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证券要闻
刘纪鹏:我与许小年的主要分歧在哪里?
http://business.sohu.com/
[ 张皓 ] 来源:[ 粤港信息日报 ]


  本报3月18日一版发表的刘纪鹏教授《推倒重来,瞎编故事吗?》一文和随后推出的后续报道重提“推倒论”冲击波引起市场广泛关注。近日,本报再次与刘纪鹏教授取得联系,就文章刊出后的反响以及与“推倒重来论”有关的一些细节请刘教授发表了看法。

  记者:刘教授,您的文章《推倒重来,瞎编故事吗?》发表后,文中涉及的有关各方都作出了沉默的表示,对此你有什么想法?

  刘纪鹏:心情很复杂,也有压力,主要来自我的朋友和家人,他们不太理解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我的家人甚至说:“你为什么这样对待许小年,你忘了1994年你在三环路上出车祸,许小年半夜开车来救援”,认为我的表现欲太强。

  这篇文章最初是针对《财经》杂志的两篇杂文,原文有9000多字,原来的题目叫《财经杂志,悠着点》,由于我曾在这份杂志的主管部门“联办”工作过,也算“联办”的“老人”了。“联办”所属刊物无情揭露证券市场丑恶现象的风格应该坚持,但前提是爱护这个市场,把握好规范、稳定二者的关系,切忌把脏水和孩子一起泼出去。更不能违反“大家联手办事”的传统精神和新闻媒体的一般准则,客观反映各方观点并力求做到“三公”,而不能带有某种偏见或明显的倾向性;加上《财经》自创刊以来每期都向我赠阅,所以善意地希望他们走好,这也是我首选《财经》发表此文的原因。

  但文章被谢绝后,我曾征询过另两家财经类刊物意见,没想到的是,《财经》杂志的影响力很大,很多财经记者是《财经》基金培养出来的,他们和《财经》有一种师生关系。因此,一是要对文章进行较大修改,二是不愿用这个题目和提那位专栏作家的名字,有一家刊物就希望改为《谁偷走了股市奶酪》,这看似文雅的名字我是不敢用的。最后,《财经杂志,悠着点》就改成了现在的题目,而且内容突出了我与许小年之争。加上此文刊出后,被媒体转载时又附加了一些“重拳出击揭内幕”“矛头直指许小年”的言辞,我就更加不安。

  其实,在我的原文中,有一段最能说明我写本文涉及到许小年时的心境,是这样写的:“写此文若仅是批评一下《财经》,并和张常务斗斗嘴,并没什么。但被逼无奈,不得不讲了与许小年过往的故事,心里总觉得对不住。可在这样一个事关中国股市发展前途的原则问题上,只有弃个人私情,保资本市场之大义,在这个问题上,不管是谁,不管是领导还是师长,也不管是兄弟还是朋友,这是唯一的选择”。

  上述描述不仅在我手上,而且在《财经》杂志都是有案可查的。

  记者:您为什么坚持与许小年之争是学术理论之争,而不是其它?

  刘纪鹏:我很了解自己,自认为也些许了解许小年。所谓了解自己是指我敢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但要说了解许小年,就有必要做一番回顾。

  许小年1994年从美国阿姆斯特学院回国,从1994年8月到1995年8月在笔者所在的标准咨询公司工作了一年,并被聘为副总经理,应该说彼此是熟悉的,不仅工作配合得不错,就学术观点交流来说,也是充分的,如他帮助论证笔者提出的“法人股流通”理论和“联办”的STAQ系统——法人股市场。法人股流通是我们共同感兴趣的问题,他在进行数据分析后,提出了一个“上市公司质量与其股东结构之间关系”的论点,并发表在1995年某期的《证券市场周刊》上,即在一定区间内,上市公司质量与国家股的持股比例负相关,与个人股的持股比例不相关,与法人股的持股比例正相关。我同意这一推论并多次引用,直至在最近中央电视台的《对话》栏目中作为嘉宾谈中集经验时,我的“一个N股制衡” 优于“N个一股独大”的观点还是受其观点的启发。

  我们共事期间,所做的中国银行软件中心、总行营业部的管理模式,淄博大化纤的债转股模式,都是围绕大公司管理和产权结构进行的,这些咨询方案和研究报告在理论和实践上相当超前,受到有关部门好评。他还对标准咨询公司的规范发展提出过很好的建议。

  我们彼此都把自己的学术观点和学术信仰看得很重,能够超越个人利益进行学术探讨和争论,不会口是心非或随风倒,这是共同的。无论是学术观点还是私人感情应该是不错的,他不是那种为名利可出卖学术观点的人。

  2000年12月,我在《财经时报》看到他写的《中国股市像巨大老鼠会》的文章,感到非常惊讶,其中两个观点我是不赞成的:一是“上市公司要从企业本位到股东本位”,这在理论逻辑上不通,应该是从经营者本位到所有者本位,因为二者都是企业范畴;二是“中国股市像个巨大老鼠会”,我认为不妥,投鼠忌器。为此,我专门打电话给许小年本人没找到,于是给“联办”负责人王波明打了电话,并请转告。

  去年开始,在有关部门组织的“国有股减持”和“期权推广”研讨会上,和他见面增多,开始还开玩笑,以后随着观点的不同甚至对立,彼此又很难说服对方,关系演变到最后一次连招呼也不愿打了。

  这就是我为什么坚持认为我和许小年之间是学术理论之争,决非其他的原因。

  记者:刘教授,您是否能再对“不要怕市场‘崩盘’”和“推倒重来”谈谈您的理解?

  刘纪鹏:这几天我一直在反思。的确,对于许小年所说的“中国股市问题的解决靠软着陆不行”、“不要怕崩盘”、“ 崩盘后重新再来”,我虽有直接感受,但并没有直接听到许小年讲“推倒重来”的原话,他那篇《终场拉开序幕——调整中的A股市场》的研究报告中,也没有“推倒重来”的直接提法,但却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推倒重来”。从文字上看,许小年“推倒重来”的披露最早是2001年10月22日南方某报的一篇题为《革命性调整,券商遭遇猝死危险》的新闻报道提到:9月份许小年主笔的中金公司研究报告,题目是《终场拉开序幕——调整中的A股市场》,文中提到当时的股市暴跌是一场革命性的调整,当指数跌到较干净的程度——或许是1000点,政府再引入做空机制等一系列的重建手段再塑一个健康、完美市场,如果发生股灾,中国经济中最有效率的民营部分不会遭受很大冲击,券商破产、倒闭,由于其并不具备银行信用的放大效应,也不会涉及国家信用,影响不大,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次调整有推倒重来的意味。文章发表后,许小年对此也未公开发表意见。

  客观分析,任何一个国家在证券市场的发展中,在经受外部突发事件或自身危机时,都可能出现崩盘,造成投资人破产和社会不稳定。但股市发展规律又有其自然回归过程,如台湾从10000点跌到3000多点又回到6000点,但这一过程十分漫长,社会动荡,经济衰退,代价过大。

  尽管市场可能发生崩盘后又回归,或者说“重新再来”,它和“推倒重来”有所区别,但这一过程意味着社会财富的重新分配,没有哪一个国家愿意接受市场崩盘所带来的巨大损失和不稳定,特别是今天的中国。

  如果排除政府为挤压泡沫制订政策,人为制造市场崩盘,以解决股市的种种问题之外,市场本身的调整也可能自然崩盘,这就需要经济学家的准确预测。例如,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克鲁格曼教授就准确预测到东南亚金融危机,尽管事前被人们漠视,事后却身价倍增。当然也有些经济学家的预测是错的,但在一个完全市场化的环境里,也不会引起很大争议。

  我个人认为,许小年的观点更多的还是以经济学家的身份试图对市场进行预测,但其问题是没有看到大陆股市的“政策市”特征的本质,如:他把政府暂停原《国有股减持办法》反倒看作政府在干预股市;也没有看到中国大陆发生崩盘结果的严重性,把解决股市问题过多地寄希望于自然的市场崩盘。但需指出的是,去年的宏观形势是好事连连,不可能发生自然崩盘,如果发生崩盘,其唯一解释只能是政策出了问题。

  中国股市跌破1000点会不会崩盘,是不是纯市场和技术性问题所致,是有争议的。必须看到,中国股市政策导市的特征还相当明显,如果股市崩盘不是出于市场自身的原因,而是由于政策导致,而政策又是依赖于某些理论,那就值得商榷了。如果不顾国情,坚持所谓“不怕崩盘”观点,确实会让人产生中国股市“一团漆黑”,要“推倒重来”的理解。

  我们不能简单按西方股市的规律对中国股市进行推测,我国股市在某种程度上还处在一个过渡时期,转轨特征十分明显。因此经济学家在作判断时,必须从国情出发,提出预测和对策建议。

  实事求是地说,我和他的分歧是中国股市在打假和挤压泡沫时,要考虑市场承受力,需要软着陆,还是为追求强力挤压泡沫,不怕市场崩盘。尽管初衷都是希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但结果会大相径庭。我不相信许小年想用他的观点打压股市然后代表其所在机构或客户抄底逐利,也不认为我和他是什么“市场敏感人士”,会对市场产生什么大的作用。

  中国股市还有更深层次的理论和实际问题有待解决,在这一过程中,各种观点和学派的理论纷争是难以避免的,重要的是大家都应当本着对国家、对资本市场、对投资人负责的心态,出以公心,而不是存心要伤害谁。

  总之,在贵报的一再要求下,我再次发表上述观点,目的是希望大家团结起来,用对自己、对他人负责的态度,善待历史,立足今天,着眼未来,共同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努力。

2002年3月25日14:29

我来说两句

内容相关文章
  • 刘纪鹏重拳出击揭内幕 矛头直指许小年
  • 刘纪鹏:资本市场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战场
  • 刘纪鹏:2002年"政策导市"特征仍将明显
  • 刘纪鹏:减持方案是分水岭 明年可能上3000点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证券要闻
    市场直击
    搜狐热门股
    ·中技贸易:强势确立
    ·新太科技:题材丰富
    ·神马实业:短线黑马
    ·鲁润股份:魅力独具
    机构看盘
    ·国泰君安 国信证券
    ·联合证券 华夏证券
    ·南方证券 申银万国
    ·银河证券 大鹏证券
    ·国通证券 湘财证券
    ·江南证券 兴业证券
    ·中信证券 广发证券
    ·闽发证券 海通证券
    ·天同证券 青海证券
    论坛精品
    ·纸飞机:潜流涌动 中国证券市场将迎来“新重组”时代
    ·千秋家园:中小投资者不要过于沉迷于技术分析
    ·纸飞机:出货的烦恼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