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为什么政府职能部门总在审批的老路上徘徊?
http://business.sohu.com/
[ 钟伟 ] 来源:[ 证券时报 ]
  最近,一位朋友准备开一个小店铺,遭遇了不少麻烦。开店一要有注册资金,二要有经营场所。人的创业权是天赋的,这就让人纳闷,为什么还要搞审批式的工商注册呢?记得维迎教授曾经笑称,如果取消企业注册审批制,中国GDP可以增长1/4以上。有人以为是妄语,我却以为是铮言。哪个发达国家还在就创业的资金、场地进行审批呢?百来块钱注册个公司实在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生活中对公民创业权的变相剥夺不在少数,总觉得工商审批之类不是为市场经济贡献余热,而是为日薄西山的计划经济维系余冷而已!

  如果朋友所开的小店铺比较特殊,其提供的服务是代客人品尝鲍鱼燕窝,并且每吃一口精美珍肴,要向客人收费一万元人民币,即使是这么荒唐的服务收费是否需要政府部门的首肯呢?答案是否定的,私人部门对其提供的商品和服务如何定价,纯粹是自己的事情,不过市场会对私人部门进行或温情或残忍的评价。我的那位朋友虽然有试图提供为他人吃口佳肴收费一万元服务的黄梁一梦,最终会为自己店铺的倒闭破产而惊醒。

  但现实生活往往是天下无事,庸人扰之。例如2002年4月,花旗银行决定对月均余额在5000美元以下的储户收取管理费,惹得一名叫吴卫明的上海人,对花旗银行向其外汇帐户征收6美元的管理费提出了质疑,打起了官司,这几乎注定是个无聊的闹剧。据说,由中国银行业协会起草的关于“调整国内银行中间业务收费”的相关申请已经提交中国人民银行和国家经贸委。其实,银行能不能对自己提供的服务进行收费,如何收费本不是个问题,而现在闹剧居然越演越烈了!

  在我看来,眼下的国有银行并非银行,而是温良恭俭让的慈善机构,且不说银行常常必须给企业发放一些注定血本无归的“安定团结贷款”、“饺子贷款”等等,就银行能不能为自己提供的服务收费这件根本不言自明的问题,居然能成为棘手问题,本身就说明政府职能部门的思维定势大有问题!

  银行为什么要对自己提供的服务收费,道理浅显得和理发、就餐、按摩要付费一样简单。一是银行的服务资源是有限的,一般来说,4%的黄金客户提供了50%的储蓄金额,16%的富殷客户则提供了另外48%的储蓄额,这两块客户能够给银行带来资金和盈利,因此银行服务向其倾斜顺理成章;而剩下的80%储蓄客户,其提供的资金只有2%,如果不对这部分客户提供的银行柜台服务进行收费,则要么银行赔钱,要么柜台人满为患。

  二是受花旗上海分行按“国际惯例”对帐户收取管理费的激励,内资银行也壮起胆来,试图通过收费服务调整客户结构,屏蔽小、散低质客户,吸纳优质客户,从而降低服务和管理成本,提高银行效益。某副行长就曾这样表态:“管理100元账户的成本,和管理一个100万元账户的成本基本上是一样的。100万元的客户至少可以给我们带来3%的存贷利差,而这些100元以下的账户,我们是做着赔本赚吆喝,费力不讨好的买卖。既然如此,我们中资银行为什么不能用收费抬高门槛,更好地经营我们的优质客户呢?”

  其实上述话语还是个理想,目前国有银行还真不敢一步走到收费服务这一步,初步的想法恐怕还是希望清理一下庞大得惊人的“死帐户”,例如目前中国工商银行100元以下的账户占总账户的5 .16%,其平均存款余额仅有13元。哪怕服务收费是象征性的,多少也能使得这些“死帐户”真正能寿终正寝。现在一个城市居民从旮旯里捣腾出十来个自己都记不起名字的空存折和银行卡并不难,难的是为什么银行连中止为这些“死帐户”继续浪费钱财的权利都没有呢?难道不是咄咄怪事?

  三是银行为其服务收费这件事情,居然要惊动到种种政府职能部门,据说银行业协会正向金融主管部门和物价主管部门,似乎还有别的什么部门写报告,要求批准商业银行对相关中间业务收费,而收费标准要么由国家统一规定,要么由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银行业协会按商业与公平原则确定,商业银行则应按中国银行业协会确定的标准收费云云。这让人费解,别人为其服务收费,干卿何事?这些职能部门在法律上和产权上难道和银行相关吗?

  四是看来有关部门不仅不愿意承认银行有为自己的服务适当收费的自主权,并且还希望免费大餐越搞越大,我从来没有看到银行为储蓄大户提供什么贵宾室或存取款快速通道之类的服务,却看到不惜工本在搞什么电话费代理收取专柜之类的服务。有时候我不能不惊叹于银行慈善慷慨的行为,连“铁老大”都懂得要设立比硬座候车条件优厚些的软卧候车室,而银行在种种压力下则似乎正背道而驰,且不许纠正!

  更令人觉得不着边际的是,一些官员一边在否定国有商业银行对中小储户服务收费的可能性,虚妄地称其和《商业银行法》相抵触;另一方面却表态说外资银行服务收费正大光明,无可非议。让人觉得蓝眼睛和黑眼睛果然不同。

  最后,再做一个异想天开的假定吧!我那朋友专门提供的代人吃鲍鱼服务居然是要政府职能部门统一立项,统一审批的,那么会不会审批出个所以然来?答案自然是:绝无可能。但有些职能部门认为它有这个能力!一位好友从山东龙口归来,说计委又发文了,严厉措词铝材不能再搞重复建设云云。龙口的某铝材生产厂家的当家人怒发冲冠:“什么叫铝材多了。不就是个价格的事吗!价格落了企业自然搞不下去了。要是电价降,成本也降了,现在的铝材哪里够用。啥叫重复建设啊。重复建设都是计委搞的。你看那些项目那个不是计委批的,哪有成功的?企业什么也不要求政府,只要求政府少管点事就行。”

  现在还有相当多的政府职能部门,在审批再审批的老路上徘徊,不肯谢幕,连公民登记结婚,也要“单位证明”一下,多么有趣!

  盗亦有道,一系列的事情正使我变得愤怒,一些强盗如佐罗、罗宾汉,是专门劫富济贫的,把富人的饭抢给穷人,这个大概和政府进行“转移支付”扶持相对欠发达地区仿佛,这些强盗,是令人尊敬的强盗;一些强盗是打劫,大喊“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跳将出来,硬要从路人的饭碗中分一杯羹,倒也情有可原,毕竟这些强盗还是对开路、种树有点贡献,所以似乎不太令人厌恶;最后一种强盗,道貌岸然地截断道路,只告诉你一句行不得也哥哥,不由分说就不允许行人有饭碗,或者就将行人的饭碗砸个稀烂,让人坐以待毙。现实的残酷,已经使得企业和个人不能不主张本来就属于自身的起码权利,如果注定要遇到强盗,至少让我们还能寻找出一些令人尊敬的强盗来。

2002年6月15日10:32

我来说两句

内容相关文章
  • 北京市133项经济类行政审批事项“退休”
  • 据传,内地企业申请到港上市已高效率审批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经济学人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