特性?

  答:我常听人说,BBC根本做不到公正(impartial),因为没有人能真正保持不偏不倚。而我认为,人们对于公正性(impartiality)这个词有一些误解。公正性并不等同于完全保持中庸立场,公正性意味着你必须开放地呈现大量的观点。在我看来,BBC 新闻台就是一个平台,我们不能好此恶彼,最重要的是在这个平台上提供尽可能多的观点,而不能说“你就得接受这个观点”。BBC这样做已经五十年了,坚持这个立场尤其重要。

  “全球视角,而非美国视角”

  问:两年前当您听说自己将成为BBC新闻台台长时,您有何种感受?

  答:担心而激动。这个职位非常高,责任也非常重,但是如果担心自己承担不起这些责任的话,我就做不好这个职位。所以我把这些先放在了一边,专心去想我该做什么。我相信自己的直觉,相信自己的判断,如果我做错了,自然会有一个新的BBC新闻台台长坐在这儿。所以一定要相信自己的直觉,相信自己的判断。

  问:那么现在呢?

  答:现在也是一样。职位越高,我就越需要坚守我还是一家地方小报的年轻记者时所学会的基本的新闻从业准则,比如准确性、公正性,以及提供信息和允许人们发表不同观点的重要性。尽管运营着世界上最大的一家新闻机构,我坚守的仍然是当年作为一家地方小报记者的原则。

  问: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20世纪80年代期间,BBC新闻台从记者到领导常被看作是非常傲慢自负的人,总认为自己不同于其他新闻机构。那么,今天……

  答:今天,我认为BBC仍然是一个独特的机构,今天的世界上没有哪一个机构与BBC拥有同样的创建方式、价值观和审美观,这些都非常宝贵。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努力地工作,以使人们明白我们的不同之处在哪里。我们是以观众——而非商业广告——为基础的,这就意味着我们有与众不同的价值观,今天这个非常商业化的世界尤其显示出了我们的独特性。

  举例来说,“9·11”事件发生之后,BBC在北美获得的反响非常令人振奋,因为BBC新闻和美国新闻有着非常大的差异。给我们反馈的虽然不是大量观众,但却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观众,因为我们持有的是全球视角,而非美国视角,(我们获得的)市场地位也是非常不同的。在全世界也是如此,我们不一定是在代表英国说话,而希望是在代表客观事实说话。

  问:我们常常在想,作为世界上最有权力的新闻人,您有没有感觉到过焦虑和压力?

  答:这方面我从来没有想过。(笑)从来没有过。

  问:哪些记者深刻地影响了你的成长与思想?

  答:喔,天哪!可以说,有两个人吧。其一是英国报纸专栏作家詹姆斯·卡麦隆(James Cameron),他50年代是《新闻纪事报》(News Chronicle)的通讯员,70年代去了《卫报》(The Guardian),二十多年前去世。他是一个非常著名的记者,非常睿智,去过很多地方,眼界非常开阔。现在,另一个我常常阅读、非常接近他的人,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我很喜欢托马斯·弗里德曼。

  问:出于同样的原因?

  答:同样的原因。他也去过很多地方,亲眼见证了许多事件,非常睿智,能用更开阔的眼光看到事物发生的原因和过程,但同时他也能看到个体,看到一件事情怎样影响了一个人的生命,我认为这是非常宝贵的能力。

  问:什么事件是你过去这么多年来报道过的最重要的,或者说是对你最有影响的?柏林墙的倒塌是其中之一,“9·11”也是吧?

  答:是的。它们是最重要的两个事件。

  问:退休以后打算做什么?

  答:不知道。(笑)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在这个职位上一直做下去,直到发生别的事情。

  问:没有想过像詹姆斯·卡麦隆那样做一个报纸专栏作家?

  答:你得做你擅长的事情。我倒很愿意自己能有詹姆斯·卡麦隆和托马斯·弗里德曼那样的天才,可我不是。不过,我能做这个(工作),他们却不一定能做我能做的事情。

2002年12月17日13:26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天下·大事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