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证券要闻
中科创业案:法庭随时可能宣判
http://business.sohu.com/
[ 邓妍 ] 来源:[ 财经时报 ]
  “第一被告人”丁福根的辩护律师向《财经时报》首次披露辩护准备及庭审内幕:第一次见到丁福根时的惊愕;间接了解的吕梁其人;如何面对500多个卷宗;对律师提不出证据的解释;关于从轻发落的辩护

  在山西做了18年律师的柴冠宏,怎么也没想到“跳槽”到北京同达律师事务所只有六个月,居然成了“中科创业案”第一被告人的辩护律师。

  柴冠宏说,在此之前他丝毫不懂证券。面对震撼中国证券市场的“中科创业案”,18年来为刑事犯甚至死刑犯辩护的经验几乎毫无作用。从《傻瓜入门》到《散户一点通》,柴冠宏开始将自己的证券常识构筑在最基础的股票书籍上。但即便做出再多的努力,由于案情之复杂、取证之困难,加上“中科创业案”真正主犯的缺席,柴冠宏的辩护之路异常艰辛。

  这种艰辛并非人人都能经历。在“中科创业案”这样的一个特殊案件中,在为第一被告人丁福根辩护的日子里,柴冠宏究竟遇到了哪些阻力?他从中又了解到中科创业的哪些内幕?2002年8月北京的一个炎热的下午,隔着玻璃窗,可以望到街对面庄严的外交部大楼。柴冠宏向《财经时报》首次独家透露出不为人知的细节。他同时告诉记者:“中科创业案随时有可能宣判。”

  初会:对丁福根的第一印象

  丁福根被新闻媒体通俗地称为“庄家吕梁(原名吕新建)的首席操盘手”。

  根据公诉机关的审查认定,丁福根“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的犯罪事实主要为:明知吕新建意图操纵0048股票(即“康达尔(相关,行情)”,又称中科创业,以下简称“0048股票”)交易价格,还接受吕新建的指使,对其在20余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20余家营业部所开设的1500余个股东账户进行操控,而且所筹集的资金54亿余元由丁福根亲自或指使被告人庞博等人进行全面的管理与调拨。同时,亲自联系或参与筹集资金合同的签订,同时以被授权委托人的身份在营业部从事开户、证券买卖、转托管、指定交易与撤销指定交易、存取款、清户和转授权等活动。

  在起诉书中,公诉机关还认定:丁福根等人的行为严重影响0048股票的交易价格及交易量,构成了对0048股票交易价格的操纵。

  2001年4月11日,丁福根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18日,被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批准逮捕。

  “2001年9月,丁福根的岳父通过我们律师所律师庹砺的同学找到庹砺。”柴冠宏简要叙述着与“中科创业案”最初接触的来龙去脉:“庹励没有代理过刑事案件,对证券方面的知识也不是很懂。当丁福根岳父找到庹砺时,庹砺找到我,因为在我们所,大家公认在刑法方面我是最好的,所以后来这个案子一直是由我和庹砺一起做。”

  不过,在涉案的初期阶段,“接还是不接”的犹豫一直萦绕在柴冠宏、庹砺心头。毕竟,要成为“中科创业案”的辩护律师,必须同时兼备刑事法律方面的专业知识和证券方面的知识,而这种素质并不是多数律师都能具备的。

  柴冠宏坦言:“这个案子实在不容易办好。经过了一番心理斗争后,最后挑战的决心战胜了犹豫,我们决定把它接下来。”

  同意作为丁福根辩护律师之后,柴冠宏、庹砺立刻前往北京市看守所,与他们的当事人见了第一面。

  “第一次见面时,丁福根可能还没有思想准备,胡子没有刮,头发也完全花白,虽然才36岁,却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大得多。我很难想象他居然是能够指挥几十个亿的资金运转、调配的人。我不敢相信。”

  研读:吕梁怎样用花环编制“魔袋”

  “当去年9月把这个案子接下来之后,我就知道,离开庭还有相当长的时间,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学习。”柴冠宏于是买来《傻瓜入门》、《散户一点通》等最简单的证券读物,开始学起证券知识。面对专业壁垒相当高的证券市场,柴冠宏艰难地深入案情。

  不过,让他感受最深的并非来自学习上的压力。他直率地告诉记者:“我通过办这个案子,真觉得炒股很可怕!”

  “吕梁在证券市场上的操作,就是通过把一些虚假的信息播放在市场上,制造一种假象,让广大的投资者去上他的当,跟着他操作;用一个比喻,他用一个花环编制了一个口袋,告诉投资者口袋里面有收益、有利润,让投资者感觉非常美好地就跳进去了;等投资者把钱扔进去之后,他把口袋一收,走了。”

  柴冠宏直言:从吕梁等人的操作手法看,他们的犯罪其实非常符合诈骗犯罪的特点。

  “可以说,他们采取的是一种非常高明的手段。从他们直接犯罪的对象来看,好像针对的是证券市场某一只股票的交易价格,与人身没有太直接的关系,而且他们采取的是一种‘文明’的取财方式,是‘巧取’而不是‘豪夺’;但实际上,这种巧取所造成的后果比豪夺还要严重得多。这种犯罪的后果对一个国家证券市场的破坏性也是巨大的。”

  然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这种具有巨大破坏性的刑事犯罪,按照中国《刑法》的有关规定,最高刑罚也只有5年。对此,柴冠宏不无感触地表示:“我目前最深刻的一个想法,就是这个案子刺激了我在有关《刑法》立法方面的思考。对于操纵证券市场交易价格罪,为什么最高刑罚限制在5年之下?这种罪对社会带来的危害与所应当承受的刑罚,显然不对等。”

  代理:500多卷案宗怎样消化

  2002年5月中旬,柴冠宏、庹砺得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消息:中科创业股票操纵案将在6月中旬开庭审理。柴、庹二人开始重点着手该案件的代理工作。

  “我们首先到法院拿到案卷——严格地讲,案卷应该一本一本地看,但我和庹砺算了一笔账:即使闷头看,一天上午看五本,下午看五本,500卷案宗也要看上50天;如果晚上不休息,通宵看也要20多天。我们根本没有这么多时间。怎么办?只有靠经验。”

  经过反复衡量,柴冠宏、庹砺决定把所有被告人的口供找出来,集中所有精力将口供消化。

  柴冠宏向《财经时报》分析说,之所以采取这种办法,是他们认识到,这桩案子必须要靠交易记录和当事人之间的供述来互相印证,仅仅靠交易记录是难以定罪的。所以案件的关键在于各个被告人在案件侦查阶段做出的口头供述。

  “我们接手这个案子时,案子已经在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通常一个案子分为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三个阶段。在侦查期间,律师可以会见当事人,没有更多的工作做。案子移交到检察机关后,律师就可以获得由检察机关提供的起诉意见书;根据起诉意见书,可以了解到侦查机关在侦查阶段,经过调查之后对被告人初步确定的犯罪事实。”

  “有了起诉意见书,我们在会见被告人时,就可以拿着意见书上确认的犯罪事实逐一向当事人落实。当我们要丁福根对这些犯罪事实进行甄别时,丁福根是一一认可的。”

  柴冠宏同时向记者披露,除了专业上的压力,没有什么比“调查取证无从下手”更让律师们感到头痛。

  “新闻媒体报道的中科创业案情,基本上只有融资过程,没有具体的操作过程。对律师而言,要想提供更好的辩护,就希望对案情了解得越细、越早越好。而在当时,我们除了通过检察机关了解案情,基本没有别的途径——去证券营业部、营业部根本不会配合。连了解案情都得不到支持,就更不用说调查取证。”

  面临着重重障碍,柴冠宏、庹砺惟一的工作,就是更多地与丁福根交谈。《财经时报》在采访中了解到,从2001年9月与丁福根第一次见面后到2002年6月开庭,柴、庹两名律师一共与丁福根见面6次;每次会面都事先确定主题,会面时间通常都在两小时以上。

  开庭:律师和被告人都吓了一跳

  2002年6月11日上午11时15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审判庭如期开始审理中科创业股票操纵案。

  “说老实话,那天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从来没有见过十几台摄像机蜂拥而上,法官竟允许新闻媒体对着被告人拍摄——这种场景从前只是在电影、电视里看过。当时,7名被告人和我们受聘的12名律师的压力一下感觉大了。”

  法庭调查从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开始,控、辩双方轮流讯问、发问被告人,举证、质证、辩论,法庭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了4天20个小时。

  为能准确地把握被告人丁福根在全部案件活动中的地位和作用,柴冠宏从丁福根与吕梁等人的关系开始提问,其中包括:丁福根是否了解吕梁、朱焕良之间“合作做庄0048股票协议”的内容?是否了解股价操纵的整体计划?等等。

  由于调查取证的困难,与公诉方出示大量证据对比鲜明的是,12位辩护律师竟然没有向法庭提交一份新证据。柴冠宏坦言:“这并不是因为控方的证据已经十分客观、全面,而是我们辩护律师根本没有发现或者无力搜集新证据,这种教训是非常深刻的。”

  从6月18日下午6时30分开始,庭审过程中最精彩的法庭辩论开始,并整整跨越两个小时。

  柴冠宏为被告人丁福根做了“罪名成立,应当依法从轻处刑”的辩护。与多数律师准备好辩护词照章宣读不一样的是,柴冠宏的辩护纯属在法庭上的即兴发挥。

  在辩护意见中,柴冠宏对起诉书中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方面提出了三点异议,其中包括:——起诉书中关于“吕新建指使丁福根……并联合上海华亚公司等人(机构)……同时采取以不转移实际控制权为目的的自买自卖,及利用购买深圳康达尔公司法人股并进入该上市公司董事会发布信息从而影响0048股票交易价格等方法……”的指控不准确;——起诉书对丁福根等被告人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犯罪的“情节严重”之程度没有明确的表述,也缺乏相应的证据说明;——起诉书适用法律有欠缺,没有引用《刑法》第25、26、27条关于共同犯罪的规定等。

  此外,柴冠宏还就“被告人丁福根是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的从犯,应当从轻处罚”问题,向法庭陈述了自己的意见。

  “这个案子最后一天结束后,真是太累了。法庭调查在5点半结束,休庭一小时后,就紧接着进入了法庭辩论阶段。我开完庭之后,总有一种错觉,觉得好像已经过了两天。”柴冠宏今天看上去还有些疲惫地告诉记者。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就在本周截稿的几天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组成的合议庭正在紧锣密鼓地就“中科创业案”进行探讨。

  柴冠宏向《财经时报》透露:“法庭随时都可能宣判。”

2002年8月19日16:40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87家“中科创业案”涉案营业部表示整改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证券要闻
    市场直击
    搜狐热门股
    ·中技贸易:强势确立
    ·新太科技:题材丰富
    ·神马实业:短线黑马
    ·鲁润股份:魅力独具
    机构看盘
    ·国泰君安 国信证券
    ·联合证券 华夏证券
    ·南方证券 申银万国
    ·银河证券 大鹏证券
    ·国通证券 湘财证券
    ·江南证券 兴业证券
    ·中信证券 广发证券
    ·闽发证券 海通证券
    ·天同证券 青海证券
    论坛精品
    ·纸飞机:潜流涌动 中国证券市场将迎来“新重组”时代
    ·千秋家园:中小投资者不要过于沉迷于技术分析
    ·纸飞机:出货的烦恼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