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生活方式·其他
都是偏执狂? 企业家素质的背后
http://business.sohu.com/
[ 海川 ] 来源:[ 经济观察报 ]

  企业家素质的背后是有很多东西支撑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的企业。张跃所总结出来的“一高、二强、三多、四稳”实际上是他从商十多年的心得,也是对远大的高度概括:有很高的目标,却非常强调求稳、强调耐力,一直坚持运用滚雪球的方法发展企业。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企业家素质具有很强的个性特征。

  但是,如何处理企业主扩张的欲望、市场的诱惑和企业发展速度之间的关系,却是企业主们普遍面临的难题。从本期《商业评论》“老总论道”栏目所刊登的文章中就可以看出,姗拉娜老总崔国防在企业的第一个发展阶段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当企业产品供不应求的时候,崔国防以为自己什么都可以做,但是经过了挫折以后,崔国防重新认清了自己的方向。

  张跃挺住了许多诱惑、审慎地走了过来。但是,他也为这种审慎付出过代价。在对张跃的专访中,张跃透露了“迁都”北京的另一重要原因。据悉,长沙的“远大城”用地是分好几次买下来的,以致于很多农民围着城子建很多房子,并等待着“远大城”下一步扩张的时候补贴给他们巨大的费用。这使得“远大城”在扩张中遇到的问题一次比一次严重。

  可见,过犹不及。怎么把握,最终还是有赖于企业家在实路中自我培养的好素质。

  企业家素质

  主持人(何志毅):各位同学,不管你去没去过远大,远大给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用一个形容词来表述好不好?

  现场观众:

  铁腕。

  自信。

  非常有钱。

  制度。

  又远又大。

  深邃。

  主持人:我去过远大,到远大去了一天的时间,跟张总聊了半天,参观了半天。

  我有一个很肤浅的印象,远大园区非常漂亮,而且很欧化,很有文化气息;第二个印象,远大制度性很强;第三个印象,生产车间非常整洁,而且很注重环保;第四个印象,跟张总访谈以后有两个感觉,一个是张总确实有很远大的志向,第二个是张总管事情很细。

  张跃:我今天的主题是企业家素质,我经常在思考我自己应该怎么做。我把这么多年来的经历和感悟归纳起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企业家素质应该包含以下内容:一高、二强、三多、四稳。一高:境界高;二强:欲望强、耐力强;三多:多才、多艺、多兴趣;四稳:原则稳固、方向稳当、作风稳健、情绪稳定。企业家是一个完美的人,是承担责任的人。作为承担责任完美的人,这十条是必须要的。

  主持人:一高、二强、三多、四稳里面有十个内容,其中哪些是可学的,哪些是不可学的?

  张跃:这十条内容多半在学校里面学不到,我认为学校是打基础,无论你读博士还是硕士,也是在打基础。一定要在实践中间产生。我们所看见的目前世界上顶级的公司,培养中层领导、高层领导都是一步步往上培养,包括某些哈佛博士毕业生也不是一步成为领导的。

  主持人:这十条是很难分割的,但是这十条如果只能精简成三条,你选哪三条?

  张跃:境界、欲望和耐力是最基本的。

  主持人:你的境界是越来越强,还是过了顶峰会下来?

  张跃:人在受到挫折的时候很容易丧失境界,但是我相信我不会。因为我受过挫折,我没在那时候丧失过境界,我是相信这一点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记忆力会衰退,或者身体机能会下降,但是我相信境界会逐年提高。如果我能够满足的话,最终我会满足于境界的提高,我内心里面感觉到我要为别人想得更多,为社会想得更多。

  主持人:境界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张跃:境界是非常小的时候逐步形成的,境界实际指的是人生观。如果小的时候没有形成一个很好的人生观,以后会比较难。境界也是一生所接触到的人造成的。

  主持人:追求物质财富是无可非议的,但是除了追求物质之外,中国民营企业家还有什么样的欲望和动力?欲望跟年龄呈什么关系?会不会随着企业家年龄的增长、财富的增加而有一些变化的规律?

  张跃:欲望有金钱、物质等看得见的东西,还有一些看不见的东西,可以理解为占有欲。金钱只是实现我们欲望的一个渠道、工具,尤其在有一定成就以后,金钱很容易被精神化。

  主持人:你现在最大的欲望是什么?

  张跃:我曾经想过有一架非常豪华的飞机,我现在这架飞机比较小。我想买波音737的公务机,有非常大的会议桌、卧室、浴室。后来环保意识越来越强之后,觉得坚决不能了,我可能不会再买更大的飞机。

  另外,我现在境界很开阔,我自己觉得有点儿吃惊,我总觉得我对社会的贡献还是比较小,我还要多做事。而且这些事别人知不知道并没有关系,别人不知道的时候你自己内心那种满足感可能更强一些,半夜的时候偷着乐。我有把握,我不会显得很衰老,不会提前衰老,因为我能够找到乐趣。

  主持人:张总总结了企业家素质的十条,拿这十条套上你自己,你最强的是哪一条?最弱的是哪一条?

  张跃:最强的是艺,还有就是兴趣。我很小的时候母亲跟我说,你培养你自己的兴趣,后来我自己是一个兴趣比较多的人。兴趣是事业的基础,也是你培养人、交往人的基础,也是做某一件事情做得好的基础。境界可能逐年提高,是一个稳步的增长。但是我相信一点,无论我们遇到什么挫折,我们的境界都不会改变。

  我的情绪不稳定,但是只小情绪波动,大情绪我稳定。其它方面都还好,都算及格吧。

  观众提问

  集权主义?

  提问:很多民营企业资本积累到五千万或一个亿的时候会突然死亡。用您今天说的企业家素质来衡量的话,他应该最需要修炼的是什么,或者最缺的是什么?

  张跃:可能是因为某一方面的素质欠缺。可能是他以前的成功有偶然因素,这个因素不足以持久支撑他。这个现象非常普遍。

  提问:您的兄弟张剑离开远大做了另一家公司,他为什么要和您分家?是不是因为您的个性比较张扬,或者您其它方面的原因?

  另外,远大为什么要把总部搬到北京?现在有哪些主要的问题需要解决?是不是北京市政府给您很大的支持?

  张跃:我们现在尽量淡化家族色彩,我们现在的做法是非常好的。他的手下全部是非家族的人,我的手下只有一两个家族的人,其他都是非家族的人。如果我们两兄弟在一起可能更怪,因为这样越来越不像大公司。另外我们当初确实有兴趣上的分别。我这个人干什么就希望一辈子干下去,比较执着。如果这件事情没干到极致的时候我不会放手。而我的兄弟兴趣比较丰富,这个问题我们认真讨论过几次,最后他是坚决要抓那一边。我们分工也可以明确化,权利比较清楚,非常好。

  第二个问题,北京非常重视我们,因为北京制造行业不发达,远远比不上上海。远大至少在独创性方面是一个很突出的制造型企业,市长、书记见我,谈了欢迎的想法,给了很多好的建议,我相信在这里会很顺利。北京历来就是一个适合于企业发展的城市。

  提问:你们的发展战略是什么?

  张跃: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大家的战略不同,价值观不同,我相信我们无论从战略角度、社会责任角度、专业化安全性,对用户的负责已经到了不留自己的后路的地步,而且我们坚持专业化、不搞多远化,这都表明了我们跟用户永远站在一起,永远成为他的好朋友,不会因为这个行业不好就不干这个行业,表明了我们对用户的忠诚。这些最终会促成我们取得非常大的成果。现在已经表明了,我们的忠诚,这些正确的专业化的做法,给社会带来很多价值,给远大创造很多的利润。

  提问:我听说远大到1998年底已经制订了1983条文件共50多万字,可见远大是相当集权化的组织。您在公司做的工作中还包括新员工的简历审查,还有广告片子的审查。您认为在您的集团中,您的下属素质不够,还是您的精力太旺盛了?

  张跃:凡是创新的事情我一般都要去过问,新工作我都要去过问的。我精力旺盛的程度是超过别人想象的,我的兴趣之广泛也是超过别人想象的。所以你看见了,很多老板不该做的事情我还在做。

  提问:如果今天给你一次机会让你上市融资,明天可以融资到五个亿或者十个亿,你上市还是不上市?

  张跃:加一个零我都不会上市。这个绝对是说良心话的。一方面是企业不需要,从价值观来说,我确实有蛮复杂的心情。

  提问:您是一个集权独占的领导,您的这种领导风格是促进了远大的发展,还是对它有什么样的限制作用?

  张跃:有人说成功人是偏执狂,我是有点儿偏执,我在改。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会越来越平和一些,越来越多听别人的意见,这点是绝对的。

  提问:您的企业是您跟弟弟共同创建的,您的弟弟是专门搞技术的,好像是他们发明的专利。你们在发明专利的时候,各自的贡献多大?

  张跃:我弟弟是出点子的人,我是执行的人,画图的人是我。他虽然是学理工科的,但是不像我能够静下来。我学新东西比较慢,但是深入地能学下来。美术画图给我机械制图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别人觉得美术是艺术,机械是自然科学,在我这里是一样的。

  尾声

  政企关系

  主持人:税收问题是最近很重要的现象。富人少交税已经开始被舆论界大加谴责。但是新闻界说张总交税交多了(因为你在福布斯排第26位,交税都是第5位),不需要跟政府搞好关系,得罪了政府。我想请教张总,有没有这样的事实?

  张跃:有这样的问题,我们没有想“巴结”政府、银行、税务、工商,乃至于某些所谓的权势职能部门。这跟我们公司作为一个民营企业的性质有点冲突。但我的法律界限非常清楚,我不会死在任何人手上。我们那个地方政府官员普遍非常好,不好的话我们也不会有今天。湖南普遍的政府官员是比较好的,个别不好的还是有。

  主持人:感谢张总今天晚上给我们做的精彩演讲。我们祝远大“一高、二强、三多、四稳”。

  

2002年12月3日10:11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生活方式·其他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